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十四章 七日渡劫

    杨胜手上突然一沉,却是苏云丢开童帆,面朝着他后退。     杨胜丢掉童帆双腿,追上前去,其他士子也围了上来,却见苏云步法诡异,仿佛鳄龙退入水中,潜入深渊,借着士子的身体避开他的追击。     “他的修为不高,身法却极为巧妙,一切都算得极准。准得让人心里发寒……”     杨胜只隐约看到苏云在涌上来的士子中闪了几下面孔,便退入鬼市的阴影中,与一个狐妖一前一后消失不见!     而他却被迎面赶来的士子们挡住了去路和视线。     更让杨胜震惊的是,这个小瞎子后退之时,那几个士子纷纷向他的肩头抓去,试图将他留下,却一一落空。     就算是士子们催动元气向他攻击,招式还未来得及使出,苏云便已经脱离他们的攻击范围。     “小瞎子看似从人群中穿过,但是计算却极为准确,不但躲开我,免得被我正面攻击,又恰恰可以避开其他人的攻击!而这些攻击,恰恰成为我追击他遇到的阻碍。”     杨胜面色凝重。     “不好了!”     他身后传来士子的惊呼:“童帆死了!”     杨胜转身,沉声道:“诸位同窗,这里是天门鬼市,不容喧哗!鬼市的传说,你们听说的还少吗?”     他环视一周,士子们渐渐冷静下来。     杨胜继续道:“童帆兄被天市垣暴民所杀,事关重大,童帆兄的死我们都有责任!童家是朔方城世家大阀,天亮之后,你们立刻返回朔方向童家报信。我留在此地搜寻那个暴民,务必将他擒下,送到童家,让童家亲手血刃仇人,为童帆兄报仇雪恨,方不负同学之情!”     士子们纷纷称是。     杨胜松了口气,心道:“我告诉他们,我留下擒拿小瞎子送到童家,他们便不敢把过错都推到我的头上。童帆死了也好,我与童帆只是同学,但同窗之情深厚,我不顾一切为童帆报仇,童家一定因此而感动!野鸡变凤凰,在此一举!”     另一边,苏云带着花狐顺着神仙索从鬼市中滑下,待到他们落地,苏云抖了抖神仙索,这根绳索自动脱落,掉落下来。     苏云把绳索卷起,挂在肩头,道:“花二哥,你去把小凡、不平和小月他们接到天门镇来。胡丘村不能再住了……等一下,路上要经过蛇涧,我和你一起去。”     花狐还在震惊于苏云格杀童帆的事,鳄龙吟他也学了,但是这一战中,苏云的鳄龙吟却让他看到了自己从前所没有想到的用法。     苏云闯入重围,格杀童帆为胡丘村的邱小妹报仇,更是让花狐热血沸腾。     他渐渐镇定下来,跟着苏云向蛇涧走去,心道:“小云要和我一起回胡丘村,一定是看出来我有些魂不守舍,担心我路过蛇涧时,被那条全村吃饭蛇毒死。”     他心中生出一股暖流,这是他的同窗同学,虽然不是同类,却胜似同类,亲如兄弟。     他们来到蛇涧,苏云小心翼翼引路,花狐则趁着黯淡的星光月光看去,只见那条大黑蛇依旧盘在水涧中的礁石上,对着天上初七的月亮和星辰呼吸吐纳。     大黑蛇一呼一吸,身子一鼓一伏,随着呼吸时身体的起伏,它的鳞片围绕着身子哔哔啵啵的旋转,像是要飞出来一般,很是惊人。     花狐远远看到天空中的星光和月光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聚集起来,化作点点的光芒从空中笔直落下,随着大黑蛇的呼吸吐纳而被吸入体内。     而在大黑蛇的额头,眼睛上方,似乎长出了两根尖角。     “这条吃饭蛇,怕不是要变成龙了!”花狐吓了一跳。     只见那黑色大蛇在月光下作舞,时而身躯探起一人多高,在空中舞动,时而低沉下来,在礁石上摩擦脑袋,舞姿很是古怪,带着一种奇特诡异的魅力。     忽然,那条黑色大蛇似乎看到他们,竟然不再吞吐月光星光,而是滑落入水中。     花狐心中一惊,只见蛇涧里的水突然生出波澜,涧里的水竟在飞速涨起,很快涨到他们的小腿。     下一刻,水浪便已经淹没苏云的腰身,花狐个头矮,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大水吞没。     而蛇涧里的水还在涨起,即将把苏云淹没。     花狐在水浪中听到苏云的声音:“花二哥,龙游曲沼。”     他急忙施展出龙游曲沼,顿时得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姿态和四周的水势,稳住身形。     “二哥,我被水冲击身形,迷路了。”苏云在花狐不远处,如同大鳄在激流中游动,面色平静道。     