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苏大师兄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二章 格物院苏大师兄

    格物院外,伴随着洪亮悠扬的钟声,一股气浪冲击而来,格物院的墙壁顿时崩坏,砖瓦齐飞。     甚至有一段墙壁向外平平挪移了十多步,这才倒下。     那洪钟恐怖的冲击力几乎将格物院里栽种的大树的树叶摧毁得一干二净,几只乌鸦也被狂暴的气浪冲飞,不知所踪。     李竹仙和白月楼稳住脚步,抵御余波冲击,却见格物院几座大殿的琉璃瓦被掀飞。其中一座大殿中,叶落公子双手各自抓着一口灵器,灵器挂在横梁上,整个人如同飓风中的叶子上下抖动。     少女梧桐首当其冲,她早在苏云催动大黄钟落下之时,便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气血魔化,形成魔龙神通迎着大黄钟冲去。     然而,魔龙还未来到大黄钟下,便见龙鳞破碎,龙角断裂,龙皮被剥开,血肉蒸发,五脏六腑尽碎,只剩下龙骨。     随即龙骨也在钟声中破灭!     这才是真正的真龙神通,像是真实存在的神龙一般,少女梧桐的神通能够做到这一步,展现出非凡的造诣。     只可惜她复生的晚,在《真龙十六篇》上浸淫的时间太短,真龙十六篇的威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否则也不会在苏云这一击面前一触即溃。     梧桐双手高举,体内又有魔龙蜿蜒游出,帮助她托起大黄钟。     “咣!”     黄钟威力,少女梧桐脚下的房屋尽皆破碎,大地突然沉降下去,她身躯缠绕的那条魔龙也在不断瓦解。     梧桐落地,双足扎入地底,咬紧牙关,死死支撑,以自身法力来修补黑龙神通,维持神通不灭。     钟声冲击地面,反震力让苏云身形向上弹起,苏云头下脚上,手掌再度向下方的大黄钟钟鼻压下。     少女梧桐松了口气,周身红纱弥漫,心道:“我可以反击!”     苏云的灵界中,书怪莹莹提醒道:“你的黄钟神通笼罩范围太广,可以缩小一些,威力更加集中,威能自然更强。”     少女梧桐正欲反击,突然只见大黄钟旋转缩小,钟口只有两三丈方圆,不由头皮发麻,急忙厉喝一声,奋起所有力量,疯狂催动魔龙神通。     “咣!”     更加恐怖的威能冲击而下,少女梧桐环绕周身的魔龙飞速瓦解,血肉全无。     梧桐双足深深陷入地下,四周的地面还在不断沉降,恐怖的压力让她双腿完全陷入地底,没到摇身。     她顾不得这些,疯狂催动神通,修补破碎的魔龙,竭尽所能维系神通不破。     这一击的力量比刚才更加集中,神通对四周的冲击力远不如第一击,李竹仙和白月楼只是感觉到一股大风吹过。     挂在大殿上的叶落公子也只是被风吹得摆了摆身子,不像刚才被飓风吹得像落叶般剧烈抖动。     这时,苏云被反震力冲击,身形再度弹起,又是一掌向大黄钟拍去!     “苏士子,这口黄钟还是太大,难敌帝平,还需要缩小!”书怪莹莹继续道。     梧桐头顶,大黄钟继续旋转,钟口只剩下一丈二三。     少女梧桐仰头,脸sè大变,钟声响起。     她周身盘绕的魔龙顿时被击溃,少女梧桐闷哼一声,被这一击轰击得眼耳口鼻血流不止,身躯也再度沉降。     她四周的大地跟着沉降,甚至她还看到大地龟裂,地面破碎,在钟声中飞起,破灭的景象!     她感觉到自己的气血被压制,双眼发黑,目不能视,耳中轰鸣,耳不能听,脑不能思,鼻不能嗅,口不能发声!     而这一次,苏云的神通波及四周的范围更小,李竹仙等人只感觉地面震动,风沙不动。     白月楼和叶落公子面sè凝重,意识到这一击的可怕。     “还不够,须得缩小到八尺。”     苏云灵界中,书怪莹莹观察苏云的神通,道:“缩小到八尺,才能将你的法力和神通发挥到极致。想要达到威力上的尽善尽美,还须得试验许多次,看看到底是八尺多少寸。”     她的意思是苏云的黄钟必须要有广度,容纳他的雄浑气血,但同时又要将威力集中,从而形成一种完美的平衡。     神通并非是越大越好,大,意味着威力的分散。     也并非是越小越好。小,意味着可容纳的气血不多。     这二者的平衡,需要每一个灵士自己去把握。随着灵士修为的提升,平衡也在变化,因此需要灵士自己去调整。     苏云心念一动,大黄钟再度缩小,手掌落下。     少女梧桐看到大黄钟再度缩小,不禁目露凶光,她的双手立刻开始变化,化作兵器:“想我死?做梦!”     就在此时,突然她头顶的黄钟非但没有爆发威力,反而在冉冉升起。     少女梧桐怔了怔,苏云的手掌只是在黄钟上轻轻借力,并未将黄钟的力量再度催发。     黄钟升到苏云头顶,梧桐急忙散去双手变化的兵器,恢复如常。     苏云向她伸出手来,微笑道:“师妹?”     少女梧桐只剩下一颗头在地面上,其他身子都在地下,闻言不禁微微一怔,盯着他的手。     苏云面带和善微笑,手掌不动,道:“师妹?”     少女梧桐咬牙,从地下伸出手来,握住苏云的手,噗嗤笑道:“多谢师哥赐教。改日小妹再来领教!”     苏云用力,像是拔萝卜一样,把她从地下拔出来,笑道:“随时欢迎。师妹,该给钱了。”     少女梧桐呆了呆:“什么钱?”     苏云露出鼓励的眼神:“你再想想!天方楼,神仙居,咱们碰面,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挑战你,要收三块青虹币是吧?”     梧桐脸sè一黑,向袖兜里摸去,却摸了个空,咬牙道:“这件事我记得,不过我现在没钱。