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十八章 镇里的长辈不是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十八章 镇里的长辈不是人

    苏云收回手臂,剧痛让他的右臂麻木,额头青筋乱窜,霎时间布满豆大的汗珠,疼得几乎昏死过去。     “赢了?”他左手托着右臂,有些茫然。     刚才那个危急关头,他按照仙剑斩杀神鳄的那一剑挥动手臂,没想到竟然真的将杨胜这个可怕的敌人斩杀。     那仙剑是他双目失明的元凶,是他修炼鳄龙吟时的梦魇,没想到他久思成疾的情况下,竟然也不知不觉间模仿了这一剑的形态。     他也没想到这一剑的威力这么强。     “小云哥……”     苏云听到声音,心中一喜:“不平,你还活着?”     他正想走过去,双腿一软,险些跌倒。     另一边,花狐拖着一条断腿向这边爬来,狸小凡靠在树下,抱着自己被打断的尾巴哽咽落泪。     苏云又听到青丘月的咳嗽声,他终于露出笑容,无力的坐了下来。     次日清晨,苏云、花狐、狸不凡等人出现在天门镇的药铺。     天门镇还是一如既往的是阴天,不见太阳,但是在天门镇外却是艳阳高照,古怪得很。     罗大娘经营镇子里唯一的药铺,她用布条把苏云的右臂悬吊在胸前,又用木板帮花狐固定了断腿,给了他一根拐棍拄着。     “不会打架,还学人打架!”     罗大娘捋直了狸小凡的断尾,用一根木棍固定住,把断尾绑好,冷笑道:“怎么没打死你们?”     花狐、狸不凡等狐妖一脸惊恐的看着这尊鬼神,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苏云笑道:“大娘别吓唬他们,我们真的就差点被打死了。”     罗大娘哼了一声,继续帮狐不平包扎,突然重重一勒:“不学好!”     狐不平眼泪长流,正要痛呼出声,却被满脸惊恐的狐狸们捂住了嘴巴,只得呜呜几声表示抗议。     终于,他们的伤被罗大娘处理了一遍,苏云松了口气,把罗大娘拉到角落里,悄声道:“大娘,我觉得曲伯不是人。”     罗大娘吓了一跳,不动声色道:“小云,你瞎说什么?”     苏云迟疑一下,没有说出自己在天门后的世界的见闻,道:“我只是有这个怀疑,曲伯可能已经死了。现在的曲伯,可能只是他的性灵而已。”     罗大娘噗嗤笑出声来:“臭小子又胡思乱想。老曲能吃能喝,能蹦能跳,他怎么可能是鬼?别胡思乱想。这几天不要四处乱跑,免得又被人打残了。”     苏云应了一声。     花狐拄着拐棍,狸小凡屁股朝天竖着尾巴,狐不平和青丘月躺在担架上,在苏云的宅院里晒着太阳。     整个天门镇都不见天日,但惟独苏云的院子里有阳光可以照下来。     这是裘水镜的功劳。     自从这位水镜先生来后,大笑一声,天门镇的天空中的阴霾便破了一块,只要是白天,但凡有太阳,便会有日光照下来,恰恰是照在苏云的宅院上。     苏云坐在那里,思索道:“花二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天门镇有古怪。”     四只狐狸面面相觑,不知他为何说出这话。     天门镇,何时正常过?     苏云继续道:“我怀疑我们镇的一位长辈,可能不是人。”     四只狐狸被呛得连声咳嗽。     狐不平刚要张嘴说话,被花狐把拐棍塞到嘴里,说不出话来。     狐不平委屈万分,心道:“小云哥不知道,他们镇里不是一位长辈不是人,而是所有长辈都不是人……”     苏云又道:“不过我觉得他并没有恶意。相反,他对我很好。”     他安静下来,坐在那里默默出神。曲伯的确对他很好,这是一个和蔼的老头。     四只狐妖也安心养伤。     洪炉嬗变养气篇可以强身健体,提升恢复速度,于是日落月升的时候,他们便去汲取日月精华,磨练元气。     苏云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格杀杨胜的那一剑。     那一剑轻易间便破去了鳄龙吟的一切招式,虽然当时苏云是处于绝望之中以手臂为剑,使出那一剑。     但是现在他却不知该如何复现那一剑。     苏云试图催动气血,但右臂的伤着实严重,他格杀杨胜时气血近乎狂暴,疯狂涌入脱臼的右臂,撕裂了右臂的肌腱筋膜,导致到处都是淤痕。     现在,他稍微催动气血,便感觉右臂像是要炸开一般。     “等到痊愈之后,再试着重现那一招剑法。”     他又思索揣摩鳄龙吟的散手,想到兴起时便演练几招,每次尝试演练都疼得直皱眉头。     “再不老实就残了!”     