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七十三章 抢不过狗(第二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七十三章 抢不过狗(第二更)

“江祖石,大秦武圣。” 苏云隔窗遥望,目光落在那少年身上,那少年正是江祖石。 统一天庭三百六十诸神功法,将这些功法变成一种,这等天分之高,实难想象! 不过,苏云倒是见过有着类似天分的人。 靠着残缺的朝天阙功法参悟出洪炉嬗变的裘水镜,三十年前便领悟出肉身境界的月流溪,这两人,都有着不逊于江祖石的天分! “祖石的功法得造化三昧,开创天庭神照经,可以凭借肉身化作三百六十诸神形态,战斗之时,变化多端。更为可怕的是,三百六十诸神各自拥有不同本事,而他在变化之后,也会拥有对应的本事。” 月流溪也禁不住赞叹,道:“天下神通,祖石都可以掌握,因此被尊为看小说到吞噬 tsxsw.net武圣。” 苏云喃喃道:“他到底格了多少神魔?” 月流溪继续道:“水镜离开剑阁回元朔后,没有了他,我与祖石的功法便很难融为一体,于是各自在不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祖石的天庭神照虽然是大一统功法,但是他无法做到肉身性灵双修。不过,有一个人却做到了。此人可以同时修炼天庭神照,也可以性灵双袖。 这个人,便是我海外的通天阁主。” 他看了看苏云,道:“水镜离开剑阁三十年,海外通天阁主是唯一一个可以与水镜媲美的人。” 苏云心头微震,明白他的意思。 海外通天阁主,是一个可以与裘水镜媲美的人物,他(她)统一了江祖石和月流溪的功法。 月流溪对自己说出这些,是让自己提前做好准备。 月流溪端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 有老仆上前,把他的茶杯收了,苏云和邢江暮的茶杯也给收了。 苏云见状,起身告辞。 “剑阁是研究道法神通的学术圣地,但剑阁中难免有其他声音,对元朔士子可能会有不公。苏阁主放心,只要我还是剑阁的阁主,便会尽力守护他们周全。” 月流溪起身相送,道:“另外,苏阁主也须得准备准备,你毕竟是挂着先生之名,因此,你也须得准备上课。明天,阁主去剑阁的武圣阁上课!” “武圣阁?”苏云露出疑惑之色。 月流溪抬手一指,苏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月流溪指的方向,正是江祖石和苍九华所在的那栋空中楼阁! 苏云眯着眼睛,长长吸气,胸腔鼓起,眼中光芒跃动如剑。 月流溪微微一笑,道:“去那里讲课,苏先生怕么?” 苏云哈哈大笑,胆气却有些不那么足,底气也有些不太足,道:“若是去武圣阁讲课的话,那么我每个月只教一节课。不过我这一节课,保证对得起月阁主给的工钱!” “一月只教一节课?” 月流溪哭笑不得:“你这一节课真贵……” 苏云道:“物有所值!” 月流溪还是觉得有些贵了,只是他却不知,苏云觉得自己这个价格已经算很便宜了。 裘水镜上课,每次只教寥寥几人,但收的青虹币比剑阁任教一个月还多。 苏云在剑阁教学,怎么也须得比裘水镜贵一些。 因此对他来说,月流溪给的月俸,也就是一节课的钱。 而且,去武圣阁讲课,一月只赚一百青虹币,这笔账怎么算都是苏云亏了。 “我可以保证元朔士子在剑阁中的安危,不过苏阁主的安危,我便不敢保证了。” 月流溪送他出圣人阁,话锋一转,道:“你是元朔通天阁的阁主,论资格辈分,都在我之上。我没有理由保你。所以,阁主自己当心。” 他迟疑一下,道:“苏阁主讲课的时候,也须得当心。剑阁中,可能会有人对你不利。” 苏云露出疑惑之色。 月流溪道:“苍九华是江祖石的弟子,他出使元朔,也是祖石的主意。” 苏云闻言,额头青筋乱跳,想起明日他将在武圣阁教学,心中更没有底气。 苏云躬身,月流溪还礼,苏云大步离去。 邢江暮快步跟上,赞道:“月流溪的确有圣人的气象和气度,值得尊敬。我元朔也有四大神话,月流溪的气度,已经可以与四大神话媲美了。” 苏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元朔四大神话,岑夫子作古,道圣、圣佛和温关山这三大神话虽然都极为不凡,但是他们似乎比月流溪还是逊色了一些,他们的修养,似乎都不如月流溪纯粹。 “只是,月阁主为何要少史去武圣阁讲课?” 邢江暮不解道:“听月阁主的意思,武圣江祖石好像打算对少史不利。武圣阁,便是江祖石的授课之地,少史去那里授课的话,肯定少不了刁难。” “月阁主是想借我之手,让大秦士子知道,元朔士子并不比大秦士子弱,也不比大秦士子蠢,甚至元朔士子更强更聪明!” 苏云声音铿锵有力,语气却很平淡:“他许给我每月一百青虹币的俸禄,其实是请我去打架的。不过,请我打架贵得很,一百青虹币只能买我一堂课。” 邢江暮瞠目结舌,过了片刻,喃喃道:“聪明人都是这样说话的吗?少史若是不解释的话,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层意思……” 苏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将木啊,别回元朔。你现在回元朔,不出三天你便将木了。” 邢江暮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两人返回使节馆,路途上只听有人当街叫卖灵器,价格甚至比寻常市价还要低,邢江暮前去询问,道:“飞云谷中捉到的宝物,没本钱的买卖,所以价格低了些。” 