临渊行 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桥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十一章 血染天平桥

    荒集镇附近村落的村民很多都认得苏云,因为苏云实在太特殊了,这方圆百里,恐怕只有他一个是真正的人类,不能不引起他们的关注。     无人区是个妖魔鬼怪横行的地方,危险多多,其中不乏有对苏云动歪心思的妖物。     但天门镇的威名,让妖物们有所顾忌。     天门镇,是无人区的禁忌之一,造成六年前另一个世界降临的元凶!     那些家伙变成了鬼神之后,也还是无人区的巨头。     无人区的形成并非全部因为天门镇,无人区的历史其实要比天门镇久远得多,其形成早期甚至可以追溯到天市垣的出现。     只是无人区原本没有现在这么大,天门镇捣鼓出六年前的那场天外世界降临事件,导致了无人区的扩张。     天门镇和六年前的天外世界事件,本身只是天市垣的怪事之一,天门镇也只是为了研究天市垣的怪事而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手。     天市垣才是最神秘的。     经历了天外世界降临事件的妖物们,对天门镇的居民很是忌惮,不过无人区也有不把天门镇放在眼里的老妖怪。     好在老妖怪们居住的地方往往是无人区的核心地带,很少来天门镇、荒集镇这种地方。     花狐和三只小狐狸跟在苏云屁股后面,在荒集上转来转去,无人区买卖东西都是用青虹币。     青虹币出自北海中的青虹蟹身上,这种螃蟹的背上有一抹青色彩虹状的图案,吃掉青虹蟹后,把蟹壳敲碎,便可以取下一块青虹币。     这种青虹币据说是海里的金属,可以炼制宝物。     荒集镇有“人”专门收集青虹币,传闻就是拿到城里卖给城里人,换五铢钱。     这些年有不少妖物进城谋生,把五铢钱也带了过来,荒集上渐渐有妖怪用五铢钱交易了。     “小云,能给我两块青虹币吗?”     花狐想了想,道:“我想买点东西。”     苏云从篓子里拎出两只捆好的大螃蟹,那两只螃蟹沉甸甸的,蟹壳上有一抹青虹。     他因为眼睛不便,又没有赚钱的营生,因此只好等大潮的时候在海边下地笼,用海货去集市上以物易物,换些生活必需品。     附近的“人”很少有会赶海的,因为海里面有比他们还要恐怖的怪物,时常会上岸觅食。     苏云熟悉潮水,能够精准的计算涨潮退潮,又会下地笼,因此才能卖些海货度日。     不过青虹蟹很难抓,这种东西的钳子锋利无比,力大无穷,能轻易夹断手指头,危险得很,苏云只能用地笼做陷阱,逢大潮的时候才能抓几只。     花狐提着两只青虹蟹来到荒集的一个摊位前,把两只青虹蟹放在摊位上,两只青虹蟹还是活的,嘴里啵啵的吐着气泡。     摆摊的是眉须发白的老狗,穿着衣裳坐在那里闭目凝神。     “苟大爷,我想学变身术。”花狐道。     那老狗身上穿貂,偷偷张开一只眼瞥了花狐一眼,又闭上眼睛,慢条斯理道:“原来是胡丘村的小崽子。变身之术乃我妖族不传之秘,但是谁让我与野狐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呢?变身术我当然会卖给你。虽说我与野狐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但变身之术乃我妖族不传之秘,所以钱还是要收的。”     他拎起两只青虹蟹,站起身来,摇了摇尾巴:“随我来。”     花狐唤来三只小狐狸,老狗皱眉,停下脚步:“花家的老二,你进城倒也罢了,你十四岁了,但他们也要进城?他们年纪太小!”     花狐道:“苟大爷,胡丘村只剩下我们四个了,我离开后便没有人照顾他们了。”     那老狗叹了口气,摇头道:“所以苟在乡下不好吗?为何非得进城送死?”     花狐沉默片刻,道:“我们要为先生报仇!”     那老狗沉默下来,迈步离开,道:“婆子,帮我看一下摊!学变身术,需要两三天时间,你们若是有事,那便尽快去交代。”     花狐连忙去寻苏云,道:“我和小凡他们要留在荒集镇两三天时间,小云你一个人回去一定要当心。”     苏云笑道:“这条路我来往不知多少遍了,无需担心我。”     花狐离去。     苏云又在荒集上逛了片刻,没有花狐他们在的确不太方便,他看不到摊主出售的东西。     苏云兴致阑珊,独自原路返回,这时候下集市还有些早,他来到天平桥时,桥上无人,少年背着篓子来到桥上,静静等候。     仅凭他的重量无法过桥,须得再来几个人才行。     等了片刻,只听一个声音传来:“等一等!等一等!我也要过桥!”     苏云听到脚步声奔近,一人来到桥上,站在他不远处。苏云面带笑容,含笑点头示意,那人看到他,声音带着惊讶,道:“你是天门镇的那个小哥儿吗?”     