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还有事,让皇帝等一等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还有事,让皇帝等一等

    那两座高耸入云的楼宇变成了人字形,把武神通困在其中,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两座楼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被压在两座楼宇中央的武神通心中却是骇然。    这两座楼宇的碾压让他极为吃力,他周身锁链缠绕,锁链不断旋转,从外面看来如同一个大茧,生生撑出一片空间。    他学的是典狱之术,擒拿敌人,锁杀敌人,轻而易举,哪怕是全村吃饭焦叔傲那样的妖龙,在他手中也走不出几招!    但是变化的楼宇,却像是一个莫大的囚笼,他虽然抗住了两座楼宇的挤压,但是想要逃脱出去,却一时片刻间无法办到。    “好在我修炼了真龙神通!”    武神通爆喝,两座楼宇中顿时传来阵阵龙吟,他的锁链化作一条条飞舞的神龙,强行打穿前方的墙壁。    呼——    他从裂开的墙壁中穿过,跳入楼道之中。    那两座楼宇顿时分开,恢复如初。武神通向最近的窗户奔去,速度越来越快,正要冲破那窗户琉璃,突然这层楼宇像是活过来一般,上下颠倒旋转!    武神通周身气血涌出,化作一根根龙爪,抓住四周墙壁,稳住身形,抬头看去,心头一片茫然,只见窗户从他面前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墙壁!    四周墙壁向他挤压而来,武神通疯狂催动神通,一路轰穿墙壁,向外强行闯去。    然而令他震惊的是,这栋楼宇内部空间像是迷宫一般,不断变化,无论他破开多少面墙壁,他始终寻不到尽头在何处。    他修为损耗极快,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肯定会被困死在这栋诡异的楼中。    就在此时,外面的厮杀声突然止歇,接着一条通道出现在他的面前。    武神通快步向前奔去,冲出这栋楼宇,待他看清四周,不由怔然,只见他不知何时来到了地面大街上。    这里是底层的街道,街道上空无一人,两旁的楼宇已经找不到任何门户,找不到任何窗户。    “那个苏云,不知用什么手段封印了这些楼宇,试图打乱我们的计划。”    武神通目光闪动,劫灰怪作乱,在朔方杀人无数,引起莫大的动乱,除了可以打乱朔方侯、左仆射等人的布置之外,还可以借此灾难,攻讦皇帝失德。    皇帝失德,才会天降天灾,苍天惩罚的不是世人,而是皇帝。    不仅朔方陷入劫灰怪造成的“天灾”中,朔北其他各州郡,也要爆发劫灰怪形成的“天灾”,也要民不聊生,也要生灵涂炭,也要劫火熊熊!    朔方只是朔北十七州的一个州,倘若整个朔北都“天灾”频发,那么七大世家便师出有名!    无数生灵死亡,化作劫灰怪,这个屎盆子扣在帝平的头上,挟民意,便可以成事,一举铲除朔方侯等眼中钉!    “不过,就算他能封印这些楼宇,也分身乏术。我七大世家已经准备了数月,其他楼宇群落也有劫灰怪进攻,屠杀百姓。”    武神通目光闪动,正欲振翅飞天,给朔方制造更多的混乱,突然只听嘭的一声,一具尸体从空中坠落下来。    他凝眸看去,那具尸体赫然是武家子弟所化的劫灰怪!    武神通心头一跳,仰头向上看去,但见这条街道的两座楼宇之间,从云桥中剥离的一根根钢筋钢索,将一只只劫灰怪困住,还有的劫灰怪被扭曲的云桥挤压,怼在墙壁上,压成烂泥。    有些劫灰怪则被两道云桥夹在中央,生生挤死!    而那些被困在钢铁囚笼之中的劫灰怪,赫然被人射杀,竟无一个活口!    “苏云!”    武神通咬牙,一身魔气散发开来,如同无数触手在空中翻飞。    他振翅,一飞冲天,来到楼宇上方,四下巡视,突然瞳孔骤缩。    远处,苏云站在一道断桥之上,断桥在空中横移,向另一片楼宇群落而去。而池小遥站在苏云身后,一支支箭羽不断射向空中飞行的劫灰怪!    刚才想来是苏云和池小遥斩杀了所有劫灰怪,立刻抽身而去,让苏云无暇去控制楼宇内部的变化,以至于武神通轻松脱困。    “这对狗男女,不能让他们坏了大计!”    武神通振翅向苏云追去,速度极快,突然夜空中一只白鹤飞来,冲向武神通。    武神通心中一惊,双翼向前振动,拍击天空,身形顿时止住。    而那白鹤在他前方的空中翻身,化作一个瘦削高挑的道人,站在空中,身形笔直,道袍飘动,徐徐下落。    “武神通,我一直把你当做朋友,我一直以为你很正直,光明磊落。你让我失望了。”    那道人轻飘飘落在与武神通齐平的位置上,身后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化作振翅而起的白鹤天象,散发出的莹白光芒将夜空照亮。    