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门天眼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九十二章 道门天眼

    那老道人气得结结巴巴,颤巍巍道:“我的桃源功才是正宗……”     闲云道人嗤笑一声,来到池小遥身边,道:“给他开的药不要太贵,太贵了我付不起。若是治不好,那就别治了,给我省点药费去买副好棺材。”     “我都听到了!”     老道人叫道:“我是你师祖,你嫌贵就不给我治伤?就要埋了我?”     闲云道人冷笑,转身离去。     池小遥忙完之后过来查看这老道人的伤,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只得开一些吊命的药,保证道人的元气不绝。     “师弟,你勤照看一点儿。”     池小遥让苏云把老道送入密室,在药缸里放水,道:“若是断了药,元气一绝,便没救了。”     苏云于是帮老道把药缸烧开,让老道穿着道袍泡进缸里,怎奈这老道太轻,无法入水,苏云只好抱来几块砖头压着,这才没让他飘起来。     “你对我不好奇吗?”     那老道没话找话,悠然道:“我与岑老头认识,你应该知道我也很是不凡。”     苏云在他怀里放了几块砖,又在老道的头上放了两块,肩膀上放了几块,耐心道:“这里每个人都很不凡。”     那老道吹胡子瞪眼,道:“每个人都不凡?这么说来你也不凡了?好!你说出你的身份,我看看你怎么不凡了!”     苏云想了想,道:“我是通天阁主。”     那老道人沉默下来,气氛很是尴尬。     苏云把汤药熬好,转身跑出密室为池小遥打下手去了。     过了不久,苏云折返回来,查看汤药煮的怎样,老道人道:“我思来想去很久,觉得只有一个可能,你在骗我。”     苏云取出木头盒子,老道人又沉默下来,密室里一片寂静。     到了深夜,苏云从外面回来,给老道人换了药,坐在劫灰灯下翻看董医师的《劫灰怪格物志》,池小遥走了进来,凑到他跟前也翻看格物志,但她又操劳了一天,又困又累,过了不久便昏昏睡去。     董医师把劫灰怪格了一遍,留下的格物志极多,这次的劫灰病像是瘟疫,大劫之后渐渐在朔方底层蔓延开来,因此苏云打算研究格物志来探寻解决之道。     书怪莹莹也坐在他的肩头,与他一起阅读。     “你这样阅读很慢。”     那老道人看他逐字逐句阅读,忍不住道:“人靠眼睛耳朵等六觉来接受信息,你只用一双凡人的眼睛去看,自然速度很慢。所以才需要天眼,天眼可以看得更快。”     书怪莹莹道:“苏士子已经在借助天眼阅读了。”     苏云手掌张开,左右手的掌心各有一只眼睛,他的额头也有两只眼睛。     他的左右手同时阅读两本格物志,而额头的两只眼睛和自己真正的眼睛也在分开阅读,因此效率很高。     他财大气粗,从闲云和涂明那里买下了很多道门天眼、佛门天眼,为的便是快速将《劫灰怪格物志》看一遍。     那老道人笑道:“真正的天眼不是你这样的。真正的天眼,是觉醒你体内六觉,你的天眼打开之后,天眼拥有无数个视觉,像是有无数个眼睛!”     “你可以同时看到四面八方,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你的视线焦点,你可以看到盒子里的东西,看到墙后的东西,看到人体内的心肝脾肺肾!”     他微微一笑,道:“你甚至可以看穿虚空,看到另一个世界!单纯让自己眼睛增多,不算天眼,只能算是走江湖的小把戏。”     苏云心头微动,转过身来,试探道:“真有这种天眼?”     老道人点了点头。     莹莹忍不住道:“你说了这么多,你自己会吗?”     “我当然会。”     老道人得意洋洋,道:“闲云炼制的天眼玉叶,其实便是我道门的法门,被他炼成灵器。不过倘若学会了天眼,胜过这种灵器不知凡几!薛青府的伤势肯定很重,董医师治疗他,不知何时才会回来,不如这样,我传授你道门天眼,你帮我治疗伤势。而且有了天眼之后,你看这些格物志也就更快了。”     苏云迟疑一下,回头看了看堆积如山的格物志。     那老道人笑道:“磨刀不误砍柴工,我道门的天眼很容易修炼,你只要开启了洞天,便可以炼成。你开了多少口洞天?亮出来,让我看看。”     苏云称是,突然身后元气动荡,七十三口洞天排开,如同七十二口深井,连同第七灵界,不断牵引天地元气。     杏林药材铺的密室中一片寂静。     老道人躺在药缸里,一幅生无可恋的模样,双眸无神。     莹莹飞过去,在他鼻翼下试探一下,惊叫道:“苏士子,他没气了!”     “我体内灵界,自成一界,炼就世外桃源,不用呼吸。”     那老道人没有好气道:“才不是没气了!你这七十三个洞天……”     苏云有些不好意思,道:“其中有个洞天是凑数的,其实有用的只是七十二口。道长,道门天眼如何修炼?”     老道人失魂落魄,喃喃道:“七十二口洞天……通天阁主……嘿嘿,难怪岑老头把绳子给人家,换做是我……”     苏云又询问一句,老道人回过神来,道:“我道门的天眼,动用符文刻度,烙印在洞天之上,将洞天运转到眉心,如此一来,便可以打开天眼。这些符文数目很多,共计一千零二十四种,每个符文是一种神通烙印……”     苏云吓了一跳,摇头道:“我还是不学了。等我学会这一千零二十四种神通,恐怕十多年也过去了。”     “十多年你学不会,最低三十年。”     