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七章 引爆朔方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七章 引爆朔方

    苏云与池小遥一夜奔波,待来到最后一处楼宇群落时,已经到了深夜,苏云与池小遥都筋疲力尽,但好在各大世家的灵士腾出手来,赶来支援。    劫灰怪被清扫一空,只是迟早的事情。    突然,天色大亮。    一时间交手双方都不由呆滞,纷纷向光芒照耀之处看去。    “这时候还不该升起太阳,奇怪了!”    莹莹站在苏云的肩膀上,翘首张望,迷茫道:“而且,太阳不应该是从东方升起的吗?怎么从北方升起了?”    苏云向光芒照耀之处看去,只见明亮的光芒从北方升起,天空中多出了一轮轮太阳,交相辉映。    五轮太阳腾空,挂在夜空中,极为耀眼,将方圆数百里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那五轮太阳下,一道道电光像是丝线,与地面相连。    那些光芒跃动不停,像是多臂的神女用银针穿着银丝线,以大地为布匹,银针穿梭交织,织就锦绣。    “那是劫。”    少女梧桐出现在一座楼宇的顶端,站在龙首之上,遥遥张望,身后红衣飘飘,轻声道:“五位半魔无法压制他们的魔性,爆发出的劫。”    她面色平静,但语气中却有羡慕之意:“他们五人经此数十日杀伐,一身魔气魔性积累到极致,足以与大圣媲美,于是杀戮与魔性引发了天劫。能将魔气魔性炼到这种程度,他们成就已经不弱了。”    苏云心神震动,遥望北方,低声道:“李将军等人堵截塞外的异族大军至今,为朔北争取了时间,现在他们的修为实力达到了极致,但生命也走到了终点。这几位老将军,尽管是半魔,但可能是这个朔方城中最纯粹的人了……”    池小遥露出茫然不解之色,向四下里看去,她看到了朔方侯李家、叶家等世家的灵士,也看到文昌学宫的首座西席帮忙镇压劫灰怪之乱,但是她却未曾看到与七大世家的对决。    “为什么左仆射、朔方侯、薛圣人,他们不对七大世家动手?”    池小遥低声道:“七大世家已经做了这么多恶,杀了这么多人,除了朔方,其他十六州的劫灰怪动乱,肯定也是他们下的毒手!为何朔方侯和老瓢把子他们依旧隐忍?”    叶落公子走来,听到她的疑问,迟疑一下,没有走上前去。    李牧歌宝剑插在腰间,摇头道:“小遥学姐,在没有得到七大世家明显造反的证据之前,我父若是擅自调动边军,便会引起朝官弹劾。此事关系到我们的身家性命,因此没有证据,绝对不能对七大世家动手。”    池小遥迷茫道:“等到劫灰怪动乱蔓延到所有州郡,形成气候,围困朔方,那时再动手就晚了啊!”    李牧歌无奈道:“但也只能如此。好在五位老祖宗拖延了这么长时间,援军应该也快到了……”    叶落公子迟疑一下,没有说话。    突然,苏云道:“援军不会来了。”    李牧歌怔了怔,连忙道:“苏师弟,你不了解时局。我父早在年初便已经命人快马加鞭赶往东都,禀告陛下七大世家有造反之意。大帝降下旨意,让我父宽心,他先瓦解七大世家的势力,再调动其他各州郡兵马,支援东都。”    叶落公子向后退了一步,退入阴影中,一言不发。    苏云道:“侯爷、老瓢把子和薛圣人之所以迟迟不动,并非仅仅没有证据那么简单,这里面还牵扯到一桩公案,八面朝天阙案。”    阴影中的叶落公子幽幽的叹了口气。    苏云继续道:“这桩公案牵扯到多方势力。七大世家是一方势力,占据了最多的朝天阙。侯爷、老瓢把子、薛圣人各自为政,而第三方苦主,便是东都的大帝。对于七大世家和侯爷、圣人、老瓢把子等人来说,这是两虎相争的局。但对于帝平来说呢?这是什么局?”    李牧歌皱紧眉头,李竹仙走来,见他们如此凝重,颇为不解,悄声询问池小遥。池小遥低声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他们说,朔方局势如此狼藉,朔北百姓死伤如此惨重,好像并非全是七大世家的错。”    李竹仙大怒:“不是七大世家的错,难道我爹还有错了?”    突然,圣公子白月楼走了过来,沉声道:“大师兄,你的意思是,八面朝天阙就在这朔方城中?”    苏云点头。    白月楼继续道:“对于我们来说,七大世家想要造反,危害百姓,所以我们反抗。我们为的是朔方的百姓,朔北的百姓。但对于侯爷、老瓢把子、我师以及七大世家来说,其实他们为的是朝天阙。”    苏云又点了点头。    白月楼面色黯淡下来,摇头嘿嘿笑道:“我师乃是圣人,不会做出这等事,嘿嘿,我是伪君子,但是老师怎么可能与我一样虚伪呢……”    他身躯颤抖,后退两步,颓然坐在阴影中。    这时,他身边传来叶落公子的声音:“对于东都大帝来说,这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局。”    