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章 暴打东都大帝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七十章 暴打东都大帝

    天道院。     今天是个奇特的日子,天道院几乎所有士子,所有西席,都进入这片灵界之中,静静等候。     曾经有人说过,除了皇帝驾崩和新皇登基之外,没有人能让天道院所有师生同时进入天道院。但是今天,所有天道院士子却聚在一起。     他们元朔当今世上才华最出众的人,他们志向远大,各有所长,各有不凡成就,每个人都有着其独到的领域。     还有些人是朝廷的官员,有些人则游学海外。     但是现在,他们却聚在一起。     因为今天是个大日子,有一个胆大包天的士子,竟然约定在今日挑战平帝,挑战东都大帝!     叶落公子也早早的进入天道院,选了一个比较好的位置,心中颇为激动:“这恐怕是天道院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吧?第一次有人挑战大帝!”     他尽管克服了对皇权对大帝的恐惧,但是真的要他挑战大帝,他还是无法办到。     倘若是挑战苏云,他便没有这个压力了。     造成他无法鼓起勇气挑战帝平的原因,是身家性命,他无法担负起用身家性命去换来挑战帝平的机会。     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胜或者败,都有埋葬整个家族的凶险!     战胜帝平,死,满门抄斩,诛九族!     败在帝平之手,死,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胜与败,结局都不会好过,或许败了才是更好的结果,毕竟株连九族好歹还可以保住同族性命。     “帝平这位大帝,更是无敌的存在。早有传说他聪慧过人,天资绝代,将五御混元功修炼到混元的境地,甚至再有开拓!若非他沉迷于长生,他几乎没有任何弱点!”     叶落公子心中默默道:“他的漏,我捡不了。而且,我也没有必要捡。”     他四下看去,没有看到裘水镜、薛青府等人的身影,倒是看到了陆昊陆太常。     即便是太常,只要离职,天道令便会被收回,不可能留在其人身上。因此,没有天道令,即便是强如裘水镜和薛青府这样的存在,也无法进入天道院。     陆昊陆太常注意到他的目光,微微颔首。     叶落公子遥遥躬身见礼,抬头看去,却见陆昊率领一众天道院西席在改变天道院的地理。     天道院是灵界,陆昊与这些西席先生取出天道令,指点江山,只见山峦宫殿,拔地而起,化作一片决战之地。     诸多天道院士子则在看着天道院的大门。     突然,天道院门户开启。     “陛下!”     天道院所有士子、西席在太常陆昊的率领下,躬身下拜。叶落公子也躬身下拜,心道:“皇帝怎么先大师兄一步进入天道院了?他的心境,不够沉稳,难道是大师兄给了他压力……不对,不对!”     叶落公子额头冷汗津津,毛骨悚然:“我怎么突然生出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我竟然怀疑大帝的心境不稳,该死,罪该万死!”     然而,苏云却像是唤起了他的心魔,让他对东都大帝没有了从前那种崇拜神祇般的信仰。     “应该不是大师兄给了大帝压力,而是大帝对仙法的渴望,给了自己压力。”     叶落公子摆脱对皇权的敬畏崇拜,智慧通达,顿时想出其中关键。     “大帝迫切想从大师兄的身上,看到水镜先生的大一统功法的进度,他太迫切,以至于心神不稳!”     叶落公子与其他士子站起身来,心中默默道:“也即是说,大师兄并非全无胜算。”     这种念头更加大逆不道,但他没有再恐惧,而是分析苏云与帝平的强弱。     就在此时,天道院的大门再度开启,所有天道院士子、西席和太常陆昊,纷纷看去。     门户开处,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背负双手施施然走了进来,那少年十三四岁年纪,肤色白皙,身躯比寻常少年高大一些,肩膀也宽厚一些。     面对众人的目光,他始终面带笑容,但是那只是礼貌性的笑容,他的眼神却暴露了他的内心。     那是目空一切的眼神,所有士子都感受到此人虽然文质彬彬,但其实是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就是这小子,偷走了我文渊阁的书怪莹莹!”     苏云正在往前走,突然文渊阁守藏史斜刺里冲出来,一把揪住他,叫道:“陛下,就是他偷走文渊阁的书怪!”     “陛下?”苏云惊讶,看向帝平。     帝平衣袖一拂,面带愠色,不悦道:“够了!朕早已说过,朕不追究此事,你还敢提?自己掌嘴!”     那守藏史脸色涨红,急忙把苏云放下,跪地啪啪向自己脸上抽去。     帝平看向苏云,双袖向身后一抖,淡然道:“没错。朕便是元朔的皇帝,东都大帝,派遣元朔一众高手前往天市垣探寻天门的平帝!苏士子,你可以跪拜了。”     他话音一落,天道院中的众多士子、西席和陆昊陆太常等人又纷纷跪拜下来,口中高呼:“承天广运文成武德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苏云愕然,失声道:“你是皇帝?