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剑阵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九剑阵

    九原学宫开学的第一天,此时士子还未放学,但已经有不少士子离开授课的殿堂,纷纷向外张望,气氛一片肃杀。     九原学宫的剑道院外,一个灵士突然道:“来了!来了!”     其他灵士哗然,急忙回到剑道院。     苏云在文昌学宫的格物院大战的消息并未传到九原,因此九原学宫的士子尽管神sè严肃,却没有多少压力。     他们都是修成剑术神通的灵士,自信实力非凡,个个都是天之骄子。     苏云与文立芳、左松岩并肩而行,距离剑道院越来越近。     文立芳目光闪动,道:“左仆射,你我同为四大学宫,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左松岩迈开脚步,打量九原学宫的景致,感慨道:“老朽也不知道为何会走到这一步。大概是人心欲壑难平,已经做到了世家,家财与权势代代传承,却总想再进一步。”     文立芳目光闪动,笑道:“莫非老瓢把子不是这么想的?”     “文仆射大概不知道老瓢把子的来历吧?”     左松岩道:“一百五十年前,雪灾爆发,有一批百姓活不下去,逃到天市垣,与森林里的妖魔鬼怪抢食。他们把搜集来的吃的聚在一起,推选最公平的那个人来掌瓢,分食物给大家。朔北的老瓢把子第一代是饿死的,他把食物分给大家,自己没有食物,活活饿死。”     苏云走在前方,闻言不知觉放慢脚步。     他听过池小遥说过老瓢把子的含义,但是却不知道老瓢把子的来历。     “第二代老瓢把子是为了找食物,与老无人区的妖魔大战,战死的。第三代老瓢把子是分给其他人食物饿死的,第四代也是饿死。而其他战死饿死的瓢把子,更多!”     左松岩看着脚上的布鞋,又抬头看向前方,道:“雪灾过后两年,朔北才慢慢有了生气。这批逃难的人有的选择留下经营,更多人则走出天市垣后,回到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留下的那批人建立了后来的天门镇,走出去的那批人则将绿林和瓢把子的称呼延续下来。因为他们活着走出绿林,发现他们成为了没有地的人,土地都被你们七大世家兼并了。”     他瞥了文立芳一眼,笑道:“朔东赤眉,朔北绿林,都有老瓢把子。若非活不下去,谁愿意去绿林,谁愿意染赤眉?”     苏云心中有所触动,默默道:“葬龙陵案,七大世家崛起,绿林瓢把子,还有天门镇,这一切,都是从一百五十年前开始。这一切的源头,恐怕都是源自人魔与真龙那一战。人魔与真龙,因何爆发生死一战?”     他颇为不解。     人魔和真龙应该都是最为强大的存在,不至于一见面便要分生死吧?     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同归于尽?     终于,苏云停在剑道院外,九原学宫的剑道院气派非凡,进门处有一片剑林,地上与山石上插满了各种宝剑。     剑道院的各大宫殿前,诸多士子站在那里,静静等候。     剑道院的宫殿要比文昌学宫的宫殿气派许多,显然九原学宫比文昌学宫更有钱。     这也难怪,文昌学宫的士子都是乡下的穷哈哈苦哈哈出身,学费又低,想把学宫修得更大气也是不太可能。     文立芳笑道:“苏士子,我们剑道院有个规矩,入院先从剑林中走一遭。”     苏云看着剑林,千百口剑尽显锋芒,四周的山石和树木上,也多有剑痕。     文立芳提醒道:“这是一座剑阵。进入之后,便会触发剑阵,群剑飞起进攻,我剑道院士子便是在这里磨砺剑心。这些宝剑,也在百十年的磨砺中化作了灵器,威力非凡。倘若能够通过剑林的考验,基本上都可以修成剑道神通。”     这时,书怪莹莹的声音从苏云的灵界中传来,道:“苏士子,你快要修成剑道神通了,可以试一试。”     苏云惊讶:“我快要修成剑道神通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观想那口仙剑,观想得太深。”     书怪莹莹在他的灵界飞来飞去,突然来到天空中,对着某处吹了一口气。     只见雾气从她口中飞出,突然,雾气在空中被一个无形的东西分成两半。     莹莹道:“别人是久思成疾,你是久病成医。只是你观想的剑锋芒未露,还欠缺火候,正好可以借用九原学宫的剑林磨砺一番,说不定便可以让剑道神通成形了。”     苏云心中微动,走上前去。     “你并没有所谓的剑心,你能观想出剑道神通,是因为你心中的恐惧。”     书怪莹莹的声音传来,道:“恐惧让你一遍又一遍的模仿仙剑,久而久之,你掌握的剑道神通便已经超越了其他士子。你进入剑林后要做的是,克服心中的恐惧,不要想着仙剑是来杀自己的,而是把它当成你的剑!”     苏云长长吸了口气,走入剑林,顿时剑阵被触动,一口口剑器在地面或者山石间震动不休。     突然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唰,一招招剑招从那剑光中迸发出来,向苏云袭去!     苏云抬手,手臂上长出厚重的龙鳞,抓入剑光之中。     只听叮叮叮的响声不绝,那些剑光刺在他手臂上的鳞片上,被纷纷弹开。     