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八十章 圣人之面,赤子之心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八十章 圣人之面,赤子之心

    “转圜的余地?”     薛青府失笑道:“牛彪将军,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他迈步走出水榭,只见他的身后墙壁上挂着的一张张面具突然飘了起来,一张张面具突然笑道:“没有必要了。”     一张张面具跟在薛青府的身后,其中一个面具从薛青府的肩头探出来,嘻嘻笑道:“皇帝不放心我,把我撵回朔方。但朔方是一处宝地,曲进他们打造八面朝天阙,我也因此近水楼台。”     又有一张面具从他的右肩探出来,笑道:“但是我只得道其中一面朝天阙,还有其他朝天阙不知所踪。”     一张张面具在薛青府的身后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那天晚上,我们都蒙着脸,一起争夺朝天阙,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因为大家都没有看到对方的面孔。”     一张女子面具神色激动,叫道:“但是我们都知道,其他人也是来自朔方!”     一个孩童面具道:“这是自然。朔方距离天门镇最近,其他势力无法在一天时间赶到这里。只有朔方的强者才能第一时间赶到天门镇,夺取朝天阙。”     还有一个胖嘟嘟的面具做思考状:“那么夺走其他朝天阙的势力,会是谁呢?”     ……     周伯、老牛等人看着这一幕,各自皱眉。牛彪显然是小镇众人的首脑,踏前一步,喝道:“薛圣人,你已经失心疯了!”     “嘘!”     薛青府抬起一根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低声道:“你们仔细听他们的话,不要打断他们。我感觉,他们要猜测出当年的真相了。”     牛彪皱眉,与小镇其他居民面面相觑,他们想动手,却又有所忌惮。     那些面具七嘴八舌,说个不停:“老瓢把子最简单,他蒙脸喜欢用绣着花儿的小香帕,只是能勉强遮住鼻子。他夺走了一面朝天阙。”     “神王与老妖王也简单。那个时候大家都是拼尽全力,谁也无法留守,因此想要辨认出神王与老妖王很简单。”     “更何况,神王和老妖王本来便是我的人!”     “朔方侯他们也不难辨认。作为镇守朔方的侯爷,他取出皇帝赐给他们家的灵兵的时候,便暴露了身份。”     “至于七大世家,他们用的都是真龙神通,无法瞒过我。”     “八面朝天阙,老瓢把子得其一,神王和老妖王得其一,朔方侯李家和叶、彭、朱、吕几家得其一。再加上我手中的这面,共有四面。还有三面,落在童庆云等人的手中。不过这只有七面,最后一面朝天阙那里去了?”     突然,所有的面具齐刷刷向周伯、牛彪等小镇居民看去。     这一千多块面具面色诡异,让周伯、牛彪、厨子、大夫、跑堂等小镇居民有些心里发毛。     “那时候,你们也在朔方对不对?”     一张面具飞出,漂浮在众人面前,来回巡视众人的面孔,眉开眼笑:“老周,皇帝命你们来保护我,名为保护,实为监视。天门镇剧变时,天市垣天高皇帝远,帝平无法立刻赶来,所以只能命你们出手。”     其他面具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又有一张面具从薛青府身后飞出,笑道:“所以,你们立刻赶往天门镇,在天门镇中的曲进等人突然消失之时,你们也参与其中,争夺朝天阙!”     第三张面具飞出,在周伯等人面前飘来飘去,悠然道:“那时一片混乱,你们人多势众,成为另一股大势力。所以第八面朝天阙在你们的手中。只是让我感觉到奇怪的是……”     所有面具一起飞上前来,面色古怪,异口同声道:“牛彪将军,为何你们夺得一面朝天阙后,没有禀告帝平,反而据为己有?”     周伯、厨子、跑堂、茶博士等人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一千多张面具漂浮在静静等候,而他们后方的薛青府也丝毫不急。     “哈!”     牛彪突然笑了一声,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把朝天阙交出去,大帝有什么赏赐?朝天阙有八面,我们只得到一面,这是功劳吗?不是,这是死罪!与其如此,何不我们抢了去,据为己有?谁不想长生呢?”     一千多张面具露出笑容。     “所以,我们选择继续隐藏在圣人身边。”     牛彪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身躯愈发雄壮、伟岸,嘿嘿笑道:“这些年来,圣人旁敲侧击,屡次试探我们,想要知道我们是否也参与其中。俺牛彪看在眼里不禁讥笑,笑你有圣人之名,却与你的弟子白月楼一样虚伪!”     他脑袋撑破圣人居的屋顶,身高数十丈,探手一抓,小镇的河道中咔嚓一声巨响,一杆钢叉破水而出!     牛彪晃了晃钢叉,身后洞天、骊渊、天象一一浮现,最后他的性灵浮现,隐约有圣人景象。这正是征圣境界的象征。     征,又作徵、证。     所谓征圣,其意思是验证圣人绝学。     修炼到这一境界的灵士,对旧圣绝学已经钻研到极致,验证圣人绝学,怀疑圣人绝学,加以继承发扬,甚至另立门户!     