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四十章 更难得是这份谦虚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四十章 更难得是这份谦虚

    我最钦佩上使的,便是谦虚。”     涂明和尚打量现在的局势,神采飞扬,赞叹不绝,道:“这一次上使做的最妙的,不是引出七个老不死的,把七大世家的底蕴一下子拉出来,最妙的是把朔方侯引出来!”     苏云的灵界中,书怪莹莹不解道:“苏士子,咱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打架,寻找到最佳神通大小的吗?怎么变成了你的计谋了?而且听这和尚的意思,这计谋很了不起的样子……”     苏云的性灵闷哼一声:“我也不知道为何变成这个样子。”     涂明和尚眉飞色舞,赞不绝口,低声道:“七大世家是打算反,但是他们没有做好准备!上使的计谋妙就妙在朔方侯!朔方侯出面,代表的是东都的大帝,七大世家的老不死的若是敢动手,便是造反!但是他们没有准备好,现在造反,只有死路一条!”     他猛地以拳击掌,赞道:“因此,七个老不死的只能乖乖咽下这口气!正所谓:觉来落笔不经意,神妙独到秋毫颠!这一手,妙到毫巅,妙不可言!”     苏云被他夸得脸色羞红,讷讷道:“大师过誉了,过誉了。其实我吧没有想这么多……”     “更难得是这份谦虚!”涂明和尚赞叹道。     苏云只得闭嘴,老老实实的听他继续颂扬自己,心道:“多心禅师这个名头,不是浪得虚名。”     这时,九原学宫更热闹了,朔方有许多老世家,如叶落公子所在的叶家,以及掌管朔北兵曹(兵事)的方家,掌管朔北金曹(财政)的刘家,也屯兵在九原学宫外,杀气腾腾。     这几个世家也各有一辆车辇,车辇上立着一口黑铁棺,黑棺旁边放着灵兵,都是军中所用的灵兵,如长枪军刀之类的武器。     叶家、方家、刘家等老牌世家之所以会来,正是因为这几个世家的先祖追随朔方侯李家的先祖。     当年李家先祖对抗塞外入侵,镇守朔方三十年,跟随他的兵丁死伤殆尽。而其中活下来的,便有叶、方、刘等世家的先祖。     后来论功行赏,这几家也跟着飞黄腾达,成为朔方一带的世家。     他们与雪灾中崛起的七大世家不同,他们的辉煌是祖辈用命换来的,成为世家之后也一直很是低调,远不如七大世家显赫。     叶落公子站在叶家的家主身旁,遥望九原学宫中的动静,心道:“苏云,我终于看明白了你的操作了。只可惜,我还是等到你做出这一切,才看出你的目的。我比你还是逊色一筹啊……”     他心中酸楚,默默道:“眼下双方都是骑虎难下,任何人都找不到一个台阶,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免于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下场?你应该也在想这个问题吧?”     现在的局面,让叶落公子也感觉到极为棘手。     七大世家还未来得及准备好,被苏云逼迫得不得不暴露,失去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先机。     但是朔方侯、城防军以及叶家等世家,同样也没有准备好与七大世家决裂!     更何况,七大世家虽然有谋反之意,但无谋反之实,作为朔方侯,无论如何都不能直接痛下杀手,否则就算剿灭七大世家,到头来秋后算账也会自身难保。     而且,叶落身为钦差上使,奉帝平之命留在朔方,其实不是调查七大世家,而是调查薛圣人、裘水镜和绿林老瓢把子!     甚至他还得到一个命令,那就是监督朔方侯!     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好对付七大世家的准备,他之所以会调查劫灰厂调查童家,其实是因为老瓢把子左松岩麾下的得力干将涂明和尚调查劫灰厂,因此让他对劫灰厂有了兴趣。     这一调查,才知非同小可。     然而,他已经来不及将七大世家调查一遍,更不可能做好妥善布置。     “苏云,你会怎么做?”     叶落公子望向九原学宫,心中默默道:“只要你能解决这一危局,我便对你心服,当然嘴上依旧不服。”     九原学宫中,所有人都是骑虎难下,气氛越来越凝重。这个僵局如果不化解,继续拖下去,肯定会出事!     拖得时间越久,七大世家的人便越惶恐,可能会随时冲击守在外面的城防军。     冲击城防军,就是造反,一发不可收拾!     同样,朔北一带的边防军多半也会闻风调动,倘若边防军开入朔方,那就更加凶险了!     两边都没有做好准备,居然还都没有台阶可下!     朔方侯与几位老神仙哈哈大笑,谈笑风生,然而额头都是冷汗滚滚,强颜欢笑。     突然,苏云朗声道:“士子苏云,此次前来是与九原学宫的士子交流所学,得天之幸遇到七大世家的前辈。听闻七大世家在一百五十年前得到了真龙功法,因此云斗胆,想向七大世家讨教神通。”     他话音一落,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站在他身边的涂明和尚头皮发麻,额头冷汗滚滚,只觉无边压力袭来,不由连退几步,避开众人视线。     “这些强者中,恐怕修为都是征圣强者!”     涂明和尚呼呼传了两口粗气,定了定神,望向苏云,心中不禁钦佩万分:“苏士子不愧是见过大帝的存在,天道院的怪物,面对这些老怪物根本不虚!”     苏云眼中一片茫然,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众人的视线,继续道:“真龙功法有十六篇,一百五十年的时间,七大世家应该也参悟透彻了吧?”     “十六篇?”     他的话音刚落,那七大世家的七位老神仙各自脸色大变,童家老神仙失声道:“不是十四篇吗?”     他的目光转动,落在童庆云身上,露出疑惑之色。     这时,文家老神仙失声道:“不对,明明是十三篇才对!”     “错了,是十四篇!”     “我周家为何是十二篇?”     ……     七位老神仙吵来吵去,不可开交,对彼此充满了不信任的眼神,朔方侯眼睛一亮,心道:“这位苏士子的确不凡,一句话便让他们彼此猜忌怀疑起来!”     左松岩也是暗赞:“帝平这小子眼光实在太好了,不像是个昏君,居然能选出这么出色的上使!”     薛青府目光闪动,心道:“城府深不可测啊……”     苏云则是皱眉,突然抬手震动大黄钟,只听钟声响彻九原学宫,那七位老神仙的争吵这才止住。     “原来诸位前辈不知道真龙功法有十六篇,是我多嘴了。”     苏云声音响亮,如同洪钟,朗声道:“云,挑战七大世家,所有蕴灵境界的灵士!技业交流,不论生死。明日起,云逐一拜访七大世家的神仙居,一是拜会诸位前辈,二是挑战各大世家的蕴灵境界士子。敢问七位前辈是否欢迎?”     他此言一出,双方剑拔弩张的局势突然缓解下来,他们都需要时间,而苏云挑战七大世家的灵士,恰恰给予了双方时间,也给了他们一个下台阶的机会。     童庆云道:“老神仙,在哪里丢的东西,那么便要在哪里找回来。文家子弟的仇,七大世家的颜面,自然要报了仇才能找回。”     童老神仙会意,向众人道:“庆云所言有理。诸位老兄弟,人家要看我们的真龙神通,那么趁着还有时间,调教几个士子,免得被人笑话了。”     周绾香、武原都、陆中流等人纷纷点头称是,道:“七大世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可被人欺负到头上来。”     文家老神仙文正清呵呵笑道:“苏士子,你说的不论生死,是个什么意思?”     苏云肃然道:“意思就是说,较量之中,我打死七大世家子弟,或者被七大世家子弟打死,都不追究后果。”     林家老神仙林高义大有深意道:“苏士子从东都来到朔方之后,便各种事件不断,或许眼下便是一个还朔方清净的机会。”     苏云微笑道:“诸位前辈,我给了你们这个机会,不要抓不住才是。”     七位老神仙心中凛然,听出他言语中的威胁之意。     “现在的他还未暴露上使的身份,因此可以借公平比斗失手打死他来推脱责任,但倘若他暴露自己是东都大帝的钦差大臣,那么谁敢杀他便是造反!这次比斗,的确是干掉他的最好机会!”     童老神仙等人与朔方侯寒暄一番,纷纷告辞,朔方侯、薛青府、裘水镜也向文立芳请辞,众人客客气气,走出九原学宫时还相互作揖道别。     文立芳和文家老神仙文正清殷勤挽留,一路相送,在众人连声道请回之后,还站在高处挥手相送,殷勤之意可见一斑。     苏云和左松岩走在后面,突然文正清笑道:“苏士子留步。”     苏云停下脚步,文正清瞥了左松岩一眼,笑道:“松岩小兔崽子,你我好歹算是有过师徒之谊的,你放心,我不至于现在便动手。苏士子,不知道要你最后一个来我文家,需要花多少钱?”     苏云微微一怔,明白他的意思。     明天便是苏云挑战七大世家的第一天,无论苏云第一天去哪一家,那一家的士子都有些准备不及。毕竟一天时间太短,能够从真龙功法中学到的东西有限。     苏云最后挑战的世家,学习真龙功法的时间最长,对那个世家子弟最是有利!     因此这是一个奇货可居狮子大开口的机会!     苏云看向左松岩,正色道:“云一直承蒙老瓢把子照顾,无论多少钱,给老瓢把子便是。”     左松岩眼睛顿时一亮,哈哈大笑。     文正清则是脸色苍白,嘿嘿笑道:“不愧是皇帝看中的人物,嘿嘿,果然是老江湖啊。”     苏云把讨价还价的机会让给左松岩这头老狐狸,分明是想借机狠狠宰文家一笔!     只是苏云却没想这么多,他只是因为劳烦左松岩为自己保驾护航,觉得过意不去,想借机补偿左松岩而已。     他虽然是跟随野狐先生学习,身边也都是狐妖,但内心有着他单纯的一面。     他只是像是一面镜子,聪明人站在他这面镜子前,看到的他,其实是镜子中的自己。     因此,涂明觉得他心眼多,左松岩觉得他老谋深算,薛青府说他城府极深,文正清说他是老江湖。     苏云走出九原学宫,抬头只见天色已晚,于是打算拦一辆负山辇先回文昌学宫。     却在此时,只见一辆肥肥的蛟龙辇驶来,那蛟龙辇是巨蟒化作蛟龙,肥胖而硕大,背上背着一座小楼。     叶落公子站在小楼上,双手扶着车窗仰望天空,一边落泪一边吟道:“既生落,何生云?既生落,何生云啊——”     他擦拭去眼泪,哽咽两声,招手道:“大师兄,师弟我送你一程罢。”
推荐阅读: 《符篆召神》 《无上武修》 《仙佛无双》 《不凡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