罗大娘来给他们换药,见苏云还在用左臂练散手,不禁摇头,吩咐他们道:“最近几天不要出门。天门镇附近来了些外人,很凶。”     “外人?”苏云露出警惕之色。     天门镇很少来外人。     他在鬼市上格杀童帆,从杨胜的表现来看,童帆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难道所谓的外人,是因为童帆之死而来?     罗大娘为他们检查一番,道:“听说是来抓蛟龙的。好像有人散布消息,说咱们这有条大蛇要化作蛟龙,因此都想来捉。你们老老实实呆在镇里,不要去凑热闹。”     “不是来寻我的?”     苏云松了口气,心道:“那么一定是来抓全村吃饭的。这条蛇还邀请我们去观摩他化蛟龙呢。”     蛇蜕变化作蛟龙,机会难得。     苏云在天门后的世界遭遇仙图,看到过鳄龙蜕变,化作蛟龙的情形,因此对大黑蛇蜕变化作蛟龙的兴趣不大。     而且他目不能视,看不到蜕变的过程。     不过,对花狐他们来说,观看化龙意义非凡,对他们鳄龙吟的提升很大,绝对不能错过!     苏云安心养伤,休养的这两天,他的洪炉嬗变也顺利修炼到第四重,元气更加雄厚。     等到他肩头的伤好得差不多,苏云便开始一遍又一遍的练习散手。     经历了与杨胜一战,让他对于鳄龙吟的理解也越来越深,这几日伤势重,无法练习,但是他的大脑里却已经将三十六散手练了不知多少遍。     鳄龙吟三十六散手的奥秘,也被他琢磨清楚。     脑袋里想清楚,还需要身体来掌握,因此他伤势刚好便立刻不断练习。     花狐的断骨还没完全好,拄着拐棍站在一旁观望,只见苏云对三十六散手的掌握越来越熟练,恍惚间宛如一个多头的鳄龙魔怪,狰狞凶恶,四面八方出击,好不吓人!     “小云的本事,越来越强了。”花狐由衷替他感到高兴。     忽然,只听鳄龙雷音越来越响,苏云胸腔中的元气冲荡,愈发剧烈,四种鳄龙雷音混作一体。     这四种声音融合的一刹那,声音仿佛发生了改变,让苏云体内的元气剧烈摩擦,胸腔中发出一阵长吟。     那龙吟声如同洪钟大吕,金石之声交错,这一瞬间,苏云体表竟然有气血涌出,化作鳄龙,而鳄龙的体内竟有一头蛟龙正在努力挣扎,仰头长鸣,试图破壳而出!     此刻的苏云,像是一个正在经历蜕变的鳄龙,努力的脱去鳄龙的皮壳,化蛟!     花狐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急忙揉了揉眼睛:“是鳄龙吟的第三种成就,显形吗?不对吧,小云明明才刚刚修成洪炉嬗变的第四重,怎么可能做到气血显形?”     苏云的气血溢出体表,形成的鳄龙形态动荡不休,挣扎不休,像是要渡劫的魔怪!     苏云对此一无所觉,他闭上眼睛站在那里。     此刻他体内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性灵神通,那口黄钟的第七层环,忽环的表面,竟然浮现出一幅幅鳄龙图!     忽环有三百六十刻度,每一幅鳄龙图恰恰占据了一个刻度,共有三十六幅图,占据了三十六个刻度。     随着忽环的旋转,三十六刻度上的鳄龙图也自奔腾咆哮,恰恰就是鳄龙吟的三十六散手!     苏云惊讶不已。     别人不知道黄钟来历,但他却一清二楚。     他幼年双目失明,郁郁寡欢,一日踉跄来到镇外,坐在歪脖子柳树下大哭。树下的岑伯见他可怜,于是便告诉他时间的刻度,年、月、天、时、字、秒、忽。     岑伯告诉他,只要他的脑子里有这样一个记录时间的时钟,他就算没有眼睛,也可以像长着眼睛一样生存下去,他可以看到四周的一切,可以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苏云信以为真,天真的他爬到镇上的钟楼,一点一点的抚摸钟楼里的铜钟。     他想象自己的脑海里也有这样一口黄铜大钟,与钟楼里的铜钟不同的是,他的黄钟分为七个不同的环,每层环有着不同的时间刻度,不同的转速。     后来,他才知道这叫观想。     但是当时苏云只有七岁,并不知道这些,他为了活下去,为了能够“看到”四周,而不断想象黄钟,不断加深黄钟的印象。     久而久之,他的脑海里便有了这样一口黄钟。     可是,自己的黄钟的刻度中,并没有鳄龙图啊!     宅猪:求推荐票,对,就是你裤兜里的,两个圆圆的……不不,不是那个,把那两个圆圆的放下!是旁边的,对对,就是这俩硬币。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子虚》 《诸天镇道》 《侠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