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十五章 人心险恶更胜妖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十五章 人心险恶更胜妖

    “七日渡劫?”     苏云微微一怔:“全村吃饭要化作蛟龙了?”     那条大黑蛇已经回到自己的礁石上,继续吞吐星月精华,而蛇涧的大水也自慢慢回落,恢复如常。     苏云和花狐跳下礁石,一人一狐继续往胡丘村赶去。     “全村吃饭拦下我们,到底所为何事?”花狐忍不住问道。     “他即将蜕变,化作蛟龙了。”     苏云道:“但是他自己却无法蜕变,因为他已经把自己的身体炼得无比坚硬,无法蜕去蛇皮,即便是在礁石上摩擦,也磨不烂蛇皮。因此他用自己的毒牙,炼成了一口骨剑,打算用骨剑来破开蛇皮,方便自己蜕变化作蛟龙。”     花狐终于明白过来:“全村吃饭自己无法割开自己的皮,所以需要借用你的手。”     苏云笑道:“是借用我的手和你的眼。他感谢我们帮他蜕变,因此邀请我们七日后去蛇涧观摩他化作蛟龙。”     花狐的眼睛顿时亮了,兴奋道:“观摩蛇化作蛟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帮助我们观想!”     他越说越兴奋,突然醒悟过来:“我们可以观摩全村吃饭化作蛟龙,但是小云却看不到……”     他不再欢呼,笑道:“蛇化蛟有什么好看的?不见得对鳄龙吟有好处。全村吃饭毒死了我堂哥,我才不稀罕去。”     “去,一定要去!”     苏云认认真真道:“全村吃饭化作蛟龙,形态发生变化,蛟龙比鳄龙还要强大,对鳄龙吟的好处更是多多!这种机遇,不是人人都能碰到的!二哥,你想为野狐先生报仇的话,七日后的渡劫便必须要去!”     花狐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间一人一狐来到黄坟岗,黄鼠狼的黄村便是建在这里,虽然是深夜,黄坟岗里却火光遍地。     黄村的黄鼠狼们举着火把,围坐一团,黄村村长,那只老黄鼠狼站在一个高台上,高高举着火把,高声呼喝:“……那厮欺压我族太甚!吃我族人,毒我族人,我们不知多少兄弟姐妹,不知多少叔伯至亲,葬身他的腹中和毒牙之下!”     “他若是蜕变成蛟龙,便是我族灭族之日!这一次!诸位,这一次!趁他病,要他命!”     黄村老村长在高台上疾走高呼,向台下的黄鼠狼们叫道:“他蜕变之时,便是他最弱之时!趁他化作蛟龙渡劫,将他一举铲除!”     “铲除!”台下的黄鼠狼们高举火把,振臂高呼,声音洪亮,喧嚣。     黄村老村长厉声道:“杀了他,老夫出钱大摆筵席,请全村吃饭!”     台下的黄鼠狼们群情涌动,更加激愤高昂:“全村吃饭——”     苏云和花狐驻足听了片刻,关于黄村与大黑蛇的恩怨,他们也有所耳闻。     黄村住在黄坟岗,距离蛇涧比较近,对于大黑蛇来说黄坟岗也属于他的领地范围,因此饿了的时候便抓住几只黄鼠狼来打牙祭,填饱肚子。     黄村的黄鼠狼们自然认为这是血海深仇,肯定要报复回去。     ——当然,苏云听到的消息,往往是大黑蛇又咬死了黄村的某某,并不知道黄村的居民并非是人。     在小瞎子的心中,天门镇十里八乡到处都是人,很是热闹。     而在外地人眼中,别说天门镇,天门镇四周方圆百里,都看不到一个活人!     不过,自从经历了胡丘村之变,苏云便开始对自己居住的地方有所怀疑了。只是没有亲眼所见,所以在他心中天门镇四周还都是人,并非是妖魔鬼怪。     “七日之后,蛇涧只怕要热闹了。”他心中暗道。     “快到胡丘了!”花狐加快速度,笑道。     苏云跟上他,快来到村口时,花狐突然停步,警觉道:“有其他人的气味!”     苏云立刻催动洪炉嬗变,体内天地洪炉乍燃,元气顿时近乎沸腾般涌动,胸腔中元气鼓荡,发出阵阵雷鸣!     他的背后一块块肌肉绷紧,脊骨噼里啪啦作响,大筋和肌肉中气血涌动,化作一条蛟龙。     龙纹身出现,他的气势提升到极致,随时应对不测!     就在此时,他的身后传来杨胜的声音:“难怪有人说狐狸都是属狗的,鼻子这么灵。天门镇苏云,我应该叫你一声学弟才对。我在七个月之前请水镜先生任教私学。”     花狐急忙高喝一声,狐不平、青丘月和狸小凡被惊醒,立刻从胡丘村里跑出来,盯着杨胜,如临大敌。     