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五十五章 岭南劫灰厂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五十五章 岭南劫灰厂

元始元年,六月初七,金銮殿,早朝。 帝平坐在龙椅上,文武大臣位列殿下左右两侧,太尉薛青府,丞相温关山,因平乱有功,赏座,两位大臣一文一武,坐在群臣首脑的位子上。 丞相温关山的座位旁边还拴着一条老狗,匍匐在地,目光凶恶。 丞相麾下曹掾宣读丞相温关山的旨意,一些世家大阀高官大员死难在这次动乱之中,因此丞相选拔这些世阀中出类拔萃德高望重之辈,继承官职。 帝平恩准。 群官出列,叩谢皇恩,叩谢丞相恩典。 礼毕。又有太尉麾下长史出列,宣读太尉薛青山旨意,也是从世阀中选拔出一些官员加以重用。 帝平恩准,群臣谢恩。 经此一役,朝堂之上的文官武将大半已经换成薛青府、温关山派系的官员,分成两大派系,皇帝这一方的派系也有些文武官员,勉强能和他们分庭抗礼。 第四大派系,便是裘水镜这一脉,但数量也不多。 “禀陛下:御史大夫、太常卿裘水镜老迈了,年事已高,风烛残年,身患残疾,屡次上书乞骸骨。” 苏云出列,躬身道:“臣听闻,岭南风景秀丽,山水俊美,劫灰厂中多有乡贤,道德高尚,待人友善。岭南建设,不能少了裘御史。而今岭南劫灰厂尚缺一厂督,恳请陛下恩准,让裘御史去岭南劫灰厂颐养天年,伏乞骸骨,不胜感激。” 帝平深深看他一眼,沉吟不决,道:“太尉与丞相以为呢?” 薛青府和温关山对视一眼,各自沉吟。 苏云冷笑,抬起头来,气宇飞扬,沉声道:“我视诸君为草芥,朝堂之上,五步之内,数息之中,将诸君连同屠戮一空。丞相和太尉,不想放过水镜先生,莫非要我变化成应龙,将朝廷赶尽杀绝?” “阁主稍安勿躁。” 薛青府连忙摆手,向温关山试探道:“师兄,裘御史年迈,而且这次保护陛下有功,不如便去岭南劫灰厂养老罢?” 温关山也点了点头,道:“那就请裘御史去岭南养老。” 帝平见他二人点头,明白他二人的意思,裘水镜肯定不能被当成此次东都动乱的替罪羊,这替罪羊须得另觅他人,于是道:“裘爱卿带俸去岭南劫灰厂养老。” “谢主隆恩。” 苏云躬身,向帝平、薛青府和温关山等人挥了挥手,道:“好了,我没事了,你们早些退朝吧。”说罢,转身向外走去。 他转过身去的那一刻,帝平、薛青府和温关山面色陡然阴沉下来,但是却谁也没有动手。 昨日,苏云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通天阁主,的确有通天彻地之能。 帝平掌握大权的美梦,就此成为梦幻泡影。 而朝廷权势大半落入薛青府和温关山的掌控,温关山“死而复生”,假死以平息朝廷内乱动乱,威望可谓是突飞猛涨。 薛青府则是率领大军杀入东都勤王,拯救帝平于危难之中,功高盖世。 两人的威权绝世。 当然,这是明面上发生的事情。 背地里发生的则是种种龌龊。 那晚,温关山假死,薛青府被裘水镜击败,露出真容韩君,逃出东都,人魔梧桐一路折磨他,让他道心几度崩溃,终于逃到西都薛家的大本营。 薛家高手众多,将梧桐知难而退。 韩君戴上薛青府的面具,他的面具虽然被裘水镜毁掉了许多,但薛青府面具却没有被毁。 在薛家治疗伤势之后,薛青府便卷土重来,调动南北二军和京兆尹等势力,杀入东都,一举镇压大开杀戒金吾卫和禁卫! 另一边则是妙笔丹青秦武陵,镇压真正的温关山,把温关山擒拿,打回原形,牵到朝堂上耀武扬威。 两大圣人掌控了朝野,等待着苏云痛下杀手,斩杀帝平,他们便可以改朝换代,分裂元朔为南北二国。 那时,才是他们师兄弟的龙争虎斗。 只是没有想到,苏云在裘水镜的劝阻下停手,并未斩杀帝平,因此才有了六月初七朝堂上,苏云将裘水镜发配劫灰厂养老的这一幕。 “苏阁主且慢!” 薛青府的声音传来,苏云即将走出金銮殿,闻言回头看去,薛青府笑道:“苏阁主还是我元朔的督外司少史,何时前往海外?” 朝堂中文武群臣不由得都紧张起来,纷纷向苏云看去。 苏云面色漠然,道:“我将亲自送水镜先生前往岭南挖矿,不能看着他挖出第一捧劫灰,我不甘心。” 薛青府又问道:“阁主到了岭南之后呢?” 苏云目光从文武百官和帝平的脸上扫过,只见众人露出希冀之色,他不禁哈哈大笑,朝堂之中所有人也附和着笑出声来。 过了片刻,苏云笑声落下,道:“到了岭南之后,我便护送士子前往海外求学。” 薛青府放下心来,笑道:“祝阁主一路平安。” 温关山也道:“阁主一路顺风。” 帝平从龙椅上起身道:“好走。朕不远送。” 苏云转身离去。 薛青府向温关山道:“裘御史力推变法,朝野之中敌人极多,若是有人在路上袭杀裘御史,恐怕会惹恼了苏阁主。若是路上出什么岔子,苏阁主恐怕便不愿意远走海外了。” 温关山会意,笑道:“薛圣人放心。我自会派人一路相随,保护裘御史安全。” 薛青府笑道:“我也是。”