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泽(求月票)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八十一章 元老白泽(求月票)

左松岩心中难过万分,久久难以恢复平静。 第一代圣皇飞升成仙,这个传说由来已久。 因此第一代圣皇成为所有灵士崇拜的对象,也是所有灵士最终的心灵寄托。后世之人,如历代圣人,也都因第一代圣皇的飞升,而抱着成仙的希望。 所有人,哪怕是圣人,也只有一百来岁的寿元,有些人甚至还活不到百岁便会亡故。五千年至今,除了第一代圣皇之外便无人飞仙。 唯一飞升的圣皇已经成为了象征和最后的希望。 而现在白泽一下子便将这希望给掐灭了,也难怪左松岩心神激荡,难以自持。 苏云现在年轻,无法理解这种情感。 “自从盘羊之乱后,通天阁便呈现出很多乱象,后来因为楼班阁主的缘故,乱象稍稍减轻一些。但他死后,乱象再起。” 前面的白泽只长着一根羊角,但是在自己的左耳上插着另一根羊角,伪装成普普通通的小白羊,带着眼镜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向苏云道:“这些年,听闻你们又在争什么正统。争的几十年没有阁主。” 苏云笑道:“至今还在争呢。我是元朔的阁主,还有一位海外阁主,至今没有分出雌雄。” 白泽道:“通天阁的元老们不过问种族,因此无论阁主是元朔人还是他族,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这次阁主之争,元老们只待你们分出谁是正统便支持谁。” 苏云心头微震,想起另一个通天阁元老看管通天阁钱财的貔貅,试探道:“通天阁的元老有几人?” “七个。” 云都的华灯初上,行人匆匆,大秦的都城到处弥漫着云雾之气,水汽中带着浓浓的劫灰味儿。 云都便是因此而得名。 小白羊甩甩尾巴,从人群中走过,道:“我看到你的通天阁符号,上面又放着一本书,知道你是找我。其他元老并不会主动找你,他们只有在你真正成为阁主之后才会现身。” 苏云快步跟上这只小羊,只见街道上的云雾之气越来越浓,前方的人几乎看不到身影,只有走近的时候被劫灰灯照到,才能看到人。 街上又有许多盘羊辇,巨大的盘羊在云雾中穿梭,吞云吐雾,口鼻喷火喷烟,在雾气中很是吓人。 白泽带着他们在一个个巷道里穿梭,走入云都皇城临街的一个小巷子,苏云抬头看去,只见这里是一个显得有几分古拙的房屋,上面也挂着劫灰灯。 与其他地方相比,这里便显得有几分陈旧,房屋低矮,与云都这样的城市有些格格不入。 小白羊站起身来,把左耳上的羊角取下,捅入门户上的钥匙孔里,用力旋转一下,门锁开启。 这小白羊推开门,向众人道:“随我来。” 苏云等人跟着他走入这临街的古宅,这宅邸是由石头堆砌而成,里面冬暖夏凉,只是地方不大,看起来就是一家寻常的宅邸。 小白羊掩上门户,把羊角钥匙挂在门后,点上劫灰灯,道:“你们先坐,我去看看烧的茶好了没有。” 苏云、左松岩和邢江暮坐在桌边,过了片刻,白羊拎着热气腾腾的水壶来到桌边,分给众人各自一个古旧茶碗,每人斟了一杯茶。 那茶色翠绿,闻着清香。 白羊把茶壶放在中央,端起茶碗。 苏云、左松岩和邢江暮也连忙端了起来,三人一羊坐在桌边饮茶,只见茶碗中热气袅袅,升腾而起,在茶桌上空汇聚起来。 这时,突然水声澎湃作响,一道浪花不知从何处冲来,将三人一羊冲入河水之中。 苏云、左松岩和邢江暮急忙腾空跃起,回头看去,不由神色呆滞,只见他们三人一羊的身形无比巨大,坐在天外,各自捧着一个茶碗! “是灵界!我们从茶水散发的雾气中,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灵界!”邢江暮惊讶道。 苏云向前看去,一株占地约有十多亩的大树出现在小河边,大树上挂着一个个只有三四尺高的房子,像是树上的红苹果,只是屋舍俨然,显然有人居住在其中。 他仰起头,甚至还看到了太阳,阳光明媚,洒在那树上的房屋上。 一些只有书本高的小姑娘推开房屋的窗户,从窗户里飞了出来,围绕着果树飞舞。 还有一些比这些小姑娘还要矮小一些的小伙子,头顶的头发如同毛笔的笔毫,他们衣着整齐,从门后走出。 苏云眨眨眼睛,只见白羊从水中跳出,抖了抖身上的河水。 “这里为何是白天?”苏云不解。 “这里所有时刻都是白天,从未有过黑夜。”白羊把苏云的那本书随手丢给一个飞来的书本高小姑娘。 