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之一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之一手

“这就完了?新学旧学之争,就这?就这点水准?” 叶落公子、白月楼呆滞,苏云横扫新旧学的大论战,打得一方领袖悉数倒地不起,另一方领袖避而不战。 新学旧学杀得头破血流,从论战至今已经有百十位士子丧命,而且愈演愈烈,随时可能会演变成另一种不可收拾的局面。 但苏云闯进来,把双方都收拾一顿,竟然以一己之力将这即将爆发的风暴化解,让这次博弈中的各方神圣的各种后手,统统没有了用武之地! 更为关键的是,这次是苏云与他叶落公子,与他圣公子白月楼,一起前来平息新学旧学之争,怎么事到临头,叶落公子和白月楼一招未出,事情便平息了? 叶落愤愤不平:“想捡个漏都捡不了!” 白月楼恨铁不成钢:“你们倒是打倒我格物院的大魔王啊!” 但是让他们直接与新学、旧学厮并,他们也是不敢。不是怕被人打死,而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更何况得罪的人太多。 梧桐目光闪烁,她也不是不敢,只是她此来的目的是打算吸收魔气魔性。 她本以为苏云会大开杀戒,与新学旧学杀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尸堆如山,形成莫大的仇恨和魔念。 没想到根本不是这回事。 苏云居然三拳两脚平息这场争斗,化干戈于无形,魔气魔性也飞速缩水,让她也很是不慢。 “先前化作饕餮,抢我魔气魔念,现在又坏我好事,你还是不是半魔?”梧桐咬牙。 这时,苏云的声音响起:“新学旧学论战,只是一个笑话,你们都不如我。” 叶落和白月楼一颗心又悬了起来:“还有?” 论战的论坛上,有的士子正在溃逃,有的则因为受伤无法逃走,还有的在观望,苏云暴打元无计和温雁峰的情形,都被他们看在眼里。所谓争雄之心,早已不再,只是苏云突然又冒出这句话,顿时让人热血沸腾,恨不得不顾一切杀上前去,与他拼命! “又要折辱他们了?” 梧桐也眼前一亮:“这才是魔头应该做的事!把他们折磨得心魔丛生,变成我们的供养人!” 苏云声音愈发嘹亮,传遍一个个论战之坛,清晰的传入每一个士子的耳中,朗声道:“这是因为我们天道院比你们新学旧学更胜一筹。天道院糅合旧圣绝学,又吸收海外新学,发展旧圣学问为新学,开辟新的领域。今日诸君都在,我天道院便在这里,选拔今年的士子。在下苏云,天道院西席祭酒。” 所有人都呆住了,又有人的目光因此而热切起来。 苏云的实力如此强大,横扫旧学流派与新学流派,天道院作为元朔第一学宫,倘若能够进入天道院求学,自然可以变得更加强大。 “天道院择士,并非什么人都可以进去,自然是要选拔一番。” 苏云站在高处,看向下方的士子们,朗声道:“天道院的选拔极为苛刻,会有天道院祭酒亲自考核。只要进入天道院,你们可以像我一样强大!” 四周一片欢呼。 苏云转过头来,面皮抖了抖:“进入天道院便可以像我一样强大?想得倒美。我骗你们的,你们就算考进天道院,也打不过我……” 他又转过脸来:“这次天道院的考题是,真龙神通!我天道院会拿出一百五十年前的格龙成果,《真龙十六篇》!你们从中参悟功法,参悟神通,过关者,便可以成为天道院士子!” 四周一片哗然。 秋云高、木子君和鱼青罗等人已经走到论坛边缘,闻言纷纷回头,秋云高乃是他们这一行人的领袖,闻言脸色一沉:“天道院苏云,是要从根上断我圣人绝学啊——,用心歹毒,其心可诛,其人可诛!” 鱼青罗迟疑一下,没有说话。 秋云高说的其实倒也没错,新学尽管打压旧学,但旧学还有传承者,不至于灭绝。而苏云却是要改良旧学,把旧圣经典都改了,融合新学,那时的旧学便不再纯粹。 对于秋云高等人来说,这无疑是灭绝了旧圣的学问。 只是鱼青罗心中,却对这种观点有些怀疑:“旧圣经典,到底应该保持原状,还是该兼容并蓄?” “师弟师妹,我们走!” 秋云高冷冷道:“不许学他的《真龙十六篇》!鱼师妹?鱼师妹?” 鱼青罗停下脚步,没有跟上他,木子君等人见状,也停了下来。鱼青罗面色平静道:“秋师兄,多学一门功法神通,总没有坏处。” 秋云高咬牙:“他是要从根子上断我圣人绝学,你们看不出来吗?你们走不走?” 众人迟疑,纷纷看向鱼青罗。 鱼青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秋云高又羞又怒,拂袖而去。 木子君迟疑道:“鱼师姐,我们……” 鱼青罗转身,道:“这次论战,死伤的多是我们旧学的士子,倘若苏士子真的要传什么真龙神通,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木子君等人急忙跟上她。 元无计和温雁峰适时醒来,各自挣扎坐起,面色苍白,正听到苏云说天道院招生之事。 “给他做嫁衣裳了。” 元无计心中沮丧,这次新学旧学论战,原本是一件可以打压旧学,提振新学,壮大他的名声,挑战帝平的事情,没想到却被苏云跑过来收割,一切都变成了苏云的名声,变成了天道院的名声。 