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章 大师兄之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三十章 大师兄之战

    “立规矩的大师兄?”     少女梧桐噗嗤笑道:“苏士子想成为大师兄,给我们立规矩?”     苏云连忙摆手:“不不,大家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咱们格物院没有老师,因此需要一个能够代表我格物院的士子出来。这个士子,一定是我们格物院最强的那个人。只是诸位还不够强,只好我勉为其难做这个大师兄。”     白月楼满面笑容:“难道苏士子这么肯定,你是我们五人之中最强的那个人?或许这些日子我吸收两大帝师之所长,修为实力在你之上呢。”     叶落公子连连点头,突然擎出两口灵器,笑道:“苏士子,上次大考中你虽然捡了我一个漏,但未必是咱们中最强的那个!我前不久用零花钱买来许多灵器,乃是雷击谷所出的宝物!凭借这些灵器,我也能问鼎大师兄之位吧?”     李竹仙眼中闪烁着意义不明的光芒,笑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觉得咱们格物院的确需要选出一位大师姐,来给你们立一下规矩。恰巧我这些日子勤修苦练,又请名师教导,终于修成了蕴灵境!所以……”     少女梧桐向焦叔傲低声道:“叔傲,这次你不要插手,只管看着。”     焦叔傲点头,退出格物院,站在门外。     苏云笑道:“所以?”     叶落公子爆喝一声,向后跳去,喝道:“所以手上见真章!”     嘭!     他撞开身后的一栋大殿的门户,腾空而起,跳到横梁上,如同狸猫般在横梁上游走,几个闪落,龟缩在殿顶的角落里,心头怦怦乱跳:“先容他们打个你死我活,等到他们打不动了,我在跳下去捡个漏……”     就在此时,李竹仙突然长啸一声,气血冲击,在头顶浮现一口长达丈余的陌刀,刀刃笔直,两边开锋,几乎没有弧度,如同一口手柄和锋刃同长的大剑。     她的袖筒中又有飞沙飞出,那是青虹币打碎了磨成的沙。     飞沙与陌刀相容,凝聚成实体,相当于半个灵兵半个灵器。     李竹仙叱咤一声,英姿飒爽,催动李家的家传绝学,顿时杀伐之气充斥格物院,宛如一下子将众人拉到秋风萧瑟洪波涌起的沙场之中!     她神通一动,顿时数不清的刀光剑影迸发,同时向苏云、白月楼和少女梧桐攻去!     只听铮铮铮的声响不绝于耳,只见地面上出现一道道深达两三寸的刀痕,接着墙壁裂开,两旁大殿上也出现一道道长达丈余的刀痕。     一扇窗户哗啦一声飞起,砸入殿堂之中,躲在大殿殿顶角落里的叶落公子额头都是冷汗,突然又是一道锋利的刀光飞过,将后殿大门劈开!     “朔方侯家的大小姐,比他家老爷子还凶!”     他刚刚想到这里,格物院的院子中乌鸦叫个不停,只听咔嚓一声,一株两人合抱的大树被李竹仙一刀斩断!     几十只乌鸦哗啦啦飞起,围绕着格物院盘旋。     院外的焦叔傲见状,张口一吸,两三只乌鸦被他吸来,焦叔傲大口嚼动,将那几只乌鸦吞入腹中。     突然,格物院中一声长吟传来:“日月斗转洞中天!”     一片光芒从空中洒下,那是天外天的异象,仿佛洞中望天,天穹处有日月相互围绕转动。     “竹仙姑娘,这里是格物院,你打坏了这里,我们去哪里上课?”     圣公子白月楼鼓荡气血,催动神通,身边日月环绕,yīn阳变化,将李竹仙的攻击悉数挡住,笑道:“竹仙姑娘,这些日子你在水镜先生门下学习如何才能炼就性灵神通,但我跟随水镜先生学习的却是yīn阳嬗变之术!我已经修成了第一重洞天!”     两人甫一交锋,李竹仙立刻感觉到修为上的不足,被白月楼的日月斗转洞中天神通将陌刀神通定住。     陌刀嘭嘭转动,被绞得粉碎!     陌刀破碎的一刹那,李竹仙也被震得闷哼,倒飞而去,嘭的一声撞击在墙壁上,将那墙壁撞出个人形大洞。     同一时间,从陌刀中飞出几十只毕方,振翅向白月楼扑去。     “竹仙姑娘,武学就算了吧?”     白月楼微微一笑,双手连翻,将那几十只毕方打碎。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些毕方被他打破时,有几粒砂子刺破他的皮肤。     李竹仙倒地不起。     白月楼向苏云看去,却见苏云也在向他看来,露出“勉励”的微笑,白月楼微微一笑,心道:“老师告诉我,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我若是被他充满认可的眼神撼动心灵,便愧为圣人弟子!”     “圣公子,你中毒了。”苏云满脸善意的对他笑道。     白月楼怔了怔:“中毒?什么中毒?”     他突然只觉天旋地转,噗通倒地,心中茫然:“刚才那些沙砾中有毒!