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百零六章 我是你哥

    这东都越往上走,便越是繁华,达官贵人也就越多。     苏云这一路观察,却见海外来的色目人真的不少,有的是来做生意,有的给名门望族做私学先生,个个鲜衣怒马。     东都对色目人也确实优待,色目人事事优先。     但东都中也的确有人因为仇视色目人而仇视新学,视新学为异端邪说。     “我来的时间太短,看不出什么。”     苏云收回目光,心道:“再观察一段时间。”     他们来到玉皇山的第五层,停在贤良院外。     有主簿急忙来迎,登记他们的名姓来历,这才引领着他们入住贤良院,安排他们在一个小宅院里住下,道:“几位大人是头一次进京?有几件事须得吩咐几位大人。”     苏云肃然道:“请讲。”     那主簿道:“这里是天子脚下,不是朔方,诸位须得仔细。稍有不慎,得罪了什么人,别说官,命都有可能丢了。”     他竖起一根指头,道:“这第一等不能得罪的,便是色目人。第二等不能得罪的,便是东都的官。第三等不能得罪的,便是东都上层人。这上层,哪怕是扫地的,都有可能是丞相家里五品的官,当心吃罪不起!至于东都底层人,那就没有这个顾忌了。”     苏云称谢,送那主簿离开。     叶落公子道:“刚才那主簿说的没错,对于东都人来说,咱们就是乡下来的土鳖,就算是立了大功的官,也被瞧不起。”     李牧歌好奇道:“叶落世兄,听说你以前在东都住过一段时间。难道你唯唯诺诺四处捡漏的习惯,便是在东都养成的?”     叶落公子苦笑,道:“我跟你们说正经的,不要打趣。东都聚集了整个元朔最有势力的世家,这些世家的力量,大得你无法想象,左右你的生死易如反掌!咱们也是出身世家,在地方上也算是豪强,但在东都,像李家叶家这样的世家比比皆是!超越我们几家的,也是数以百计,所以必须小心!”     苏云不以为意,笑道:“我们这次来东都不是来惹是生非的,牧歌和竹仙来考天道院,梧桐、焦叔是来吸收这里的魔气修炼,你我是来面圣的,道圣是回来交差的。谁会有事没事便闯祸?”     叶落公子面带忧色,道:“但愿不会出事。”     众人安顿下来。     道圣笑道:“老道在东都有道观,便不在这里打扰了,告辞,告辞。苏阁主,倘若有时间,可去老道的清虚观品茶。”     苏云起身相送,刚刚来到贤良院外,突然只听有人敲锣打鼓,四下奔走,叫道:“皇帝陛下改年号了!皇帝陛下改年号了!”     道圣露出惊讶之色,停下脚步,喃喃道:“改年号?不是新年第一天才会改年号吗?这快夏天了,怎么这时候该年号?”     “皇帝陛下承天之运,得神仙方术,得道永生,改年号元寿为元始!自今年起,便是元始元年!”     苏云和道圣看到大街小巷中人们奔走相告,不禁面面相觑。     叶落公子、梧桐等人听到喧哗声,也走出来观望。     只见东都中一片其喜洋洋,人们开始张灯结彩,等待庆祝。     “这里的魔性,充沛得能凝聚出水来。”梧桐耸了耸鼻翼,闭上眼睛,满脸陶醉之色。     她的骊渊中,滚滚魔气震荡不休,极为恐怖。     道圣面带忧色,低声道:“元始元年……嘿嘿,陛下是打算修成仙人之后,还要继续坐在帝位上,一直统治下去吗?千秋万代一统天下倒也罢了,万代都是一人,恐怕便会让皇族也会坐不住,更何况其他世家大阀?皇帝长生,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啊……”     “老道,这正是魔性壮大的原因。”     梧桐幽幽道:“这可不是我引起的,也不是我的到来引起的。我是被这里的魔气魔性引来的,不要颠倒了因果。”     道圣叹了口气,迈步离去。     苏云抬头仰望,看向东都的最高处,那里正是皇宫的方向,心中默默道:“神仙方术?难道是水镜先生把洪炉嬗变的之后几层功法,传授给了帝平,薛圣人把七面朝天阙也传给了他?”     他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这两人都是老狐狸,不可能直接交出来,必然要留着拿捏皇帝。况且,薛圣人只有七面朝天阙,第八面在我手中……”     他突然失笑,摇了摇头,转身走入贤良院,心道:“我过问这些事情做什么?我此次来,第一件事是来寻领队学哥所化的笔怪,第二件事,便是见一见父母。至于其他事,与我无关!”     这次是帝平诏他来东都面圣,估计是有什么封赏,但苏云丝毫没没有放在心上。     他取出木头盒子放在桌子上,轻轻催动,木头盒子轻微震动,贤良院外的地面上,一块青砖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改变,砖上浮现出木头盒子图案。     苏云做完这一切,打个哈欠,他们长途跋涉,好些天才来到东都,都很是疲惫,各自休息。     深夜,苏云突然醒来,只见月光下,一个纸片人从门窗中挤进来,站在窗台上躬身道:“阁主吩咐。”     苏云惊讶的打量那小纸人,但还是把苏叶的资料告诉那纸人,道:“有人说他们是七年前从朔方来到东都,苏叶被安排入官学读书,可以查出来吗?”     那纸人点头道:“此事简单。只需去户部便可以查到。通天阁在户部有人。”     苏云放下心来,又道:“一百五十年前,四大神话中的岑圣人买下来一个笔怪,笔怪应该跟随他修行,不是没有名姓的人。这支笔怪的下落,也寻一寻。”     纸人称是,从窗缝中离开,消失不见。     