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盘羊案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七十九章 西方第一案,盘羊案

月流溪请苏云来授课,本来便是要求他展现武力,让大秦士子不再歧视、轻视元朔人和元朔士子,也是想让苏云展现元朔的文化。 这一节课,苏云自觉“讲”的还不错,不仅展露元朔的旧圣绝学,以及吸收旧学新学之后的新道法神通,其他诸如元朔最新的大一统功法神通,七十二洞天体系,造化之术等等,也统统在这一战中表现表达出来。 他甚至还动用了一招仙术! 而且,他甚至还受伤了,流了一滴血! “剑阁月圣人这一百青虹币的月俸,给的真值!” 苏云心中由衷赞叹:“抽空得跟他说,让他加工钱。” 他向左松岩招了招手,左松岩连忙走过来,低声道:“我适才强提法力,打算救人,可能被两人发现了……” 苏云带着他向月流溪走去,面带笑容,声如蚊呐:“你是我通天阁的一员,我作为通天阁主,带着一个保护我的扈从,也值得大惊小怪?” 左松岩恍然,随即心头懊恼不已:“这小子真的把我当成惹祸精,主动给我兜底了。” “我受伤了,而且还破了一件衣裳。” 苏云向月流溪道:“月阁主,工伤剑阁给治吗?” 他低头找了找胸口上的剑伤,找了片刻,只有一道血痕,伤口却没找到,应该是已经痊愈了。 月流溪不接他的话茬,目光落在左松岩身上,见礼道:“敢问这位兄台是?” “通天阁派来保护我的。”苏云随口一说。 江祖石原本也打算盘问左松岩,听闻此言便没有说话,苏云作为海内通天阁主,还是弱冠之年,来到海外做少史,通天阁肯定不会那么放心。 因此,苏云身边有高手出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月俸是不能加的。” 月流溪面色和善,断然拒绝苏云的第二次提议,道:“你一个月只上一节课,打一架而已,这样倘若还给你加工钱,其他先生如何想?而且作为先生,为人师表,岂有次次上课都打学生的道理?作为先生,还是要教些东西的。” 苏云打个哈哈,心道:“这月阁主吝啬,只想牛耕地,不想牛吃草。” 江祖石淡淡道:“苏阁主学的似乎都是新学,没有多少是元朔的学问。” “武圣何出此言?” 苏云惊讶道:“我的根基便是元朔的文化,旧圣绝学,我学了六年。当然,新学也极为精妙,我在文昌学宫和天道院也学到了一些传自大秦的新学。” 江祖石面色稍稍缓和。 苏云继续道:“曾经有人告诉我,旧学问诸于人,新学问诸于神。我来大秦时日尚短,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但我想,道法神通问诸于神,或许比问诸于人来得高明。毕竟神比人更强,传授的道法神通自然也很高明。” 江祖石面色更加缓和,点了点头。 “但民生问诸于神,我便不敢苟同了。” 苏云道:“社稷民生处处问神请神,未免会受神之乱。我来西方时日尚短,却看到有些乱象……” 江祖石一言不发,拂袖离去。 苏云怔了怔,月流溪道:“他就是这个脾气。其实江祖石并非坏人,他只是固执了一些。适才阁主所说的问诸于神与问诸于人很有意思,元朔做到问诸于人了吗?” 苏云想起裘水镜,想起帝平、薛青府和温关山,脸色黯然,摇了摇头,道:“不曾做到。” 月流溪怔然,笑道:“问诸于人问诸于神,看来都有问题,不过阁主的说法很有意思,我需要细细想一想。” 他也告辞离去。 苏云目送两人走远,转过身来,只见苍九华搀扶着玉霜云站在他的身后,苏云连忙道:“玉姑娘,你觉得我与你们海外阁主,孰强孰弱?” 玉霜云强忍着伤痛,不悦道:“你留下我,就是为了问这件事?” 苏云挠头:“不然呢?” 玉霜云哼了一声,淡淡道:“我不会背叛阁主。” 苏云哈哈大笑,道:“我打败了你们的阁主,我便是阁主,那时你也要记得你今天的话,不要背叛我才是。” 玉霜云气结,挣脱苍九华的手,一瘸一拐的往外走,苏云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苍兄,我观她的剑术,不像是剑阁的剑术。剑阁既然取剑阁这个名字,想来剑术非凡。” 玉霜云停步,只听苍九华道:“玉师姐师从帝宫的宫主,原道境界的玉道原、玉国师。玉国师虽然没有被封圣,但剑术非常了得。然而论剑术,我剑阁才是正统……” “放屁!” 玉霜云一瘸一拐的折返回来,冷笑道:“剑阁和帝宫都是起于盘羊之乱,剑阁是靠通天阁的扶持。当年第一代剑阁阁主,便是通天阁的一员,以剑术在盘羊之乱中立足。而帝宫和剑阁几乎是同时创立,谁是正统没有定论!最近些年,反倒是帝宫的剑术更强一些。” 苍九华微笑道:“玉师姐,剑阁双圣人,帝宫却只有一位原道国师。” 玉霜云哼了一声:“剑阁双圣哪个是剑圣?而玉国师却是以剑术修成原道。剑术正宗,应该是帝宫才对!云都是国都,天下士子云涌而至,让剑阁可以从更多的士子中选拔人才,慢慢的名气在帝宫之上,剑阁的名气因此压过帝宫,并不是说剑阁是正宗!” 苏云大惑不解,问道:“玉姑娘,玉国师为何没有成为剑圣?” “我师玉道原修炼到原道境界,触摸到大道边缘,只是因为他太年轻,没有被封圣。而且现在大秦封圣,与以前不同。” 玉霜云道:“从前是元朔皇帝封圣海外的圣人,海外各国有人修炼到原道境界,须得上书元朔,请元朔皇帝来封。