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十六章 天道院格龙

    一人四狐抱着绳索,被绳索带到天上去,过了片刻,他们落在断崖上,只见断崖这边陡峭如刃,另一边却是一个平缓的山坡,溪水潺潺,从山坡上流下。     这条小溪在山脚下与其他山峰流下的溪水汇合,变成了一条河流,从西向东,流向谷地。     苏云没有来过这里,一动也不敢动,连声道:“你们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他从未来过这里。     对于盲人来说,每个盲人的脑海里都有一幅地图,这幅地图只有自己生活的范围是被点亮的,其他地方则是一片黑暗混沌。     葬龙陵地势险峻,难以攀登,苏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现在明明是秋日的午后,天色还早,然而在他的脑海中,四周却是一片黑暗,充满了未知。     他拼命睁大眼睛,但什么也看不见。     他只能感受到像是有洪荒巨兽匍匐在这片未知的黑暗中,狰狞,恐怖。     他心中惶恐,又连问几遍,但四周却没有人回答他。     苏云又问了几遍,过了片刻,花狐第一个回过神来,喃喃道:“小云,我们看到了一条龙……这里真的有龙!”     听到他的声音,苏云的心这才安定下来。     花狐细致的描述葬龙陵的地理,帮助苏云迅速在脑海中构建出葬龙陵的地理。其他狐妖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话,倘若花狐有所遗漏的地方,狐不平忍不住会补充两句。     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自从花狐和苏云成为同学,天门镇附近的地理便多是花狐讲给苏云听,然后带着他走一遍,苏云这才熟知四周的地理,不至于迷路。     他们的交情最好。     一人一狐一个说一个听,很快苏云便将葬龙陵的大概地理弄清楚,脑海中的地理图有了大致的轮廓。     葬龙陵中的确有龙,刚才他感应到有洪荒巨兽匍匐在黑暗中,的确没有感应错。     这葬龙陵名副其实,有一条龙葬在这里,不过葬龙陵也有名不副实的地方,因为这里并没有龙的陵墓。     葬龙陵就是一条长长的土坡,高两三丈,长百尺左右,上面长满了树木荆棘。     当年那条从天上掉下来的龙,从堕龙谷爬到这里,重伤不治而死,附近的居民应该只是草草将他掩埋,没有为他建造陵墓。     而经历了不知多久的风化,龙的尸骨从土坡里面露了出来,多出裸露在外。     尤其是龙的头骨,几乎完全露在外面,很是庞大,甚至头骨眼眶里还生长着两人才能合抱的树木。     虽然葬龙陵的树木成林,很是茂密,可是古怪的是,这里没有鸟雀走兽,甚至连虫子也看不到一只!     走在这里,给人一种心底毛毛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凶恶至极的洪荒猛兽随时窜出来把自己开膛破肚。     “葬龙陵旁边有房子。”     花狐继续描述葬龙陵的景致,道:“房子是木石建筑,两栋七间,三间一栋在葬龙陵东侧,四间一栋在西侧。房子应该已经荒废很久了,很破,木头都已经腐蚀得差不多了。山上还有些石碑,四周的山都有,有些石碑已经倒下了。”     “谢谢花二哥。”     苏云在脑海中构建出这七间房子的形态,侧头道:“这里人迹罕至,为什么会有房子?”     花狐也是颇为纳闷:“别说人迹罕至,就连兽迹也看不到。这条龙只剩下骨头,气势还凶得很,怎么会有人选择住在这里?”     苏云心中微动,这条死龙不可能葬在别人的村庄旁边,那么房子只有可能是后来建的。     而建在葬龙陵附近,除了守陵之外,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有人想要盗出龙尸。但是龙尸太大,他们一时半会无法将龙尸挖出,所以在这里建造了房子。”     苏云思索道:“附近的人与这条龙无亲无故,自然不可能为他守陵,所以,他们只可能是为盗龙尸而来。”     狐不平快言快语道:“龙的尸骨明明就在这里,他们为什么没有盗走?”     “可能是因为太大的缘故,他们搬不走。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在挖掘龙尸的时候,突然就死了。”     花狐思索道:“毕竟地公说了,有龙的灵飞出救走了全村吃饭。那龙死后,多半他的性灵还守护着自己的尸体。”     