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九十三章 怀春少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九十三章 怀春少年

那大眼球完全将殿门遮挡住,可想而知殿外必然是血肉堆积如山,山上长着一只大眼睛。 “没有人可以镇压我,圣皇也不行!” 那大眼球的眼瞳中,出现一扇门,那扇门户被人从里面打开,只见许许多多肉球滚了出来,站起化作一个个四头八臂的魔神,手持各种破烂灵器作为武器,向躲在殿中的众人杀去! 然而这里有专门针对他而布下的封印,太岁的血肉刚刚冲进来,没有走几步路便一个个瘫倒在地,被压成一张张肉饼。 而这些魔神则只剩下骨骼,却都是盘羊的碎骨随意拼接而成。 殿外传来怒吼声,那肉山巨人拎起一件件重宝灵兵,疯狂向大殿砸下,这座大殿岿然不动,极为坚固。 大殿每被轰击一下,便见殿中密布的符文亮起,苏云等人脚下的石板,身旁的柱子,墙壁,穹顶,藻井,统统有符文烙印变得明亮起来,卸去灵兵的力量。 苏云见状,这才松了口气,道:“殿外的这个太岁,只是来研究太岁的那个高手从真正的太岁身上割下来的血肉,并非是太岁本体。太岁本体尚且被镇压在此,它的分身在外,自是无可奈何。我们留在殿中很是安全。玉妃,你有离开这里的手段吗?” 明玉妃摇头:“我的这杆笔是老师赠我的礼物,此笔虽好,但是却无法把门户开的太远。” 苏云道:“我可以看一看吗?” 明玉妃将那杆毛笔给他,苏云捧在手里打量一番,不动声色的把笔还给她。 “莹莹,妙笔丹青到过大秦吗?”灵界中,苏云的性灵问道。 莹莹正在埋头整理琉璃宝塔中的各种格物手稿,闻言抬头道:“不知道。不过以我对秦武陵的理解,他若是经历元朔战败的**,他必然会奔赴海外,研究海外强大的缘由。苏士子为何有此疑问?” 她还是习惯性的称呼妙笔丹青为秦武陵,毕竟,她尽管已经不再是士子滢,但记忆中还是残留着士子滢对那个男人的倾慕。 “明玉妃手中的笔,与他的笔很相似,我怀疑领队学哥可能便是明玉妃的老师。” 苏云推测道:“很有可能,领队学哥很早便已经在海外布局。” 莹莹呆了呆,喃喃道:“秦武陵?海外?他真的会布局海外吗?” 邢江暮正在捡地上爬动的肉饼,道:“少史大人,玉妃娘娘,倘若走不出去的话,我们还可以靠这些太岁魔神的肉来充饥,不至于饿死。只是不知道魔神的肉好不好吃……” 那些太岁肉饼吱吱怪叫。 苏云打量四周,只见一条条粗大的锁链从这座大殿的中心祭坛延伸出来,通往外面,外面的肉山巨人催动灵兵时,便会将锁链向外扯动。 不过,扯动一定距离,便无法继续。 而祭坛的中央则是四面圆形的明镜,镜子散发出明亮的光芒,向中央照耀,而四面镜子的中央,光芒形成一个弧形空间。 那些锁链便是穿入这镜光形成的弧形空间之中,显然锁链应该拴着什么东西,只是无法出来。 锁链很是粗大,然而古怪的是锁链来到殿中央的祭坛边时,便细了许多。 苏云和明玉妃来到祭坛上,小心翼翼打量,只见那弧形空间像是一个井口,井深不知几许,不知通往何处,也不见井水,里面只有光芒。 两人尝试抽动锁链,饶是使出全身力气,锁链也纹丝不动。 而在四面明镜的镜面上,时不时浮现出一些明亮的符文,显得很是神秘。 这种符文苏云见得太多了,他的记忆封印中便多是类似的符文,比镜中的符文要更加深奥复杂。 镜中的封印符文,只是圣皇开荒的那个时代创造出来的封印。 两人寻找一番,没有找到其他有用的东西。 “苏士子,我找到了一开始的格物笔记。” 莹莹飞出苏云的灵界,取出一些格物笔记,念道:“武帝太初二年,我游历伯山郡,发现地底劫灰城中被古老的神圣们镇压的魔神。” “武帝太初二年,那是两百一十年前的事情。” 明玉妃诧异道:“他用的是武帝的年号,说明那时西方还未崛起。现在用的便不是元朔的历法,而是西方的历法了。” 苏云笑道:“玉妃知道武帝的年号?” 明玉妃点头道:“老师教了我元朔的历史。” 苏云询问道:“敢问你的老师是?” “一个普通的私学先生罢了。” 明玉妃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询问道:“莹莹,后面呢?” 莹莹继续讲述,这个通天阁的游历者与其他通天阁的成员一样,用笔怪书怪忠实的记录了他这次游历的发现。 他进入地底劫灰城,看到了古老而宏大的建筑,看到古代的圣皇率领神圣擒拿镇压作恶的魔神留下的遗迹,也看到了上个世界的残留物。 他决定留下来研究长生的奥秘。 他在这里遭遇了太岁的蛊惑,决心针对太岁的弱点,完善封禁,炼化太岁。 莹莹说到这里,道:“这个人的研究,没有完成。” “没有完成?”苏云和明玉妃露出失望之色。 莹莹摆出几张格物笔记,放在地上,只见这些格物笔记上画的是一些奇特的符文,很是晦涩,不过大部分符文都尚不完整。 而符文旁边,则是关于神通的介绍。 “然而……” 莹莹笑道:“圣女明胜烟的手稿中,也有一些很奇怪的符号!” 她取出圣女明胜烟的手稿,翻开书页,苏云和明玉妃看去,只见明胜烟手稿中的确有几个奇特的符号,但是并没有任何说明,仿佛只是信手画来。 莹莹抬手,空中浮现出通天阁高手格物笔记上的符文,又浮现出明胜烟笔记中的符号,慢慢重叠。 苏云和明玉妃眼睛一亮,只见符文和符号竟然完美的组合在一起! 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组合起来的符文,依旧残缺。 莹莹笑道:“苏士子,你看出来了吗?残缺的地方,缺的是什么?” 