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旧学论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旧学论战

第二天,苍九华离开东都,苏云前去相送,大秦的使节团却大半留了下来,苍九华只带着少数几人离开。 苏云与苍九华一起乘着盘羊辇,送他向驿站而去,经过东都第二层时,只见东都第二层的街道上人挤人,前方有一座高台,高台上有人叫道:“在下景南楼,乃是留学大秦归来的士子!今日以武会友,与东都修炼旧圣绝学的士子讨教神通!” 苏云目光落在景南楼身上,又看了看苍九华。 苍九华笑道:“元朔每年都派去不少士子,留学海外。” 苏云轻轻点头,道:“所以景南楼与苍兄无关?” 苍九华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苏云不再追问,将他送到东都驿站,道:“苍兄,未能与你交手,很是遗憾。” 苍九华目光闪动,停下脚步,回头道:“苏兄,你我的交手,已经开始了。我从踏到东都土地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布局。我离开东都之前,我的格局已经铺开,现在轮到你见招拆招了。” 苏云怔了怔,思索他话中的意思,苍九华登上烛龙辇,笑道:“苏阁主,剑阁再会!” 他坐在烛龙辇的窗边,伸出手指,在琉璃窗上画出一个方木盒的图案。 苏云心头大震:“他是海外通天阁的人!” 烛龙辇启程。 “海外通天阁是通天阁的海外分舵,但这些年来壮大,已经准备自立门户,另选通天阁主。这绝非好事!海外通天阁,可能会被用来对付元朔!” 苏云吐出一口浊气,原路返回,路过东都第二层时,只见又看到那个叫景南楼的士子,正在与几个修炼旧圣绝学的士子交手,将那几个士子击败。 这里更加热闹了。 “苍九华布的局,是什么局呢?” 苍九华离开的第二天,帝平宣旨,诏苏云、叶落、白月楼入宫封赏,封苏云为天道院博士祭酒,另封苏云为督外司少史,五月赴任。 苏云知道裘水镜是为了保护他,所以让帝平封他为督外司少史,因此没有拒绝。 帝平封叶落为天道院西席博士,另封叶落为朔方兵曹。 封白月楼为天道院士子,赏赐千金,褒奖白月楼在朔北平乱中的义举。 白月楼得到赏赐的千金之后便立刻还钱,总算结清欠苏云的钱。 苍九华离开的第三天,景南楼所设下的新学旧学论战的擂台引起不小的轰动,传到居住在第五层的苏云等人耳中。 有消息说,这个叫景南楼的士子是跟随苍九华的使节团一起回到元朔,苍九华一走,他便径自挑起旧学新学的论战,居心叵测。 这次论战原本只是小打小闹,无非是新学士子说旧学完全无用,应该彻底废掉旧圣绝学,全面推广海外的新学。另一边,修习旧圣绝学的士子则说新学离经叛道,是奇技淫巧,只追求强大的外在,而忽视内在。 双方论战,开始的时候,还算是心平气和,但后来嘴上吵来吵去便不免动手,动手起来便不免有些火气,于是便有伤残。 据说新学和旧学的论战,已经死了六七人。 不过苏云正在忙于准备天道院的大考,更何况这是与景南楼争斗的往往是旧学中的顽固派,便没有理会。 这次天道院大考,他作为天道院新晋的博士祭酒,须得亲自考核士子。 不过苏云本来便是半路出家,借一块天道令混入天道院,根基比天道院士子还是要差一些,这几日便没有外出,拼命跟着莹莹学习,补全自己的不足。 新学旧学论战,原本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东都tsxsw.net每年都有这样的论战,双方打来打去,但是到了第七日时,这场论战便已经有些不可收拾。 苍九华离开的第七天,新学旧学之争愈演愈烈。 东都第二层,已经被东都执金吾下令清出一片场地,专门做论战之用。 这几天,东都的各大学校学宫的士子纷纷参与此次论战,甚至连东都清虚观的道士,和雷音阁的和尚,也多有参与! 清虚观和雷音阁参与论战,也将论战的名头推向一个又一个高峰。 道门、佛门是显学,在元朔的地位仅次于儒学,是旧圣绝学的代表,清虚观和雷音阁,是这两大绝学的至高圣地。 两大显学传人参战,自然极为引人瞩目。 “清虚观的道士,雷音阁的和尚,死了六七个。” 