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法熄灭的劫火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法熄灭的劫火

    苏云迎上朔方侯的目光,这位朔方最有权势的人眼中一片火热,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我不知道。”苏云摇头,心念一动,灵界回归他的体内,向外走去。     董医师急忙上前,道:“苏士子,你……”     苏云摇头道:“董医师,你误会了,我和你真的不一样!”     左松岩挡在他前面,试探道:“这天外的事,上使,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云绕过他,无奈道:“仆射,你又想多了!少想一点,你会轻松很多!”     叶落公子走上前来:“这七十二洞天的奥秘,大师兄是怎么知道的?”     苏云大怒,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们。     他只是灵光乍现,觉得可以这样计算,会得出不同的结果,他算出第七灵界和周天星斗图之后,自己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左松岩等人询问他的这些问题,期望从他那里得到答案,可是他哪里知道答案?     莹莹提醒他道:“苏士子,你的目的是打开七十二洞天,明天打败帝平,不用理会这些人。理会他们,你便没时间修炼了!”     苏云拨开叶落公子,冲出神仙居,回到负山辇中清净一下。     他向来路看去,只见回去的路被各种车辇堵满,负山辇也无法返回文昌学宫。     苏云只得坐下来,心中默默道:“有了完整的第七灵界中心点的计算方法和周天星斗图,我打开其他洞天便轻松了许多。至于什么天市垣,什么堕龙,什么大角天栋,什么天心,与我无关!”     他的灵界之中,性灵开始确立第七灵界的中心在自己灵界中的位置,就在这时,苏云眼角的余光瞥见红袖飘扬。     苏云看向窗外,只见少女梧桐独自站在神仙居废墟之中,红衣迎风飘扬,显得遗世独立,很是孤独。     她似乎感应到苏云的目光,迎着苏云的目光看来。     苏云收回目光,没有与她目光接触。     少女梧桐低下头,回忆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苏云的周天星斗图,带给她的震撼,远比其他人更加强烈。     因为,她与真龙一样,都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     看到苏云所描绘的那幅星图,让她回忆起很多事情。     她的眉目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全村吃饭焦叔傲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瞥了瞥苏云,收回目光继续呼吸吐纳,锤炼自己的灵器龙牙剑,心道:“臭小子,就知道瞎整。”     “水镜先生,苏上使知道的真多呢。”朔方侯虽是在与裘水镜说话,目光却落在负山辇中的苏云的身上,始终没有挪开过。     裘水镜面色淡然:“他本来便是出身自天市垣,他知道的东西,比他自己以为的要多得多,也比我们以为的要多得多。”     他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心神悸动,各自凛然,细细揣摩他话中的含义。     只是他们越想,便越觉得这里面隐藏的秘密极为可怕。     朔方侯声音有些沙哑,发干,笑道:“我小时候经常在祖宗的黑棺下,听棺材里的老祖宗讲故事,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故事便是天市垣龙与魔坠落的故事。”     他目光中闪烁着不明意义的光芒,声音有些颤抖,笑道:“神龙来自哪个世界?这世上有过这么多神话,有过这么多神兽,它们曾经发生过,现在去了何处?倘若我们能寻到那个地方,我们能否长生?”     他说的是像神龙、毕方这样的神圣。     在历史的某个阶段,龙凤等神圣很是常见,但是过了那段时期,这些神圣便仿佛突然间消失了!     这些神圣为何会全部消失?为何又偶尔会出现坠龙事件?这些是否与七十二洞天有关?这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     左松岩瞥他一眼,声如洪钟:“侯爷,你失态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不应该是林清盛这个人,为何会化作劫灰怪吗?”     朔方侯凛然,警醒过来,笑道:“是我一时乱了心智。对,是应该了解劫灰怪。林清盛是林家的士子,已经是元动境界了,他变化成劫灰怪,的确匪夷所思。仆射卖给我的那个黑棺,我寻了几个最有名的医师格物其中的劫灰怪,虽然有所收获,但其中的原理却不甚了了。”     裘水镜面色古怪,道:“左仆射也卖了我一口黑棺,只是我的医术造诣不高,在解剖上没有多大建树,所得不多。左仆射不是说只弄到一口黑棺吗?怎么又卖给了朔方侯一口?”     朔方侯惊讶道:“左仆射对我也是这么说的。”     “这个么……咳咳咳!”     左松岩连连咳嗽,眼珠子乱转。     苏云从劫灰厂弄出来七口黑棺,里面封印着七个劫灰怪,其中一口黑棺被苏云送给了董医师,其他的几口黑棺都被左松岩卖掉。     他自然是狮子大开口,卖的价格高的离谱,但即便是价格极高,裘水镜、朔方侯和薛圣人等人还是重金买下研究。     因为,当时左松岩对他们说只剩下一口黑棺,所以无论多大价钱他们都必须买下。     好在左松岩还算厚道,给了苏云三千青虹币的辛苦费,当然,大头还是被他赚了去。     前段时间苏云挑战七大世家的士子,左松岩更是借机大赚特赚,数钱数得不亦乐乎!     自从给苏云兜底以来,他这几个月赚的钱比以前几年赚的钱还要多的多,要知道,他可是十七州一百零八郡县的匪盗头头,可想而知苏云带给他多大的财富!     “对了对了,杏林!你来,你是医师,也是留过洋学过解剖的!”     左松岩连忙向董医师招手,笑眯眯道:“你来跟大家解释一下你的发现!”     董医师从苏云身上收回目光,打开自己随身带着的木头箱子,正色道:“我将那劫灰怪大脑切成七千片……”     裘水镜眼中精光一闪,赞道:“好刀法!”     董医师向他看来,露出惊讶之色,躬身见礼道:“水镜先生竟是一个行家,幸会幸会。”     裘水镜急忙还礼,肃然道:“世上能把大脑切成七千片的医师,我只见过两个,都在海外。你是第三个。而那两个,是征圣境界的存在,即将修成原道。”     众人心头震动,目光纷纷向董医师看去,心道:“这个胖医师竟然有这般能为?”     董医师从箱子里取出一摞纸张,道:“这段时间,我将其心肝脾肺肾,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胃胆,皮毛骨骼内循环,统统格物一遍。”     左松岩道:“这些纸张便是你得到的格物志?”     董医师摇头道:“这是格物志的目录。”     众人各自皱眉。     单单目录便这么多,若是把格物志取来,恐怕要看好几天才能看完!     “小遥,你来跟大家说说我们的发现。”董医师道。     池小遥上前,心念微动,将自己灵界中的一部分格物总结取出来,分发给众人,道:“这次我协助先生格物,发现了劫灰怪体内,存在着上个世界毁灭时的一种奇特能量。这股能量有着极强的传染性,可以感染我们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倘若灵士被传染,其被污染的元气便会扭曲性灵和肉身,使之形体变得与劫灰怪越来越近。”     她顿了顿,道:“这种能量,我称之为劫。”     董医师从木头箱子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道:“侯爷,还记得我委托侯爷从地底劫灰城取来的劫火吗?”     朔方侯点头。     “劫火,便是燃烧的劫。”     董医师举着玉瓶,道:“地底劫灰城的劫灰怪,其实上一个世界的生灵,可能是人,也可能是其他智慧生命。他们世界中的劫太多,导致他们发生了变异,整个世界都被传染,然后葬身在劫火之中,变成了劫灰。而现在……”     他犹豫一下。     池小遥接着他的话说下去,道:“他们来感染我们了。”     左松岩面色凝重道:“倘若七大世家借助劫灰怪的力量发动灾劫,的确有可能让整个朔方都陷入劫火之中。若是整个朔方城的百姓都化作了劫灰怪……”     他的老脸脸皮抖动几下,声音嘶哑道:“水镜,你还记得海外燃烧的劫灰城吗?劫火根本无法熄灭!”     裘水镜面色凝重,沉声道:“朔方,不会变成那样!梧桐,作为人魔,你能化解劫吗?”     少女梧桐迈步走上前来,轻轻抬手,董医师手中的玉瓶炸开。     玉瓶中的火焰落地,众人顿时仿佛听到扭曲的呐喊,凄厉的嘶吼,各种负面情绪情感向他们脑中涌去,让他们堕落,魔化!     劫火触碰到神仙居的地面,依旧未熄,不断燃烧,有逐渐壮大的趋势。     众人脸色微变,各自后退几步,免得沾染劫火。     少女梧桐莲步款款走来,赤足落在劫火上,劫火对她没有半点的影响。     非但如此,她甚至还可以汲取劫火中的力量,很是受用。     “有梧桐在,劫火不足为虑。”朔方侯哈哈大笑。     天市垣,葬龙陵。     夜幕降临,童老神仙风尘仆仆的赶来,走入葬龙陵,笑道:“天外真龙,降临凡间,却不幸遭遇人魔,与人魔同归于尽。而今,阁下又沉沦在自己的尸骨旁,久久不去,莫非心有怨怼?”     夜色中的葬龙陵,幽幽的光芒亮起,神龙的灵浮现出来,围绕自己的尸骨飞行,发出悠长的龙吟。     童老神仙道骨仙风,呵呵笑道:“难道龙灵不想为自己报仇吗?”     第二天,黎明,文昌学宫。     天色刚亮,苏云便起床梳洗一番,吃罢早饭,送三个小狐妖上学,自己则回到山水居中,静坐下来。     他的灵界中,书怪莹莹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低声道:“准备好了吗?”     苏云看着前方的天道院大门,微笑道:“我准备好了!”     书怪莹莹捏紧拳头,鼓舞道:“打倒帝平!”     苏云重重握拳:“打倒弟平!”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史上第一混蛋》 《境元》 《万世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