那小姑娘一边撕书一边吃着书页,把苏云的那本书吞下,突然小姑娘额头上方浮现出一连串问号,惊讶道:“咦,脑海里突然多了些奇奇怪怪的知识!” 那本书是苏云随手买的,用来给莹莹做早餐的,书的内容苏云从未看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知识。 “这里的小姑娘都是书怪,小伙子则是笔怪。” 白泽不再伪装成山羊,径自现出白泽真身,比刚才的白羊还要小一些,身上的毛也更细腻顺滑。 他背上漩涡纹里有什么东西在抖动,突然啵啵两声,从漩涡纹里冒出两个小翅膀。 苏云甚至怀疑这一对巴掌大的小巧翅膀是否能够飞得起来。 白泽努力拍动小翅膀,一对小翅膀闪动如风,终于把他带着飞起。 他飞到苏云面前,抬起前爪推了推眼镜,神色严肃的盯着苏云的面孔:“通天阁但凡发生大事,都会记录在此。从圣皇出征到现在,通天阁对海外的发掘,对史上的大事记录,都在这里!” 他努力抬起前爪,捧住苏云的双腮,神色愈发严肃:“你现在还不算是真正的通天阁主,但既然元朔选了你,那么我作为元老,有权力给你查阅的机会。你必须要珍视这次机会,不要滥用!” 苏云被他捏得嘴都嘟了起来,勉www.tsxsw.net吞噬小说网强称是。 白泽这才放开他,努力拍动翅膀转向,上身前倾,向果树飞去:“我对阁主是海内元朔人,还是海外他族人并无任何意见,尽管历史上的阁主大部分都是元朔人。无论下一代阁主是否是元朔人,我都一视同仁。所以我并不会偏袒你,能否成为真正的阁主,还要看你自己。” 左松岩忍不住道:“可是,通天阁不是元朔人创立的吗?” 白泽回头,瞥他一眼,摇头道:“通天阁创立时第一代成员很多都是元朔人,这一点没错,但还有我们七元老。我们可不是元朔人,甚至我们中有些人对元朔的观感并不那么友好。比如说我,我原本好好的修炼,不过问世事,然后……” 他眼角抖动,长方形眼瞳缩小,身躯也有些颤抖:“那条骚龙便寻了过来,把我擒下,要我为圣皇画白泽图……” 他想起那段悲惨的历史,眼中又泛起泪光。 “什么骚龙?”邢江暮好奇道。 “就是长着一对金色翅膀的黄龙,自称有求必应,但实际上自大,骄傲,不可一世,卑劣且狂妄,脑袋里的脑子都被他炼成了肌肉,脑仁被挤得只有芝麻粒大小……”白泽愤愤咒骂。 果树上的小房子里,书怪小姑娘们纷纷都飞了出来,穿着各色的衣裙,努力拍着纸质翅膀停在空中,好奇的打量他们。 这些小书怪个个容貌秀丽,身上泛着书卷的清香。 白泽还在咒骂,苏云心里打个哆嗦,心道:“难道这条骚龙,便是应龙老哥哥?据说应龙老哥在第一代圣皇那里乃是战神,武力无双的存在,只是他的名声,好像不那么好……我万万不可让他知道,我认识应龙老哥哥!” “……下流的应龙!苏阁主,你打算寻找哪一段历史?” 白泽停止咒骂,道:“这里的记载,从四五千年前持续至今,包罗万象,不仅有关于历史,还有通天阁研究的上个世界毁灭的真相。每个小书怪的记忆里的内容,恐怕都足以让你读上几年。” “读几年?” 苏云吓了一跳,连忙感应自己的灵界,他心念微动,性灵神通黄钟的一角侵入这片灵界,黄钟旋转,莹莹坐在钟壁上看了过来。 她看到这么多小书怪,不由惊讶起来,飞身而起。 白泽看到莹莹飞来,也是惊讶不已,道:“原来是士子滢。我上次见你时,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你还是个小丫头。” 莹莹却不记得他。 白泽感慨道:“你已经死了一百五十多年了,而且还变成了一个小书怪。” 他的感慨,莹莹根本不懂,作为滢士子的性灵转世的书怪,她只是继承了滢士子的部分深刻记忆,有些记忆则彻底湮灭,无法寻回。 苏云咳嗽一声,沉声道:“白泽元老,我想查阅关于盘羊之乱的历史。” “盘羊之乱?” 白泽深深看他一眼,随即道:“所有关于盘羊的书籍,统统出列!” 十多个长翅膀的小女孩振翅飞出,排着翅膀停在苏云面前。 这些小女孩衣袖飞舞,在空中拂过,顿时只见无数文字和图案映照在空中。 苏云顿时看到,西方大陆一片漆黑,到处都是滚滚的劫火,空气中飘扬着劫灰,一头头体型庞大如山的盘羊,行走在黑暗中,双眸如同燃烧的劫火。 ————盘羊行走在黑暗浓雾中,双眸如同燃烧的劫火,发出洪荒巨兽般的嘶吼:五一求月票!有保底月票吗?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魔经鬼谭》 《阵仙》 《星际垂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