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各自站起身来,向金銮殿外走去,对文武百官和皇帝视而不见。 温关山牵着狗,与薛青府并肩站在金銮殿前,看向元朔大好江山。 “这江山,尽在你我师兄弟的脚下。” 薛青府道:“师兄,我们便以此为棋局,决出胜负雌雄!” 温关山看向远方,只见东都阳光明媚,而远处却乌云渐起,雷霆交加,悠然道:“天下英雄,你我而已。但可惜,胜利者只能有一个。” 金銮殿中,帝平面色阴冷的看着他们,却无人在意。 岭南,多山岳,森林,蛇虫遍地,草木幽深,妖魔横行,与天市垣一样,都是蛮荒地带。 只有那些犯了大错,被流放的官员,才会被发落到岭南。 至于发落到岭南挖劫灰,那就更是苦差事了。 裘水镜掌权的三个月里,朝廷之中便不乏有被贬到岭南挖劫灰的京官,这些官员挖劫灰之余,最大的乐趣,便是猜测裘水镜何时倒台,也被贬到这里挖劫灰。 这一日,岭南劫灰厂张灯结彩,被贬的官员们挂起彩旗,敲锣打鼓,弹冠相庆。 “天可怜见!圣上英明,发现裘贼弄权,终于将老贼贬了!” “裘老贼也被送到咱们这儿挖劫灰了!” “老夫见面,当吐他三斗浓痰!” …… 道圣和圣佛也在劫灰厂挖矿,两个老头各自背着竹篓,面如黑炭,拄着拐棍从矿洞中走出来,向那些官员们打探消息。 道圣惊讶道:“苏阁主还是有本事,居然保下了裘水镜,老道还以为裘水镜会死在朝堂上呢。” 圣佛赞道:“手眼通天,不愧是通天阁主!” 六月十三,清晨,烛龙辇驶出夜色,驶入岭南城。 苏云推开车窗,看着朦胧的清晨雾气笼罩下的岭南,又看了看病榻上的裘水镜。此时的裘水镜在侍女少英的照料下气色好了许多,只是他的道心理念破看小说到吞噬 tsxsw.net灭,有些颓唐,眼窝深陷下去,消瘦很多。 裘水镜的眼睛还是一个正常,一个全黑,显然没能从入魔中恢复过来。 苏云也不知此时的裘水镜内心的真正想法。 他掀开裘水镜的衣摆,只见衣摆下空空,只有两条婴儿般的腿脚。 “先生的两条腿想要完全长出来,须得养个三五月。” 苏云检查一番,道:“不过先生放心,肯定能长好!” 裘水镜目光幽幽,看着窗外,只见烛龙辇驶入城中,速度越来越慢。他的造化之术虽然不如薛青府,但也是非同小可,洪炉嬗变中蕴藏着很深的造化之术。 苏云能够变化成神魔形态,一半是苏云记忆里藏有魔神,又有八面朝天阙,一半则是靠修炼洪炉嬗变参悟出造化之术的作用。 此时,苏云的右臂也没有完全生长出来,只长出一条像是三四岁孩童的右臂和右手,比左臂短了一大半。 裘水镜政敌颇多,这一路来,他们屡遭凶险,但一路上都有强者守护,根本轮不到他们出手便化险为夷,想来是薛青府、温关山派人保护他们的缘故。 终于,烛龙辇驶入岭南城驿站,停顿下来。 侍女少英打算搀扶裘水镜,裘水镜抬手,纵身从椅子上跳下,个头只到少英的腰身,迈着小短腿向外走去。 苏云连忙跟上,道:“我送先生去劫灰厂。” 他们身后,裘水镜派系的变法派官员也都被贬,背着大包小包跟着他们走下烛龙辇。 待到了劫灰厂,只见锣鼓喧天,裘水镜贬下的官员们面带菜色,却喜气洋洋,纷纷涌上前来冷嘲热讽。 有年迈的老官颤巍巍上前,便要吐裘水镜口水。 “裘某就算被贬,也是厂督!” 裘水镜挥手道:“架下去,赏他几鞭子!” 那老迈官员被两人架下去,挂在矿厂一角抽得杀猪般叫喊起来,锣鼓声陡得平息下来,突然有人叫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敲打起来,恭迎裘厂督上任?” 于是便又锣鼓喧天。 苏云见状,也放下心来,裘水镜毕竟是裘水镜,就算是落魄了,也能在这里风生水起,无需他担忧挂念。 “水镜先生,左仆射告诉我,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苏云向裘水镜请辞,道:“我见识浅薄,本是乡下来的懵懂少年,不知家国大义,偶遇先生,虽然参与其中,但却不明白先生的追求。我想去海外,游学历练一番,寻找我自己的道路。” 裘水镜相送,道:“我只恨,未能早一日收你为弟子。” 苏云躬身。 裘水镜还礼,目送他登上烛龙撵,挥手道:“异国虽好,但元朔才是祖国,愿君早日学成归来!” 苏云扬起左臂,挥手作别。 烛龙发出哤咕的叫声,悠扬沉重,缓缓向远方驶去,速度越来越快。 裘水镜渐渐看不到烛龙撵,却还站在那里,久久不忍离去。 少英走上前来,牵着他的手,笑道:“厂督是否该回去了?” 裘水镜迈开小短腿努力跟上她,道:“少英,我时常以前途未卜来拒绝那你,现在我的心安定下来了,不知你是否还愿意?” 少英停下脚步,痴痴的看着他。 少女的眼角,已经有了些许皱纹。 从他们相识至今,三十九年过去了。 ————为厂督裘水镜和厂嫂少英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