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运,我来掌握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命运,我来掌握

    书怪莹莹跟随着旋转的黄钟,来到他的灵界之中,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飞行,疑惑道:“又是一场领队学哥案?”     苏云的性灵在灵界中走来走去,他的灵界也随着他的念头变化而变化,像是走马灯般,各种剪纸般的人物在他灵界出现,粉墨登场。     书怪莹莹看到了童庆云、林高义等纸片人出现,他们联手吊起另一个纸片人,那纸片人没有脸,脸上写着领队学哥的字样。     “童庆云等人从领队学哥那里得知了人魔,得知了龙灵,于是他们在羽翼丰满后动了称帝的意思。”     童庆云的纸片人脑袋上多出一顶帝冠,坐在个纸片宝座上哈哈大笑,林高义、文正清等人则站在他的四周,仰头做哈哈大笑状。     “所以他们放出人魔,利用人魔来引领水镜先生、左仆射、朔方侯和薛圣人等人的视线,让他们相互猜忌,自相残杀。”     苏云的灵界中有多出了裘水镜、左松岩、朔方侯和薛青府等人的纸片人,手握纸片刀剑,打来打去。     苏云继续道:“我进入朔方,带来领队学哥的消息。但是实际上,朔方城中除了七大世家的老神仙之外,没有人知道这里面还有个领队学哥。是我误导了他们,让水镜先生等人以为这件事是领队学哥布局。”     一辆纸片烛龙辇出现,苏云的纸片人坐在烛龙辇上进入朔方,烛龙口鼻喷烟,发出哤咕的叫声。     “但是后来我又揭穿了七大世家都有老神仙的事实,于是才将这个案子破开,让敌人从暗处走出来。”     正在自相残杀的裘水镜、朔方侯、薛青府、左松岩等纸片人立刻停手不打,转而与童庆云、文正清打在一起。     “这就是我先入为主,以为是领队学哥布局,所以刚开始没有怀疑到七大世家头上的原因。”     苏云眨眨眼睛道:“那么,倘若八面朝天阙不是一个人夺走的,而是一批人夺走的呢?”     正在相互厮杀的纸片人们突然停手,齐刷刷向同一个方向看去。     书怪莹莹也连忙向那里看去,只见苏云灵界中突然一朵云飘来,上面写着个“我是云”的字样。     云下面便是一个纸片做成的镇子,镇子外有一座天门,镇中有八座剪纸朝天阙。     “让我们回到八年前,我六岁那年。”     苏云来到众人身边,轻轻挥手,道:“水镜先生不在这里,所以把他剔除出去。”     裘水镜纸片人转身,双手抹眼泪,撒腿跑开了。     “但是左仆射、薛圣人、七大世家的老神仙,应该都在。这次曲伯他们打开天门,将另一个世界召唤过来,动静实在太大,绝对可以惊动整个朔方!”     苏云飞速道:“所以,这些人都会前往天市垣,前往天门镇。这次天门开启,另一个世界出现,持续的时间不长,所以东都大帝看似不会派人前来。但是,童庆云和七大世家另一位老神仙是武帝派来监督领队学哥等人格龙,从这件事来看,皇帝一般会派出两队人马。”     场中顿时有多处一个没有面目的纸片人,上面写着“上使”的字样。     “还有,天市垣老无人区的神王、老妖王应该也在。”     场中又多出神王老妖王的纸片人,因为苏云没有见过老妖王的真面目,所以老妖王的纸片人带着一面旗子,旗子上写着“我是老妖王”的字样。     苏云看着天门镇,道:“曲伯他们还在时,这些人不敢贸然出手。但是剧变发生之后,曲伯他们被仙剑所杀,就给了这些人机会。”     莹莹看到天门镇四周飞来许多纸片做的洪水,洪水中,裘水镜的纸片人举着洪水滔天的牌子在水里挣扎。     天门镇中则没有洪水,只有苏云的纸片人独自躺在镇中。     “但是他们不能露出真容,露出真容,就算抢到了朝天阙也会被皇帝查到,所以他们都是蒙了面。”     洪水之中,左仆射、薛圣人、七大世家老神仙、朔方侯、老妖王、神王以及皇帝的上使等人纷纷蒙上脸,又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裘水镜的纸片人在旁边配音,道:“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莹莹又看了看,苏云的纸片人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这场战斗中,他们都得偿所愿,也都没有得偿所愿。”     苏云目光闪动,道:“他们都得偿所愿,是因为他们都得到朝天阙。他们都没有得偿所愿,是因为他们谁都没有得到完整的朝天阙。”     天门镇,左松岩、薛青府、朔方侯、无名“上使”等人各自抱着一座朝天阙回家,七大世家的老神仙联手抢到了剩下的三座朝天阙,神王和老妖王则抢到了最后的朝天阙。     “这时候,所有人都得到了好处,都舍不得把这个好处交出去,交给远在东都的大帝。”     苏云看着那个无名“上使”,问道:“你敢把朝天阙交给朝廷吗?”     那无名“上使”放下朝天阙,裘水镜的纸片人慌忙奔来,举起一个牌子,牌子上写道:“我不敢。我交出去,他们会杀死我。而且,我也想成仙。”     莹莹看向童庆云的纸片人,童庆云也放下朝天阙,仰头向少女看来。     裘水镜的纸片人连忙跑过来,手中的牌子上写道:“我想做皇帝,肯定不能交出去!”     莹莹又看向薛青府,薛青府的纸片人露出笑容,裘水镜在他一旁举起牌子:“我疑似领队学哥,我肯定不能交出去。”     