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七十二章 剑阁三杰(第一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七十二章 剑阁三杰(第一更)

剑阁上空,武圣阁与圣人阁遥遥相对。 武圣阁是有着武圣美誉的江祖石所居之地。 武圣江祖石,三十多年前也是剑阁掀起一时风云的士子,剑阁能有而今的成就,他的功莫大焉。 大秦的圣皇也是出身剑阁的士子,圣皇成为大秦正统,励精图治,江祖石和月流溪都是圣皇的老师,因tsxsw.net此江祖石也得到重用。 他醉心权术,攻伐各国,在选拔剑阁圣人时落败,剑阁圣人的名头落入月流溪之手。 但是他在战场上却博得大秦武圣的美誉,与剑阁圣人分庭抗礼。 走下战场,江祖石便还是剑阁的先生,教书育人。只是与月流溪的理念不同,江祖石的士子往往好勇斗狠,十分桀骜。 此时,武圣阁上空一片神光冲霄,浮现出天庭胜景,诸神屹立在天庭中,神圣庄严肃穆,神光从上空洞照下来。 一尊天神顺着那神照光芒落下,进入武圣阁。 武圣阁中,一个少年不怒自威,屹立在那里,仿佛诸神中的神王,他的头顶囱门一片神光照耀,从天庭中下来的天神便是顺着他头顶神王,从他的囱门中进入他的体内。 这正是武圣阁肉身神通之中的降神! 天神进入那少年体内,那少年顿时形体变化,肉身不断生长,顷刻间化作高达十多丈的巨人,长着八条手臂,手掌摊开,与刚才那天神形容仿佛。 但见少年所化的天神掌心中长着一只只眼睛,这些掌中眼上窥天庭,下视幽冥,手眼通天! 少年催动神通,顿时手眼中目射神光,各种神通令人眼花缭乱。 就在此时,天庭中又有一尊天神从天门走出,顺着神光进入那少年身体。 那少年的体内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爆响,接着肉身飞速变化,一身神光顿时化作魔气,宛如魔神! 但见他头上生头,脸中生脸。 头上生头,头如宝塔,下方是几十个脑袋堆在一起,面朝外,上方数量少一些,再上一层,数量又少一些。 脸中生脸,则他的脸中央裂开,从裂缝中间长出一张脸,原来的脸分为两半,长有一目,半鼻,半嘴,只耳。 天庭中,诸神渐渐,纷纷咏叹。 武圣阁上空的天庭中,诸神不断走下,而那少年的肉身也在不断变化,化作各种神魔形态,每化作一种神魔,便掌握了那神魔的能力。 突然,那天庭胜景猛地一收,落入武圣阁中。 一尊尊天庭诸神连同天庭一起,相继被收入那少年的眉心,天门留在最后,在那少年眉心,留下一个门户状的烙印。 一旁的苍九华露出羡慕之色,躬身道:“恭喜老师,神功大成!” 那少年缓缓睁开眼睛,他的年纪看起来比月溪流还要年轻一些,站在苍九华身边,看不出谁才是老师谁才是弟子。 他便是大秦武圣江祖石。 “当年我与流溪、水镜一起研究性灵、肉身境界,企图达到大一统之妙。我们三人资质悟性相差无几,成果不断涌现,被誉为剑阁三杰。有人笑称:江月当空裘锦暖,流溪祖石水镜寒。” 江祖石徐徐平息气血,有些叹惋,道:“听你说,水镜现在已经是一个中年人了。我还是少年,但他却已经老了。” 肉身成就越高,越是容易保住青春。 裘水镜的同龄人,如左仆射左松岩,已经是一个老人,而裘水镜却可以保持中年人形象,正是因为他与江祖石月溪流早年一起钻研肉身性灵双修带来的成果。 裘水镜回到元朔之后,锐志变法,改变元朔积贫积弱,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经历在朝堂的斗争之中,耽误了修为进境,也耽误了自己的研究。 而江祖石和月流溪却没有这些负担,而且又是处在剑阁这等圣地之中,新学的思潮起自这里,在这里碰撞,让他们也获益匪浅。 “倘若水镜留下,那么他此刻将会与我一样,肉身保持在少年巅峰。” 江祖石叹了口气,摇头道:“是元朔连累了他。但好在元朔无法一直连累他,我会率领大秦的大军,一统元朔,那时,水镜便可以重归剑阁,与我一起研究性灵肉身的奥妙了。” 苍九华目光落在他的眉心,只见那座天门烙印极为精细,与天市垣天门鬼市的那座天门有着几分相似。 江祖石心有所感,向他看来, 苍九华不敢再看,连忙躬身:“老师,元朔的通天阁主,已经来了。苏云苏阁主,破了我在元朔东都留下的局。他化作新学旧学之争,为自己造势,先杀景南楼,又杀元无计,竟然可以毫发无损,全身而退。” 他顿了顿,道:“元朔东都,四大神话死的死,残的残,朝廷不思进取,官员争名夺利。然而就是这种糜烂局势,苏云依旧能全身而退,甚至保下水镜先生。这一代的元朔阁主,厉害非凡。” 江祖石向武圣阁外走去,淡淡道:“他的确有点智慧。但我海外通天阁主,也有这等智慧。” 苍九华跟在他身后,途中,只见武圣阁内空间广大,中央立着一尊巨大的魔神。 那魔神并非是雕塑,而是真正的魔神,被吊在武圣阁中,其人气息无比恐怖,但是却被定住。 那魔神身上站满了剑阁士子,正在割开魔神的肌肤、血肉,甚至打开那魔神的脑袋,掀开脑壳,格物其肉身! 江祖石停下脚步,抬头打量。 有几个偷懒的士子见状,心中凛然,急忙认真工作。 