杨胜不以为意,笑道:“学弟击杀童帆,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但危机既是危险也是机遇。你杀了童帆,我便知道我的一个大机遇来了。只要把学弟你交给童家,我非但衣食无忧,甚至可以飞黄腾达,一跃成为人上人!”     苏云转身,道:“学哥,官学的先生和水镜先生,没有教过你做人的道理吗?”     杨胜怔了怔,失笑道:“你一个野狐狸教出来的野路子,也配和我谈做人的道理?”     苏云正色道:“我听闻人死之后,性灵不灭,落在兽的身上便会化作妖。所以,妖有可能是人。我又听闻妖死之后性灵不灭,也有可能会落在人身上。所以,披着人皮的可能未必是人。”     杨胜露出讥讽之色,体内洪炉嬗变运转,悠然道:“学弟,你在妖魔鬼怪之中长大,过着茹毛饮血般的日子,你居然还教我如何做人?真是笑话!”     他的洪炉嬗变在一刹那间便提升到极致,直接来到洪炉嬗变的第六重!     他观想鳄龙,体内元气迸发出鳄龙雷音,震耳欲聋!     他的气势越来越强,气血越来越浓烈,元气和奔流的血液在皮肤表面形成鳄龙纹身,随即鳄龙纹身竟然离开他的身体,在他身后形成一只长达一丈六七的鳄龙虚影!     这鳄龙,摇首摆尾,活灵活现!     花狐与其他三只小狐狸眼角乱跳,有些不知所措。     杨胜太强大了,他的鳄龙吟已经修成第三种成就,气血显化。     他身后的鳄龙,便是气血外放,鳄龙显化!     当他出手时,他身后的鳄龙会随着他一起攻击!     甚至,气血显化的鳄龙还会与他合体,让他的一招一式,威力翻倍增长!     杨胜,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应付的了。     苏云缓缓闭上眼睛,询问道:“学哥,我想问一下,你是怎么知道胡丘村的?上次跟着水镜先生,应该是你第一次来吧?当时是夜晚,你不可能看清庠序附近的地理。”     花狐微微一怔,疑惑的看了看苏云。     苏云继续道:“水镜先生让你们回朔方,你更不可能知道这里有个胡丘村。现在是晚上,而你却能一下子摸到胡丘村这个地方。这说明,水镜先生让你回朔方的时候,你并没有走。”     杨胜笑了。     “学弟真是聪明。水镜先生让我们先回去,但是我却在鬼市上遇到了熟人,就是童帆。我家世不显,没什么地位,平时是很难与这等世家公子会面的。这次机会难得,我怎么可能放弃?”     杨胜看了看苏云身后的胡丘村,笑道:“而且与童帆同行的还有其他世家的公子和小姐,于是我留下来了。”     苏云问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杨胜淡淡道:“世家大阀的公子小姐见识广阔,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什么好玩的没玩过,我这点本事很难入他们的法眼,只是陪他们玩而已。”     他微微一笑:“天市垣妖魔鬼怪遍地都是,世家的公子小姐都喜欢打猎,而且可以挂着降妖除魔的大义。于是我们在四周搜寻,找到了这里。”     花狐呜咽一声,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苏云道:“学哥,你见过野狐先生,你也知道水镜先生对野狐先生很尊敬。你来到胡丘村见到野狐先生时,你应该劝阻他们。”     “我并没有。”     杨胜摇头道:“我的确认出了那个老狐狸,但是公子小姐们正值兴头上,我出言阻止岂不是扫他们的兴?我讨好他们还来不及,怎么会做出这种煞风景的事情?公子小姐们玩得开心了,才会提携我。”     花狐与三只小狐狸咬紧牙关,死死的盯着他,身体越绷越紧。     “所以,我非但不能扫兴,还须得让他们尽兴。”     杨胜目光阴冷,徐徐在苏云和几只小狐狸身上扫过:“怎么才能尽兴?自然是与他们同乐,一起降妖除魔,所以我也出手杀了几只狐妖。”     他淡然道:“学弟,你杀童帆之后,带着一只狐狸离开鬼市,我看到那只狐狸,便知道你会来这里。学弟你,也会成为我向童家邀功请赏的礼物!”     话音未落,他胸腔中雷音轰然震动,震耳欲聋!     杨胜一步跨出,气血浓烈,如同鳄龙跃出大泽,狰狞凶恶,扑向苏云!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符篆召神》 《天痕猎人》 《武斗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