苏云合身躺下。     路途中,道圣把岑伯的来历对他说了,不过对于领队学哥所化的书怪,道圣也知道不多,所以他只能请通天阁来打探领队学哥的下落。     苏云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洗漱一番,吃了早饭,只见梧桐、李竹仙、李牧歌等人都已经离开,想来去城中游玩。     他虽然也想出去游玩,但通天阁的消息还未来到,只得留在贤良院。     他性灵来到眼中的天门镇烙印,一遍又一遍的催动朝天阙,观察朝天阙烙印,尝试着自己推导出蕴灵境界的大一统功法。     蕴灵境界的洪炉嬗变功法,裘水镜已经传授给他,但还需要融合另外十二种神魔的感应篇,才算是蕴灵境界的大一统功法。     这些日子,苏云劳心劳力,没有时间去完成这件事。     此次来东都的路上,他难得静下心来,尝试开创新的感应篇。     他的筑基境界感应篇,是从天道院学来的,天道院的士子所开创。自己参研朝天阙上的雕塑,参悟功法,对于苏云来说还是头一次。     不过这几日,他已经大致将十二种新感应篇的框架开创出来。     这十二种神魔,分别是天鹏,大鲲,九凤,狰,狞,肥遗,白泽,辟邪,朱厌,雷神,相柳和鬼车。     他须得一点点的揣摩各种神魔的形态,推测其身体构造,模拟其气血运行,甚至还要尝试着是否能即将神魔形态符文化。     将神魔形态化作各种神通,极为困难,但是先化作符文,那就简单许多。     将符文烙印在自己的神通大黄钟上,可以让神通的威力大大提升。     其实,想要做到这一切,需要有名师指导指点,最好还要有同学相互提携共同进步,自己独自摸索,绝对是一件吃力甚至痛苦的事情。     但好在苏云有莹莹在身边,随时随地的请教莹莹。     莹莹将天道院文渊阁各种典籍悉数背下,无论修炼上的什么难题,她都能找到解决之道。     不过对于苏云来说,莹莹固然是好,但其见识固定在天道院的典籍上,比起裘水镜见证了古今中外的绝学的人,还是要逊色许多。     “有时间的话,还是去见一见水镜先生,哪怕花钱,也要请他指点我的新功法。”     苏云把新功法整理一番,心道:“东都这么大,我到哪里去寻领队学哥,去寻父母?不知道通天阁是否能在东都寻到他们的蛛丝马迹?”     苏云尽管是通天阁主,但通天阁的人神出鬼没,他这个阁主,竟然不知道其他人的下落。     但好在他知道如何联系通天阁的强者!     他正在参悟,突然心有所感,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纸片人不知何时来到自己的面前,静静的站在那里。     “阁主,已经查明了。”     那纸片人见他醒来,躬身道:“七年前搬来的苏叶,一家三口,苏叶被人安排,考入天下第三的东都学宫。今年打算考天道院……”     “东都学宫排名天下第三?”     苏云惊讶道:“我听水镜先生说,天下学宫,天道院第一,太学院第二,文昌学宫第三。水镜先生应该不会骗我,你为何说东都学宫位列第三?”     那纸片人迟疑一下,道:“众所周知,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学宫,是没有争议的,但排名第三的学宫,元朔各地都有一座,总的来说有十几个。但在东都,东都学宫排名第三,是东都人认定的事。”     苏云皱眉,勉为其难道:“好吧。那么,岑圣人笔怪的下落,你知道吗?”     纸片人道:“岑圣是儒门大圣,通天阁有一位道友在儒门,他来消息说,岑圣人的确有一个笔怪,后来化作了人,成为岑圣人的弟子,叫做丹青。”     苏云精神大震,笑道:“知道他的下落便好!”     他的灵界中,书怪莹莹也是精神大震,很是激动。     “……二十年前,丹青被人所杀。”那纸片人继续道。     苏云和莹莹神色呆滞:“丹青死了?”     那纸片人道:“他的死,好像与哀帝之死有关。他怀疑哀帝并非自然死亡,于是调查哀帝之死,然后便死于非命。”     苏云皱眉:“谁杀了他?”     纸人摇头道:“无头悬案,至今没有结果。不过自那之后,岑圣便离开了东都,不知所踪。”     苏云怔怔出神,岑圣的神仙索还在他的袖筒中,岑圣离开了东都,难道是去调查丹青之死吗?     可是,岑圣为何又要自缢在天门镇外的歪脖子柳树下?     他握紧拳头,拳头又轻轻舒展开来:“还是先去见一见父母,见一见弟弟,了却一桩心愿罢。”     不久之后,他来到东都的最底层,寻到自己父母所居住的地方,只见这对老人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过着大富大贵的生活,反而很是拮据。     曲进曲太常当年给了他们很多钱财,但是他们毕竟是渔民,没有一技之长,坐吃山空,如今只是靠苏叶赚些钱勉强度日。     苏云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们并没有认出自己来。     苏云沉默,来到东都学宫外,等了很久,苏叶终于放学。     他看着这个与自己模样有几分相似的少年从自己身边走过,突然间对父母的恨意不翼而飞。     “喂!”苏云唤住苏叶,抛过去一袋子青虹币,转身离开。     “你是谁?为何给我钱?”苏叶呆了呆。     “我是你哥!”苏云摆了摆手,走入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