苏云点了点头,花狐的这个猜测很有道理。     他们小心翼翼走下山坡,向葬龙陵走去,苏云谨慎的跟着花狐,脚步尽量沉稳一些,道:“我们不要试图挖出龙骨,也不能带走任何东西。咱们只去那几间房子里看一看。我听水镜先生说,有些强者的性灵会化作鬼神,很是凶恶。不过鬼都怕阳光,白天不会出现。因此太阳落山之前,我们必须离开!”     四只妖狐对视一眼,青丘月和狸小凡急忙去堵狐不平的嘴,狐不平呜呜几声,心道:“天门镇的鬼神比龙还凶,连白天都会出现!”     一人四狐来到葬龙陵下,走进第一栋房子。     这栋房子有四间房,地上有散乱的尸骨和衣裳腐化成灰之后留下的饰品。     苏云蹲下来摸索一番,沉吟不已:“从尸骨倒伏的状态来看,他们应该是突然间遭遇意想不到的变故,急忙从屋子里面往外逃。然而追杀他们的东西实在太快,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从屋子里逃出来,便各自死亡了。”     花狐也有所发现:“他们的背部,肋骨脊骨是断开的,切面是斜切下来的,应该是用极为锋利的武器,从他们的背后切下来。一共有三把这样的武器,同时切下来,伤口几乎是平行的。这个人是被切成了四段……”     苏云摸了一番,道:“没有这样的武器,是爪子切出来的伤口。”     花狐笑道:“小云,一个长着无比锋利大爪子的怪物,怎么可能与这些人一起出现在屋子里?这片房子虽大,但根本装不下这等庞然大物!除非……”     “除非没有实体。”     苏云道:“性灵没有实体。倘若是龙爪的话,那就有可能了。”     花狐眉头紧锁,道:“我们去屋子里看看!”     让他们只觉纳闷的是,这房间里到处都是书案,书案上摆放着凌乱的笔墨纸砚,不像是盗墓贼的房间,反倒像是饱读诗书的大儒的房间!     令人惋惜的是,这里的笔头都已经腐烂,纸张也早已化作变成了烂泥。     “他们不是来盗龙尸的!”     苏云突然道:“他们是格物致知的士子!”     花狐怔了怔,也醒悟过来:“是!水镜先生教我们鳄龙吟时,带着我们去鳄龙潭观摩鳄龙,观察鳄龙的形态,习性,举动,以洪炉嬗变的功法催动自身的元气和血液模拟鳄龙,以自我意识观想鳄龙。水镜先生说,这便叫格物致知,通过观察实验,研究事物的本质,事物的原理,从而获得知识。”     其他三只小狐狸也听过水镜先生的讲课,顿时回忆起来。     青丘月连忙道:“水镜先生说,有财力的官学往往会在学习某种功法神通时,组织士子寻找到要观想的神兽,观摩研究学习。莫非有士子前来观摩这条龙?”     狸小凡看着满地的尸骨,皱眉道:“他们来自朔方城?怎么会死在这里?”     苏云在一具尸骨腐烂的衣物下摸到一个玉牌,玉牌上有文字,他细细摸索一遍,道:“他们来自一个叫天道院的官学。”     狐妖们凑上前来,只见玉牌上虽有泥土,但是却洁白无瑕,没有被侵染,显然是价值不菲的美玉雕琢而成。     玉牌正面是“天道院”三字,四周有云雷纹理,背面则雕琢着半展开的书卷,很是精美。     “朔方城有官学名叫天道院的?名字很是大气。”     花狐道:“玉牌质地不错,或许可以卖几个五铢钱,多寻几块!咱们今后进城,肯定需要用到钱!”     狐妖们四处搜寻一番,又寻到了几块玉牌,也都是天道院的玉牌,但都已经破损,只有苏云寻到的那块是完整的。     他们没有找到其他东西,于是离开这里,前往第二栋房子。     那房子在龙尾处的另一侧,两栋房子一首一尾,应该是负责观摩这条龙的不同方位。     而去龙尾数百步的地方就是一片凹下去的山谷,花狐凑头看了一下,只见山谷的两壁上有着巨大的抓痕!     每一道抓痕都深入石壁数迟,长达数丈,石头像是被最锋利的刀切过一样,触目惊心。     他们猜得没错,从天上坠落的龙落在堕龙谷里,用最后的力气一路挣扎爬行,爬到这里,然后咽了气。     “是什么让这样的神龙受伤死在这里?”花狐喃喃道。     他们来到第二栋房子外,正要走进去,忽然只见一个黑衣男子迎面一瘸一拐的走来,四只狐狸齐声惊叫,各自做出防备姿态。     “蛇前辈。”     苏云心中微动,躬身道:“前辈邀请我们昨晚前去观礼,晚辈们观摩许久,收获颇丰。多谢前辈照应。”     花狐大吃一惊,小声道:“小云,你是说他是全村吃饭?他怎么变模样了?”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狩猎在地球末日》 《子虚》 《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