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二章 天门开,鬼市现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二章 天门开,鬼市现

    天市垣荒野,一片黑暗,只能隐隐约约看到群山的轮廓,树林的阴影,忽然一座荒坟之中,光芒如霞,透坟而出!     那光芒化作数不清的文字,字大如斗,垒垒如壁,自坟冢内冲天而起,飘渺缤纷,烂如锦绣,光芒上烛霄汉,与星月争辉!     “那是大儒之墓。”     裘水镜提点众人,道:“大儒生前诵念圣人文章,以经学治世,文章微言大义,烙印在性灵之中,化作性灵神通。其人死后,性灵不散,神通也不散,到了夜晚便有华丽文章自墓中而起。这文章,便是他们的性灵神通。”     那些士子纷纷张望,却见天市垣的荒山野岭之间,一处处坟冢各色光芒绽放,一时间这暗夜中的天市垣宛如白昼,明亮无比。     当然,这是天眼所见。     倘若是普通人,肉眼凡胎,是断然看不到这幅异象的。     有些坟冢上空是锦绣文章,有的坟冢则是大佛坐莲台,神态肃穆,遍体毫光,威严广大。     有的是玉宇琼楼,砖瓦叠加,雕梁画栋,斗拱相承,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有的是花卉、树木、兵刃、器皿,还有的是神龙凤凰等神兽,又或者是山精水怪,妖魔鬼神,如此等等,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这便是性灵神通所化的异象。     万千坟冢上空的性灵神通,竟然组成了一片金碧辉煌的门户,从天市垣的乡野中拔地而起,立于高空之上。     无数奇诡文字自地面铺到空中,金灿灿,一路铺到那门户前,宛如台阶。     而在那门户后则是一片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城市,仿佛天上神城,令人仰止。     士子们仰头,呆呆的看着天上的门户和城市,半晌回不过神来。     一个女士子喃喃道:“原来这就是天门……葬身在这里的强者,用他们的性灵神通,组成了这座奇诡的门户……”     另一个士子突然打个冷战:“那么天门背后,便是鬼市了!天门出,鬼关开,无数鬼怪出现在夜市上……”     其他士子脸色微变,默默的互看了一眼。     “人死如灯灭,哪里有鬼?不过是宗教骗人的说辞罢了。”     裘水镜目光锐利如剑,扫了他们一眼:“山野村夫这么说倒也罢了,你们都是在官学里求学多年的士子,也都修炼性灵,为何还如此迷信?”     他衣袖一抖,一身正气凛然:“所谓妖魔鬼怪,无非是人的性灵作祟,甚至所谓神祇,都是性灵所化!有些灵士修炼性灵,死后性灵不灭,依附于山野之中的禽兽身上,草木身上,于是就成了人们口中的妖魔鬼怪!”     一个士子道:“水镜先生,我们傍晚时遇到的那只野狐,也是人的性灵所化吗?”     “非但野狐先生是性灵所化,便是连那些小狐妖,也都是人的性灵。”     裘水镜大袖飘飘,飞身从庠序上落下,向天门走去,道:“他们的性灵太弱,蒙昧无知,不能自我显化,只能依附在飞禽走兽身上,化作狐妖。因为懵懂,所以往往没有人性只有兽性。兽性凶残,因此需要降妖,除掉他们。”     另一个士子道:“倘若附着在草木上呢?”     裘水镜道:“那便是精。若是附着在器皿上,那便是怪。”     有一个士子好奇道:“那么性灵若是附着在人身上呢?”     裘水镜面色顿时沉下,森然道:“那就是人魔!人魔至邪至恶,乃天下公敌,无论如何也必须要除掉!”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来到天门下那一道由一个个斗大文字组成的长长阶梯前。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字字皆吐光芒,隐约之间,似乎能够听到古圣诵念各自文章的声音。     裘水镜抬步,走上这些文字组成的阶梯,一步步向天门走去,沉声道:“到了天门,进入鬼市,便要遵循鬼市的规矩,不能肆意妄为。若是违反了鬼市的规矩,连我也未必能保住你们!明白吗?”     几个士子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如此严肃,心中凛然。     “你们听好,鬼市有三个规矩。第一个规矩,不许直视鬼神眼睛!”     