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镜徐来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镜徐来

    烛龙辇上的侍女少英点头,挥手道:“老爷自己当心,皇帝那边我会交代清楚。”    裘水镜转身走入夜色中,他对少英很是放心,他虽然暂时回不去,但是少英代他回去见皇帝,一定可以将他与皇帝的关系处理得很好。    驯龙者与那头陆地烛龙商议完毕,许给烛龙三倍的伙食,烛龙这才答应下来。    烛龙张口,吐出一枚龙珠,龙珠光焰如炬,照亮前方十多里,发出悠扬的龙吟。    那驯龙者见到裘水镜的影子被拉得很长,连忙叫道:“烛龙要发车回去了,再不上车,便把你丢在这荒山野岭了!”    裘水镜挥了挥手,没有回头。    那驯龙者大怒,高声道:“你这人,怎么不听劝?整个朔北完全崩坏了,到处都是劫灰怪!回朔北,就是等死!”    裘水镜哈哈大笑,身影被拉得很长:“朔北崩坏?我此去,便是力挽崩坏之势!”    狂风呼啸,大风中裘水镜扬手,把帝平让陆太常陆昊交给他的圣旨丢了出去!    “皇帝的旨意,我为何要听?帝平,是你在求我,不是我求你!”    裘水镜像是放开了一切束缚,放声大笑。    那驯龙者呆了呆,纵身跳到龙首上,坐了下来,拍了拍烛龙脑袋,大声道:“不用管他,我们走!”    烛龙奔行,在旷野中折向,返回驿道。    龙珠在它口唇间照耀前方道路,烛龙带着背上的旅客,驶入茫茫的山野。    朔方城,李家侯府,朔方侯站在神仙居的露台外,身后便是李家的镇族神兵,以及李家的一众将士。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手掌握紧,又自松开,又自握紧,又自松开,手心里是湿哒哒的冷汗。    “朔方之乱,无比凶险。”    他目光如同苍鹰,盯着远处的武家,低声道:“武原都,你在等待出击的时机吗?”    朔方侯的额头也出现一滴滴冷汗,他身后的镇族神兵乃是李家守护朔方有功,皇帝上次的圣物,诛神坊。    诛神坊是一座门户,如同天门镇的天门,有五道门,每一道门皆是一面牌坊,上面烙印着李家先祖的丰功伟绩,征战杀伐的身姿。    五门,代表朔方五个古老世家。    当年追随李家先祖的其他几个世家,也各有镇族的性灵神兵,都是元朔的皇帝所赐。    诛神坊的威力非凡,五道门户中皆有方孔,可以将刀枪剑戟之类的性灵神兵插入方孔中,便可以爆发出神威,专杀性灵,斩杀鬼神也不在话下!    当年的元朔皇帝将此宝赐给李家,褒奖他们守在朔方,像是守住元朔的门户,抵御外敌,所以将此宝赐给他们。    但即便是背靠如此强大的性灵神兵,朔方侯还是没有任何胜算。    因为他知道,无论朔方乱得有多狠,他都不能出手,他只能让侯府中的李家灵士出击,去平定劫灰怪之乱。    因为,他只要一动,远处武原都也会出动!    他已经看到,武家的神仙居上空阴云密布,雷霆交加,雷光亮起的一刹那,可以看到巨大的龙形生物在里面游动!    那是武原都的神通!    “武原都在等待我暴露破绽。现在他师出无名,只能让七大世家的子弟化作劫灰怪四下屠杀,制造混乱。”    朔方侯额头汗珠一滴一滴从眼角滑落下来,他身后,李家的众多骊渊、天象境界的高手守在诛神坊的四周。    “混乱之中,只要有机会,他便会对我痛下杀手!”    朔方侯心如明镜一般,劫灰怪作乱,是为了给帝平栽赃,帝平失德,上天震怒降下天灾,七大世家举义旗起义,反抗暴政。    他朔方侯自然也是帝平的爪牙,暴政的一部分!    “所以,只能任由小辈去平定劫灰怪之乱,我不能露出任何破绽!”    朔方侯高度紧张,即便看到李牧歌、李竹仙等人在劫灰怪的攻击下岌岌可危,也不敢出手营救。    即便他看到武神通所化的劫灰怪扭曲了云桥,李牧歌、李竹仙等人从桥上跌下,即将粉身碎骨,他也没有搭救。    他不能给武原都这个机会。    当他看到苏云站在云桥端头,远远而来,操控朔方楼宇,镇压武神通,解救下李竹仙李牧歌等人时,他这才松了口气。    “苏士子,多谢了。”    朔方侯压力稍减,心中默默道:“只是这一夜,恐怕我们几家要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微微一怔,只见一股狂风吹来,空中一道黄色画卷飘动,上面还有字迹。    朔方侯心头一跳,急忙看去,只来得及看到零星几行字。    “这是……”他心头剧烈跳动。    叶家、彭家、朱家、吕家等世家的家主也是紧张万分,但好在苏云飞速赶来,将一座座陷入动乱的楼宇群落封锁,将劫灰怪铲除。    这些世家腾出人手,支援其他楼宇群落,朔方城内的动乱,渐渐平息下来。    文昌学宫。    十锦绣图飘起,接着落地,与文昌学宫相容。    左松岩坐在文昌帝君殿的门槛上,目光深邃,静静地看着学宫的山门。    学宫的山门前,童家老神仙和童庆云站在那里,身形沐浴在劫灰灯的灯光下,一动不动。    