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笔丹青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三十八章 妙笔丹青

丞相府别院。 魔神相柳出自丞相府的书房,那里一片狼藉,几乎成了废墟,为了丞相的安危着想,丞相温关山被诸多门徒守护,送到别院去。 别院中,诸多医师加紧为温关山诊断医治,温关山也不避嫌,向闵望海等弟子道:“今晚便是我的大劫之日,会有人来杀我。来人凶猛至极,初时只是佯攻,试探我还剩下几分修为实力。三更天时,便是第一波试探。” 闵望海断了一臂,其他门徒也各有负伤,闻言脸色都是一变。 他们伤势也是很重,都是被苏云所化的九首相柳所伤,更有几个强者被苏云轰杀,若是今晚有敌人来袭,恐怕凶多吉少! 温关山继续道:“三更天的第一波进攻,便是敌人来攻,会调虎离山,把你们引www.tsxsw.net吞噬小说网走。” 闵望海愤然道:“老师放心,弟子们定然死战不走!” 温关山摇头道:“错了,你们走。” 闵望海等人呆了呆,不明白为何明知是调虎离山之计,还要把他们调走。 “你们不走,第二波进攻你们必死无疑。你们被引走了,则还可以保全性命。” 温关山道:“你们被引走之后,便会有第二波刺客。这第二波刺客是来试探我剩下几成实力的。望海,你取我灵兵千言幡来,将千言幡挂在我院子的门户上,这一波刺客来时,会有此宝杀他。” 闵望海急忙取来千言幡,此宝乃是温关山成名之宝。 当年哀帝刚刚登基,温关山名声鹊起,向哀帝进献千言治国良策,哀帝龙颜大悦,视为无双良臣,一日三升其官。 这千言上书,被哀帝表在金幡上,又被温关山亲自炼制,因此被称作千言幡,威力奇大。 温关山又道:“这两番试探之后,已经到了四更天,这次来人实力非同小可,千言幡挡不住他。你们取我所炼的佛宝与道宝来,一件挂在我房前门楣上,一件挂在我床头帐前。” 闵望海等人称是。 温关山是杂家大圣,曾经是从儒释道三家的大圣,学得三家本事,除了千言幡之外,还炼就佛门道门宝物,各有不凡之处。 “来人连战我两大灵兵,气势衰竭,此人能够硬闯到这里,表明其人的身份地位极高,必然是东都中的大人物。” 温关山道:“他尽管来到我病床前,但因为气势衰竭,不是全盛状态,便不敢与我一搏,必然走脱。如此一来,可以熬过四更。” 闵望海听得心惊肉跳,道:“老师,五更天呢?” 温关山道:“四更天一过,你们便立刻回来,立刻将我入殓装棺,然后敲锣打鼓,哭将起来,飞奔通知朝廷各路官员,说我已经重伤不治。五更天时,天色将亮未亮,上朝的官员都已经早早起床,因此得到消息,必然立刻赶过来吊唁问丧。你们只管哭,其他的不要说。” 闵望海等人头皮发麻,费红锦颤声道:“那么老师度过了这一夜之后,是否便安全了?” 温关山摇头,道:“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这第一夜是试探,第二夜才是正主出马。给我入殓装棺时,把我的大圣灵兵以及三大灵兵一起装棺,到了第二天晚上,你们不必守灵,都走,一个也不要留下。” 众人面色凝重,不再说话。 温关山继续道:“第三天早上,你们再回来。不要开棺,直接将我下葬,我若是活着,七日之后自然会爬出坟墓,我若是死了,就这样下葬也好。好了,你们去准备吧。” 闵望海等人纷纷下拜,向他叩首。 温关山躺在病榻上,知道他们是在叩谢师恩,便没有理会。 这时,有仆从前来,道:“老爷,门外有个叫苏云的士子送来拜帖。” “老师身受重伤,伤及性命,岂能见客?” 曾真松给那仆从一个巴掌,气道:“别说这个苏云只是一个小小的督外司少史,就算他是九卿,今日也不见客!” 温关山却神情微动,气喘吁吁道:“真松,让这位苏少史进来。客气一些,不要恶言恶语。” 曾真松等人怔了怔,大惑不解,但依照他的吩咐办了。 温关山的伤势极重,这个时候见客,对伤势很是不利,苏云虽然是督外司少史,近些时日名声鹊起,但官职却不大,为何丞相要见此人? “这个苏少史,莫非是杀了元无计殿下,折辱丞相公子,杀了景南楼等人,搅黄了新学旧学论战的狠人!” 费红锦咬牙道:“此獠此来,莫非是来探一探老师的伤势?” 闵望海伤势很重,勉强镇住伤势,道:“红锦,听老师吩咐,不要节外生枝。我们只管按照老师吩咐,办好今夜的事情!” 他面色一沉:“就算与苏少史有天大的仇,也得等到七日后再说!” 费红锦称是。 过了片刻,苏云跟着仆人来到这丞相府别院,闵望海等人正向外走来,与他照面,苏云含笑点头。 闵望海等人没有还礼,而是看着他向病房走去。 “东都人好生没有礼貌!”苏云的灵界中,莹莹颇为不忿。 苏云笑道:“你若是想一想,他们身上的伤残,都是我留下的,又何必与他们怄气?” 莹莹心中惴惴,道:“真的要见温关山吗?你把他打成这样,现在没有相柳守护,他岂能善罢甘休?若是他看出虚实,对你下手……” “莹莹,既然已经来了,何必打退堂鼓?” 苏云面带礼貌性的笑容,走入病房,性灵对莹莹道:“何况,你不是也很想知道,温关山是否是那人吗?” 莹莹心头微震,不再说话。 