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阙的下落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六十一章 朝天阙的下落

    “领队学哥的尸体不见了?”     苏云呆住了,突然醒悟过来:“前辈,领队学哥的尸体是怎么不见的,应该瞒不过你吧?”     “奇就奇在这一点,我并没有看到尸体是如何消失的。”     半魔李将军看向天市垣,朔方城还是黑夜,但天市垣已经太阳高照,这种绮丽的景象很是迷人。     他们此刻身处在朔方城的边缘,前方是一座矿山,后方是成片的楼宇。     李将军带着苏云降落在矿山的山顶,只见矿工们还未开始今天的劳作。     “我被装在棺椁之中,封印还在,虽然能感知到外面,但是并不能看得仔细。我只感觉大了那个少年气息全无,没有了半点生机,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半魔李将军沉默片刻,道:“不过在他变成尸体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情。那个少年在临死前沉沦,从他的内心中散发出的魔性很是厚重,仿佛化作一个充满怨恨的深渊,吞噬一切,我甚至感觉到我身上的魔性也被他吸走。”     苏云心头微震。     “在那场雪灾中,我看到一个个人的沉沦,看到人性扭曲更胜人魔,看到人可以坏到什么程度。”     李将军道:“我至今都不知道,他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他的尸体消失,七大世家的老神仙为此吵闹了很久,最终不了了之。他如果还活着,我想,他应该比七大世家的老神仙更加可怕。”     苏云不由打个冷战。     领队学哥战胜了人魔,囚禁了人魔之灵和龙灵,孤身一人穿越饥荒遍布的天市垣和朔方,途中一定经历了不知多少危险,否则不会遍体鳞伤。     他来到朔方城,就在他以为自己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他栽在童庆云、林高义、武原都等人的手中。     这七人,他这等天骄平日里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没想到自己却落在他们手中,被百般折磨。     领队学哥可以与人魔斗智斗勇,经历人魔的诱惑也不堕落,最终战胜其他天道院士子,他的智慧登峰造极。     然而他却低估了人性的险恶,栽在朔方。     人魔不能让他沉沦,但是童庆云等人却让他变成了魔。     “雪灾过后,我们李家叶家等逃难的人也回来了,古老的世家衰落,新的世家崛起。随着武帝的驾崩,天市垣堕龙谷一案便没有人追查了,七大世家也因此洗白。”     半魔李将军道:“后来,薛家在朔方崛起,从元帝、哀帝到平帝,薛家一门三圣,辅佐三朝大帝。薛家显赫一时,历经一百多年而不衰。”     苏云心中微动:“李将军为何向我提及薛家?”     “薛家的崛起让我一度怀疑那个少年并没有死。”     半魔李将军看了看天空,东方泛白,其他半魔将军都已经启程,前往天市垣,李将军迟疑一下,道:“我曾经为此监控过薛家,但是薛家的圣人丝毫没有那个少年的影子。后来薛青府崛起,我又动了怀疑之心。”     苏云仰头看着这尊高大的半魔,露出不解之色。     李将军道:“一门三圣人,这实在太离谱了,第一代圣人出色倒也罢了,第二代也是圣人,或许也只是巧合,但是第三代也是圣人,这就是诡异,就是不可思议了。”     苏云陷入沉思。     李将军说的没错。     普通人看薛家,只是羡慕这个世家的血统好,子孙聪明,教育的好。     然而倘若细品,那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薛家是一个大世家,圣人居只是薛家的祖宅。这个世家经过三代发展,绝对比七大世家还要庞大。更为关键的是,三代圣人都是天道院的太常,他有多少门生弟子?”     李将军拍了拍苏云的肩头,大步向天市垣走去,声音远远传来:“朔方的时局选择了你为上使,上使不要辜负了朔方。”     苏云目送他远去,只见东方太阳升起。     书怪莹莹道:“我知道有很多假死的办法,领队学哥未必真的死了。他可能是用秘法假死,然后逃脱。天道院中有很多这样的功法神通……不过,薛圣人与领队学哥有关吗?”     她站在苏云的肩膀上,嘴巴里含着一片书签,看着升起的太阳,喃喃道:“三朝圣人,经历了三朝大帝,经营天道院一百多年。倘若他振臂一呼,啧啧,威胁力比七大世家大多了。”     阳光洒落,苏云感受到阳光里的春意,心头一片平静,笑道:“莹莹,你考虑这么多干什么?”     书怪莹莹生气,飞起来用书签拍打他的额头,气呼呼道:“若是我的猜测是真的,那么薛圣人便要造反,试图推翻东都大帝取而代之!”     苏云不解:“有何不可?”     书怪莹莹呆了呆。     “大帝不是你家的,你管做大帝的是谁?就算薛圣人是领队学哥,要推翻皇帝自己做皇帝,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一任皇帝而已。”     苏云说出心中的疑惑,道:“东都大帝无能,换一代有能力的,自然是更好。总比无能的皇帝一直趴在那里好吧?”     书怪莹莹气得结结巴巴:“你、你这是造反……你不忠君……”     苏云笑道:“我们乡下,从来没有皇帝。