苏云好奇道:“兄台认识我?我听你的声音却很陌生。”     那人应该年纪不大,声音中有着刚刚变声之后的浑厚,笑道:“你现在是名人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听闻你杀了几个城里人,又在蛇涧那里躲过城里的儒士的神通,厉害非常。”     苏云轻轻皱眉。     “我曾经远远看到过你,只是没有和你接触过,你没有见过我也是正常。我刚从集市上买担柴回来。”     担柴人道:“我叫李雁阵,李家庄的。”     这时,桥对岸有人叫道:“你们别磨磨蹭蹭,赶紧过桥,我这边还等着过桥哩!”     苏云耳朵动了动:“对岸等着过桥的兄台声音也是有些陌生。兄台,我们人手不够,无法过桥!”     对岸那人气道:“你们都拎着东西,一个人有两个人重,赶紧过来,不要耽误我赶集!”     李雁阵笑道:“这汉子说得有理。试试吧,能过去便过去,不能过去再回来多等几个人。”     苏云走在前面,李雁阵催促道:“走快点。”     苏云微笑道:“我是个瞎子,走不快。不如你在前面?”     李雁阵摇头:“我担着柴,桥这么窄,怎么到你前头去?快走快走。”     苏云向前走去,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桥中央,他又向前走了几步,这时桥面微微晃动,即将向对岸沉下。     苏云扬了扬眉毛:“李兄,桥上莫非有其他人?”     他的前方,两个羊角人身的怪人一个低着身子,手持长刀,一个站在后面,持剑蓄势待发。     两个怪人屏气凝神,额头冒出一滴滴汗珠,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甚至连他们的呼吸也轻微得无法察觉。     他们手中的刀剑指向苏云,剑尖和刀尖纹丝不动。苏云只差几步的距离,便会自动撞到剑尖上!     “哪里有人?”     苏云身后,担柴人不悦道:“你这瞎子,磨磨蹭蹭的。快点走!”     桥对面也有人叫道:“快点过来,我还得过桥赶集!”     苏云看不到的是,桥对面那人也是羊角人身的怪人,他背后的担柴人也是头生羊角!     苏云面带笑容,向他们陪个不是,抬脚继续慢吞吞的向前走。     担柴人目光闪烁,右手缓缓的从柴堆里抽出一口长刀。     他的力量极大,左手缓缓托起柴担子,弯下身子,把柴担子悄然无息的放在桥面上。     天平桥的石桥很窄,一步多宽,勉强容下柴担子。     担柴人眼睛死死盯着苏云的后背,呼吸稍微有些急促,他缓缓直起腰身,就在此时,他忽然看到苏云的皮肤下有蛟龙在游动!     现在是秋天,苏云身上添了几件衣裳,只能从他的后颈处和脚踝处看到他的皮肤。     蛟龙的利爪和头颅担柴人不会认错,窥一斑而知全豹,仅从只鳞片爪,他便可以“看出”此时苏云的气血运行势必无比剧烈!     其人的气血,剧烈到显形,化作蛟龙,从其心窝流出,蛟龙在皮肤表面蜿蜒游动,遍布周身,形成强大的力量!     在短时间内,苏云的肺脏能够呼吸的空气是平时的数倍!     他的心脏压缩力量也是平时的数倍,让血液奔流速度大大提升!     他的全身六百余块肌肉已经做好了准备,每一条肌肉的收缩舒展,都会提供高达数倍的爆发力!     他的力量倘若爆发出来,势必像火药爆炸一般惊人!     “小心!”     担柴人大吼,然而他的“小”字刚刚出口,苏云已经一步跨出,身体只差一点便插在前方的刀剑之上。     气机感应之下,前方那两个羊角怪人不由自主爆发,长刀和长剑向前刺出!     就在他们刺出刀剑的同时,苏云已经后退,像是未卜先知般避开刀剑,后退之时他已经施展出半招蛟龙摆尾,一脚向后扫出!     嘭!     那担柴炸开,阻挡住担柴人的视线!     “心!”     担柴人起身的同时,第二个字吼出,苏云的左手向前探出,气血嗤嗤作响溢出体外,在手掌四周形成蛟龙大口的形态!     只听叮的一声,持刀的羊角怪人的长刀被苏云左手扣住,锋利的刀刃竟然未能伤到他手掌分毫。     “哤咕!”     龙吟声突然传来,苏云左臂旋转扭曲,那口长刀叮叮叮作响,被扭成麻花,那个羊角怪人脸上露出骇然之色,看到自己持刀的手臂也被扭曲成麻花!     他的腕骨关节传来啪啪的声音,筋膜撕裂,随即小臂屈肌、伸肌、短肌、指肌等肌肉群旋转扭曲,臂骨也随之旋转,将这股入侵的力量送到上臂。     咔嚓!     他的肩胛骨脱臼,持刀的手臂扭曲成油锅里翻滚的麻花,他甚至还看到自己手臂上剧烈跳动的肌肉,以及炸开的血管!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境元》 《万世天主》 《帝道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