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八章 轰杀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八章 轰杀

    “他怎么知道我童家有真龙神通?”     文修韬心中诧异,深深的看了苏云一眼,道:“苏士子,你败了便将那一招剑术传给我,倘若我败了呢?我需要输给你什么?”     苏云漠然道:“公道。”     “公道?”     文修韬愕然,失笑道:“我怎么把公道输给你?”     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名叫苏云的士子有些不对劲,真龙神通是文家的不传之秘,甚至很少在外人面前施展。     文家有一个死规定,那就是不到生死关头,切不可施展真龙神通!     而且,只有文家的核心子弟才知道文家有《真龙十三篇》,子凭母贵,文修韬因为母亲的缘故,得以接触到这十三篇。     他还记得他进入文家神仙居,见到了文家的老神仙,在老神仙的注视下打开那十三篇宝卷的情形。     文家老神仙只给他三天时间参阅这十三篇,他用三天时间,从这十三篇中参悟出了自己的真龙剑术!     他在九原学宫剑道院的排名原本不高,但参悟剑术之后,修为实力突飞猛进,一跃成为剑道院的大师兄!     《真龙十三篇》如此隐秘,根本不可能被外人知晓,苏云却偏偏知道了,还说赌注是公道,这不像是两大学宫的交流,反倒像是来寻仇的!     文修韬心中暗暗警觉,但在他的内心之中,着实渴望得到苏云那一招剑术。     因为,他隐隐觉得苏云那一剑的成就,还在他参悟出的真龙剑术之上!     “好,我就用公道,赌你那一招剑术!”     文修韬气血运转,突然头顶一口长剑飞出,接着这口长剑竟然在空中游动,长出了龙鳞!     一片片龙鳞从剑上长出之时,在场所有人竟然都能隐隐感觉到一股神龙的气息!     更加诡异的是,那口长满龙鳞的剑,其剑柄化作龙口,剑锷如龙爪,剑脊如龙脊,剑尖如龙尾!     而且,这口剑越来越大,越来越长,如神龙般在空中游动,迸发出一阵阵龙吟之声!     突然,这口奇特的龙形剑轻轻震动,便见十数道神龙剑气飞出,满空乱窜,施展出不同的剑招!     剑道院的士子们看直了眼,这种剑术可谓是神乎其技,令他们叹为观止。     所有人都知道文修韬是剑道院大师兄,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居然还有如此精妙的神龙剑术!     甚至连剑道院的西席先生,也不禁惊叹不绝。     “老瓢把子,这等神异的剑术很是少见。”     左松岩身边,一位形容高古背着一口剑匣的瘦道人面sè凝重,低声道:“我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剑术,这个文家少年在招式上还有不足之处,但在剑术上已有宗师气派!”     左松岩淡淡道:“不必为苏士子担心。你也看到了他的剑术,比文家的真龙剑术如何?”     那瘦道人摇头道:“没看懂。”     左松岩呆了呆,低声道:“剑道人,连你也看不懂?”     那瘦道人道:“完全没看懂。我的剑术是凡尘之剑,而他的剑是剑中仙术,不可同日而语。”     左松岩倒抽一口冷气,望向苏云,心道:“难怪帝平会派他前来。帝平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昏聩,最低还是知道民心所向,派来苏云钦差查办七大世家。”     他的目光又落在文立芳身上,眯了眯眼睛:“文家为何也有真龙神通?这就奇怪了……”     苏云曾经与他通过消息,提及过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龙陵案和领队学哥,也谈到过《真龙十六篇》。     这些日子,左松岩一直在思索到底谁才是领队学哥,他怀疑到童家老神仙的头上,然而文家也有真龙十六篇,这就出乎他的意料了。     就在此时,文修韬的气势酝酿到极点,突然爆喝一声:“苏士子,小心了!”     只听龙吟剑啸,剑流光,如游龙,文修韬催动神通向苏云斩去!     剑道院主殿的剑台上,一条条游龙剑光施展出一招招精妙无比的剑招,文修韬的剑法招式令剑道院的士子们叹为观止。     这种神妙剑术,他们从未见过!     文修韬的眼中精光闪烁,尽力催动剑术神通,心道:“他的神通破绽在忽之间,三百六十分之一秒为一忽,我的第一击和第二击的时间间隔,必须要短于一忽……”     突然,苏云探手一抓,将大黄钟的钟鼻抓在手中,黄钟一层层刻度旋转,缩小,眨眼间缩小到钟口八尺方圆!     文修韬仓促之间,只看到钟内壁上浮现出各种神魔图案,随即大钟呼啸旋转,钟口迎着他飞来。     “他试图与我以伤换伤?”     文修韬刚刚想到这里,突然苏云气息陡变,洪炉嬗变的大一统功法爆发,肉身洪炉点燃,灵界洪炉点燃,性灵在洞天中铸炼!     