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十七章 异物降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十七章 异物降临

    那黑衣男子瞥他一眼,花狐立刻看出他的眼瞳寻常时是正常的瞳孔,但是眼瞳稍稍缩小便会变成倒竖的瞳孔,显然不是人类!     花狐又向他的腿脚看去,只见黑衣男子跛了一只脚。     ——大黑蛇蜕变成蛟龙,因为被人阻挠,尾巴处的蛇皮并未完全蜕下,战斗时又被人打伤,因此他变化成人也跛了左脚。     苏云眼盲,看不到来人,但是他善于感应四周的气血,他“看到”走来的不是人,而是一条行走的蛟龙,因此认出是昨晚渡劫的黑蛟龙。     黑衣男子停步,站在那里瞳孔倒竖死死盯着苏云:“你认出了我?怎么认出来的?”     四只狐妖惴惴不安。     倘若进化为蛟龙的全村吃饭要杀人,只怕他们一个也休想活着离开!     苏云不卑不亢,道:“我从前辈的气血形态,察觉到前辈的本体。”     “气血形态?”     黑衣男子皱眉,低声道:“从我气血形态察觉到我的本体,如何应对?”     这时,苏云和四只小狐狸都听到了沙沙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暗处说话,然而四下看去,却看不到任何身影!     黑衣男子却连连点头,过了片刻,道:“我明白了。”     苏云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那黑衣男子的气血形态竟然在渐渐发生改变,很快便从蛟龙形态转变为人的形态!     黑衣男子道:“我化作蛟龙,今后便叫焦叔傲。你们曾经帮助过我,我不会吃你们。这房子里没有什么好东西,你们尽早离开。”     苏云道:“蛟叔打算离开这里?”     黑衣男子焦叔傲侧头倾听,沙沙的说话声再度传来,正是从焦叔傲的身边传来!     四只狐妖毛骨悚然,焦叔傲身边没有任何东西!     苏云感应气血,也感应不到他身边有任何人的气血!     那沙沙的声音停下,焦叔傲道:“我打算前往朔方城。将来你若是去朔方城,说不定我们会在那里相会。这里极为凶险,你们在太阳落山之前必须离开,否则便再也走不掉,将来也就没必要再会了。”     苏云躬身称谢:“多谢蛟叔指点。”     焦叔傲迈步离开,狐妖们目送他远去,只见焦叔傲跛着条腿走了几十丈,来到一座石碑前,又侧头自言自语。     那沙沙的声音又再度传来,仿佛有人在他耳边窃窃私语,但是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有脏东西跟着全村吃饭!”狐狸们对视一眼。     这幅情形着实诡异,焦叔傲明明身边没有人,但他还是时不时与“身边人”说话。     焦叔傲将那块石碑拔起,丢在地上,跛着脚远去。     “多半有一个性灵跟着他。”     苏云猜测道:“莫非是救走他的那个龙灵?”     花狐思索道:“昨晚救走他的龙灵就是来自这里,倘若龙灵跟着他走了,那么焦叔傲为何还要说天黑之后这里会有危险?”     苏云也想不通,道:“我们先查看一番,无论如何都要在天黑之前离开这里!”     花狐引路来到房屋中,只见这里却没有尸骨,——焦叔傲应该是个很爱干净的蛟龙,昨晚他被重创,但来到这里之后还是把此地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尘埃。     他们有些失望,这里如此干净,肯定是没有什么宝物了,只怕连值钱的东西也被焦叔傲带走了。     青丘月跳到书架上,端正的坐在那里摇着尾巴,欣喜道:“书架上还有一册书!”     花狐也跳了上去,把书平摊在书架上,逐字阅读:“……元封六年,有青龙坠朔方天市垣,帝遣天道院格龙……”     苏云突然道:“元封六年?是比元帝、平帝还要早的武帝时期!那么坠龙事件,应该发生在一百五十年前!”     野狐先生曾经讲过元朔国各位大帝的年号,只是花狐等人对此并不关心,没有多少印象,苏云习惯每天放学之后都要温习功课,因此记得很清楚。     