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灵界种火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灵界种火

    苏云总算弄明白裘水镜与薛青府恩怨的起源,心道:“水镜先生扳倒了薛圣人之后,慢慢的也身居高位,成为帝师裘太常。但他政见激进,不被大帝所喜,后来也落得与薛圣人一样的下场,被撵回朔方。”     裘水镜与薛青府都是朔方人,也都是失意人,但他们却不对付,裘水镜至今还认为薛青府试图掌握朝廷大权,意图篡位,因此对他屡有猜忌。     负山辇在朔方驿站前停顿下来,周伯前去买票,过了片刻,苏云与薛青府登上前往塞外羊城的烛龙辇。     陆地烛龙长鸣,腿脚迈开,向城外奔去。     现在临近过年,不少人带着行李物品返回乡下,苏云与薛青府乘坐的车厢里也到处都是人,两人被挤得像是两条咸鱼,贴在窗户边。     苏云浑然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和朔方圣人一起挤在返乡的人群中,对面的朔方圣人被挤得脸贴在窗户上,手撑着窗台,给他一种荒诞又亲近的感觉。     “我适才见你功法试图点燃火种,但有些骑虎难下!”     薛青府薛圣人大声对他喊道:“这说明,功法上有些不完美的地方!”     车厢里人多,而且吵杂,苏云也只得把头凑过去,这才听清他的话,大声道:“水镜先生说我修为不够,所以无法点燃火种,要我再修炼一段时间!”     “他学问不够!”     薛青府大着嗓门道:“我在天道院有弟子,把他开创的洪炉嬗变给我看了,的确很好,但在yīn阳嬗变上学问不到家。我把筑基的心法稍微改动了一下,传给你,你再修炼一下试试看!”     苏云被人群挤得动弹不得,头凑到跟前倾听,薛青府把所改动的洪炉嬗变说了一遍,道:“你自己领悟!”     苏云很快在嘈杂的人群中清静下来,细细参悟薛青府修改的地方。     薛青府改动的地方很少,只在形气转续上稍加改动,这里面有六种形与气的变化,转、续、变、迁、蜕、化。     薛青府引申为“易”,把形气变化的六种形态统一起来。     苏云呆了呆,裘水镜分的太散,薛青府以易来统一,不但将六种形气变化统一,也让他突然看到十二神圣的统一!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恍然大悟,情不自禁的催动洪炉嬗变,顿时虚空中的天地元气滚滚而来,在他身后的车厢中形成十二神圣的虚影。     车厢中的乘客纷纷打量,惊叹不已。     这十二神圣是天地元气所化,没有真实的身体,可以从他们身体内穿过,但奇特的是,他们还可以触摸到应龙、开明等神圣。     苏云体内天地洪炉上也浮现出十二神圣,忽而从洪炉中跃出,伴随着炉火向中心汇聚,渐渐地融合。     苏云催动改良后的洪炉嬗变心法,只见应龙、开明、梼杌、饕餮、穷奇、玄武、麒麟、金犼、重明、毕方、夔龙、獬豸相继彼此融合,而自己的气血也在融合中不断高度凝聚!     渐渐地,天地洪炉中一朵烛火漂浮在空中,静静燃烧。     而在苏云体外,应龙、玄武、獬豸等十二神圣元气形成的虚影依旧与苏云相连,源源不断提供给他天地元气,支撑着这朵烛火。     苏云催动洪炉嬗变的蕴灵境界功法,顿时烛火飞起,小火苗飞入灵界!     轰!     苏云的脑海中仿佛传来开天辟地般的巨响,但是耳朵却没有听到这股声响。他的灵界伴随着这一声巨响而变化,灵界天地如同一尊洪炉,熊熊燃烧!     苏云立刻感受到随着蕴灵境界的功法运转,自己的性灵开始提升!     不仅如此,他感觉到自己的性灵神通大黄钟的威力也在不断增长之中!     筑基功法提升的是身体素质和元气修为,而蕴灵境界的功法提升的则是性灵和性灵神通!     他感受到自己的性灵和神通在不断壮大,性灵一个人的精气神,是人的所念的聚集物,而神通则是性灵的映照!     灵界比如一个镜面,灵界中的性灵便比如镜中的你。     你的所学、所悟、所念,化作知行合一的知识,深深的烙印在性灵精神之中,在灵界中,性灵把这些知识映照在灵界的天空上,便会化作有着不可思议威力的神通!     因此,当你修炼蕴灵境界功法,提升自己的性灵时,神通的威力也在不断增长。     苏云心无旁骛,不断修行,等到他从入定中醒来时,只见烛龙辇上的乘客已经少了很多,多半是在途中下车。     车上有了不少空位,薛青府不知何时已经坐下,正用小梳子细细的竖着自己的胡须。     