温雁峰面色黯淡,看着又折返回来的士子们,低声道:“容他一时猖狂,这次他得罪了太多世家,有他的好果子吃……哇——” 他大口吐血,咬牙道:“我父归来之后,他的好日子便到头了!” 景南楼出现在他们身后,将两人搀扶起来。这次新学旧学论战,便是他挑起的,但是苏云横扫时,他却没有现身,而是隐藏在暗处。 “此事,该禀告苍九华师兄了。” 景南楼目光落在苏云身上,低声道:“苍九华师兄的船还未出发,还在等待这边的消息。” 突然,元无计问道:“景南楼,你是军师,你说这《真龙十六篇》学还是不学?要学的话,我们便要考天道院啊。连我们也要考天道院,新学还有什么名声……” 景南楼呆了呆,这一招,简直无敌,他破解不了。 东都第三层,裘水镜面前,元重山面色阴沉,陡然起身拂袖,率领百官离去。他留在这里也是毫无作用,元无计被击败,在世人眼中,他当众败在苏云的手中,根本没有挑战帝平的资格! 这次新学打压旧学形成的大势,也被苏云一股脑偷走,转嫁到自己的头上和天道院的头上。 《真龙十六篇》一出,便已经是无敌的神通,东都各方势力,谁也接不下这一招! 裘水镜起身,向侍女少英笑道:“我们该准备一下,选拔今年的天道院士子了。” 侍女少英笑道:“老爷心情很好呢。” 裘水镜哈哈大笑。 天道院招手新士子,如何考核,如何选拔,便与苏云无关了。苏云只是作为考官之一,并不负责亲自下场,而是负责观察每个士子的资质学问以及悟性,做出判断。 至于《真龙十六篇》,则是莹莹拿出来,被天道院的西席在石壁上雕刻雕琢出来,由参考的士子参悟,然后各自潜悟功法,潜悟神通。 从他们悟出的功法好坏,悟出的神通精妙与否,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资质悟性。 《真龙十六篇》包罗万象,完全可以参悟出万千种不同的功法神通。 在短短几天时间中,任何人也无法将《真龙十六篇》统统学会,即便是苏云,也需要跟随莹莹不断学习,至今还只是初得皮毛。因此想要在这几天把《真龙十六篇》参透,学了便走,绝对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神之一手啊。” 东都皇宫中,帝平不禁赞叹道:“化危为机,这一手高明至极。” 与此同时,元朔东海,海面上一艘艘楼船大舰如同海上陆地,大秦的旗帜迎着海风飘扬。 而在这些楼船大舰上www.tsxsw.net吞噬小说网空,一口长达百丈的大剑静静的漂浮在天空中,剑面看不出任何锻造的痕迹,像是最干净的镜面,映照着下方的大海和楼船。 这是海外新圣的剑。 类似的剑,还有五口之多。 “神之一手!” 苍九华坐在一艘小了许多的楼船上,手中拿着线报看了又看,露出惊讶之色,赞道:“不愧是元朔的通天阁主,这一手连消带打,将我的布局从容破解,又化作他的优势。此乃完美的危机应对之道。我可以回大秦,见我海外的通天阁主了!” 同一时间,朔方城杏林药材铺中,圣佛、道圣、灵岳先生和左松岩被包扎的结结实实,圣佛的腿断了,还被吊起来一条腿。 灵岳先生脑袋被裹得只剩下两只眼睛,道圣飘在空中,池小遥取来绳子拴住这位道爷,绳子的另一端交给狸小凡牵着,免得他的老师飘走。 狸小凡牵着自己的老师,然而狐不平和青丘月却顺着绳子往上爬,终于骑在道圣的身上。 狸小凡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也很想骑上去玩,只是这是自己的老师,骑不得。 “性命没有大碍。” 董医师擦了擦手,道:“只是这看病的钱……” “我包了!”左松岩中气十足道,他的伤势好的最快。 董医师点了点头,道:“老瓢把子,刚才东都的兄弟传来消息,说东都的变故。” 他取出纸条,放在左松岩面前,低声道:“新学旧学之争的结果已经出来,要告诉道圣和圣佛吗?” 左松岩看了一眼,踟蹰道:“你觉得他们俩看到这个消息后,能抢救得过来吗?” 董医师也有些踟蹰:“他们的年纪,毕竟很大了,我担心承受不住这种刺激……” 左松岩见状,心领神会:“那就先不要告诉他们,否则他们气死了还要跑到鬼市上,向那些寻宝的士子们许愿。岂不是害了那些士子?等他们伤势好一些的时候再说。” 董医师连连点头,道:“那时候他们大喜大悲,便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左松岩面带忧色:“温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实力也太强太变态了一些,还有薛圣人这老东西,竟然还藏了一手。苏士子年幼,水镜独木难支,哪里斗得过他们?我……” 他挣扎一番,想要起身,费了半天劲这才站起身来,沉声道:“我不放心他,须得去一趟东都!老董,你跟我一起去!” 董医师迟疑一下,看向道圣等人:“他们呢?” “一起带上!”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神变》 《史上第一混蛋》 《雪落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