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十二章 若士必怒

    “岑伯,这是花二哥,是我朋友。”     苏云踢了踢晕倒的花狐,花狐始终不醒,少年迟疑一下,道:“岑伯,水镜先生传授给我洪炉嬗变养气篇,说是我修成之后,就可以治愈双眼。”     岑伯沉默片刻,道:“你从前进入夜市,是为了寻找治愈你眼疾的办法。现在你有足够的把握治愈自己的眼疾,便不需要夜市了。你这次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是你最后一次来夜市。”     苏云道:“我虽然不必去夜市了,但我还会经常来这里。岑伯一直照顾我。是你告诉我搬到天门镇去住,又告诉我时间刻度,还告诉我可以通过这根麻绳爬到夜市,寻人治疗我的眼睛。每次我去夜市,岑伯还一直在下面等我平安归来……”     “我不需要你记着我的好。”     岑伯冷冰冰的打断他,从坟头上起身,背负双手驼着背走到他的面前,侧着脸抬头看着他:“你只是一个住在我家附近的烦人的小屁孩而已!你呆在你的小房子里不安分,敲得我睡不着觉。我不是对你好,我只是想赶走你。”     苏云露出笑容。     岑伯哼了一声,围绕着他转了一圈:“你眼瞎的时候讨厌,眼不瞎那就更惹人厌了。我要走了,出远门,很远的远门,不会回来了,免得见你就烦。”     苏云眼圈一红:“岑伯,你……”     “我今晚就走。”     岑伯依旧冷冰冰的看着他,声音里还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毕竟咱们邻居一场,我把这绳留给你了,算是给你留个念想。”     苏云鼻子发酸,忍不住要落泪,心里有些怅然和失落:“岑伯,你不等到我治愈眼睛之后再走吗?我想看一看你,岑伯就像我父母一样照顾我……”     岑伯看着他,脸上的冷漠渐渐消散,似乎冰冷的眼神下面藏着火热的内心,道:“我看你就烦,还是不见比较好。你从天市回来后,扯一扯麻绳,麻绳自己会落下来。”     他走入自己的坟墓之中,忽然那小小的坟墓中,有无穷无量的华光飞跃而起,一时间光芒万道、万丈,在天空中萦绕,澎湃,冲荡,然后越升越高!     那光芒是由无数文字组成,文字冲天,像是一面令人高山仰止的峭壁,诵念之声也自嗡鸣,像是有无数个声音在念诵。     光芒中,岑伯踏着这垒垒的文字而行,像是行走在书海之上。     他不再是驼背老人,他越走越高,也越来越年轻,像是满腹经纶诗华的贤者,却无从施展抱负,只能远离尘世。     他渐行渐远渐无书。     终于,岑伯与他的文字一起,消失在银河霄汉之间。     可惜这一幕,苏云无法看到。     远在数百里外的朔方,琼楼入云,大厦林立。     裘水镜站在朔方城最高的楼宇之上,遥遥看到光幕逆行如流水,从地面升起,升上高空,他不禁动容。     “性灵皎皎,光辉如明月之华,文字如垂丽天象,元朔国四大神话之一的儒圣,放下了一生的执着,离世归了神道。”     裘水镜遥遥举杯:“岑圣人走好。”     花狐偷偷张开眼睛,瞥了瞥天空,岑伯已经离开,他这才松了口气,骨碌爬起来。     苏云找到那根绳索,道:“花二哥,到这里来。咱们顺着这根麻绳爬到夜市里去。”     “那根绳,是岑老鬼的上吊绳……”花狐瑟瑟发抖,这句话没敢说出口,硬着头皮来到苏云身边。     苏云提醒他道:“二哥,你抓住绳索,这绳索会自己带着我们进入夜市。”     花狐抓住麻绳,突然只听呼的一声,那绳索竟然如同活过来了一般,疯狂向天上生长!     花狐耳边只传来呼呼的风声,再低头看去,别说柳树,即便是夜色中的天门镇都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小点儿!     “别怕,别怕。”     他隐隐约约听到苏云的安慰声:“很快就到了。”     花狐身体僵直,死死抱着绳索脑海里一片空白。     终于,绳索不再生长,苏云轻轻一荡,脚步落在地面上,又转过身来抓起花狐的后脑勺,试图把他从绳索上摘下来。     