我们乡下人,何苦给自己找个皇帝?还得跪他拜他,还得交公粮交税什么的。”     他转过头来,看到不远处的楼宇顶端,红裳在空中飘飞,少女梧桐站在一条黑色蛟龙的头顶,目光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云心中微动,纵身一跃,头顶黄钟浮现,一只只毕方神鸟从钟的表面飞出,落在他的脚下。     苏云在空中步行,走向梧桐,笑道:“师妹来了多久了?”     “我一直都在。”少女梧桐面色淡然,但眼中却似有火焰在燃烧,如同烛火时而跳动一下。     苏云落在黑蛟的背上,向黑蛟脑袋走去,想要看清这少女眼眸中是否真的有火焰。     突然焦叔傲发出一声龙吟,猛地化作高瘦的黑衣男子,一把抓住苏云的衣领,将少年拎了起来,怒道:“你敢骑我?”     苏云被勒得喘不过气来:“我只是站在你身上,而且梧桐也站在你身上……”     “你还想骑我的头?”焦叔傲面色凶狠,目光不善道。     书怪莹莹努力的掰开他的手指头,气道:“人魔骑得,苏士子就骑不得?苏士子,咱不骑他,咱去骑小遥学姐!”     梧桐淡淡道:“叔傲,放下他吧。”     焦叔傲对她言听计从,哼了一声,把苏云放下。     苏云揉了揉脖子,笑道:“全村……焦叔修为进境很快啊,我修炼到现在还望尘莫及。”     “他修炼的是真龙十六篇,进境当然快得很。”     少女梧桐风华绝代,悠然道:“真龙十六篇不仅可以让他修为大增,甚至还可以让他的寿元变得无比漫长。大师兄,投靠我,我也可以让你长生。”     苏云哈哈大笑,摇头向文昌学宫的方向走去,悠然道:“梧桐,你只是我的手下败将,也配让我投靠你?等你能击败我的时候再说吧!”     少女梧桐哼了一声,挥袖一拂,坐在楼宇边缘,看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焦叔傲站在她身后,目视苏云,低声道:“前辈若是看不惯这小子,不如我出手,一剑捅了他!”     少女梧桐摇头,道:“现在,朔方城中已经没有人胆敢光明正大的动他了。谁动他,谁就得死!”     苏云在空中行走,走出数里之地,额头冒出一颗颗汗珠,低声道:“莹莹,人魔在看我吗?”     书怪莹莹回头看去,道:“还在看。”     苏云继续前行,额头冷汗越来越多。     书怪莹莹道:“在空中行走很耗费法力的,你的气血还能坚持得住吗?若是坚持不住,那就丢点脸面。”     苏云咬紧牙关,一言不发,拼命催动洪炉嬗,竭力补充修为,又多走了三五里,声音嘶哑道:“还在看我吗?”     书怪莹莹回头张望,道:“还在看着!”     “这个死女人,不愧是人魔,一定要看我出丑!”     苏云咬牙,终于看到前方一条云桥。     他鼓荡最后一丝力气,继续前行,终于在法力耗尽之前来到云桥上。     苏云扶着云桥长廊上的柱子,双腿颤抖,呼呼喘气。     这时,少女梧桐的声音传来:“大师兄,这么辛苦做什么?适才你说等我能击败你的时候再说,我考虑了一下,好吧。”     苏云脸色铁青,只见黑蛟落在云桥上,少女梧桐站在龙头,衣衫飘舞,笑道:“大师兄,我向你挑战!”     苏云闷哼一声,少女梧桐突然咯咯一笑,从龙头上跃下,来到他的身边:“你啊,弱点太多了,在我眼中你心灵上到处都是破绽。你为了自己的面子,在空中行走,把修为消耗一空,便给了我挑战你的机会。你觉得,薛青府会是那人吗?”     她突然转变话锋,让苏云也怔了怔。     “近水楼台先得月。”     少女梧桐走到他的身后,停下脚步,侧头道:“你有没有想过,天门镇的八面朝天阙到底落在谁的手中?有的人,留在朔方这个偏远之地,是否便是为了八面朝天阙?八面朝天阙,应该还在朔方吧?还有……”     她的声音变得森然,带着丝丝寒意:“皇帝,最关心的是七大世家造反吗?他更关心的应该是朝天阙吧?他是否也在盯着朔方,等待八面朝天阙出现?”     苏云转身,少女梧桐纵身跃起,黑蛟奔来,跳到空中,脑袋恰恰落在她的脚下:“大师兄,你考虑得太片面了,对人性的了解也太片面了!”     那红衣少女脚踩黑蛟,飒然远去,消失不见。     苏云瞳孔骤缩,低头想了良久。     “是了,我一直忘记一件事情。我拥有八面朝天阙的烙印,而有人有可能拥有真正的八面朝天阙。”     苏云仰起头,倘若真有这样一个人的话,那个人,势必也可以像他那样,进入天门后的世界!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有人也见过另一个世界的仙图,甚至那个人也在利用仙图来修补功法!     “说不定,他的功法更加完美!甚至说不定,我下次进入天门后的世界,便会遇到那个人!”     朔方城的水,很深,很浑。     突然,莹莹眨眨眼睛,低声道:“苏士子,你先前想的是领队学哥扰乱了朔方,后来发现其实并非是领队学哥,而是七大世家。那么这一次,你是否又是想多了呢?如果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抢走了朝天阙呢?”     苏云呆了呆,突然醒悟过来,失笑道:“我明白了!这或许又是一场领队学哥案!莹莹,我想我知道朝天阙在哪里了。”     ————周一求票票啊,推荐票,月票,快点砸过来吖~~     妙书屋
推荐阅读: 《符篆召神》 《魔经鬼谭》 《武符》 《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