裘水镜竖起一根手指:“倘若直视鬼神眼睛,在一息之内自己挖掉双眼,捧在手心里,让鬼神收走你的眼睛!”     他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个规矩,不许讨价还价!倘若你看中了鬼神的宝物,那就上前低头询问,鬼神会要你完成他的遗愿。你自忖有本事完成,便答应下来。倘若自己没有这个本事还贪恋鬼神的宝物,讨价还价的话……”     裘水镜冷冰冰道:“自己拔掉自己的舌头。听我的,你绝对不希望鬼市的鬼神动手拔掉你的舌头。”     士子们连打几个冷战。     裘水镜自顾自道:“第三个规矩,鸡叫便走,决不能停留!”     “倘若鸡叫了还没走呢?”一个少年士子忍不住问道。     裘水镜眼角跳动一下,迈步向前走去:“鸡叫之后还没走,便会永远消失。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在天亮后活着从鬼市里走出来……”     士子们额头冒着冷汗,心中惴惴,紧张的跟在裘水镜后面。     他们虽说是朔方城大户人家的子弟,出身名门,但他们也都知道这位先生非比寻常,即便是他们宗室的家长、族长,对这位水镜先生也是毕恭毕敬。     朔方城的名门都知道天市垣的鬼市极为凶险,但听到是水镜先生带他们前去,竟然都没有阻止,可见水镜先生在名门世家心中的分量。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踩着文字组成的台阶来到天上,寒风呼啸如同鬼哭,这高空阴冷,让众人遍体冰凉。     众人蓦然抬头,只见那天门已经在身边,朦朦胧胧,很不真实,仿佛云气组成。     他们不知在何时,已经跨入天门之中,而在他们前方,正是鼎鼎有名的天市垣鬼市!     从下方往上看时,他们看到的是金碧辉煌的神城,但真的来到高空之上,穿过天门,这金碧辉煌的神城竟然变得鬼气森森,没有了半点光鲜靓丽!     只剩下昏暗的街道,两旁阴气沉沉的宅子,还有街边漂浮的鬼火,以及那一个个隐没在阴影里的鬼神!     或者说,亡者的性灵!     虽然明知道鬼神之说是假的,他们这些士子修炼的也是性灵,但真的来到这里,士子们还是不免惴惴不安。     阴影里的鬼神的前方,便是一件件珠光宝气的宝物。     这些宝物,也叫做明器,是坟墓里的东西。     天市垣多大墓,这些墓葬里面藏有重宝,但是无人敢去盗墓,不过鬼神就是那些墓葬的主人。     他们取出自己墓葬里的宝物,便是静待有缘人,替自己完成自己未曾完成的心愿。     天市垣鬼市已经存在了千百年了,容易完成的心愿早已被人完成了,剩下的鬼神心愿都是无法完成的心愿。     但自古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鬼神的宝物?     因此历史上不知多少人进入鬼市,拿了鬼神的宝物,却无法完成鬼神的心愿,往往死于非命,极为凄惨。     更有甚者,自忖实力过人,聚众杀入鬼市企图夺宝,结果死无全尸,鲜血染红鬼市,徒增鬼市的凶名而已。     “我知道有一位大人物刚刚过世,就葬在天市垣,这次来除了带你们见识世面,还有一重意思。”     裘水镜带领他们走在鬼市的街道上,两旁鬼火幽幽,应该是阴影里鬼神的眼睛。裘水镜继续道:“那位大人物生前有许多心愿,而今他过世了,心愿未了。你们或许可以得到他的几件陪葬品……咦!”     裘水镜突然停步,他身后的士子们险些撞到他的身上,也连忙纷纷站定。     裘水镜惊疑不定,呆呆的看着前方。     士子们急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不由呆住了。     只见前方鬼市的街道上,一个少年正襟坐在街边,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脚边摆着一个小摊位。     摊位上,赫然摆着几件陪葬品!     “那个小瞎子!”     一个女士子失声低呼道:“是庠序里的那个小瞎子!”     街边的少年,正是他们在庠序里碰到的,跟着野狐先生和一群小狐妖一起求学的少年!     “苏云!”裘水镜压低嗓音,但难掩声音的厚重。     街边的小瞎子仿佛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侧头向他们“看来”,甜甜一笑,那是纯真无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