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苏云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八十九章 劫灰神王苏云

景召前脚刚刚离开这座村镇,便听得蹄声隆隆作响,只见十几辆盘羊辇驶入村庄。 盘羊之乱过后,盘羊的地位便不如从前,因此沦落为人们的交通工具,但是盘羊辇毕竟还是大户人家才能拥有的东西。 这等宝辇可以建三座楼阁,双角各一座楼阁,背上是乘坐和境界的楼阁,三座楼阁可以容纳百十位灵士,像是移动的堡垒一般,攻防一体。 平日里喂养盘羊,都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像伯山城附近贫瘠之地,根本养不起盘羊,整个小镇也未必有一辆盘羊辇。 而现在,居然有十多辆盘羊辇趁夜色进入小镇,真是咄咄怪事! 不过这座小镇的居民,先前已经见到怪眼杀神的美少年,又看到浑身是火的怪人轰杀邻村的诸神,这一晚见到的怪事实在太多,因此也见怪不怪了。 那些盘羊辇行驶到小镇中央,在小镇神庙前停下,一个个僵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其中一头盘羊背上,覆盖着厚重的大幕,大幕缓缓滑落,只见那盘羊的背上不是楼阁,而是一座有着三层台的祭坛。 一个女子在那祭坛上作舞,赤着上半身,舞姿奇特,剧烈且扭曲,那女子肢体关节像是没有痛觉一般,关节反转,做出常人所不能做出的动作。 而那盘羊四周,一头头盘羊屁股向内头向外,围绕中央的盘羊组成一个大圆。 空中隐隐传来鼓声,很是轻微,像是从天外传来,鼓点越来越密集。 突然,那祭坛中央的女子跪伏在地,上身波浪般起伏抖动,口中念念有词。 那并非是元朔语,而是另一种古老的语言,伴随着这种语言的吟唱,她的上空魔气涌动,旋转,漩涡中一尊神魔的虚影缓缓浮现。 一头头盘羊背上的锁链突然松脱,背上的楼阁哗啦啦坠落。 盘羊鼻翼剧烈张合,空气中弥漫的劫灰劫火纷纷涌来,从盘羊鼻翼中进入盘羊体内。 只见那些盘羊身上一块块肌肉飞速隆起,一只只盘羊竟然缓缓的站了起来,两条后腿站立,矗立在小镇的黑暗中。 “呼!” 它们的眼瞳突然燃起了劫火,长方形的眼瞳如同火槽。 小镇居民痴痴傻傻的看着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中央那头盘羊并未变化,而伏在祭坛上的女子却站了起来,在夜色中遮住胸膛,噗嗤笑道:“你们还不逃?难道是在等人家,把最后一件衣服也脱下来给你们看?” 小镇居民这才醒悟过来,发出尖叫,四散逃命。 他们不逃还好,这一逃遁,便激发了那些魔化的盘羊的凶性,一只只盘羊迈开脚步,一步顶小镇居民二十多步,纷纷探出利爪,向那些慌乱中的小镇居民抓去。 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个个小镇居民被抓住,丢入盘羊满是利齿的大口中。 那魔化的盘羊口中,是熊熊的劫火! 而那女子却不知从何处取来一件衣裳,慵懒的穿在身上,低笑道:“色色的神明,非得要人家脱掉衣裳作法献祭,才肯现身……神明将恐惧播撒给世人,世人才会虔诚信仰神明。” 盘羊辇驮着祭坛和祭坛上的女人走出小镇,向伯山城而去,后方小镇中一片火光,火光中一只只魔化盘羊走出,筋躯有如磐石,身上涂着鲜血。 伯山城。 苏云来到城外,只见这座劫灰城的劫灰基本上已经耗尽,劫火也渐渐熄灭,只有少数地方看小说到吞噬 tsxsw.net还有劫火燃烧。 “果?”天凤侧头,对这座城有些恐惧。 “伯山城毁于二百年前。” 莹莹顺着苏云的黄钟神通滑下来,一屁股墩坐在苏云的肩头,趁着火光翻阅资料,道:“盘羊之乱爆发后,这里便被劫火点燃了。听说有人在火光中看到了劫灰怪,很多劫灰怪供奉着劫灰神王,生活在火焰中。” 她仰起头,不解道:“不过现在劫火大半已经熄灭,这些劫灰怪和劫灰神王哪里去了?” 苏云走入伯山劫灰城,道:“进去看看便知道了。” 邢江暮定了定神,连忙跟上苏云,他的脚步落在伯山城的地面上,陷入灰烬中约有半尺左右。 他出使大秦十多年,从未来过这种地方。 “新少史上任才几天,便跑到这种禁地……”他心中不免嘀咕。 “果……”天凤东张西望,惊恐万状的跟上他们,险些把邢江暮踩到劫灰里。 就在此时,一面被烧得乌黑的墙壁坍塌,轰然倒下,天凤惊叫一声,纵身跃起,向邢江暮怀里跳去。 那位三十二岁白发老者不假思索伸出双臂,将大鸟托住,如同一根针支撑起一个毛茸茸的大球。 