苏云细细打量,猛地身躯微震,失声道:“缺的是封印符文!” 莹莹拍手笑道:“没错!倘若再加上封印符文的话,便是完整的封禁,炼化太岁的符文印记!只需要把这个完整的符文,烙印在四面明镜之中,应该便可以炼死太岁了!” 明玉妃微微蹙眉,道:“你们说的封印符文是?” 苏云抓起书页,起身来到一面明镜前,笑道:“这种封印符文我最是熟悉,因为我的记忆便是被这种符文封印!” 他催动元气,正欲尝试着把完整的符文烙印在明镜里,目光却落在明镜中的自己身上。 苏云一动不动。 莹莹和明玉妃不解其意。 苏云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道:“莹莹,还记得太岁见到我时,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莹莹不解,道:“他说,元朔苏阁主,莫非是窃书之贼?” 苏云目光盯着明镜中自己的眼睛,道:“这句话,让我突然好奇起来,倘若太岁一直被镇压在这里,那么他是怎么知道我是来自元朔的通天阁主的?” 莹莹怔了怔,不解道:“是啊,他被镇压在这里,外面便是劫火,有劫灰神王,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苏云看着镜中的自己,露出笑容,笑道:“因为有人提前来到这里,与太岁一起布了一个局。” 莹莹皱眉。 她看到苏云虽然在笑,但镜中的苏云却没有任何笑容。 莹莹向明玉妃看去,道:“怎么布局?我们走出使节馆时,苏士子送玉妃姑娘登上盘羊辇回宫,我们便立刻出发,前往伯山城。能来得及布局的话,只有速度比我们更快。” 苏云转过身来,道:“倘若是故意引我们来到伯山郡地底的话,那么就说得通了。提前布好局,通过在白泽藏书界的偶遇,把我们引到伯山郡的地底来。白泽伪装成羊,引领我们去藏书界,途中足以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莹莹飞身来到苏云的肩头,落在他的肩膀上,道:“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情窦初开,遇到一个同样出色的十四五岁少女,又是在藏书界的果树下,两人一见钟情,少女相约明天再见。然后在明天的相见中,引领着懵懂怀春的少年往伯山郡上猜疑。” 天凤脚下,邢江暮长大嘴巴,手里捏着一块烤熟的肉饼,递给天凤。 天凤嘴里还叼着一块肉饼,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苏云和明玉妃。 苏云淡淡道:“怀春少年虽然聪明,但毕竟是怀春的季节,所以他的观察力和思考能力会被少女影响到。再加上这里的布置,真假参半,因此她可以从容布局,让怀春少年落入她的局中。” 明玉妃站在祭坛边缘,少女风姿卓卓,明媚动人。 苏云身后的明镜中,另一个苏云突然拔出一口剑,剑光从镜中刺出! 然而就在他动手的一刹那,尘幕天空所化的尘烟涌入明镜,将镜中苏云绞杀! 莹莹道:“想要做到这一步,还需要完成另一件事,那就是让少年知道圣女明胜烟,让少年怀疑明胜烟的失踪和二百年前的盘羊之乱有关,从而去查这件事。所以,大雾之夜,袭击怀春少年的,其实就是那个少女。少年怀春,因此不愿意猜到少女身上,而去怀疑大夏的使节。” 苏云点头道:“惭愧。我便是那个怀春少年。” 他的身后,镜中一颗巨大的脑袋跌落下来,是盘羊的脑袋。 明玉妃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链,突然笑道:“元朔荒废这么多年才选出的通天阁主,毕竟还是聪慧过人。” 大殿外,太岁的嘶吼声突然停止。 邢江暮死死的咬了一口太岁肉饼。 苏云身后,雾气从镜面中涌出,缓缓化作一口大剑。 明玉妃好奇道:“那么怀春少年是否知道,少女骗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因为怀春少年懂得完整的封印符文,你们要借他的手来完成某种目的。” 苏云抬手,握住剑柄,淡淡道:“他只需要按照你们的设计,把完整的符文打入这四面镜中,要么会炼化杀死此地被镇压的神魔,要么会释放那个神魔。” 明玉妃撩动发丝,手腕处的手链玛瑙碰撞,叮咚作响,笑道:“那么,怀春少年觉得是哪一种?” 苏云突然转身挥剑,仙剑如龙矫腾,将四面明镜一剑斩开! “我、不、猜!”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明玉妃脸色终于变了,这时,锁链抽动,太岁的大手从殿外探了进来,将少女抓在手掌中,向外抽出,喝道:“快走!” 明玉妃站在他的掌心,突然高声道:“你真的怀春过吗?” 破碎的镜面中,苏云收剑,侧头,笑道:“想什么呢?我才十四岁,还没发育好呢姐姐!” ————51tsxsw.net5.asxs.兑换口令,临渊行/临渊,一共两个,大家可以任选一个口令兑换,前1000次兑换时可随机兑换到:515碎片。还有另外活动结束后还有三项随机奖励,①10个神朝粉丝称号;②.asxs.币:1个6666点币和10个66点币;③畅享卡:10个畅享卡周卡。 点击活动中心的周年庆,在福利专区输入口令“临渊行”或者“临渊”就可以兑换!
推荐阅读: 《战魂啸》 《异界之狂龙逆天》 《符篆召神》 《雪落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