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温神话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三十六章 暴打温神话

“臭小子,想从我手里骗回身体?简直做梦!” 相柳讥讽:“我有九颗脑袋,我的脑筋比你灵光了九倍,我比你聪明九倍!从来只有我骗人,没有人骗我!” 他与苏云的状态有些特殊,两人是功用一具身体,但占主导的是相柳。 现在相柳的肉身,其实是苏云的身体,相柳的本体还是被封印在符文之墙后面,没有完全脱身。 先前在密室中,苏云主动把自己的肉身交出,让相柳来掌控,对付温关山。对于他来说,这是权宜之计,他必须主动让出自己的身体,交给相柳,才能保命。 相柳的性灵极强,占据主动权之后,强大的性灵再加上无边的法力,直接将苏云的性灵挤到一边看热闹。 相柳用自身的力量改造苏云的肉身,将苏云的肉身化作九首虺龙,同时以自身滔天的法力加持这具身体。 苏云的性灵还在,不过对肉身没有任何掌控能力。 不过身体交出去后,想要拿回来便没有这么容易了。相柳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说话的魔神,他想要拿回身体,要么自己的性灵远超相柳,要么相柳主动让出来。 他先前一直在暗中观察相柳的肉身构造,元气运行的方式,进行一场细致的格物,趁此难得良机,把相柳格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他只恨自己没有莹莹那种能力,将所见悉数画出来,否则倒可以整理出一套厉害非凡的《相柳格物志》传世。 苏云正是因为格物了相柳肉身,因此才有足够的底气,让相柳交出肉身,他来与温关山打一场。 突然,温关山右臂一挥,整条右手开始变化,化做一口锋利的龙鳞剑,斩向相柳! “曲太常的符文,是我帮他完善的!” 温关山这一剑切下,龙鳞剑竟然深深切入相柳的脖子,切入血肉,淡淡道:“所以,我才是你的克星!” 闵望海等人原本在担忧温关山,见此情形,不由放下心来:“老师毕竟是四大神话之首,无敌的存在,先前只是被那魔神打个措手不及,现在终于可以一展风采!” 相柳嘶吼,急忙后退,其中一颗脑袋险些被生生切下,好在他恢复能力极强,伤口很快痊愈! 但是温关山的招式神通突然威力大增,有伤到他的实力,却让他更加惶恐。 苏云则是心中微动,根据他掌握的信息来看,当年曲太常奉命前往天门镇,探索天门鬼市,探寻长生奥秘,曾经设计了用来捕捉神魔的符文。 只是曲太常等人的底蕴不够,只设计出一部分符文,他们将这些符文分别寄信,交给最为强大最为智慧的三大神话,也即是圣佛、道圣和温关山。 曲太常等人的意思是,请三位神话将这些符文完善,只是没想到,道圣和圣佛都因为各自要给自己续命,没有及时看到信。 而温关山自始至终都是元朔的丞相,他接到信后,利用自己的知识帮助曲太常等人完善了符文之墙。 “相柳,这是人魔的手段,让肉身化作兵刃。” 看小说到吞噬 tsxsw.net苏云的声音传来,循循善诱,道:“他的身体变化成兵刃,发挥出灵兵的威力,现在你即将被封印,温关山绝对有在你被封印之前斩杀你的实力!” 相柳不答,不断后退,温关山的双手也自千变万化,各种奇特的灵兵交替,在相柳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而打入相柳体内的封印则更加强烈,将他不断向封印之墙中拉去。 相柳魔神出现,与温关山大打出手,早已惊动东都,京兆尹,南军北军,各路城防、禁卫,纷纷严阵以待。东都文武百官也纷纷聚集皇城,守护帝平,免得被那魔神冲击皇宫。 帝平则站在文武百官的前方,背负双手,居高临下俯视这一战,突然侧头道:“御史!” 裘水镜上前,躬身道:“陛下,臣在。” 帝平口唇微动,声音直接穿入裘水镜耳中:“温关山还是这么强吗?我们有胜算吗?” 裘水镜看向下方,温关山表现出的战力,着实惊人,哪怕是受了重伤,哪怕是被相柳抢占先手,此刻表现出的战力还是令人叹为观止。 此刻,温关山甚至开始反杀相柳! 裘水镜目光闪动,一直盯着温关山,道:“陛下,给臣一天时间,定好方案,我与陛下联手,诛温丞相可有七成把握。” 帝平脸色微变:“只有七成吗?那么杀了温关山之后,还有几成把握对付薛青府,对付道圣和圣佛?” 裘水镜如实相告,道:“臣杀道圣和圣佛,十拿九稳,但杀薛青府,即便与陛下联手,也只有六成。将他生擒,恐怕不足两成。” 帝平面色微沉,不再询问。 东都第五层,贤良院中,书怪莹莹努力振翅,飞上贤良院上空,看着空中的对决,温关山以四肢化作奇形灵兵,触动了她某些尘封的记忆。 那时,她刚刚死去,被一个爱慕她的士子化作书怪。她见到了葬龙陵那一战的情形,那个姓秦的士子与此时的温关山战斗方式很是相似。 突然,天空中红裳飘过,莹莹顺着红裳看去,看到少女梧桐一身大红,坐在贤良院的大殿殿顶,也在仰头望着这一战。 焦叔傲一身黑衣,双臂抱胸,笔直的站在那里。 同一时间,丞相府一片混乱,而书房废墟中,一人佝偻着身子正在翻找什么,过了片刻,他从废墟中找出一张狐狸皮,披在身上,四肢落地,化作一只老狐,纵身一跃,离开丞相府。 “老哥哥,你被他封印事小,被他斩杀事大,被他封印斩杀之后,还要坏你的名声。” 苏云道:“你是与禹皇争夺帝位的存在,沉寂四千年后,竟然死在一个无名小辈之手,其他神魔听了,不禁要怆然涕下,然后捧腹大笑,笑你死得憋屈。” 相柳怒哼,九首开骂,半晌没有一个重复的字眼。 苏云继续道:“你现在把身体和法力借给我,我不一样,我若是败了,老哥哥还可以对那些神魔说,是我苏云打输了,黑锅我来背,老哥哥的名声依旧还在。” “我不信你这么善解人意!”相柳左支右挡,愈发不支。 苏云气道:“老哥哥,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你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你弟弟?咱们是一个身体的亲兄弟,这叫同胞!” “别拉近关系,我有肉身,只是中计,被人塞到你的记忆而已,咱们不是亲兄弟!不过你说的也对,便交给你了!” 相柳的思维意识突然飞速退去,苏云立刻感觉到自己被恐怖的力量所包围。 相柳的法力,如同**大海一般深邃,无穷无尽,甚至苏云感觉到大海的另一端,力量的源头,是一个无比强大黑暗的存在,那里是相柳的真身所在! “舒坦啊——” 苏云纵身后跃,避开温关山的攻击,脚步险之又险的避开温关山的攻击。 温关山轻咦一声,再度攻来,苏云脚步轻轻移动,总是在最关键时期轻易避开他的攻击,仿佛早就算中了他的攻势。 温关山皱眉,先前相柳还是大开大合,攻势野蛮狂放,没有多少章法,但是现在却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 苏云感受着九颗脑袋带来的便利,像是九个自己同时用功,同时开动脑筋一般。 他回忆自己在密室墙壁上看到的道门的桃源功和佛门的灵山证果,与攻来的温关山的招法相互印证。 原本,墙壁上的两门功法中他想不通的东西,立刻豁然贯通! 相柳此时性灵意识躲在一边,眼睁睁看着苏云躲来躲去,始终没有反击,不由焦急道:“臭小子,你再不反抗,我很快便会被那封印镇压了!到那时,你半点法力也借不到,你的肉身也会变成从前!” “老哥哥放心!” 苏云九颗脑袋张口,哈哈大笑,诡异无比,全身上下的鳞片上的小肉片立刻齐齐掀开,嘟嘟的向外喷着毒烟毒气。 天空中顿时乌烟瘴气,苏云也不知自己这具身体一兴奋便会出现这种异象,九张面孔狰狞:“我已经有了必胜之道!” 温关山见他浑身喷毒,吃了一惊,急忙后撤步。 突然间,苏云催动洪炉嬗变,调动桃源功和灵山证果,直接以洪炉嬗变来一统两大玄功! 温关山攻至,苏云突然九首摇晃,九颗脑袋一起观想,一口大钟倒扣而下! “咣!” 九颗魔神的脑袋,恐怖的观想能力,让黄钟几乎炼成实质! 温关山手臂所化的灵兵打在上面,震得手臂所化的灵兵浮酥,险些瓦解! “这口钟……不对!” 黄钟浮现之后,随即散去,他前方那九首相柳突然不再施展纯粹的魔神蛮力,行动有了章法,突然一拳轰来! 温关山不假思索,直接以灵山万佛朝宗来挡,只听咣的一声钟响,温关山全身上下的伤口,突然齐齐炸开,鲜血狂飙! 他被这股恐怖的威能碾压着向后飞去! “乾坤一定!” 他的功法在此时化作道门的桃源功,乾坤一定施展出来,将后退之势定住,随即乾坤逆转,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要打苏云一个措手不及! 苏云这一击过后,的确不如他反应及时,但相柳之躯实在太强大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的身体跟不上自己的大脑,然而下一刻他便看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做出反应。 他的九颗脑袋几乎同时朝向飞来的温关山,齐声大吼,恐怖的音波冲击,碾碎前方一切,将温关山的冲击势头挡住。 随即苏云身躯停止后退,冲上前去,拳脚利爪与九首并用,与温关山近战搏杀。 “当!”“当!”“当!”“当!” 一连串密密麻麻的钟声传来,温关山终于压制不住旧伤,气息急剧衰落。 闵望海、井湘水等人见状,心知不妙,急忙冲来,苏云一身上下仿佛到处都是武器,指骨关节,处处都是神通! 苏云九首大吼,钟声震荡不绝,闵望海等人一个个气血沸腾,井湘水那女子措手不及,被苏云一掌击中,嘭的一声炸开,直接被轰成齑粉! 闵望海被咔嚓一声扭断手臂,一触即溃! 其他人等,也各自负伤,有人身死! 苏云冲散众人,杀到温关山跟前,温关山一掌击中他的心口,低喝一声,将封印引动,而苏云的拳头则来到温关山的面门! 突然,他心头一痛,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天市垣庠序中,野狐先生教导他读书写字的情形。 苏云拳头顿住,猛地收手,破空而去! 皇宫中,帝平兴奋得发抖:“裘爱卿,现在有几成胜算?”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符篆召神》 《神变》 《万世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