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八章 掀桌子

    “对于这些世家大阀的领袖来说,朔方,乃至朔北,都是一盘棋局,朔北众生,都是棋盘上的棋子。”     苏云冷静无比,手掌中的木头盒子化作奇特的形状,在他掌心中不断跃动。     朔方城地底的震动更加剧烈,环绕在劫灰神王殿外的大圣灵兵尘幕天空,呈现出瑰丽的变化,变成各种形状形态,忽然化作一口薄薄的沙幕,像口大锅扣下,将劫灰神王殿扣在下方。     劫灰山已经完全崩塌,旋转中的尘幕天空不断卷起一块块巨大的劫灰远远丢开,神王殿四周很快便被清理出来。     “世家领袖,包括朔方侯、薛圣人,以及老瓢把子,他们在棋盘上博弈。现在……”     苏云掌心中的木头盒子化作一口倒扣下来的锅,少年挥了挥手,低声道:“你们的棋盘没了。”     嗡!     环绕在劫灰神王殿外的沙幕散开,神王殿中,古老无比的劫灰神王依旧被封锁在劫灰之中,一动不动。     突然,咚的一声心跳声劫灰中迸发出来,这声心跳,让他的气息在一瞬间提升不知多少倍!     “童庆云,薛圣人,帝平,现在,我替你们掀了桌子,打烂棋盘,你们该图穷匕见了吧?”     苏云轻轻握住降落下来的木头盒子,低声道:“从今晚起,朔方,乃至整个朔北的众生,都不在你们的掌控之中!我为你们竖起一个台子,摆了一盘新棋!”     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到处都是战火,城防军正在与劫灰怪厮杀。     这些劫灰怪数量众多,随着吞噬的人越来越多,其实力越来越惊人,堪比天象境界强者!     朔方是朔北最大的城市,最繁华的城市,世家最多,又有四大学宫,但天象境界的存在也并不多,只有三十位左右,加上隐藏的天象境界高手,也不足四十位。     朔北其他州郡,天象境界的强者数量,要比朔方少很多很多,甚至一个州郡有可能只有一两位天象境界强者。     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两只劫灰怪,而是劫灰怪群!     这些劫灰怪的实力强横,善于飞天,在黑夜中来无影去无踪,打起来不知疼痛,极为难缠。     哪怕他们有着绿林的瓢把子的支援,也是死伤惨重!     他们只能靠军队结阵,靠几件灵兵支撑。     就在这时,突然所有的劫灰怪仿佛得到什么号令一般,抛下各地的城防军和一场场战斗,振翅而起,驾驭云气呼啸而去!     朔北各州郡的一众高手不禁呆滞,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明明占据上风的劫灰怪,为何没有对他们斩尽杀绝?     不过,劫灰怪的离去,也算是救了他们的性命。     “整顿军备!”     一个个城市中,劫火燃烧,却有将士厉声道:“整顿军备,准备开拨朔边!”     一个个灵士飞奔疾驰,传递命令:“整顿军备,开拨朔边!”     朔边城。     边军将士站在朔边城的城墙上,那城墙是一道长城,建立在连绵不绝的山脉上,有着一个个垛口。     边军将士站在城墙上,城墙外便是战场。     天空中的雷劫像是最为明亮的太阳,让他们几乎睁不开眼睛。     朔边城外的战场叫做波劫谷,数百年前,有五位将军在这里率领千军万马,死守朔方,血战三十年之久,将塞外异族挡在朔边。     而他们战斗过的地方,化作了一片魔气森森的战场,有传闻说这片战场到了夜晚便有无数冤魂游荡,甚至还可以看到鬼将点兵,与鬼神厮杀。     后来东都的皇帝来这里纪念那些战死的将士,将这片魔域般的战场命名为波劫谷。     边军将士一直以为这只是传说,但是一个多月前,他们终于见到了鬼神点兵。     那天晚上,他们看到五个魔气沉沉尸气沉沉的怪人越过天市垣,来到朔边,进入波劫谷战场遗址。     那五个怪人一身漆黑,看不清面目,周围的魔气让他们的身形看起来极为扭曲。     那天晚上,镇守朔边的将士听到波劫谷中传来点名的声音,一个厚重的声音从谷中传来,每点一个名字,便听得有人发出“到”的一声。     那天晚上,边军都没有睡着,他们被点兵的声音惊醒,斥候立刻出关去查看,回来报告朔边的长官:“波劫谷中有数千大军!”     长官前去查看,果然看到了一支数千“人”组成的大军,纪律严明,手握刀枪剑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支军队的军人,身体破破烂烂,有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有的头颅缺少一块,有的缺胳膊少腿。     他们的兵器也仿佛埋在地下很久,多数残缺。     那位长官没有多说话,立刻返回边关。     第二天,塞外异族的可汗在羊城集结兵力,率领大军浩浩荡荡进发朔边。     