这道人正是闲云,脸色淡漠道:“上次你为了查案而对苏士子下手,有谅可原,但这一次,你化作劫灰怪为祸朔方,害死了不知多少人,这便是罪大恶极了。”    武神通哈哈大笑:“闲云,我接近你,与你做朋友,无非是为了查出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而已。我早知道左松岩便是朔北老瓢把子,手底下犯人众多,你是他的得力干将,查出你的身份,扳倒左松岩便不在话下。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打算与你做朋友吧?”    闲云道人面色一沉,抖了一下拂尘,淡淡道:“上次你我之战未曾分出胜负,这一次,你变成了劫灰怪,可以放心一决生死吧?”    武神通运转气血,催动神通,顿时有神龙冲出,厉声道:“闲云,上一次我只是担心被董医师和你围攻,这才放你一条生路,你以为我真的怕你?”    断桥上,苏云的肩头,莹莹听到龙吟与鹤唳声传来,急忙回头看去,只见神龙与白鹤在空中相争,厮杀惨烈,心道:“朔方不愧是朔北第一大城,聚集了朔北十七州的高手,随随便便出来两人便是天象境界。”    朔北民风狂野,是鼎鼎有名的山高皇帝远,各路诸侯割据,各自屯兵,还有外族牧马塞外,虎视眈眈。    朔北又多山林,多牧场,多有匪盗横行,因此往往藏龙卧虎。    苏云冲至这一处楼宇群落,却见叶家与彭家两大世家的弟子合力对抗劫灰怪的侵袭。    苏云立刻上前,帮助两大世家平乱。    两大世家因为要保护平民,难以抵挡劫灰怪,死伤不知多少。苏云插手,封印一座座楼宇,让救援变得无比简单。    等到劫灰怪之乱平息,叶落公子正要追上苏云,却见苏云已经奔往下一处动乱之地了。    “三姐为我护法,我要进入天道院面圣!”    叶落公子丢下这句话,立刻入定,一个叶家女子上前,警觉地守在他的身边。    叶落的灵界之中,天道令化作天道院的门户,叶落公子的性灵推开门,大步闯入天道院中。    只见这天道院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此时朔方城虽然是黑夜,但这里依旧人来人往,士子、西席济济一堂。    对于很多天道院士子来说,晚上睡觉就是浪费时间,他们的身体睡觉,而性灵则会躲入天道院学习。    叶落公子快步来见帝平,躬身参拜,飞速道:“陛下,大事不好,朔方林、周、陆、文、田、武、童七大世家,纵容劫灰怪作乱,已经在十七州点燃战火……”    “朕已经知道了,陆太常都告诉朕了。”    帝平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道:“童家等世家,癣疥之疾也,不足为虑。叶落,你说裘水镜真的已经离开朔方了吗?按理来说,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东都了,为何还不来见朕?”    他焦急地走来走去,突然停步,喃喃道:“裘水镜一定是自觉奇货可居对不对?他一定还想要朕给他更多的封赏对不对?这家伙,竟然敢威胁朕,拿捏朕……”    叶落公子闻言,目瞪口呆,奋声道:“陛下,朔北劫灰怪为祸,无数百姓身家性命难保!陛下……”    帝平摆手道:“叶落,朕的话你没听清?朔北的事,陆太常会处理得妥妥当当。朔方的事,并不简单,这里面不仅是七世家造反,还干系到天门镇,干系到朕的八面朝天阙!”    叶落公子低头,却难掩脸上的失望之色。    “朔方不乱,这些老狐狸都不会露出马脚!朔方一乱,朕便知道到底是谁夺走了朕的八面朝天阙!”    帝平的目光凌厉,冷冷道:“你是朕的钦差,朕让你留在朔方,是监视朔方侯,监视薛青府,监视左松岩和童庆云,不是让你去查七世家造反作乱!你就不用多操劳了!回去做你的事!”    叶落公子只得起身,转身离去。    帝平目送他远去,低声道:“七世家就算不反,朕也要逼他们反。他们反了,朕才有机会趟平朔北,把这些大鱼捞出来晾一晾……奇怪,水镜为何还没有到东都?”    因为各地爆发劫灰怪动乱的缘故,朔方城与其他各城之间的烛龙辇已经停运,最后一辆驶往朔方的烛龙辇远远停在野外,并没有靠近朔方。    前方已经传来消息,说朔方城中也有劫灰怪动乱,因此陆地烛龙自觉危险,主动停下。    驯龙者正与烛龙相商,看看能否让烛龙把车上的乘客送到其他城。    这时,烛龙背上一栋小楼门户打开,裘水镜走下车。    “少英,你自己去东都吧。”    裘水镜向车上的女孩挥了挥手:“你告诉皇帝,我还有事,让他等一等。”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符篆召神》 《帝道独尊》 《语啰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