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七位老神仙

    苏云抬起头,看着空中催动大荒铜镜的文立芳。     文立芳,应该便是杀害野狐先生的真凶!     此刻文立芳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双目如火,但却迟迟不敢催动大荒铜镜射杀苏云!     她感应到左松岩的气息已经将她锁定,她若是动手,在大荒铜镜威能爆发的一瞬间,恰恰是自身防御最松懈的一瞬间。这短短一瞬间,左松岩已经足以取她性命!     她箭在弦上,却不敢动,只能维持大荒铜镜威力提升到极致却含而不发的状态,极为消耗修为!     苏云收回目光,心中默默道:“与我猜想的一样,七大世家起于一百五十年前,他们都与领队学哥有所关联。文家拥有真龙功法,其他世家多半也有!只是,七大世家中哪个世家才是领队学哥开创的世家?领队学哥又是谁?”     他走下剑台,向剑道院外走去,心道:“人魔梧桐和莹莹,或许是见过领队学哥真面目的最后两人。可惜领队学哥肯定改头换面,不再用原来的面目。”     剑台下,九原学宫剑道院的士子们跃跃欲试,但是却无人胆敢出手。     苏云从人群中穿过,走出剑道院,朗声道:“文仆射,剑道院我已经挑战过了,不过如此。我想再去儒学院领教一番。”     文立芳冷哼一声,大荒铜镜铮铮作响,最宽的一面铜镜足足有四丈六七,其他铜镜大大小小,各具恐怖威能,镜中的光芒仿佛最炽烈的太阳,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她几乎难以按捺,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哈哈笑道:“立芳不要轻举妄动,纵横朔北十七州的老瓢把子,不仅仅是分瓢水那么简单。你不是对手。”     文立芳从空中落下,躬身道:“老祖。”     苏云来到左松岩身边,左松岩眼角跳动,身躯绷紧,向那声音来处望去,脸sèyīn晴不定低声道:“文家的老东西不可能还活着!这家伙比我太爷爷还要老,而我都能做太爷爷了!”     苏云悄声道:“左仆射,童家的老神仙活着,文家的老神仙便不可能还活着吗?说不定,其他世家如林、周、陆、田、武,也都有老神仙在世。”     左松岩心神大震,深深看他一眼,压低嗓音道:“上使如果要查案,劳烦提前知会一声,不要自作主张。”     苏云赧然,道:“仆射,这次不算是查案……”     “你还想骗我?”     左松岩气苦,迈步向前走去,冷声道:“涂明,你来揭穿他,我去迎接文家老鬼!”     他哈哈大笑,朗声道:“文老,听说你早就双腿一蹬驾鹤而去,有人说在鬼市碰到你摆摊讨饭呢。没想到你老当益壮,腿蹬了一半又收了回去!”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在一众文家高手的簇拥下走来,看模样居然比左松岩还年轻许多岁,哈哈笑道:“松岩你个小兔崽子,当年你就是在我九原学宫上学读书,老夫还摸过你的头夸将你聪敏呢!”     左松岩笑声更加爽朗:“文老老而不死,着实令晚辈羡慕。晚辈当年与水镜那王八蛋一起赶赴东都大考,后来留洋回到朔方几十年。这几十年过去,文老居然和水镜那王八蛋一样年轻,你们俩应该都是属王八的,魅力不减当年!”     两人迎面走到一起,左松岩不由分说,噗通跪地,当头一拜。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文家老神仙身边的一众文家高手一个个闷哼一声,手舞足蹈四面八方飞去。     九原学宫诸多殿堂轰隆震动,树木成片成片倒伏。     文家老神仙身躯大震,衣袍翻飞,迈步上前,双手搀住左松岩的双肘,哈哈笑道:“松岩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淘气!”     “咔嚓——”     左松岩身后的山地裂开,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     左松岩顺势起身,抱了抱文家老神仙,文家老神仙也趁势抱了抱他。     只听两人一身老骨头咔吧咔吧作响,两人的面目都有些狰狞,而他们四周,大地嘭嘭炸开,地面出现一道又一道裂缝,裂缝越来越宽,越来越大,成片成片的树林往裂缝中坠去。     文老神仙与左松岩脸上挂着笑容,舍不得把彼此放开,只是笑容挂在脸上显得更加狰狞了。     “松岩,你身体壮实了,当年你还是个小鸡崽子!”     “文老,你入殓装棺装一半便不愿意进去,怎么能成呢?学生身负师恩,须得亲手把老仆射装进去才对得起老师的恩德!”     “你出息了,去了做十七州老瓢把子!”     “不如老仆射,缩在王八壳子里笑看春秋!”     ……     苏云张望,向涂明和尚道:“左仆射与文家老神仙是师生关系?左仆射看起来比文老神仙还要年长许多岁。”     涂明和尚呵呵笑道:“上使勿要顾左右而言他。你这次出来查案,都被左仆射识破了!你大张旗鼓,无非是让世家文家再度暴露,把文家老神仙引出来。”     苏云愕然,连忙道:“我的目的,其实只是来找人打架而已,大师是否是想多了?”     涂明和尚双手合十,微笑道:“小僧在江湖上有个法号,名叫多心禅师,无他,是江湖上的朋友抬爱,说小僧心比别人多一窍,聪慧过人。上使,大家都是聪明人,你再狡辩,便是侮辱小僧了。”     