我的钱被裘水镜坑走了!能否宽限几日……”     她语气越来越低,心中委屈万分。     人魔是何等威风霸气?     人们向来是谈魔sè变、闻魔sè变,人魔何曾有过被人暴打还要给人钱的委屈?     更可恨的是,她的钱被裘水镜坑得一干二净。     上次她进入裘水镜的神仙居,谈过正事之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留下来听裘水镜讲课。这一听非同小可,少女梧桐便沉迷其中,裘水镜指点指导她修行,让她入迷。     裘水镜多贵?     她这些日子都在裘水镜那里听课,自然是花钱如流水。     当然裘水镜教她的都是真彩是俩,她吸收了裘水镜传授她的这些知识,可以快速吸收真龙十六篇,融为一体,修成完整的真龙神通,对她的好处极大。     但也因为如此,万贯家财,挥霍一空,饶是人魔也穷得叮当响,只有面子没了里子。     到现在,她竟然连三块青虹币也取不出来。     ——当然,被苏云打一顿还要给钱,这就是人魔的另一场奇耻大辱了。     苏云呵呵笑道:“梧桐师妹不用着急还钱,咱们毕竟都是格物院的士子,你想跑也跑不到哪里去。”     他兴冲冲的向白月楼看去,正sè道:“圣公子,你的毒解了吗?咱们之间还有一场呢!”     白月楼玉树临风,面sè温润,淡淡道:“我的毒自然解了,区区小毒,岂能奈何圣人绝学?不过,你我一战事关我师门清誉,我不得不焚香沐浴,选择一个良辰吉日,再行较量!”     苏云皱眉道:“说简单点。”     白月楼躬身道:“大师兄。”     苏云点了点头,道:“你准备好的时候,也记得准备好三块青虹币。没有钱,我不与你较量。不过你如果惹恼了我,我免费打你。”     白月楼躬身,面带笑容,更加恭谨,眼中却有光芒闪动。     苏云来到李竹仙面前,李竹仙紧张的抓着两根辫子,警觉道:“你和我哥是朋友。”     “看在牧歌的面子上,我可以只收你一块……”     “师哥!”     苏云点了点头,突然只听哎呀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却是叶落公子从横梁上摔了下来。     “叶落公子,是师哥,还是三块青虹币?”苏云问道。     叶落公子急忙上前,取出三块青虹币,笑道:“当然是师哥。但钱也是要给的。师哥收好!”     苏云收下那三块青虹币,哈哈笑道:“今天,是我们格物院开堂上学第一天,士子们其乐融融……”     “轰!”     他的身后,一座大殿不堪重负,四分五裂,坍塌成一团,顿时烟尘弥漫。     一株光秃秃的大树被断墙砸中,大树斜斜歪倒在一旁,树根都被掀翻出来。     苏云回头望了一眼,继续道:“其乐融融,和睦共处,友爱互助。首座西席还没有来,便由我暂代先生的职责,大家要按时上课,下课。”     众人面面相觑,这格物院还有地方上课吗?而且,连老师也没有一个,谁来上课?     再说了,他们这些人桀骜不驯,最老实的李竹仙也是一个混世魔王,一肚子损招的女孩,谁敢来上课?     苏云咳嗽一声,道:“今天,便讲到这里,同学们下课。”     格物院外,全村吃饭焦叔傲走来,李牧歌也在一旁,慌忙向李竹仙走去,焦急道:“妹妹,你没事吧?”     李竹仙得意洋洋,笑道:“受了点小伤,不过我打败了圣公子!”     李牧歌连忙向白月楼道:“圣公子,你没事吧?”     苏云看着满目疮痍的格物院,心中感慨万千,暗道:“这次,左仆射无论如何都要感谢我了。他恐怕还不知道格物院来了这么多混世魔王,人魔,叶落,圣公子,李竹仙,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而且,格物院连个老师都没有!”     他心中颇为自得:“幸好有我,能够镇得住这些妖魔鬼怪!这个人情,左仆射多半要感激涕零了。”     叶落公子向外走去,苏云突然笑道:“叶落公子留步。”     叶落公子连忙停步,苏云走过去,笑道:“公子,借步说话。”     叶落公子受宠若惊,快步跟上他,笑道:“大师兄,有什么关照?倘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说?”     苏云回头看了看格物院,只见众人没有跟来。     叶落公子误会他的意思,踟蹰道:“重建格物院么?我爹刚刚给文昌学宫捐了栋楼,倘若再捐一座格物院,多半要骂我……不过既然是大师兄开口……”     “你误会了。”     苏云抛了抛手中的三块青虹币,悠然道:“我应该叫你师兄才对。叶落师兄,天道院士子,东都大帝委任的钦差上使!”     叶落公子躬下的身子突然僵住,眉毛挑了挑。     “别人都以为上使是从东都来的,然而天道院士子却不需要居住在东都,天道院士子可以在天下任何一个角落,进入天道院!”     苏云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微笑道:“叶落公子,劫灰城那条街道上,你我相谈甚欢。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时的你应该是站在叶家的神仙居中,控制着中年矿工与我说话吧?”     叶落公子直起腰身,突然间锋芒毕露,再无纨绔公子的模样!     “我想不通,我这么厉害,为何陛下还要派第二个上使?”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神变》 《魔经鬼谭》 《史上第一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