花狐依旧死死抱住绳索不松开,苏云用力掰开他的爪子,这才把他从绳索上摘下来。     花狐落地,依旧僵在那里,保持紧抱状。     “花二哥,你再不走的话,便会迷路找不到我了。”苏云向前走去。     花狐连忙迈开两条僵硬的腿跟上他,两条前腿依旧抱在胸前,显得很是可笑。     鬼市里已经来了些人,各自默不作声,在一尊尊鬼神的摊位前扫视。     苏云带着两条腿艰难挪动的花狐,饶有兴趣的在鬼市里转来转去,他看不见,只好请花狐来告诉他那些宝物的形状。     花狐暗暗叫苦,只恨自己为何可怜他,跟他来到这个鬼地方。     “野狐先生曾经说过,鬼市里的鬼神最忌讳的便是狐言乱语。而我正好是狐狸,狐言乱语,说的便是我……”     花狐站在苏云身边,人立起来,缩着头抱着自己的尾巴,瞪大眼睛看着阴影里的鬼神不知所措。     旁边,苏云虽然看不见,但是却面朝着他,露出鼓励的眼神。     咚。     花狐仰面倒下,后脑勺撞地,昏死过去。     “二哥,你是不是练功走火入魔了?最近总是昏倒。”     苏云摇了摇头,一手抓着花狐的尾巴,拖着他在鬼市里走动,花狐悄悄张开眼睛,松了口气。     “跟着他来到这种地方,简直要命!”     花狐眼珠子乱转,被苏云拉着尾巴拖着走,虽然脑袋会不断撞击地面,但好歹性命无虞。     就在此时,他突然直勾勾的看着鬼市里的一个身影,花狐的面孔先是呆滞,接着咬牙切齿。     “小云……”     花狐带着哭腔,声音嘶哑:“我看到了那个杀了小妹的人了!”     苏云身躯微震,停下脚步,放开他的尾巴,转过身来,语气平缓得让人感觉到恐惧:“二哥,你真的看到了那人?你确认你没有认错?”     “我绝不会认错!”     花狐咬牙切齿,死死的盯着鬼市上一个少年的身影,那少年相貌清秀,一身红火衣裳,宛如身上着了火一般。     苏云迈开脚步,向那红衣少年走去。     花狐怔了怔,急忙拦住他:“小云,那天我见到他身后冒出火,火里面有神鸟飞出,说明他修炼的不是洪炉嬗变养气篇,而是另一种神鸟类的功法。而且,他已经达成第三种成就,做到气血显化。你不是他的对手。”     这些日子苏云虽然勤修苦练,但目前还是只达成鳄龙吟的第二种成就。     洪炉嬗变养气篇是筑基类功法的一种,筑基类的功法大多类似,鬼市的那个红衣少年修炼的虽然不是洪炉嬗变,但他修炼到第三种成就,做到气血显化,说明他已经把筑基功法修炼到第六重!     红衣少年即将进入,甚至可能已经进入元动境界!     “邱小妹也是我的同学。”     苏云脚步移动,像是鳄龙水中游,径自绕过花狐,面色平静道:“你们都是我的同学,野狐先生则是教导我做人的先生。我虽然看不见你们,但在我心里,你们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在他的心中,破败的庠序里与他一起求学的不是一只只狐狸,而是一个个鲜活的少年少女。     他们是同窗同学,也是朋友伙伴。     同窗六年而积累下的情谊,弥足珍贵。     他并非是狐妖们的同类,但狐妖们却接纳了他。     然而一夜之间,同学变成了狐妖,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苏云心中,死亡的并不是狐妖,而是他心中那一个个各具性格的同窗。     “不要冲动!”     花狐再度挡住他:“他们人多!来日方长!”     就在此时,花狐恍惚间仿佛看到走来的不是苏云,而是一头凶恶至极的鳄龙,筋躯狰狞,谁敢挡路,便会被鳄龙粉碎!     花狐脑中一片空白,待清醒过来,苏云已经从他身边走过,步履沉稳,径自走向那城里来的红衣少年。     若士必怒,血溅五步!     苏云已走出第一步。     宅猪:我又馋你们的票了!书页面有给角色比心的,还请书友们记得为他们比心,已经有新角色了!
推荐阅读: 《诸天镇道》 《武符》 《万世天主》 《拳定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