苏云沉默,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苍老的大笑传来:“文正清,你的确老了,连老瓢把子也挡不住。当心被姓左的小家伙折腾得真的入殓装棺!”     文老神仙爆喝一声,突然身躯一摇,神龙绕体,一拳轰出!     左松岩身后突然群星璀璨,星斗相连,宛如一片宇宙星空,抬手硬接这一拳。     但见神龙冲入星空,碰撞不休,不知胜负如何。     文老神仙文正清与左松岩各自后退几步,文老神仙赞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可惜,松岩你虽然年轻,但就要快老死了。”     左松岩面sè凝重,他的确显得比文正清苍老许多。     他的目光向另一个苍老的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七大世家中的林家家主林致远白衣胜雪,与一众林家高手簇拥着一位老者走来,那老者身后山川如琴弦,神通深不可测。     “林家的老祖宗、老神仙,林高义,早就应该死掉的人物!”     左松岩头脑中嗡嗡作响,林高义,文正清,一个是朔方林家的开创者,一个是朔方文家的开创者,一百五十年前他们在雪灾中开创了莫大的家业,成为巨头。     然而,他们早就应该死掉了!     突然,又是一声大笑传来:“林高义,文正清,你们两个老骨头还活着,咱们几个可是好久不曾走动了!”     左松岩吐出一口浊气,面sè无比凝重:“陆家的创始人,陆中流,又是一个早就该埋在土里的老东西!”     陆中流,一百五十年前雪灾中,他趁机收购土地,成为朔北最大的地主!     左松岩眯着眼睛看去,只见陆中流在一众陆家的高手的簇拥下来到九原学宫,与林高义、文正清有说有笑。     突然,只听一个声音悠然道:“朔方薛青府,前来拜会两位老神仙!”     左松岩终于松了口气,他独自面对三大世家的创始人,压力极大。     文昌学宫的首座西席和各地瓢把子实力极高,面对文家、林家、陆家和九原学宫的一众高手虽然不虚,但恐怕也会多有死伤。     朔方圣人薛青府的到来,让他压力大减。     陆中流呵呵笑道:“原来是朔方圣人。话说薛家三代圣人,第一代圣人在我面前也是躬身自称晚辈。”     一辆车辇驶入九原学宫,驾车的周伯顿下负山兽,薛圣人薛青府从车上走下,恭恭敬敬的向三位老神仙见礼,道:“能够得见三位老神仙,是青府的荣幸。”     就在这时,童老神仙的笑声传来:“青府啊,听闻你前段时间受了伤,不知伤势有没有好?”     薛青府面带笑容,转过身来,便见童老神仙大袖飘飘,一派仙风道骨向这边走来,童庆云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     “今天是什么风?”     裘水镜的声音传来,悠悠道:“把各位埋在土里的老神仙,都从坟墓里吹了出来。”     左松岩看到裘水镜迈步走来,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又听得一声大笑:“你们几个老东西,还记得武原都吗?”     “武原都,你舍得出关了?”     另一个声音传来,笑道:“武家老祖,应该还认得周绾香吧?”     ……     短短片刻,武家、周家和田家的老祖宗竟然像是约好了一般,在四大学宫开学的第一天,出现在九原学宫中。     裘水镜、薛青府和左松岩并肩而立,左松岩个头最矮,站在中央,面sè凝重道:“这七个老鬼都是在应该死掉的人物,但是却活了下来。看来领队学哥把《真龙十六篇》传给了他们,所以让他们能够活到现在。我们三人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要交代在这里。”     薛青府微笑道:“七位老神仙还活着,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上使不愧是上使,这次把他们引出来,省得我们再猜来猜去,怀疑彼此。裘太常,你收了个好弟子。”     裘水镜淡淡道:“但是局势也因此明了起来,现在只有看朔方侯站在那一边了。”     他话音未落,突然只听朔方侯的声音传来,朗声道:“七位老前辈原来都尚在人间,这真是一件大喜事。七位前辈都活成了老神仙,小侯当上奏陛下,普天同庆!”     外面传来哗啦啦的行军声,朔方侯率领城防军数以千计的将士涌入九原学宫,各种军中的神兵利器堆在前头,将士们一身明光铠,手持灵器,杀气腾腾。     为首的将士则推来一辆大车,有三头负山兽拉着,只见那大车上放着一口高大的黑铁棺,旁边扎着一口陌刀。     朔方侯满面笑容的走来,笑道:“小侯万万想不到诸位老神仙真是高寿,竟然可以活到现在。幸好现在也不迟。陛下命小侯镇守朔方,调动朔北大军,抵御外敌,若是有七位老神仙相助,那我李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他话虽如此,却来到左松岩、裘水镜和薛青府等人身边,向三人见礼,又向苏云遥遥颔首示意。     苏云身边,涂明和尚张大嘴巴,手上一串佛珠哗啦啦转动不停,过了片刻这才喃喃道:“上使,小僧这才发觉,是小僧把你想浅了。你的计谋比小僧想得还要深得多啊——”     “随你们怎么想吧。”苏云闷哼一声,委屈的别过头去。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楚天孤心》 《战魂啸》 《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