东都大帝?”     帝平微微一笑,仰首道:“朕不像吗?”     苏云摇头:“不太像。我一直以为皇帝是个金光灿灿的巨人,没想到是个弱不禁风骨瘦如柴的病少年。弟平兄弟……”     “住口!”陆昊陆太常跪在地上,抬头怒喝道。     帝平抬手,制止他的呵斥,冷冷道:“陆太常,我尚未说话,岂容你放肆?掌嘴。”     陆昊陆太常咬牙,扬起手啪啪扇自己耳光,另一边的守藏史也在自己抽自己,两人的声音很是悦耳。     帝平淡淡道:“苏士子,你若是有心理压力,朕可以宽限你两日。等到你的心境恢复,你再挑战朕……”     “不用!”     苏云突然纵身一跃,人在半空一拳轰出,他的拳风过处,一口大钟旋转出现,冲击到帝平身前!     “咣——”     钟声震荡,钟内十二神魔随着大钟一起旋转,与此同时,苏云身后轰轰轰浮现出七十三洞天,如同七十三口大钟,每一个洞天之中皆有十二神魔牵引天地元气!     他的气血顿时狂暴,神通一瞬间催发到极致!     帝平被这股恐怖的威力冲击,整个人向后平移,他脚下的地面被深深犁开,身形两旁,大地不断炸开,如同怒龙向两旁翻滚!     苏云落地,脚下不停,向前冲出,一拳又一拳向前疯狂轰去,只听咣咣的钟声不绝于耳,两旁的大地纷飞,被生生轰出一条粗达数丈的通道!     而在天道院中,天道院众多士子、西席依旧跪着,陆太常和那守藏史还在啪啪抽着自己的脸,他们还未反应过来,苏云便已经向皇帝痛下杀手!     众人抬头,此刻没有皇帝的命令,他们也不知自己是该跪着,还是该站起来观战。     众人正在犹豫间,突然叶落公子站起身来。     叶落起身,这才发现众人都跪在原地,心中一惊,迟疑一下正要再度跪下去,却见第二个士子站起身来。     其他士子见状,也纷纷起身。     他们起身之后,西席先生们也各自起身。     陆太常迟疑一下,停止扇自己耳光,站起身来,低声道:“这个苏士子,太胆大包天了,竟然未曾跪拜大帝便向大帝出手了!”     苏云的法力愈发狂暴,神通威力更强,突然间七十二洞天中神魔同时怒吼,如同洪钟震荡,与他的神通一起向前轰去!     帝平双手向前封挡,整个人突然巨震,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掀起!     苏云腾空而起,两人手掌相交,苏云身后,十二神魔浮现,七十二洞天被生生拉着同一层面,虽然尚未凝聚成一体,但让他的气血再度提升一筹!     “轰!”     帝平倒飞而去,撞在一座山川上,烟尘弥漫。     下一刻,苏云长驱直入,直捣黄龙,一拳轰在弥漫的烟尘之中,只听一声钟响,那座大山剧烈震动,山体动荡不休。     “只有这一招吗?”突然,烟尘之中传来帝平的声音。     苏云一言不发,攻击如同狂风暴雨,疯狂向烟尘中轰去,钟声震荡不绝。     这时,一声声洪亮的钟声突然黯哑下来,声音还未来得及完全绽放,便径自威力消散消解。     苏云心中一沉,只见烟尘之中,帝平身后五御大帝浮现出来,五种大帝灵兵如同五种匪夷所思的灵兵,五帝持宝在手,挡下苏云的任何攻击!     这种功法,着实罕见,从裘水镜手中施展出来,与从帝平手中施展出来,威力和效果完全不一样!     想来,裘水镜因为没有见过真正的五御混元功,也没有见过五帝的性灵神兵,因此只能靠自己揣摩,无法展现出这门功法的全部威力。     而帝平,却拥有一切,甚至拥有三位帝师的指点!     薛青府、曲进、裘水镜,都只是他的老师!     “裘水镜,只教了你这一招吗?”     帝平身后五帝神通接下苏云一切攻击,从烟尘中向外走来,淡淡道:“倘若只有这一招的话,苏士子,那么……”     就在此时,剑光亮起,苏云身躯几乎是以扭曲的姿态旋转,右臂剑光浩浩荡荡,旋转着自下而上,斩向帝平!     帝平脸色大变,身后的五帝纷纷被斩,五帝的灵兵神通,统统不堪一击!     眼看苏云的剑光要来到他的脖颈,帝平身后洞天全开,他的神通爆发,如同一口巨大的洪炉,浮现在他的身体四周!     而那大鼎之上,元朔五十六州,三百六十郡县,无数江山,烙印其上,如同浮雕,凸凹不平!     “当!”     这一剑切开大鼎,来到帝平脖颈处。     帝平抬手一夹,苏云运剑,向前推去!     两人一个向前奔,一个向后退,脚步如飞,围绕着这座大山,奔行了半周。     仙剑斩妖龙这一招神通的威力终于耗尽!     帝平放开二指,身后大山咔嚓一声,山头斜斜滑落下来。     这座大山是灵界中的山川,固然比不上真正的山峦,但是想要将这座大山的山头一剑斩落,也并非是轻易可以办到的事情。     苏云这一招仙剑斩妖龙的威力太强,剑气洞彻,贯穿这座山峦,因此才能将山头斩下!     “好剑术,好神通。”     帝平赞叹,眼睛明亮无比,看着自己的指头,赞道:“水镜把你调教得很好啊,你果然可以施展出仙术!你把我的指头,弄伤了,足以自傲……”     轰!     苏云拳头落在他的脸上,帝平脑袋陷入身后的大山中。     然而,苏云一颗心却渐渐沉下:“皇帝小儿的功法神通,好像比水镜先生和莹莹说的还要强,而且强出很多很多!”     妙书屋
推荐阅读: 《战魂啸》 《战魂》 《武符》 《钻石甜婚:国民男神缠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