左松岩也是一动不动。    朔方城中一片大乱,他没有让学宫中士子前去平乱,只让涂明、闲云等几个首座西席出击。    现在的文昌学宫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西席先生,以及学宫士子。    而他麾下的瓢把子,则都已经被他遣返,回到十七州一百零八郡。    朔北大乱,劫灰怪四处烧杀,吞噬百姓,地方势力一时片刻间无法平乱,所以他只能调动绿林的力量,去平息劫灰怪的动乱。    “但是,这场动乱不容易平息啊。”    左松岩眼中光芒幽暗,看着夜幕下一条条巨龙行走在阴暗中,悄悄潜入文昌学宫。    “倘若地方上的劫灰怪之乱被平息,还则罢了,若是没有平息,其他州郡被劫灰怪杀得一败涂地,那么朔方便危险了。”    文昌学宫中突然山河陡变,轰隆震动一下,神龙惨死。    左松岩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若是其他州郡的劫灰怪恢复到巅峰状态,杀入朔方的话……”    他的面色更加阴沉,更为危险的是朔北塞外的异族。    李、吕、叶、彭、朱等半魔将军越过天市垣来到塞外,堵截异族大军数十日,这是令人侧目的成就。    但是他们厮杀得越久,魔性便越重,天劫降临的越快,天劫便越凶狠!    算算时间,这五位老祖只怕已经坚持不住了。    倘若这时候塞外的突然越过了天市垣,从天市垣中杀出,整个朔北都将沦陷!    “水镜,你便这么贪恋皇帝给你的权力吗?”    左松岩目光愈发暗淡,低声道:“你在这里的时候,我可以安下心来做任何事,哪怕是去拼命。你离开之后,我便谨小慎微,甚至不敢去与童庆云碰面。我甚至不敢走出文昌学宫,我不知道,这个新来的陆太常是否靠得住,我甚至不认为薛圣人、朔方侯可以靠得住!”    他喃喃道:“你是我们朔方势力之中唯一清白的一个,其他人,都藏着龌蹉。你若是不走的话,我敢和他们合作,他们也敢与我合作,但是你离开之后,我们彼此间的龌蹉……”    他眼角抖动。    这时,一股邪风吹来,吹得文昌帝君殿内的烛火飘摇不定,风中一张黄色画卷飘飞,飘入帝君殿。    那黄色画卷随着风儿在帝君殿中飘飞,左松岩仰头看去,隐隐看到“奉天承运”的字样。    左松岩追上前去,正要探手将那圣旨抓住,突然圣旨飘出大殿,翻转着飞下山去。    左松岩心中一动,没有追赶。    那道圣旨飘到山门前,从山门中穿过。    童庆云仰头瞥了一眼,转身便走,童老神仙心中一惊,连忙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飞速消失。    而在天方楼神仙居前,陆昊陆太常迎风而立,默默的注视着陷入混乱之中的朔方,只见苏云一行,一个人,一个妖,一个怪,竟然将朔方城的劫灰怪动乱平息得七七八八。    “裘水镜,你收了个好弟子啊。”    陆昊陆太常露出笑容,悠然道:“可惜,你配不上他。你太浅薄了,你斗不过我,你的弟子虽然有点潜力,但是……”    突然,一股凉风吹来,一幅黄色的画卷悠悠飘荡,飘落在他脚下。    陆昊目光落在那圣旨上,瞳孔骤缩,只见圣旨上除了皇帝的旨意,诏裘水镜回宫面圣之外,还多出了一行字。    “我回来了!”    陆昊陆太常眼角抖了抖,猛然转身看向神仙居。    此刻的天方楼神仙居,宛如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渊,邪恶,狰狞,似乎里面藏着一头无比恐怖的魔怪!    “水镜大人,你在里面吗?”陆昊陆太常哈哈大笑道。    神仙居中没有任何声音,陆昊眼角抖动,试探着迈出脚步,向神仙居中走去。    这时,裘水镜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语气平淡道:“陆大人如此小心,莫非在防备什么?”    陆昊急忙转身,裘水镜正站在他的身后。    “哈哈哈哈!”    陆昊张口大笑,然而却皮笑肉不笑:“水镜大人你不是应该早就到了东都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在半途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裘水镜不咸不淡道:“我手中没有八面朝天阙,借苏云来糊弄皇帝可不成,他是仙体,我没有朝天阙可创造不出仙体来。所以……”    陆昊笑道:“所以?”    “所以我回来碰碰运气,说不定便能夺得几面朝天阙,回东都面圣。”    裘水镜道:“这几日,我没有地方可去,因此只得与陆大人住在一起。陆大人,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    陆昊哈哈笑道:“水镜大人永远住在这里我也不介意!”
推荐阅读: 《战魂啸》 《史上第一混蛋》 《天痕猎人》 《雪落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