他的脑海中有一幅天门镇附近的地理图,再加上黄钟时时刻刻运转,因此他能知道自己的准确方位。     但是蛇涧涨水却不在他的预料之内,被大水冲击,他不知自己被冲出多远,以至于不能确定自己在地理图上的位置。     花狐催动龙游曲沼的身法,拉着他来到一块突出水面的大礁石上。     这块礁石苏云倒是有些印象,少年又从怀中取出一块司南,摸了摸勺柄,确定东南西北,这才重新找到自己在地理图上的方位。     哗啦!     水面突然裂开,大黑蛇的脑袋突出水面一人多高,居高临下,蛇目幽幽,注视着他们,浓烈无比的腥气传来。     花狐鼓起勇气,横身挡在苏云身前,仰头看着大黑蛇,心道:“逃不掉了。全村吃饭用大水堵住我们的退路,我无法逃走,但全村吃饭杀死我的当口,小云还可以趁机逃脱!”     “前辈。”     他身后传来苏云的声音,声线很是平静,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前辈拦住我们有何赐教?”     花狐心中惴惴不安,攥紧拳头,仰头道:“全村吃饭,你先吃我!”     那大黑蛇突然张开嘴巴,脑袋沉下,带起呼啸的风声。     花狐吓得闭上眼睛,叫道:“小云,你趁它吃我的时候快走!”     过了一会儿,花狐发现自己还是好端端的,并没有被吃掉,于是悄悄睁开眼睛,却见那大蛇嘴巴张开,平摊在他的面前。     那嘴巴里,密密麻麻都是倒钩般的牙齿!     而他身后,苏云竟然也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没有逃走,也没有被大蛇吞掉。     花狐不解,只见大黑蛇依旧张着嘴巴,一动不动。     “难道它正在等着我自己走进他的嘴里?”     花狐愤愤不平,便要把脑袋送入大蛇口中:“它太羞辱狐狸了!”     苏云侧头问道:“花二哥,你看到了什么?”     花狐停下,此时他也察觉出不对劲,急忙把自己所见告诉苏云。     苏云沉吟道:“全村……前辈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要用到我们,所以拦下我们。二哥你仔细观察,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花狐仔细打量大黑蛇,只见大蛇口中倒钩般的毒牙林立,寻常的毒蛇一般有二到四颗毒牙,而它却有八颗之多。     除了毒牙之外,还有其他无毒的牙齿,足足有三十多颗。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忽然,花狐发现大黑蛇分叉的舌头缠绕在一口剑上,把剑柄朝着他的方向。     “它口中有一口剑!难道全村吃饭拦住我们,是打算让我们帮它把这口剑拔出来?”     花狐醒悟,上前握住剑柄,心道:“这口剑怎么会插在这里?莫非是全村吃饭在吃人的时候,把剑也吞了下去,却一不小心刺入它的嘴巴了?”     他用力拔剑,然而却异常顺利,这口剑几乎是被大黑蛇从口中送出来的。     花狐又呆了呆,不明白大黑蛇明明可以自己拔出来,为何还要拦下他们。     “二哥,你找到了什么?”苏云问道。     花狐把剑的事情说了一番,又把剑柄递给苏云。     苏云抚摸剑柄,这口剑触摸温润,不像是铁铜铸造而成,反倒像是骨骼打磨而成。     骨骼打磨的剑,反而异常锋利!     苏云挥剑轻轻一削,脚下的礁石便被切下一大块!     少年沉吟片刻,抬头笑道:“我明白了。”     他抬起手臂,稳稳的举起剑,剑尖朝向大黑蛇方向。     大黑蛇呼的一声抬起头颅,蛇眼倒竖,幽幽的注视着他。     花狐吓了一跳,失声道:“小云,你做什么?全村吃饭会吃掉你的!”     苏云面色不改,沉声道:“前辈,我准备好了!”     大黑蛇头颅缓缓沉下,触碰剑尖,只听嗤嗤的声响传来,剑尖刺入蛇吻,沿着蛇吻上唇下唇划了一遍!     苏云躬身,双手托起那口骨剑。     大黑蛇分叉的舌头探出来,缠绕骨剑,把剑收入自己的口中,随即游入涧水。     “七日后的子夜,阴气最浓烈之时,是我蜕变,化作蛟龙的良辰吉日。”     苏云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你们助我蜕变,可以前来观摩。”
推荐阅读: 《灭神》 《庆余年》 《总裁爹地宠上天》 《语啰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