老道人笑道:“所以,你不用去学,你只管模仿。把一千零二十四种符文按部就班的抄一遍,印在你的洞天上,先炼就天眼再说。至于天眼的各种玄妙,等到你将这些符文参悟透彻,领悟出其变化之后,自然会知道。我只教你其中的一个变化。”     他想调动元气,然而伤势太重,幸好莹莹是天道院文渊阁的书怪,无论他说出什么符文,莹莹都能轻易的画出来。     老道人啧啧称奇,将一千零二十四种符文说了一遍,又传授苏云序列方式,道:“你学会了之后,多半便可以在短短时间内看完这些格物志了。不过,想要以气血观想出这些符文,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当年用了三个……”     他看到苏云已经开始凝聚气血,观想出一个个符文烙印在自己的洞天上,立刻改口:“用了三个时辰这才观想出来。你很不错,不愧是通天阁主,朴素得很,没有杂念,嗯,没有杂念。”     他暗道一声惭愧。     “老道刚才想说的是三个月,幸好改口得早,不过岑老头从哪里寻来的这么个小伙子,性灵太纯粹了!”     即便是他,也禁不住暗赞不已。性灵便是化形的精神,性灵纯粹,便是精神纯粹,没有杂念。     性灵中没有杂念,才可以折射出强大的神通,才可以更快的让神通显现出来,观想的速度,学习神通的能力,便会比其他人快许多。     苏云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便开始掌握天眼的诀窍,与他性灵纯粹有关。     天亮时,苏云终于将一千零二十四种符文烙印在其中一座洞天上。     等到烙印完成,只见那口洞天中仿佛有一只奇异的眼睛,苏云思索片刻,心道:“难道是这些无数符文,引动第七灵界的天地元气所形成的天眼异象?是了,天眼神通的诀窍,便在于烙印在洞天上,而洞天恰恰是连接第七灵界。其实这种天眼神通,是利用洞天的一种方式方法!”     他突然眼睛一亮,大脑活络开来:“天眼是利用洞天的一种方法,将在这些符文烙印在洞天上便可以发挥出天眼的功效。那么,是否存在其他烙印法门,可以让洞天发挥出其他威力或者效用?”     老道人见他怔怔出神,提醒道:“你可以烙印七十二洞天,每多一座,天眼的威力便强一分。不过现在,已经足够你快速阅读格物志了。你尝试催动洞天,来到自己的眉心。”     苏云取来纸笔,将自己的想法记下,免得自己忘记,这才依言催动这口洞天。     洞天来到他的眉心,突然,苏云的眉心悄悄裂开,洞天所化的天眼浮现出来,仿佛有血有肉,骨碌转动一下!     他精神一震,顿时只觉自己四面八方一切尽收眼底!     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后脑勺,甚至可以看到在他面前飞行的莹莹的后背和脚下!     他还可以同一时间看到伏案大睡的池小遥的面孔,甚至其他地方也都可以看到,他甚至能够看穿池小遥的灵界!     苏云怔然,伸出双手,双手的肌肤骨骼血液等等运行,竟然历历在目,清晰无比。     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灵界,看到自己的性灵的方方面面,以及自己的神通大黄钟的各个部位,哪怕是黄钟内部!     “这太奇妙了!”     他有些眩晕,适应了片刻,轻轻挥手,顿时书案上的格物志纷纷奋起,漂浮在空中。     苏云同一时间将上百册《劫灰怪格物志》书页上的内容收入眼中,这一瞬间无数文字图案顿时纷沓而来,庞杂的信息一发向他头脑中涌去!     古怪的是,他的大脑处理这些信息也变得无比迅捷,不断将这些文字图案整理归纳,变成自己脑海中的知识!     苏云催动元气,翻动书页,几十天甚至几个月才能看完的格物志,被他很快阅览一遍!     终于,苏云放下最后一本格物志,关闭眉心,突然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又只觉饥肠辘辘,连忙摇摇晃晃向外走去。     天色已经大亮,街上又热闹起来,苏云来到一家摊位,连吃了十几人的饭量,这才停下,身体稍微舒服一些,心道:“这门天眼功法并不完美,对肉身的损伤极大。不过……”     他再度催动天眼,去看朔方城底层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面色不由凝重起来。     他看到了游离在空气中的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黑气,朔方底层的人们在不知不觉间呼吸这种古怪的黑气,因此爆发了劫灰病。     “天眼尽管不完美,但的确有用。劫灰怪作乱之后,才有这种劫灰病,而董医师在格物志中也说劫灰怪可能会把其他人同化。这种劫灰病,起源自劫,药石难以医治,恐怕还是需要人魔梧桐来,才能压制住这场大疫。”     苏云付了饭钱,返回药材铺,心中默默道:“只是梧桐那天晚上被劫灰神王惊走,受了重伤,现在她躲在哪里?”     他看到空中游离的一丝丝的黑气,少女梧桐称之为“劫”,只有她才有能力吸收这种劫。    还在找"临渊行"免费小说?    (www.yikanxiaoshuo.com = )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谁与争锋》 《帝道独尊》 《雪落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