邢江暮被压得又苍老了两岁。 毛茸茸大球里面探出天凤的小脑袋,瞥见没有危险,这才探出脚,邢江暮如释重负。 苏云伸手向下虚虚一压,将墙壁坍塌扬起的灰烬压下,顿时那座倒塌的墙壁后露出一具具被烧黑的骨骼,狰狞恐怖。 “果!” 天凤纵身挑起,向邢江暮怀里跳去。邢江暮闪身躲避,天凤噗通一声砸入劫灰中,弄得漂亮的羽毛上都是厚厚的灰烬。 “这些骨骼,是劫灰怪的骨骼。” 天凤气得啄邢江暮白发苍苍的脑袋,邢江暮木然的承受,只听苏云的声音从传来:“那些劫灰怪,应该是被烧死了。” 邢江暮抹去额头的血,疑惑道:“劫灰怪可以生活在劫火中,为何还会被烧死?” “大概是劫灰燃尽,没有了劫灰,劫火便开始燃烧这些劫灰怪。” 苏云猜测道:“可能劫灰怪需要生存在劫火形成的环境中。我们往前走,前面还有尚未燃尽的劫火。” 他们继续前行,伯山城中弥漫着劫灰的气味,充满的FǔBài腐朽的气息,像是一切都腐烂之后的味道。 天凤鬼鬼祟祟的跟在苏云后面,让邢江暮走在最后。 过了不久,他们来到城中心尚未燃尽的劫火前。 苏云、莹莹和邢江暮都呆住了,只见伯山城的城市中心沐浴在劫火之中,火焰高达百十丈,熊熊燃烧。 然而在火焰中,青山绿水,屋舍俨然,宛如一个世外桃源! 火中仿佛另有一片天地,这里山水颜色鲜丽,各种色彩都有,乡村周围是田地,甚至可以看到街边有菜圃,种有稀奇古怪的植物。 这些植物居然可以在劫火中发芽,生长,开花,结果,苏云等人甚至还看到一些劫灰怪在田间劳作,打理菜圃。 这里生活着百十只劫灰怪,一派田园风光。 有劫灰怪发现他们,唳啸一声,振翅飞起,便要向他们杀来,然而却只是在劫火边缘飞行,并未真的杀出来。 还有些劫灰怪则向街道里面跑去,像是通风报信。 苏云催动天眼,向劫火更深处看去,只见这片劫火中的世外桃源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古老的神庙,几个体型庞大的大劫灰怪木雕泥塑般站在神庙前,手拄刀矛,而神庙中心则坐着一尊劫灰神王。 熊熊劫火是从神庙中那尊劫灰神王散发出来,正是这尊劫灰神王自身的燃烧,维持着这个劫火中的田园村庄,像是用自己的性命维持着这里的生态平衡。 许多劫灰怪跑到神庙前,跪伏在地,说着不懂的话。 那劫灰神王虚弱不堪,但是却拄着权杖站起身来,身上劫火愈发熊熊,努力维持着强大的气势,轻轻一顿权杖,顿时地动山摇! 邢江暮脸色大变,急忙横身挡在苏云身前,低声道:“大人,劫灰怪极为危险,劫灰神王更是原道境界也挡不住的强者,咱们还是速速离开此地!” 那劫灰神王气息强大无匹,声色俱厉,轰隆隆震动,口中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语言,震得苏云、邢江暮等人胸腔郁闷,气血震荡起伏,眼睛被撑得像是要爆开一般! “大人!” 邢江暮厉声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还请大人速速离开!” 就在此时,苏云取出一根权杖,与那劫灰神王的权杖一模一样,张口说话,口中也传来晦涩难懂的语言。 邢江暮呆了呆,没有听懂。 莹莹却听了出来,苏云所说的话其实是劫灰怪种族的语言,是苏云在朔方地底的劫灰城中遇到的那只劫灰神王在死前所说的话! 苏云只是模仿那劫灰神王的话,说的是后半句。 那句话的意思是上苍为何不容许他们的种族存活,他的族人犯了什么错,为何一定要灭绝他们? 街道上,那燃烧着劫火的劫灰神王听到苏云的话,眼中的凶光渐渐敛去,无力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苏云元气涌动,观想出灰雾之中盘羊吃人的画面,那劫灰神王目光落在他观想出的一幅幅画面上,不由怔了怔。 苏云心中惴惴,他会说的劫灰怪语言,只有这一句话。 这句话的后半句是朔方城地底的劫灰神王感慨种族命运的多舛,而前半句话,则是在说自己倒霉,竟然死在苏云这个小屁孩的手中! 朔方地底劫灰城一战,那里的劫灰神王,正是死在苏云之手! 而杀死劫灰神王,正是成为通天阁主的考验! 苏云手中的神王权杖,也是由此得来,不过他从未动用过! 对面劫火中,那尊劫灰神王微微点头,身后车轮般辐射状的骨盘晃动,转过身来,率领诸多大劫灰怪向劫火深处的世外桃源走去。 苏云咬牙,提起手中的权杖,轻轻一划,前方的劫火裂开。 苏云迟疑一下,迈步走了进去,沉声道:“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