李牧歌从东都第二层归来,失魂落魄,向苏云道:“景南楼有外邦使节支持,下场的不仅仅是元朔人了,还有外邦的人,不止大秦国的士子,还有其他外邦士子!那些道士和尚神通道法天花乱坠,然而上台没几招就死了。” 苏云心头微震:“苍九华虽然已经离开,但是遗毒犹在。他离开之后,各种后手施展开来。这第一波举动,便是要灭旧圣绝学,让元朔国人怀疑甚至鄙视旧圣的学问,他要从文化上灭绝元朔了!苍九华这一招,厉害了!” “新学的确太厉害了,我上去估计也要输。” 李牧歌黯然,忍不住道:“苏兄,你去不去?你去的话,一定可以镇压那些新学的高手!” 苏云走来走去,停步道:“我是野狐先生教导的,自幼学的便是旧圣绝学。我知道旧圣绝学的好处,给我打了深厚的底子。但是学旧不学新,是固步自封。旧圣绝学本来便有许多不足,我若是胜了的话……” 他甚至有些担心自己获胜。 倘若他前去参与新旧论战,扫平了景南楼等新学派系的士子,那么对旧学来说绝对是莫大的鼓舞。 但是旧学再度昌隆昌盛,让元朔士子盲目自信,绝非好事! 苍九华这一招,让他无法出手! 这时,一个道人从外面走来,带来一张请柬,躬身道:“是苏士子吗?道圣请苏士子前往清虚观一叙。” “劳烦师兄回去告诉道圣,我不去。”苏云将请柬丢到一边。 那道人错愕。 突然,外面又有一个僧人走来,取出请柬,道:“苏士子,圣佛请苏士子前往雷音阁小叙。” 苏云收下请柬,也丢在一旁:“劳烦师兄回去,告诉圣佛,我正在闭关。” 苍九华离开东都第八天。 天道院大考在即,元朔各地的学校学宫也往往都派遣出类拔萃的士子进京,准备考天道院,这些天才士子到了东都,见到东都的新学旧学论战,岂能坐视不理? 新学旧学大论战,已经到了整个东都乃至整个元朔都关注的程度! 而且,这里面的士子还有西都的太学院的士子! 西都太学院,被誉为天下第二学宫,天道院建立之前,太学院位列第一,高高在上,太学院的士子更是个个人杰! 天道院成立之后的很多年,太学院还都保持着天下第一学宫的美誉,直到后来才被天道院夺走。 这次太学院也有不少士子从西都赶来,进入东都,不是为了考天道院,而是与天道院以武会友。 每次天道院大考,太学院前来砸场子已经是惯例了,东都的人们对此习以为常。 只是这一次,太学院前来砸场子的士子也被这场新旧论战吸引过去,新学旧学之争,顿时被推到高潮! 太学院的士子都是天才人物,其中更有各种隐秘的旧圣流派,虽然不是显学,但也非同小可,如神农、阴阳、兵、阵、医等流派。 “这次论战,已经死了四十多士子了。” 白月楼带来消息,向苏云道:“太学院士子也参与了这场论战,输多胜少,被打得很惨。还有……” 他迟疑一下,道:“元无计皇子,代表新学出战了。” 苏云扬了扬眉毛。 白月楼道:“这次元无计皇子代表新学挑战天道院。” 苏云心中了然:“苍九华的第二招,直指皇位。挑战天道院,看似新旧学之争,实则是挑战帝平。帝平不可能应战……” 这时,只听外面传来道圣的笑声:“苏阁主真是难请。” 苏云心头一跳,突然,一声佛号传来:“既然苏阁主不愿去雷音阁,那么老僧只好亲自前来拜访了。” 苏云哈哈大笑,站起身来,向外迎去,道:“道圣与圣佛联袂前来,让我受宠若惊。师弟,搬两个马扎来,让道圣和圣佛有个落脚的地方。” 白月楼呆了呆:“让道圣和圣佛坐马扎子?” 不过苏云这里的确没有坐的地方,白月楼只好搬了三个马扎子来到院子里,苏云摆好马扎,请道圣和圣佛落座,自己也坐了下来,道:“师弟,再给圣佛和道圣沏茶。” 白月楼翻来找去,找到三个瓷碗,泡了茶。 过了片刻,道圣、圣佛各自捧着茶碗,想找个地方放下来也找不到。 苏云捧着茶碗喝了一口,歉然道:“我入京面圣,在东都没有落脚的地方,只好住在贤良院。这里也没有可以招待两位的地方……” 道圣和圣佛只得捧着碗喝茶,圣佛将茶水一饮而尽,连同茶叶也一起喝了,放下茶碗,道:“苏阁主应该知道我们来意。你体内住着魔头,老佛可以帮苏阁主化解,但苏阁主也须得帮旧圣绝学度过眼前难关。” 苏云失笑道:“我体内住着魔头?圣佛莫要开玩笑……呃?” 圣佛一根手指点出,苏云灵界突然浮现,一个巨大的裂缝中长长的分叉舌头从裂缝中甩出,满是口水的舌头从下到上,把苏云面前这尊丈二圣佛舔了一遍! 苏云毛骨悚然。 道圣面带善意的微笑,提点他道:“阁主体内,住了九十六个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