剑光消失,苏云的手掌抓住那口剑器,握住剑柄。     他左手屈指弹在剑尖上,只听嗡的一声,一道道剑光从这口剑器中飞出,打在数丈之外这才消失。     苏云闭上眼睛,眼前出现北海,天门镇,巨大的水柱,天外的另一个世界,以及那悬在天空中的仙剑。     “我的剑,那是我的剑……”他心中默默道。     剑道院的诸多士子见他迈步走入剑林,一招便抓住一口剑器,不禁动容,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文师兄,这位苏士子刚才那一手的本事怎么样?”     被询问的“文师兄”是文立芳之子,叫做文修韬。文立芳是文家的家主,没有嫁人,产下一子跟随文家姓,只是文修韬的父亲是谁,那就无从得知了。     文修韬聪慧过人,在剑术上有着非凡造诣,乃是九原学宫剑道院的大师兄,闻言道:“气血雄浑,但是剑术一窍不通。他没有剑术根底,刚才那一手看起来很吓人,但是完全没有剑术根基,他的气血太雄浑了……”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剑林中几乎所有的剑器呼啸飞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剑阵,围绕苏云飞行!     文修韬心头微震:“第九层剑阵,直接启动了!”     剑道院的剑阵分为九层,视来人的实力高低,剑阵会自动变化威力。     第一层只是针对刚刚萌生了剑心的筑基士子,第二层是觉醒剑心的灵士,之后几层便是剑道神通修炼到的洞天层数来决定的。     到了第九层,便是针对有所成就的剑术神通高手了!     从九原学宫开办以来,走入剑林能够直接触发第九层的剑术高手,共有十四人,每个人都在九原学宫留下了名姓和各自的剑术烙印,成为被后来的剑道灵士传颂的人物!     文修韬也是其中之一!     他即将修炼到元动境界,再过一年便将离开文昌学宫,进入太学院求学,学习更深层次的剑术。     而苏云踏入剑阵,便直接触发了剑阵第九层!     一时间剑鸣声震动不停,一口口剑器围绕苏云飞舞,每一口剑器震动一次,便会迸发出六种不同的剑招,宛如六个剑术高手持剑向苏云攻去!     苏云急忙挥剑抵挡,然而他根本没有学过任何剑术。     在剑道院所有士子的眼中,他就是一个拿着剑随时可能把自己割伤的人,他的剑术全无章法可言,可笑不堪。     他手中的剑器挡不住任何剑器的攻击,在短短一瞬间,身上便中了不知多少剑。     好在他的气血实在雄浑,大黄钟一出,钟声响个不停,竟然将第九剑阵的大部分的攻击挡下!     但还是有飞剑贯穿黄钟防御,刺向苏云。     好在苏云虽然剑术一窍不通,但其他功法却是极为厉害,身上浮现出一片片龙鳞,将这些飞剑挡下。     文立芳看到剑阵中的苏云,心中微动,唤来一位西席,低声吩咐几句。     那西席匆匆离去,过了片刻绕过剑阵,来到剑道院内,向文修韬低声道:“仆射说,苏士子的神通有破绽,两道攻击之间的间隔超过一忽,便可以破开他的神通防御。”     文修韬眼睛一亮。     “你的黄钟神通有破绽。”     莹莹观察一番,道:“是一忽之间的破绽,这个破绽极为凶险,倘若不能抹去,你绝不可能是帝平的对手。不过,当务之急是觉醒剑心。”     苏云抓住手中的剑器,疯狂舞动,然而还是笨拙无比,挡不住攻破黄钟防御的剑器。     莹莹仰头看去,只见灵界中,一道道剑光浮现出来,围绕着那口无形的剑碰撞,交击!     空中剑鸣声不断。     只是苏云那口剑还是没有浮现出来。     苏云的招法笨拙,但是灵界中出现的一道道剑光,却表明他已经将这些剑器中蕴藏的招式领悟,因此灵界中才有这么多的剑光围绕那口无形的剑交击碰撞。     这等天分,着实惊人!     莹莹飞身来到苏云的性灵边,在他耳边沉声道:“恐惧!限制你的还是你对仙剑的恐惧!把你心中所有的恐惧,统统变成你对仙剑的掌握!它刺向你的轨迹,刺向你的时候的招法,剑中蕴藏的仙意,蕴藏的仙境,统统都是你的!”     “你可以不必恐惧这口剑!”     “你可以掌握这口剑!”     “让你心中的剑,出鞘!”     她的话音刚落,突然灵界的天空中,一道光芒亮起,变得无比明亮,无比耀眼!     莹莹勉强挡住眼前的光芒,眯着眼睛看去,只见一口仙剑的剑身徐徐浮现出来,浮现出的剑身越来越多,剑光便愈发明亮!     天空中,那一道道剑光开始在这口剑四射的剑气下瓦解。     与此同时,剑阵之中,苏云长啸,手中的剑器突然间暴涨,一股滔天剑意勃然而出。     苏云扬剑,转身,横扫,剑意通达,贯穿剑器!     仙剑斩妖龙这一招在他手中变得无比流畅,从前是仙剑在驾驭他,让他的手臂难以承受。     而现在,则是他在驾驭仙剑!     “轰!”     剑林中千百口剑器纷纷断裂,在肆意横行的剑光破碎。     苏云猛地张开双眸,尽情挥洒手中的剑器,剑阵爆碎,瓦解,无数碎片咄咄咄四下飞去,贯穿剑道院的墙体和大殿!     突然,剑光猛地一收,苏云拄剑而立。     他的眼中,仙剑的烙印赫然完全消失,只剩下天门镇、北海和天外世界!
推荐阅读: 《仙佛无双》 《灭神》 《帝道独尊》 《无当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