朔边的将士没能等到这一战,他们只看到了那一支鬼神大军在关外的波劫谷,挡住了可汗的虎狼之师!     波劫谷像是变成了一个吞噬一切肉体的魔域,异族可汗才情惊人,又有雄心壮志,不愿偏安于塞外,也想入主中原花花世界,夺得中原正统。     这次难得七大世家里应外合,自然不放过这个时机。     怎奈,那数千鬼神大军在五大半魔的率领下,战力实在太高,而且越来越高,以至于将他们挡在这里。     他甚至请来草原黄金寺的高僧前来除魔,也被那五大半魔斩杀。     这一个多月时间,数千鬼神,被打得性灵也灰飞烟灭,只剩下五尊越来越强大的半魔,让可汗的大军始终无法入关半步。     有一位中原来的灵士在他麾下为官,献了一计,于是可汗驱赶数十万奴隶,撵入波劫谷。     李将军等半魔早已杀红了眼,屠杀了这些奴隶之后,魔气达到巅峰,引动天劫。     这一场天劫来得如此猛烈,宛如五轮骄阳悬在夜空中,肆意倾洒雷霆,劈在李将军等人身上!     那五尊半魔身躯伟岸,不去抵挡天劫,反而冲出波劫谷,奋勇冲杀,杀入可汗的大军之中。     边关将士远远看着这一幕,无数雷霆交织如梭,映照着那五个伟岸的身影。     可汗的军队如同铜墙铁壁,又有诸多巨大的灵兵,灵兵被催动,一股股恐怖的威能冲向那五尊半魔。     又有万千塞外灵士潮水般涌动,一波又一波的蜂拥上前,嘶喊声砍杀声震天!     劫光照耀下,无数肢体飘飞在半空中。     塞外的浑拓可汗周身沐浴在神光中,如同一尊顶天立地的神祇,坐镇军中岿然不动,冷然的看着五尊半魔向自己冲来,势不可挡!     李将军等半魔纵身跃起,倾尽所能向他杀去。     就在此时,天空中一道剑光从劫云中浮现出来。     剑光流转,半魔李将军,半魔叶将军等人,纷纷人头落地,性灵死于非命。     “寡人祖上不甘心做塞外雄鹰,有吞并天下之志,年仅四十,便一统塞外,打下万千里江山。祖上雄心壮志,打算踏过天市垣,进军中原。然而,他被五位壮士挡在这波劫谷。”     浑拓可汗高大伟岸的身躯躬了下来,向雷劫中化作飞灰的五魔尸体行礼,道:“五位挡住他三十年,让寡人祖上因此郁郁而终。寡人幼年时进入天门鬼市,寻到祖上,接下他的遗愿。今日寡人又被五位壮士堵在这里五十日之久,虽然胜过你们,却并无多少欢喜。”     他直起腰身,抬起手中的鞭子,指向朔边:“儿郎们,踏平朔边!”     “嘟嘟——”     嘹亮的号角声响起,塞外将士如同潮水般涌向朔边的边关。     天市垣驿站,镇守驿站的那几个老兵站在山顶抵挡无数妖魔的冲击,突然天sè黯淡下来,几个老兵抬头北望,只见夜空中的五轮太阳熄灭。     “边关恐怕挡不住了。”     几个老兵面sè凝重,对视一眼:“倘若边关失守,我们天市垣驿站,便是第二关!诸君,有死而已!”     “有死而已!”     朔方城。     裘水镜站在天方楼的幕窗前,看着北方的天空中,一轮轮太阳相继熄灭,朔方城又再度陷入黑暗之中。     他身后传来陆昊陆太常的声音:“水镜大人,刚才天空这么亮,让我还以为天亮了。没想到现在还是黑夜。”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劫灰怪从天方楼旁边飞过,掀起一股股狂风。     陆昊陆太常脸sè微变,急忙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只见夜空中一只只体型巨大的劫灰怪竟然不知何时从朔北其他各地赶来,飞入朔方!     陆昊陆太常瞠目结舌,但见一只只劫灰怪俯冲下去!     “嘭!”“嘭!”“嘭!”     朔方城的一口口窨井炸开,诸多劫灰怪向地底冲去!     裘水镜淡淡道:“陆太常,看来有人掀桌子了。你的桌子,你摆好的棋盘,人家不屑于和你玩。有人要另起一局,而你我,朔方侯,甚至薛圣人,都是这棋盘中的棋子。”     陆昊陆太常脸sèyīn晴不定,失笑道:“水镜大人何出此言?”     裘水镜目光闪烁:“你若是不走棋,其他棋子先走一步,那么你的胜算便大大降低。陆大人别忘了,帝平此刻也是棋盘上的一个棋子,他若是先走的话……”     陆昊陆太常唳啸一声,气息陡然绽放,顿时无数神龙从他体内飞出,纠缠盘绕,将天方楼神仙居撑得四分五裂!     “裘水镜——”无数神龙嘶吼,吼声冲荡,粉碎裘水镜身后层层空间!     裘水镜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形如同波纹抖了抖。     陆昊陆太常急忙探手抓去,却见自己的手掌从裘水镜的身体里穿过,裘水镜并没有在那里。     陆昊陆太常脸sè大变,快步走到楼边,向外看去,只见天方楼四周,数以百计的裘水镜站在空中,将此地包围。
推荐阅读: 《天痕猎人》 《武斗仙神》 《阵仙》 《无当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