自从元朔败于大秦之手,我海外圣人便不是元朔皇帝封的了,而是圣皇封圣。只是近些年……” 她微微皱眉。 苍九华笑道:“玉师姐伤势太重,还是先下去疗伤要紧。”吞噬小说网 tsxsw.net 玉霜云转身向外走去,冷冷道:“姓苍的,不许说我帝宫坏话!” 苍九华笑着称是,等她离开武圣阁,这才道:“只是近些年,封圣的权力不归大秦圣皇所有。大秦圣皇封圣,其他各国是不认的,比如说我师武圣江祖石,大夏大宛等国,坚决不承认我师是圣人。” 苏云疑惑道:“所以?” “所以,神把封圣权力收了去。” 苍九华道:“只有我西方的神,才有资格封圣。神封的圣人,各国承认。神封玉道原是圣人,帝宫玉道原才是圣人,神不封,那么玉道原只是原道境界的国师。当今的大秦国皇帝,是武圣和剑阁圣人的弟子,他便是因为被神封圣,这才能够称作圣皇。” 苏云转身,看着武圣阁中央那尊被捆缚镇压的高大魔神,轻声道:“听闻你们天庭中的诸神、神王和神帝,其实都是一尊神的不同化身。” 苍九华来到他身边,仰头仰望这尊被缚的魔神,道:“不错,天庭的诸神甚至神王,都是神帝的化身。帝宫虽然名气不如剑阁,但帝宫因为礼敬天庭,最早将天庭的修炼法门传出来,得神帝喜爱,每年都有士子可以进入真正的天庭面见神帝,因此对士子的吸引力也是很大。” 那尊魔神猛地睁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脚下的两人,目露凶光,突然嘿嘿笑道:“神帝?嘿嘿,真给自己长脸……” 那魔神努力挣扎,奋力跃动,试图挣脱束缚和镇压! 武圣阁剧烈晃动,突然锁链如同大蟒,穿透那魔神的身体,在其体内哗啦啦抽动,越锁越紧! 那魔神鼓足力气,试图破开锁链,将整个浮空岛扯得晃动不休,厉声叫道:“别人尊你为神帝,到处都供奉你祭拜你,但老子绝对不信!” “咔嚓!” 那魔神体内传来骨骼被锁链绞断的声音,锁链锁得更紧了,粗大的链条上面一道道苏云看不懂的符文闪耀着光芒,不断沿着锁链流动,向那魔神体内流去! “你不过是与我们一样的魔!” 那魔神惨叫,突然手臂断裂,粗大无比的臂膀生生折断,断骨从右臂的上臂处刺出来! 魔血从伤口中流出,向下泼去,苏云、苍九华和左松岩站在那里,只见魔血像瀑布般倾泻下来,落地化作一个个狰狞的魔头,四下奔逃! 苏云抬头看去,甚至看到断臂中有锁链像是毒龙大蟒盘绕在他的骨骼上游动! “咔嚓!”“咔嚓!” 那魔神双腿折断,跪了下来,仰头发出凄厉的叫喊声。 苏云心惊肉跳,与苍九华、左松岩急忙退出武圣阁,邢江暮守在阁外,见状连忙迎上来,只听武圣阁中那魔神求饶的声音传来,叫道:“我再也不敢了!” 阁外四人面面相觑。 苏云突然打个冷战,问道:“苍兄,你们大秦大夏等国,都是崛起于二百年前的盘羊之乱?” 苍九华点头。 苏云问道:“那么为何会有盘羊之乱?盘羊为何会四处吃人?天庭又因何崛起?你们没有好奇过吗?” 苍九华眨眨眼睛,笑道:“苏阁主想说什么?” 苏云笑道:“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些古怪的联系,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可能是我从前做朔方上使经常查案,太敏感了。” 苍九华迟疑一下,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只是向苏云施了一礼。 苏云微微点头,苍九华转身离去。 邢江暮拦下一辆盘羊辇,三人登上盘羊背上的楼阁各自落座。 左松岩将莹莹还给苏云,道:“苏士子能够成为剑阁先生,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把剑阁的各种典籍都抄录下来,送到元朔!” 苏云摇头道:“有典籍,没有教这些典籍的人,元朔恐怕也无人能够看懂这些典籍。所以元朔须得多派一些士子前来留学……” 他顿了顿,侧身靠向左松岩,好奇道:“老瓢把子,你说要查这个盘羊案,该从何查起?” 邢江暮茫然:“盘羊案?什么盘羊案?老瓢把子又是什么老瓢把子?” 左松岩也侧过身来,两人脑袋凑到一起,左松岩低声道:“你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苏云悄声道:“盘羊案让我想起了葬龙陵案,葬龙陵案牵连极广,遗祸至今,所以我怀疑盘羊案里面也有些问题。” 左松岩去捏自己下巴上的胡须,却捏了个空,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恢复年轻,思索道:“葬龙陵案发生之后,朔方七大世家在赈灾案中崛起,而西方的盘羊案中,西方各国因此而崛起……” 邢江暮迷茫道:“两位,不存在盘羊案,只有盘羊之乱……” 他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苏云和那个陌生少年的脸上露出老狐狸独有的笑容。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武斗仙神》 《万世天主》 《星际垂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