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为何不跑?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为何不跑?

“大师兄不是说,道圣、圣佛请他平息新学旧学之争的吗?” 叶落公子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他说出这话,不是要平息新学旧学之争,而是挑起另一场纷争……” 白月楼凑到他跟前,低声道:“叶师弟……” 叶落公子面对他一点不怂,冷笑道:“叫我师兄!” 白月楼想了想,自己好像的确打不过他,只得道:“叶师兄,我觉得局势好像有些对我们不利。咱们是不是应该撤了?” 新旧学论战的所有论坛都已经喧哗喧嚣起来,不知多少士子闻言,义愤填膺,纷纷向玉皇上京图这个最大论坛涌去。 新学旧学之争,早已经杀红了眼。 双方都有所死伤,再加上各自背后都有朝廷中的势力支持,导致这次新旧学之争逐渐失控死伤越来越多。 叶落公子看这幅群情激愤的场面,心知这些愤怒中的人们便是劫灰粉尘,一个火星丢进去便有可能会爆开。 倘若被有心人利用,挑拨一下,只怕数不清的士子便会直奔过来,当场打死他们三个! “大师兄得罪的人众多,朝廷势力复杂,必然会有人利用民意来杀大师兄!” 叶落和白月楼心中几乎同时冒出这个念头,向人群中看去,果然听到无数责骂苏云的声音中有人在挑拨教唆,企图让人们失去理智一拥而上,将苏云他们打成烂泥。 就在此时,突然苏云身后七十三座洞天浮现出来,扭曲了空间,炫目无比,牵动天地元气滚滚而来! 苏云气血暴涨,升腾,在半空中形成一头体型硕大的饕餮。 这是气血联合观想,形成的神通! 饕餮咆哮,嘶吼,新学旧学论战的所有士子顿时噤若寒蝉,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想起了昨天饕餮大战道圣、圣佛的那一幕。 饕餮痛打道圣和圣佛这两大神话的场景,饕餮大口一张,几乎将东都第五层所有官员民众悉数鲸吞的场景,深深的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中! “我的法力雄浑,无以伦比!” 苏云头顶饕餮神通猛然一变,化作一个烙印,印在他的七十三洞天之中。 “我的肉身堪称仙体,霸道绝伦!” 他的身躯陡然变化,越来越高,越来越壮,竟然以洪炉嬗变中的造化之术生长,从人长成一头高大两丈有余的饕餮魔神,面向凶恶,目光四下扫去。 玉皇上京图中,站在云桥上的诸多士子抬头仰望,待到他的目光扫来,急忙各自挪开,不敢与他对视! 外面正在涌来的诸多士子,无论新学旧学,看到这幅景象都不由得脸色煞白,不敢进来。 苏云抬手,将一个士子从云桥上拎起,那士子奋力挣扎,各种神通向苏云身上轰去,却奈何不得他分毫,不由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声。 “我变化多端,神通广大!” 苏云将那士子抛开,身形从饕餮形态复原,变回人形。他的身后七十三洞天中的七十二座洞天,处在同一空间之中,连接着第七灵界大大小小的碎片! 这些洞天形态,宛如一口口大黄钟,内壁烙印着二十四神魔,饕餮只是其中之一,而外壁则是三百六十种烙印,瑰丽万方! “咣——” 七十二洞天突然齐声震动,发出钟鸣,玉皇上京图中的半个东都城顿时尘烟四起,一座座高楼大厦在钟声中分崩离析! 那些云桥坍塌,站在云桥和楼宇上的人们惊恐万状,纷纷逃散,有人被倒塌的楼宇压住,动弹不得,哭出声来。 “我同时掌握着旧圣绝学雄浑无边的法力,掌握着新学通天彻地的神通!” 苏云变化为人形,行走在东都城的废墟中,踩在一个士子的断肢上,那士子发出哀嚎,挣扎着向前爬去,却根本爬不动。 天空中,七十二洞天像是烙印在玉皇上京图上一般,徐徐旋转,仿佛扭曲的星空,给玉皇上京图染上绚丽的颜色。 那七十二口钟形洞天中,一头头饕餮坠落,落在图中东都的废墟之中,又有龙吟传来,一头头应龙飞出,羽翼遮蔽阳光,飞临东都。 还有一只只大鱼摇头摆尾,从洞天中游出,发出厚重悠扬的叫声,在天空中飞行。 一种种神魔从那一口口洞天中飞出,降临东都。 四周的士子们惊恐莫名,有人实在承受不住这股压力,终于崩溃,大哭着向外逃去。 “我掌握旧圣绝学的心境,掌握新学的精益求精!” 苏云身躯一振,真龙绕体,接着那真龙从他身体上游出,将被压在废墟下的士子拎出。 那士子绝望,抬手遮挡在自己脸前,声音凄厉:“不要吃我——” 苏云体内一条又一条真龙游出,沿着街道四面八方而去。 