可是,李竹仙是朔方侯家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下毒……”     李竹仙蹒跚走来,兴奋道:“我终于光明正大的赢了一次!而且赢的是圣公子!”     她慌忙上前,喂白月楼服下解药。     苏云赞道:“圣公子不愧是圣人弟子,修为浑厚。”     “可惜应变差了点。”     少女梧桐盯着他,笑道:“他应变不足,所以中毒。但是你比他难缠多了……古怪,你身上有一种让我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像是来自你的灵界之中,有一个在我手中死过一次的熟人……”     苏云哈哈大笑,一步跨出,催动洪炉嬗变,顿时气息变得无比狂野霸道,甚至有一种残暴的气息!     文昌殿前,左松岩遥遥望向格物院,这时闲云道人与涂明和尚赶来,向他见礼。     “你们来得这么早?”左松岩诧异道。     “仆射又不是不知道,开学又不用授课,只是把入学的士子聚到一起训导几句勉励几句罢了。”     涂明和尚笑道:“其他的,有其他先生安排,无需我们首座费心。”     闲云道人遥望格物院,道:“听说格物院的首座西席顾华如陷落在大漠中,仆射可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松岩面sè有些yīn冷,道:“我命他去查劫灰怪案,他一路查到塞外大漠,在那里被人抓住。我得到消息,去塞外营救,然而却找到了他的尸体。”     闲云道人与涂明和尚对视一眼,面sè凝重。     能够杀格物院首座西席的人,一定非同小可。     左松岩继续道:“有人知道我在调查劫灰怪案,故意把他引到大漠,对他下手。他以前在朔南犯过事,被官府通缉,找我给他个容身之地……”     他眼圈泛红,别过头去,等了片刻,方才道:“你们也需要小心,有些人已经开始对我们文昌学宫下手了。顾华如只是第一个,这段时间,最好不要住在学宫外。”     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点头称是。     左松岩吐出一口浊气,道:“老顾走了之后,我把咱们学宫的几个刺头和败类安排到格物院,也算是为学宫除害了。格物院,就这样先废弃着,由他们祸害。”     闲云道人笑道:“顾华如祸害了这么多年,也没能把格物院给拆了,他们几个小家伙能做出……”     他还未说话,突然只听一声声雷鸣般的龙吟传来,众人急忙看去,只见格物院中一条条神龙翻腾,所过之处,房瓦皆飞!     那些神龙个头不大,只是有三丈长短,然而却行动敏捷无比,上下翻飞,扑击厮杀,凶恶异常!     一个少女红衣胜火,脚踩神龙,在空中腾挪,从格物院中冉冉升起,身姿说不出的曼妙动人。     突然又是一声龙吟传来,格物院一座大殿的殿顶被掀飞,应龙展翅飞起,与应龙一起飞起的还有一个少年,头顶黄钟!     那少年刚刚升起,大殿的殿顶又自噼里啪啦暴裂,其他十一种神魔撑破大殿。     那少年少女脚步如飞,很快冲撞到一起,但听一声悠扬的钟声传来,那少女向后倒跌飞去。     少年向前追去,应龙探爪,扣住那少女的头,狠狠向地面砸下!     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左松岩、闲云和涂明也仿佛能感受到少女梧桐的脑袋撞击在地面上时发出的震动。     那一下,一定非常凶狠!     苏云落后一步,就在少女梧桐砸在地面上的那一瞬间,他一拳又一拳向下轰去,无论是日月叠壁神通,还是毕方神行神通,又或者是蛟龙神通、猿公神通,一发轰下!     格物院被震得窗棂哗啦啦颤抖,树木摇晃,乌鸦乱飞。     突然,少女梧桐衣袖挥动,红纱漫天,遮住少年视线,一条条真龙在红纱下扑杀而来。     苏云却闭上眼睛,黄钟旋转,身后十二神魔随着他的身形纵横交错,四下出击,将梧桐的攻势挡住!     “魔域洞天,开!”     梧桐趁机一拍地面,从坑中飞起,头顶突然出现两大洞天,一股股黑暗魔气从那两个洞天中溢出,浓烈至极。     “仆射,要插手吗?”     闲云道人急忙道:“人魔已经修炼到蕴灵,开了两个洞天,修炼速度实在太快。倘若留着她……”     左松岩摇头,面sè古井无波:“我已经与裘水镜、薛青府商议好了,与人魔联手。谁也不许对人魔下手。”     闲云和涂明心中凛然:“朔方的局势已经危险到要与人魔联手对抗的程度了吗?”     左松岩愁容满面,低声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上使与人魔一碰面,便要把格物院给拆了……”     涂明道:“上使嫉恶如仇……”     只是这句话说出口,连他自己都不信。
推荐阅读: 《史上第一混蛋》 《帝道独尊》 《剑的国度》 《二代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