苍九华继续道:“苏云以督外司少史的名义,来到我云都,我命剑阁士子前去试探,想看他这些日子的修为进境。昨日,剑阁士子一百零六名,三十六院大师兄大师姐四十五位,悉数败北。最强的一人,在他手中走了四招,他先后施展真龙、饕餮、相柳、应龙四种神魔,其中格物之妙,令人叹为观止。” 那被吊在武圣阁的魔神尚且活着,奄奄一息,突然瞥见江祖石,不由发出一声嘶吼,奋力挣扎一下,顿时锁链剧烈抽动! 站在魔神身上格物的剑阁士子立脚不住,便见那魔神猛地扯动锁链,弯下腰来,脑袋探到江祖石的面前,头颅大如山,三只眼眸如同澡盆大小的岩浆泉,恶狠狠的盯着江祖石! 江祖石仰头,看着这尊脑袋比他个头还要大不知多少倍的魔神,悠然道:“元朔人提出格物致知,然而只是虚有其名。论格物致知,大秦才是正统。我海外通天阁主,精通三百六十周天神魔变化,远胜过他。” 苍九华仰头看了看这尊魔神,心中有些敬畏,急忙挥了挥手,诸多剑阁灵士连忙催动锁链。 那锁链乃是灵兵,被他们祭起之后,又再度收紧,将那魔神吊起。 那魔神挣扎不得,垂下头来,一副认命的样子。 诸多剑阁灵士又爬到他的身上,掀开他的脑壳,继续格物。 苍九华收回目光,道:“我第一次见苏云时,他蕴灵境界,而今三个月过去,他已经修炼到元动境界,精勇猛进。” 江祖石向外走去,不以为意:“通天阁主也可以办到,甚至修为进境更快。” 苍九华道:“苏云连战一百零六位剑阁士子,没有受任何伤。” 江祖石停下脚步,侧头向他看来,疑惑道:“最多出四招,连败一百零六位剑阁士子,没有受任何伤?” 苍九华点头。 “不受任何伤,这就有些古怪了。” 江祖石思索道:“别说他,就算是我,迎战一百零六位剑阁士子,也难保不受伤。我的肉身可以支撑我不断战斗,但是个人智慧有穷绝之时,剑阁士子的学问千奇百怪,同等境界下与他们交手,受伤是难免的事。他没有受任何伤,这本事不是裘水镜或者月流溪所能办到的。他另有传承……” 苍九华不敢说话。 江祖石沉吟片刻,笑道:“元朔的老鬼们的确厉害,硬生生在元朔道法神通沦为末流的情况下,造就这样一位人物。他不受伤的本事,应该是来自元朔旧圣绝学。不过想要胜过通天阁主,嘿嘿……” 苍九华目光闪动:“苏云,此刻便在圣人阁中,与月阁主相谈甚欢。” 江祖石来到武圣阁外,目视前方,闻言哼了一声,面如寒霜。 远处,便是与武圣阁一样悬在空中的圣人阁! 苍九华道:“苏云身怀大一统功法,这门功法,恰恰是连接老师与月阁主成就的桥梁。弟子听闻月阁主邀请他,倘若月阁主将他的肉身境界开辟之法传授给他,再加上苏云也精通神魔变化之妙,恐怕……” 江祖石遥望圣人阁,冷笑道:“裘水镜离开剑阁太早了,倘若他晚走几年,我还有些担心。但是他离开剑阁这么久,他的大一统功法,早就落伍了!何虑之有?” 苍九华道:“可惜月阁主……” “不必说他!” 江祖石抬手,止住他的话,淡淡道:“流溪有着书生一般的天真,但你我不可有这种天真,他早晚会碰得头破血流!阁主是否知道苏云来到云都?” 苍九华躬身,道:“阁主已经知道了。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到了云都之中。” 江祖石眼角跳动一下,低声道:“九华,我要你再探一探苏云的本事,试探出他的潜力潜能的极限。” 苍九华心头微震,知道他对海外通天阁主的信心有了动摇,于是躬身称是。 剑阁中,楼阁众多,各个学院都是建在楼阁之中。 圣人阁中,念在剑阁不发苏云工钱苏云便给剑阁涨租钱的份上,剑阁圣人月流溪还是勉为其难,许给苏云月俸百枚青虹币。 这是一个很高的数字,但并没有比剑阁其他先生高。 凡是在剑阁任教的先生,基本上月俸相差不多,当然,本事出众的先生,月俸更高。 大秦奉行的理念便是知识有价,因此传授知识的人极为重要。 饱学之士在剑阁任职十年,基本上便可以攒到炼制自己灵兵所需要的钱。 正是因为如此,有才干的人才会留在剑阁任教。 剑阁聚集了这些有才干的人,因此才能维持数十年的繁盛,占领神通道法的最前端。 “苏阁主知道盘羊之乱吗?”月流溪问道。 苏云点头:“略有耳闻,只是个中详情却不甚了了。” “盘羊之乱,是我海外各国的天庭起源。” 月流溪心中有所感,看向窗外,又收回目光,继续道:“这件事说话话长,阁主有机会的话还是多多了解一下。盘羊之乱的黑暗时代,各国正是因为礼敬天庭,从盘羊动乱中存活下来,并且靠天庭的力量,镇压了盘羊魔神,把盘羊变成了他们的车辇座驾。而新学萌芽,也是起自那时。” 苏云顺着他的目光向外看去,远远看到武圣阁,只见苍九华和一个少年站在武圣阁外。 “自那之后,关于天庭诸神的功法便开始起源,共有三百六十种之多,直到三十五年前天庭诸神的功法,才开始慢慢演变为大一统功法。” 月流溪的声音传来:“统一这些功法的人,便是江祖石,我大秦武圣。” ————晚上有两章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神变》 《天痕猎人》 《诸天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