花狐继续念道:“太初元年,启龙棺,剖龙尸,格其肌、理、筋、脉、血、液、心、鳞、眸、须、鬃、爪、骨、气等,录卷十六篇……小凡,搜一搜四周,看看这些卷宗还在不在!”     几只小狐狸又四处搜寻一番,一无所获。     “多半是被全村吃饭拿走了。”     狸小凡惋惜道:“或者与其他的书一样风化了。”     花狐也惋惜不已,继续读下去:“……正月十四,降雪,龙尸冰封,于是探堕龙谷。有异物与龙同降……”     他读到这里,抬起头来,露出茫然之色:“异物?”     苏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急促道:“适才全村吃饭说,天黑之前必须离开,否则必死!这龙从天上坠落下来,重伤不治,莫非这异物便是杀死神龙的邪物?这异物,肯定会在天黑之后出现!花二哥,你带着书,我们立刻离开这里!”     花狐卷起书从书架上跳下来,苏云与三只小狐狸跟着他向屋外走去。     外面,天色已经昏暗下来。     太阳还未落山,但这里是谷地,地势比周遭矮许多,夕阳照不进来。     也即是说,葬龙陵和堕龙谷天黑的比较早,比他们预计得要早!     一人四狐连打几个冷战,这谷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子降了许多,九月的天,呼吸时居然可以看到鼻翼下喷出一道道白气!     “好冷!”狐不平哆嗦了一下。     众人一言不发,飞速原路返回,待来到龙头所在,忽然葬龙陵剧烈震动一下,接着天色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变黑下来,像是有什么人蒙住了他们的眼睛一般!     狐狸在夜间能够视物,然而这黑暗极为古怪,即便是四只狐妖也看不到前方的路!     “大家不要动,不要惊慌!”     苏云压低嗓音,轻声道:“这是气血压迫。我们的眼睛遭遇了外来的气血压迫,瞳孔被锁死,因此看不到四周。跟着我走,我记得来路。”     众人心脏怦怦狂跳,耳朵里听到的是呼呼的风声,那是被压迫的血液流过耳廓压迫耳膜发出的声响。     葬龙陵忽如其来的气血压迫,让他们的身体机能变得异常糟糕,不仅身体感官失常,甚至连催动洪炉嬗变的功法也变得极为艰难!     花狐牵着苏云的衣襟,后面的小狐狸牵着他的尾巴,跟着苏云向外走去。     苏云虽然目不能视,但是任何地方他只要去过一次,便可以记得一清二楚,别说葬龙陵这种地方,就算是天门鬼市的迷宫,他走了一次之后也可以轻易走出来。     他的脑海中,黄钟不断旋转,让他可以准确的感知到自己的方位,自己该怎么走,何时转向,何时登山,何时避障,都精确得令人难以置信!     就在他们上坡后没多久,苏云突然停步。     花狐急忙停下,后面的小狐狸顿时撞在他的屁股上。     “小云,怎么了?”花狐低声问道。     “石碑倒了,挡住了我的路。”     苏云的声音传来:“我在计算道路。奇怪,这面石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他们来时看到四面的山坡上有不少石碑,大部分都是扎在土里,很少有倒下的。而前面的石碑也没有倒下,而且出现的位置也不对。     “小云哥快点儿……”     狐不平带着哭腔,颤声道:“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后脑勺……”     狸小凡已经哭出声了:“我也感觉到了,我好怕,但是又挺舒服……”     “是我摸的。”     青丘月有些不好意思:“我害怕的时候,摸你们的头我就安心了。”     狐不平和狸小凡松了口气,花狐也大松一口气,笑道:“小月,你太淘气了,把我也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是谁在摸我的头呢。”     青丘月纳闷道:“二哥,我没有摸你的头,我个头太矮,够不着。”     “不是你……”     花狐干笑两声,颤声道:“小云,找到方位了吗?我们可不可以快点离开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