他的体外,浮现出十二神魔,加持他的身躯!     “轰!”     苏云向前一步跨出,因为脚下爆发出的力量实在太大,剑台上的石板被他生生踩碎,下一刻,他来到飞向文修韬的大黄钟后,双手重重推在大黄钟上!     他的身后,十二神魔虚影齐齐向前推去,天地元气动荡不休,一发涌入钟内!     即便是与人魔梧桐一战,他也未曾如现在般倾尽所能,动用一切修为!     “咣!”     那口大黄钟内密密麻麻的齿轮转动,钟口迸发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气环,向前飞出,空气像是波纹一般剧烈抖动!     文修韬站在那里,前方一条条游龙剑光斩向黄钟,随即在气环和钟声中破碎。     钟声和气环冲击到他的面前,文修韬脑中突然一片空白,气环从他身体四周穿过,他一身气血突然间被轰出体外!     他的身后,出现一个处在气环之中血淋漓的文修韬,随着剧烈的震动向后倒飞而去!     “韬儿!”文立芳惊呼一声,急忙催动大荒铜镜。     大荒铜镜铮铮旋转,分裂,威能弥漫!     左松岩眼中闪过一道凶光,突然手掌重重一拍,按在正在扩张的大荒铜镜上。     那铜镜正在分裂,被他按了一下,立刻咻咻旋转,缩回,又变回一面巨大的铜镜。     文立芳被震得气血浮动,衣袖挥舞,遮住左松岩的视线,袖筒下一只手掌印向左松岩的脸。     左松岩突然发力,撞入她的怀中,将她撞得倒飞而去!     文立芳人在半空,身后突然浮现出一座座洞天,洞天后一道天渊出现,骊珠自大渊中升起,在半空中炸开,化作她顶天立地的性灵,屹立在半空中!     就在此时,苏云爆喝,双手收回,身子后倾,突然又是双手重重一推,身后十二神魔齐动,向前推去!     “咣!”     钟声响起,文修韬的身躯被第二道气环带起,向后飞去,刚刚飞离主殿剑台三四丈,突然啪的一声炸开。     而第一道气环已经穿过剑道院第二座大殿,从大殿的破洞中飞过,接着又穿过第三座大殿的破洞。     第四座大殿在气环和钟声的冲击下炸开,然后是第五座,第六座。     待来到第七座大殿时,钟声的威力终于溃散,而那道气环则带着文修韬一身气血,啪的一声烙印在第七座大殿的门户上!     此时,正值文立芳与左松岩过招,文立芳在空中显化骊渊天象,准备与左松岩一决生死。     “大师兄!”     剑台下,剑道院士子的一声声惊呼传来,半空中,文立芳惊声道:“韬儿!”     左松岩暗道一声不妙,立刻道:“和尚,道士,医师!准备抄家伙!”     涂明和尚、闲云道人、董医师等文昌学宫的各院首座如临大敌,立刻将各自灵兵或者神通催发。     而朔北绿林的瓢把子也纷纷催动气血,调动神通!     另一边,九原学宫的诸多西席和文家的诸多高手也纷纷怒喝,杀气腾腾,一时间九原学宫上空各种异象层出不穷,瑰丽万方!     这一刻,苏云心头变得无比宁静。     尽管他胸中还有着滔天的杀意,但是他却让自己的内心保持在最为冷静的水准,就像是他的大黄钟有条不紊的运转,记录着冰冷的时间。     他来到剑台的石阶前,只见石阶上插着的那柱香还在燃烧。     苏云蹲下来,默默祭奠,外界的喧哗似乎与他无关。     “你的神通还需要调整。”     他的耳边传来莹莹的声音,道:“你第二次催动神通时,调整得还不够完美,大了一寸左右……”     苏云四周,剑道院的士子纷纷催动神通,围绕他转动,却无人胆敢上前。     “野狐先生,你的死,其实已经明了。”     苏云低下头看着燃烧的那炷香,心中默默道:“八月初七,文立芳率领着几大世家的士子进入天市垣,天门开,鬼市现,他们进入鬼市之中。这看似是一场很寻常的历练……”     文立芳是九原学宫的仆射,带着几个交情比较好的世家子弟出门历练,也是常有的事。     这些人中除了文立芳之外,还有她的儿子文修韬,童家的后起之秀童帆,林家的林清逸,或许还有其他几人,只是具体是谁苏云便无从得知。     苏云黯然神伤,低声道:“文立芳此行的目的,其实不是天门鬼市,而是葬龙陵,还有全村吃饭。她去胡丘村,只是因为他们一行人遇到了杨胜。”     文立芳只是来探一探路,查看葬龙陵中是否真的有人魔之灵,她不是领队学哥,她不敢确定葬龙陵真的有人魔。     她验证这一点后,便带领着士子们离开天市垣,返回朔方。     而这期间发生了另一件事情。     当时杨胜也跟随着裘水镜来到天门鬼市,裘水镜因为要跟踪苏云,所以让门下士子先回朔方,但杨胜却留下了,与文立芳牵上了线。     那天上午,杨胜带着他们去狩猎,来到了胡丘村。。     文家的家主,九原学宫的仆射,自然可以轻易斩杀野狐先生!     更何况,文家还拥有真龙神通!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符篆召神》 《神变》 《拳定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