这才是征圣!     小镇之中,牛彪修为实力最高,也是唯一一个达到征圣境界的存在,即便是面对老妖王他也丝毫不虚!     他本是大妖,拜入朝廷为官,官拜五官中郎将,若非帝平对薛青府实在不放心,也不会派出他这等存在来监视薛青府!     他的身后,周伯等人纷纷爆喝,小小的城中镇,赫然是一众天象骊渊境界的大高手,连一个元动境界的灵士也没有!     圣人居所在的小镇,隐藏的高手,比朔方城所有世家加在一起还要多,着实不可思议!     然而就在他们的修为绽放,即将动手之时,突然一张面具覆盖在周伯的脸上。     “抓到你了周定海,抓到你了!”那张面具欣喜万分,叫道。     面具像是长在周伯脸上,任由周伯怎么撕扯也无法扯下,他甚至连自己的脸皮也撕破了,面具始终长在他的脸上,与他的血肉融合越来越深!     其他人不由骇然,急忙后退,却见一众面具怪笑着向他们飞来!     牛彪咆哮,挥起钢叉向薛青府扎下!     薛青府抬手,抓住钢叉的叉尖!     牛彪催动气血,将钢叉的威力催发到极致,这杆钢叉乃是一件性灵神兵,威力绝对不逊于七大世家的镇族之宝。     然而,就算他这等征圣境界的强大存在,加上灵兵,竟然未能动摇薛青府分毫。     薛青府的右手稳稳的接住钢叉,白眉飘荡,脸上露出笑容,仰头道:“牛将军,我也为你准备了一张面具。”     周伯脸上,面具的脸与他的脸在不断变化,突然变化停止,面具消失。     周伯抚摸自己的老脸,哈哈笑道:“老周,你终于也变成了我!”     小镇上的一众高手纷纷向空中的一张张面具攻去,然而周伯突然向他们出手,抓住其中一人,那人不及提防,突然被一张面具盖在脸上,失去抵抗之力!     周伯放开他,去抓其他人,而刚才那人头脸剧烈抖动,仿佛有两张脸在争夺掌控权,突然间停止抖动,与周伯一起向其他人攻去。     牛彪低头看去,露出绝望之色,他想要逃走,然而却根本无法抽出钢叉。     他想抛下钢叉,但是薛青府滔天的法力却径自碾压而来,通过钢叉压在他的身上,压得他伟岸身躯越来越沉。     牛彪口鼻喷血,被压得一点一点弯下腰,弯下腿,压得他身形越来越小,终于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一张面具飞来,看了他一眼,露出讥讽之色:“你们监视我这么多年,我也为你们准备了这些好东西。牛彪将军,你们可以死而无憾了。”     “老子不想死——”牛彪身躯颤抖,口中喷出鲜血。     那面具啪的一声盖在他的脸上。     过了片刻,薛青府推开圣人居的门户,风轻云淡的走出。     周伯等小镇居民跟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头老牛也跟在后面,薛青府走上小河拱桥,仰望朔方的高楼广厦,只见楼宇封闭。     朔方的高楼广厦此刻没有了灯红酒绿,只剩下一座座六角飞檐的楼宇,寻不到任何入口。     而朔方李家、叶家、彭家、吕家、朱家等世家的楼宇之上,性灵神兵的威力爆发,赫然是七大世家开始攻伐这五个古老世家!     这其中朔方侯李家最为引人瞩目,皇帝所赐的诛神坊,简直堪称杀伐利器,从五门之中射出一道道诛神玄光,斩杀天象境界的存在也如同砍瓜切菜!     “不管是谁掀桌子砸翻棋局,我都必须要入局,夺取其他朝天阙!”     薛青府腾空而起,落在老牛背上,那老牛脚踏妖云冲天而起!     同一时间,朔方城中一座楼宇咔嚓咔嚓震动,不断变化,不断向大地深处沉降。     过了片刻,这栋大楼沉入地底空间,倒悬在劫灰城上方。     正对着这栋楼宇的,正是劫灰神王殿!     “劫灰怪想要救回他们的神王,须得过我这一关。”     众人站在楼宇底层的平台上,苏云看向少女梧桐,道:“而我,需要借助人魔的力量,削弱劫灰怪。”     少女梧桐风情万种的瞥他一眼,正欲答应下来,突然脸色大变,寒声道:“谁把龙灵唤来了?到底是谁……”     苏云心头一跳,急忙看去,只见劫灰城上空一条巨大的神龙之灵缓缓游出。     他心中一沉,龙灵与人魔不死不休,葬龙陵的龙灵出现在这里,显然有人早就算好人魔有可能会碍事,操控魔性让劫灰怪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战力,因此请来人魔的老对头!     “倘若不能借助人魔梧桐的战力的话……”     苏云四下里看去,面色有些凝重。     李牧歌默默的拔出剑,李竹仙努力鼓荡气血,只是他们兄妹二人看到不断破开地层飞入地底空间的劫灰怪,不禁脸色苍白。     一旁的白月楼,因为看出薛青府与自己一样是伪君子而有些垂头丧气。     叶落公子则躲在阴影之中,不知心中是什么想法。     池小遥则因为这一夜战斗,气血受损,脸色有些不好。     而全村吃饭焦叔傲则一脸懵然的看了看在城中游弋的龙灵,又看了看身边的梧桐,有些不知所措。     “我将率领这些家伙,抵抗劫灰怪,防止他们营救劫灰神王吗?”苏云心中着实没有底。     “你还有我!”书怪莹莹在他肩膀上鼓舞道。     苏云死死握紧拳头,咬了咬牙,猛然挥手。     楼宇变化,铮铮铮,这栋楼宇化作无数根粗大无比的钢叉,环绕劫灰神王殿插了一圈!     “那就走一遭!”     苏云长啸一声,纵身向下落去,高声道:“诸君,随我守住劫灰神王殿!守住这座殿,便是守住朔方城!”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