这时,苏云抬头,看到病榻上的温关山,莹莹走入他眼睛中的天门镇,向外看去,也看到了温关山,不由得心跳快了两拍。 当年那个她仰慕倾慕的男子,会是眼前这个人吗? “士子苏云,拜见丞相。”苏云躬身见礼。 “你行的是学生礼,并非是下官拜见上官的礼节。” 病榻是一张能并排躺七八个人的大床,两个年轻的丫鬟跪坐在床上,将温关山搀扶坐起,一个女孩来到温关山背后,背对着他跪坐,当ChéngRén肉靠枕。 温关山向后靠了靠,目光落在苏云身上,气色显得还好,挥手让闲杂人等下去,医师也下去,冷笑道:“你好大胆子,居然敢来见我!” 他这一怒,便如天地变色,雷霆交加,须弥山崩于面前,当真是圣人之怒! 苏云一幅睁眼瞎的模样,视而不见,淡淡道:“你是我打残,我为何不敢来见你?” 温关山脸色微变,换了副脸色,笑道:“不愧是我教出来的。不过,欺师灭祖,我可从未教过你。” 苏云心头剧烈跳动,过了片刻,这才恢复平静,道:“还记得老师教我第一篇文章弟子规吗?” 温关山怔了怔,哈哈笑道:“我岂会教那些腐儒文章?我教你的第一篇,是文宣王编撰的《仪礼》。” 苏云脸色黯淡下来,道:“不知先生能否讲一讲其中原委?” 温关山道:“我乃是杂家大圣,习得各种法门,有魔道法门可以分出性灵,于是化作野狐,闲暇时教些狐狸精怪逗趣,只是没想到却引来一个人类少年。” 苏云摇头道:“是闲暇吗?你觊觎朝天阙,只是深知帝平也在查朝天阙下落,不敢直接去朔方,于是你的这个性灵留在了天市垣。你知道,盗取朝天阙的那些人,早晚还会斗起来,到那时,获胜者会将朝天阙送到东都!” 温关山面带笑容,道:“说下去。” 苏云继续道:“他们带着朝天阙回到东都的时候,便是你动手的时候,先是大秦使节来朝,给元朔一个下马威,你又勾结使节,来一场新学旧学论战,逼宫皇帝。你又袭杀道圣、圣佛,为改朝换代做准备。到那时,皇帝是你选的人,你一声令下,裘水镜伏诛,薛青府伏法,八面朝天阙尽数落入你手。” 温关山道:“以往考试,你次次都考第一。我门下所有弟子,你是第一人,闵望海他们都不及你。有时候我甚至在想,我不应该把那些旧圣绝学中的功法隐去。倘若我把那些功法传授给你,我教你的七年时间,你会成长到何等恐怖的境地?” 他有些惋惜。 七年,他教苏云,教花狐等人,教的都是旧圣绝学的残篇,没有教运用的法门,也没有教高深的功法。 苏云和花狐等人的底蕴被打得极为深厚,根基无比稳固,但却始终无法修成筑基,无法蕴灵。 “那么老师,你为何选择留在天市垣,留在天门镇?” 苏云道:“你想要的,不仅仅是八面朝天阙吧?” 温关山点头道:“我想要的更多。陆昊愚蠢,他以为你死了,把你埋了起来,我过来时,看到了老爷子把你从棺材里救出来。老爷子还是心善,把你送给了天门镇,让那些鬼神照顾你。我也想通过你,来了解曲太常他们研究出的长生的办法,前往仙界的办法。” 他仰起头,有些唏嘘:“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八面朝天阙虽然美妙,但那只是得其用。我需要得到是其法,于是我便通过你来观察天门镇。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料到的是……” 他看着苏云,笑得眼泪快要流了下来:“七年来,我一直梦想着要得到的法,一直就在我身边,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可笑我居然一直把目光放在天门镇,放在那些死鬼的身上!直到今日你对我出手,我才想明白这一点!” 苏云面色平静的等他笑完,方才不紧不慢道:“那么老师,我替我朋友问你一个问题。” 温关山道:“说。” 苏云正色道:“我那位朋友想知道,我应该称呼你丹青,还是秦武陵?” 温关山面色突然变得无比森寒,空气也陡然变得冰冷,他背后枕着的那少女很快便被冻成兵人,死于非命!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苏云,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意,淡淡道:“相柳已经被我封印,你现在的实力,只是一个出色的蕴灵境界灵士而已。” 苏云面色不改,就在此时,他身后的影子渐渐扭曲,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龙形的影子。 那龙的影子古怪,竟然还长着翅膀。 温关山眼角抖了抖。 苏云面色平静道:“还请老师如实相告。” 温关山面色阴晴不定。 苏云的灵界中,莹莹紧张得几乎昏死过去,地上的影子并非是应龙,而是苏云模仿的应龙神通! 倘若被温关山察觉,他们二人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就像书怪莹莹,并非是滢士子一样,我不是秦武陵。” 温关山突然道:“秦武陵已死,我是妙笔丹青。”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