他整个人也在变化,化作一条血红色的真龙,缓缓行走在残破不堪的东都城中。 城中,到处都是惊慌失措,四散奔逃的士子。 当年葬龙陵格龙,天道院士子得到《真龙十六篇》,莹莹便是当年的三大领袖之一的士子滢。她觉醒了被封印的记忆,《真龙十六篇》的内容也随之涌来。 莹莹将《真龙十六篇》传授给苏云,苏云这些日子修炼,也有所成就,只是他修炼参悟的时日尚短,只能用来吓唬人,实际威力并不太强。 苏云化作的真龙沿着一栋残破的楼宇攀爬,很快爬到这栋被他的神通震破的高楼楼顶,在楼顶展现真龙矫健身姿,声音洪亮无比,响彻云霄。 “旧学开我智慧,启迪心灵,新学壮我神通,强我体魄!我将旧学新学融会贯通,炼就仙体,炼就仙术,修成仙法!” 苏云化作的真龙利爪扣住大楼顶层宫殿的屋檐,俯视下方四散而逃的人们,讥讽道:“你们愚钝,为旧学新学杀得头破血流,浑然不知,你们需要新学来壮大元朔,强健体魄,也需要旧学开启智慧,启迪心灵!” 叶落公子和白月楼站在远处,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刚才两人还汗如雨下,以为自己要丧命在这里,没想到眨眼功夫,那气势汹汹恨不得将他们撕得粉碎的人们便变成了乌合之众,四散奔逃,哭喊着叫救命! “大部分人都是凡夫俗子,即便是各大学宫的士子,面对如此凶残如同魔神的场面,也难以控制内心的恐惧。” 叶落公子和白月楼突然听到梧桐的声音,回头看去,只见梧桐坐在一条黑蛟龙的背上,那黑蛟懒洋洋趴在一道云桥上。 梧桐面色淡然,悠悠道:“他们在旧圣绝学上学艺不精,在新学上又没有达到极致,可怜,大部分士子,都只是普通人而已。只是他们自视极高,从未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梧桐,你说实话,会被人打死的!”叶落道。 “叫我大师姐!”梧桐恶狠狠道。 更远的地方,诸多士子站在高处,皱着眉头向苏云看去。 苏云刚才压垮几乎所有人的心灵,但并未压垮他们的心灵,这十多人修炼旧圣绝学,道心稳固。 “青罗师姐,他说的有道理。” 其中一个士子向那神农tsxsw.net一脉传人道:“这次旧学新学之争,本来是争个优劣,我旧学力亏,被杀了很多士子,倘若能……” 那神农一脉女士子鱼青罗还未来得及说话,另一人叱道:“木子君,你也要背叛圣人绝学吗?新学乃蛮夷之术,异端邪说,离经叛道,只有圣人绝学才是正宗!” 那鱼青罗微微蹙眉,没有说话。 那士子木子君也不再说话。 另一个士子面带怒色,远远看着苏云,冷冷道:“至于融合新学,更是邪魔的做派!拿蛮夷的邪术来羞辱圣人绝学,比新学还要可恨!这是要绝我圣人绝学的根,罪该万死!” 他猛地转头,向远处的元无计、丞相公子温雁峰等人看去,冷笑道:“圣人绝学,决不能辱没我们这一辈人的手中!新学要打,姓苏的这种人更恶心,也要打!” 远传,公子温雁峰感应到他的目光,向这边看来,微微蹙眉。 元无计皱眉道:“苏士子前来挑事,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这次若是被他搅黄了论战,恐怕便难以逼宫……” 温雁峰目光闪动,淡淡道:“被他吓破胆的只是一些乌合之众而已,殿下想要崛起,岂能靠这群乌合之众?况且,击败他,他便搅黄不了这次论战,而且,皇帝的威名也将扫地!倒是那个秋云高,是旧学中的厉害人物,根基极为雄浑,不得不防!”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只见苏云从真龙形态化作人形,向这边走来。 温雁峰微微一笑,低声道:“殿下,苏士子还是忍不住了。禄云农,你去会一会他!” 禄云农乃是丞相长史之子,自幼被送到国外求学,炼得一身本领,立刻迎上前去,向苏云朗声道:“在下丞相长史禄宫双之子……” “轰!” 苏云一掌拍来,禄云农又惊又怒,急忙鼓荡一身修为法力,催动神通,喝道:“来得好……” 一声钟响传来,他的神通突然间破灭,被碾压得粉碎! 苏云手掌盖在他的脸上,向下按去,禄云农脑袋砸在地面上,大地顿时多出一个大坑。 苏云拍了拍手,从大坑上跨过去,摇头道:“他们见到我都跑,你怎么不跑啊?很有种吗?” 禄云农昏死过去。 苏云向温雁峰、元无计等人走去,微笑道:“还有你们,为何不跑?”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武符》 《雪落莲心》 《夜半三惊:邪魅鬼王欺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