苏云坐下,薛青府用小红绳把梳得整齐的胡须扎起来,道:“在这种嘈杂之地你也能静下心修炼,你的心境修为有些超出我的预料。”     苏云称谢,道:“若是没有薛圣人指点,我也不可能这么快修炼到……”     薛青府摆手道:“我教你,是因为裘太常教白月楼,我欠他一个人情,所以要还他一个人情。我与他有仇,他敬我一个人情,我还他一个人情,将来该报仇的时候才能算得清楚。”     苏云愕然:“圣人都是这么讲究吗?”     “我们马上到天市垣了。”     薛青府站起身来,道:“烛龙上山,便是老无人区的范围,你跟着我,咱们去拜会盘踞在这里的神王。”     “神王?”     苏云一肚子疑惑,却见薛青府来到烛龙撵的门户前,推开门户,冷风呼啸出来,薛青府纵身跳了出去。     苏云急忙来到门外,关上车门,跟着纵身跃出。     陆地烛龙发出哤咕的长鸣,像是在警告天市垣的妖魔鬼怪,驶入天市垣深处。     苏云从陆地烛龙背上跳出之前,明明还是天sè大亮,有阳光照落下来,但从烛龙背上跳出时,便见挂在天空中的太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西边沉去。     他的身形坠落,太阳也在西落,待到他脚踏实地,便见太阳沉入西山,天sè陡然yīn暗下来。     苏云催动蛟龙吟,气血化作蛟龙,蛟龙在山地上奔跑几步停下,卸去落地时的冲击力。     这时,薛青府走来,越过他向前走去:“你刚才见到的景象,其实是我们踏入另一个世界时所见到的异象。”     苏云瞪大眼睛:“另一个世界?”     “天市垣就是另一个世界。”     薛青府脚步不快,但速度很快,缩地成寸,需要苏云催动气血蛟龙狂奔,才能追得上他。     薛青府道:“天市垣的来历太古老了,传闻是从天外掉下来的,是异域世界的一角。因为它是从天市垣星域的方向落入元朔,因此被称作天市垣。进入天市垣之后,时空便会倾斜出一定的角度。”     苏云更加茫然,时空倾斜?     “天道院的士子曾经来这里测量过,天市垣的时空倾斜的角度为四十五度。”     薛青府道:“倘若你是夜晚从天市垣出来,会感觉到这一夜特别漫长。倘若是你夜晚进入天市垣,你会感觉到这一夜特别短。”     苏云想了想,他离开天市垣时正是夜晚,那一夜的确很是漫长,除了经历了猿三祖师劫车,还经历了劫灰怪动乱,囿楼爆炸等等事件。     “那么,倘若是生活在天市垣中的人们呢?他们会有什么变化?”苏云问道。     薛青府停下脚步,观察一块石碑,道:“具体变化还不清楚……老无人区又成长了不少。”     苏云向石碑看去,只见石碑上刻着的字样是“天市垣界”的字样,不过,他们已经进入天市垣有一段距离了。     “也即是说,天市垣一直都在生长之中,占据的面积越来越大。”     苏云有些不解,天市垣生长的地方是从何而来,总不能凭空长出来吧?     “你知道我这次进入天市垣,为何要带着你吗?”薛青府突然问道。     苏云目光闪动,道:“因为薛圣人想引出那个追查我,甚至试图俘获我的势力。”     薛青府笑道:“现在,他来了。”     苏云心中微动,就在这时,一团雷火突然闯入天空,出现在昏暗的天地中,砸入一片群山。     那团雷火不断涌动,紧接着只见天市垣一座座大山的yīn影似乎扭曲,变形,一尊隐藏在yīn暗中的巨人缓缓站起,大手伸出,遥遥向他们抓来。     薛青府岿然不动,突然脑后一轮火红太阳跃出,越升越高,越来越大,黑夜突然退去,化作白天!     抓向他们的大手被阳光照耀,五指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叫道:“薛圣人——”     苏云看去,只见那大手的四周无数偃师傀儡飞舞,仿佛寄生在大手上的蝙蝠,而那大手的手指头上长着一幅幅巨大的面孔,正是这些面孔觉得阳光刺眼,发出尖叫声!     “育天将!这就是被董医师砍断一条胳膊的育天将!”     苏云打量那巨人,心道:“就是他在朔方城中跟踪我,想要擒拿我。”     那巨人正是育天将,身上挂满了无数偃师傀儡,偃师傀儡身着破败衣袍,被阳光一照便呼啦啦飞起,露出衣服下的白骨。     育天将只剩下一条手臂,急忙抬手遮住眼睛,叫道:“薛圣人,你一心要保住这小子,便是要得罪老神仙!”     “老神仙?童家的老神仙不是在东都吗?”     薛青府脸sè微变,急忙转身:“中计!快回朔方城!”
推荐阅读: 《神变》 《狂妄武尊》 《总裁爹地宠上天》 《侠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