一路上,苏云与邢江暮碰到十多个出售飞云谷灵器的灵士。 苏云上前细细打量他们出售的灵兵,发现的确是好灵兵,质地很是不凡。 “做的真像!” 苏云心中冷笑:“布局的这只老狐狸故意放出一些灵器出来,放长线钓大鱼!这只老狐狸……” 他愤愤的心道:“与我想得一模一样!” 这时,有人叫道:“飞云谷的灵兵成熟,要出土了!” 苏云心中微动,急忙催动尘幕天空,站在云端向飞云谷看去,只见飞云谷上空那宝瓶形态的异象愈发夺目,越发明亮。 而飞云谷中,时不时有神通的光芒亮起,又或者是神通形成的微弱波动,显然,早已有人去探索飞云谷,试图将谷中的那件天材地宝弄到手。 “云都是大秦国都,这里的世家无数,宝地飞云谷中有异宝出世,怎么看都不那么简单!”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飞云谷中一股肉眼可见的波动四面八方散发开来,过了片刻,尘幕天空也随之嗡的一声震动,苏云站在尘幕天空上,也随着那股波动身形起伏了一下。 苏云看到街道上一栋栋房屋的屋顶,无数青瓦如同波浪般掀起,落下,浪潮向远处涌去,哒哒作响! 这幅景象,与传说中异宝出世时须得将蕴藏了不知多少年的威力倾泻出去的情形,简直一模一样! 苏云不禁有些茫然:“难道我的猜测是错的?难道说,飞云谷中真的有一件无主的异宝……” 他现在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这时,莹莹从他灵界中溜出来,道:“苏士子,我听闻天地所生的异宝,无法一次性将积蓄多年的威力倾泻干净,因此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一次威力倾泻的波动。” 她刚刚说到这里,飞云谷中第二股波动浮现! 过了片刻,这第二股波动从飞云谷传到云都,只是这股力量便比刚才那一次小了许多。 这股波动传来时,尘幕天空微微晃动,而云都的楼宇青瓦也只是哗啦啦作响,并未像波浪般涌起。 莹莹呆呆的看着飞云谷,声音越来越小:“第二股波动的威力会小许多,第三股波动的威力会更小……” 她脸上的茫然之色越来越浓,陷入自我怀疑之中,喃喃道:“难道说,飞云谷中的异宝,是真的?” 这两股威力倾泻造成的波动,让她也有些迟疑了。 突然,莹莹眨眨眼睛:“苏士子,咱们要不要去碰碰运气?” 苏云正要答应下来,突然天空中咻咻咻的声响传来,他急忙看去,只见云都中一道道明亮的剑光飞起,远远看去如同空中有一根根飞行的银针,穿过一朵朵白云,遥遥向飞云谷飞去。 紧接着,又有鹰隼的鸣叫声传来,有龙首鹰喙的大鸟从城中飞起,那是黑压压一片鸟群,鸟群上站着一个个灵士,也自向飞云谷而去! 先前的剑群,和现在的鸟群,都是云都中大秦世家的子弟和高手。 前两日,他们还心存疑虑,担心飞云谷异宝出世可能是假的,但是适才异象爆发,两次波动,终于打消他们的疑虑。 苏云和莹莹站在尘幕天空所化的白云上,看着一波又一波灵士从云都一个个世家中脚踩各种灵器或者飞禽,腾空而起,向飞云谷飞去。 甚至还有些世家的灵士,修炼了观想神魔的神通,以造化之术长出翅膀,震动双翼飞向飞云谷。 苏云低头看去,只见云都的街道上也变得热闹起来,一头头盘羊冲了出来,迈开脚步向下方的天街冲去,这些盘羊背上有楼阁,也有灵士站在楼阁上。 飞云谷注定将会变得无比热闹。 苏云按下云头,邢江暮急忙走过来,道:“少史,我想去一趟飞云谷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得到一些灵器,卖了之后还了债回元朔……” 苏云摇头,道:“若是这些世家按兵不动,你去倒也无妨。现在这些世家派出这么多高手,你去就是送死了。而且……” 他面色凝重,感受到从飞云谷传来的第三股波动,疑惑道:“我越看越觉得,飞云谷可能是某人在布局,做一票大的。只是这个人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些……” 邢江暮道:“少史,我觉得不像是假的。” “天上不会掉馅饼,只会掉陷阱。” 苏云当先一步向元朔使节馆走去,道:“即使掉馅饼,你也抢不过狗。云都的大秦世家,就是跑得飞快的狗。” 邢江暮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心中颓然。 “我这个少史,肯定不会经常呆在使节馆,将木兄留下来帮我,几年之后,要么风光大葬,要么衣锦还乡,岂不是美哉?” 苏云循循善诱,道:“你现在身无分文,而且欠了一屁股债,我帮你还清这些债,你留下来。” 邢江暮内心犹豫挣扎,自己身前这位元朔少史,好像得罪了帝平皇帝,又得罪了大秦武圣,还有无数人想要他的性命,单单剑阁中恐怕都有一两百人想干掉他! 自己跟着他,怎么看都是前途暗淡,似乎风光大葬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如果飞云谷果真是陷阱,我便留下来为少史卖命!”他猛地咬牙,道。 苏云肩头,莹莹回头向他扮个鬼脸,笑道:“将木,你上贼船了!” ————第三更要九点之后更新!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狩猎在地球末日》 《谁与争锋》 《总裁爹地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