白月楼这才注意到他。    众人的目光落在阴影中的叶落公子身上,叶落公子缓缓走出阴影,声音沙哑道:“皇帝要的,不是朔方的百姓平安,不是抵御异族入侵,也不是保住朔北的疆土不失。皇帝要的,是八面朝天阙,是长生!”    天市垣北方,五日腾空,骄阳胜火,炼化邪魔,即便是在朔方也让人只觉空气变得无比灼热!    苏云等少年少女站在楼顶,喉咙发干,像是离开水的鱼,心中充满绝望。    “对于东都的皇帝来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叶落公子苍白的脸色沐浴在五个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苍白,没有血色,道:“七年前犯下这个案子的人,都聚在朔方这个地方,而且他们剑拔弩张,势同水火,必定会自相残杀。”    少女梧桐的红裙飘荡,从另一个楼宇的神仙居上飘来,长达百十丈。    她的声音在众人脑海中同时响起,悠然道:“七大世家,薛圣人,朔方侯李家,叶家、朱家、彭家、吕家,甚至神王、老妖王,都参与到朝天阙案之中。你叶家的家主不清白,你们老爹朔方侯也不清白。”    叶落公子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李牧歌和李竹仙对视一眼,露出茫然之色。    “李将军、叶将军等五位半魔,其实只是你们各家家主在这次争斗中的牺牲品。”    少女梧桐的笑声像是一口口短小的刀子,一刀又一刀的插入他们的心脏:“朔方侯、叶家主等人都是枭雄,他们知道,皇帝不放心他们这些异姓侯,而且镇守朔北这等苦寒之地,哪里有朔南朔东舒坦?更何况,倘若可以长生的话,谁还在乎皇帝?”    她的声音落在叶落公子的耳中,变成了他父亲的声音,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活灵活现:“皇帝算个屁?”    她的声音落在李牧歌、李竹仙的耳中,却变成了朔方侯的声音:“拥有了八面朝天阙,我便是神仙,长生不死,不老不灭!”    而落在白月楼的耳中,却变成薛圣人的声音:“再加上裘水镜的大一统功法,仙法仙体仙术,便统统有了!”    落在苏云和池小遥的耳中,却变成了左松岩的声音:“进,可以成为仙人,退,可以称霸成帝!”    红衣在苏云面前飘拂而过,红衣过后,苏云看到了少女梧桐如白玉,没有半点瑕疵的小腿。    她赤着脚,踩着红裳走来,从他面前走过,小腿和脚丫上没有半点的茸毛。    “朔方和朔北的时局糜烂如此,众生如坠水火地狱,死亡遍地,哀嚎挣扎,求天天不应告地地不灵,造成这一切的,正是这些巨头心中的心魔作祟啊。”    少女梧桐轻笑,伸出手指挑起李竹仙的小脸蛋,红袖拂过池小遥的面颊,吃吃笑道:“我一直不太明白,你们人类明明这么坏,为何还有脸称我为人魔?”    她牵着苏云的手,在人们之间轻快的跳起舞蹈,苏云被她拉得踉跄。    “你们啊,比我坏多了!”    梧桐带着苏云翩翩起舞,扑哧一笑,风情万种:“我来到你们人间,像是来到了无上的圣地,像是进入了地狱,无比快活!”    苏云身姿僵硬的跟随着她的舞步。    梧桐笑声如银铃,在楼宇间荡来荡去:“苏士子,大师兄,你这个与天门镇与八面朝天阙有关的人,也被引到这里来了!而我,我与葬龙陵案,与七大世家和领队学哥有关,也被牵扯进来。”    白月楼、李竹仙、李牧歌、池小遥和叶落公子等人各自低头。    书怪莹莹叹了口气,坐在苏云的肩头上,幽幽道:“人真复杂,我还是继续做我的小书怪罢,不做人了……”    苏云松开梧桐的手。    少女梧桐牵着他的指头,依依不舍,噗嗤笑道:“那么英明神武的大师兄,我们该怎么办,才能解决这个局势?”    她突然近前一步,靠在苏云的怀里,纤纤玉指按在他的心口上,柔声细语:“我感受到你心中有怒火,像是毁天灭地的劫火燃烧,你想做什么?”    她吃吃笑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苏云手掌一翻,掌心中多出一个木头盒子,目光闪动,道:“真的么?”    梧桐目光落在这个木头盒子上,继而又仰起头,看着苏云的面庞。    苏云目光深沉,低声道:“我将朔北十七州所有作乱的劫灰怪,一并引来,引爆他们之间决战,你也支持我吗?”    少女梧桐露出笑容,捏着小拳头锤他胸口:“你快点儿!人家等不及了呢!”    “轰!”    大地震动,朔方城地下十四里,一根根巨大的铜柱扎根在劫灰城中,劫灰城中座座史前大殿,劫火熊熊。    突然劫灰山坍塌,巍峨的劫灰神王殿暴露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