书怪莹莹又看向朔方侯,裘水镜举牌:“我与皇帝不是本家,异姓封侯,难以长久,我交出朝天阙皇帝也不会给我更多的好处,不如留在朔方做土皇帝。”     莹莹急忙向左松岩看去,笑道:“老瓢把子是豪杰,应该没有这么多的花花肠子!”     裘水镜已经来到左松岩身边,举起牌子,牌子上写道:“皇帝算老几?也配让老子交出朝天阙?”     莹莹又看向神王和老妖王,裘水镜的纸片人正在快马加鞭往天市垣老无人区赶去,莹莹连忙摆手道:“不用去了,我知道了。天市垣不归皇帝管,他们自称神王和妖王,老子最大天第二,皇帝对他们来说什么都不是。”     裘水镜的纸片人含笑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     莹莹飞起来,用书签啪啪拍打苏云的脑瓜,气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苏云连忙道:“水镜先生便是这幅表情,我只是学他而已!”     莹莹收手,目光闪动,道:“也就是说,这些老狐狸把八面朝天阙平分了。他们虽然当时都蒙了面,但彼此都知道对方是谁,彼此心照不宣,绝口不提此事。”     苏云笑道:“童庆云等七位老神仙各自去见领队学哥,各自都学到真龙功法,与这件事是否有些相似?所以,我称之为另一个领队学哥案。”     莹莹站在他的肩膀上,扶着他的耳朵,道:“这只是你一腔情愿的想法!你没有任何证据!”     “有。”     苏云面色平静,淡淡道:“东都大帝的作为,验证了我的想法。”     莹莹呆了呆,连忙虚心求教:“东都大帝什么作为?”     “闲云道长与涂明大师曾经跟我提过一件事情,说东都的大帝打算把天道院的筑基功法推广到全国各州各郡各县,但是迟迟没有推广,耽搁了几年。”     苏云不紧不慢道:“老瓢把子也说过此事,后来让闲云、涂明来跟我学习天道院筑基功法,洪炉嬗变养气篇。闲云、涂明学了很久才学会。”     莹莹笑道:“倘若天分不够高的话,洪炉嬗变养气篇的确要学很久。因为这门功法是水镜先生开创的大一统功法,运用到许多筑基时期根本学不到的知识,里面不仅有五行变化阴阳变化,还有造化之术,熔炼之术。”     “问题就出在这里。”     苏云微微一笑,道:“皇帝应该知道这门功法很难,为何还要推广到全国?除了我这样的士子能够在短时间内轻松学会,还有多少士子能轻松学会?”     书怪莹莹怔住。     “大帝的目的并非是把这门功法推广到全国,而是推广到朔方,他要引出夺走八面朝天阙的人自露马脚。”     苏云悠然道:“他之所以没有推广,是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办法。他把水镜先生革职,打发到朔方了。水镜先生是洪炉嬗变的开创者,自然会把这门功法传出去。”     书怪莹莹看向裘水镜的纸片人,纸片人举起一个牌子:“我是工具人。”     “左仆射为何一定要得到洪炉嬗变?是因为他的确有朝天阙,他可以补全洪炉嬗变的筑基境界功法。”     苏云躬下身子,询问田家的老神仙,被文圣公一刀斩杀的田空月,道:“我来朔方之前,陌下学宫的仆射田无忌,聘用水镜先生为私教先生,让水镜先生教导二十多位士子,说是要帮陌下学宫夺得四大学宫第一的名头。那么,田无忌是你授意的罢?”     裘水镜的纸片人奔到田空月身边,举牌道:“他已经死了,我替他回答。”     纸片人换个牌子:“是!我们也需要大一统功法!而且,我们有三座朝天阙!”     书怪莹莹哭笑不得,知道这些都是苏云在自问自答。     不过,这些秘密被揭示出来时,让她有一种莫名的震撼感!     这里面的线索太多,事件太多,想要将这些事件串联到一起,殊为不易!     尤其是苏云这个当事人,作为亲历者,想要从这些事件中跳出去,已经很是困难,想要看穿真相,更是难上加难!     甚至,苏云可以说是少数几个被蒙在鼓里的人,就算是左松岩,也不会告诉他自己有一座朝天阙。     但是苏云却能从蛛丝马迹之中,找寻出真相。     这份天赋,这份洞察力,让莹莹也是极为佩服。     只是……     书怪莹莹疑惑道:“只是,苏云为什么还躺在天门镇里?”     她指的是苏云的纸片人,那个纸片人至今为止还孤零零躺在天门镇中,一动不动。     苏云神色黯然,眼帘垂下,轻声道:“那个时候,他昏死了,这些大人物都把他当成了一具尸体,没有人看到他。就算看到他,也没有人去关心他是死是活。”     莹莹看了看纸片人,又看了看苏云。     苏云突然展颜笑道:“说了这么久,不知不觉中咱们快要回到朔方学宫了。莹莹,早上你想吃什么?”     “书!”     莹莹跳到他的黄钟上,跟随黄钟飞了出来,看着外面热闹起来的街道,欢快的笑道:“从来没有看过的书!”     早晨的朔方底层世界的街道,包子笼屉辣汤油条,热气腾腾,让街道泛着白烟,把莹莹和苏云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凡间。     苏云的性灵看了看自己的纸片人,挥了挥手,一切消散。     “我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一次在我身上发生!我要……”     苏云看着早晨有些阴暗但却很是热闹的街道,看着来来往往劳碌的人们,脸上露出笑容,目光却越来越坚毅、锐利。     “我要掌握我自己的命运!”     宅猪:我要掌握你们的月票,推荐票,统统投给临渊行!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