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圣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朔方圣人

    陆家的神仙居上空,突然有烟花炸开,一团团烟花冲上云霄,这时正是青天白日,烟花的颜色并不明亮。     现在是过年前夕,处处都有炮竹声,因此陆家放烟花也并不奇怪。     但周家的楼宇中,周家家主遥遥望见那烟花,却是脸色陡变,急忙喝道:“散去神通!”     他的身后,一位位周家的大高手纷纷收回自己的丹元和神通,各自惊疑不定。     落日神弩散发出的惊人悸动在缓缓平息,弩箭适才无比明亮,此刻也在慢慢的变得黯淡下来。单单是催动落日神弩,对周家的高手来说都相当于恶战一场,无比疲惫。     周家家主却突然叫停,让在场众人大惑不解。     另一边,九原学宫仆射文立芳见到空中的烟花,也立刻抽回自己的元气,她的身后,分裂为前后数十面的大荒铜镜也自重叠,恢复成一个整体。     文立芳惊疑不定,拂袖起身,快步来到窗户边,遥望云桥方向,低声道:“那个老家伙,终于坐不住了?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林家神仙居中,林家家主林致远一袭白衣胜雪,焚香弹琴,一曲将军令正要弹到慷慨激昂杀伐四起之时,突然注意到烟花,不由脸色大变,急忙双手伏在琴弦上,将即将爆发的神通硬生生压制下来。     林致远闷哼一声,被震得气血翻腾。     同一时间,武家、童家、田家也各自偃旗息鼓,没有了动静。     这些世家的主宰,几乎是同一时间来到窗边遥望云桥,心中同时升起相同的念头。     “那人,终是来了!”     ……     负山辇一楼,苏云注意到那一道道冲上天空的烟花,烟花响后,一切再无动静。     他等待片刻,城中并没有多余的异象发生,对于朔方城来说,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一天。苏云望向那些世家的方向,也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他收回目光,好奇的看着那个其貌不扬的老者,小心翼翼道:“敢问前辈到底是何人?”     那老者双手放在桌上,看着自己的手掌。     苏云心头微震,他已经有了答案:“白月楼也在我面前做出过相同的动作!”     他虽然一向是睁眼瞎的神态,但是该观察的细节他从未落下。白月楼有这个小小的习惯,不过以苏云对白月楼的了解,他的这个习惯应该是学习其他人得来的。     “我姓薛,名青府。”     那老者微笑道:“仅凭老瓢把子麾下的势力,无法阻止七大世家的反扑,因此必须老瓢把子和裘太常亲自出手。但即便老瓢把子和裘太常亲自出手,也难保死伤惨重,所以为表诚意,也为了让这个年好过一些,我选择露面。”     苏云心神震动,长长吸了口气,起身持晚辈礼:“士子苏云,拜见朔方圣人!”     “不必多礼。”     那老者正是朔方圣人,笑道:“请坐。裘太常和老瓢把子知道你有难,也知道七大世家必然会趁此机会逼他们二人出手,否则便要舍弃你。我若是不出面,恐怕便会少了三个盟友。”     他短短两句话,陈述利弊,将自己的出面搭救苏云的原因说的一清二楚,打消苏云心头的一切疑虑。     那老者继续道:“裘太常也是个明白人,让我的弟子进入他的道场。白月楼只要进入他的神仙居,便是对我表明他的态度,他可以容我,可以与我合作。因此我也借花献佛,主动来见你。”     苏云不禁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与这个老者说话,你永远也不必询问,他仿佛能提前知道你的心意,回答你的问题。     朔方圣人,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人。     朔方圣人薛青府道:“人魔之乱,让他和老瓢把子猜忌我,怀疑我,但等到士子探明雷击谷案之后,以他们二人的智慧便知道从人魔案开始,这便是一个针对我们三人的局。”     苏云电光火石间想出关键,立刻道:“我明白了!人魔案,七大世家的目的,并非是真的要制造杀戮,而是要借人魔来引出十锦绣图主人,引出裘水镜,引出朔方圣人。他们借你们彼此之间的猜忌和怀疑,让你们自相残杀,三败俱伤!”     薛青府面带笑容,道:“人魔案,关键点不在于人魔,而是在入学大考时。大考时,他们故意让你们怀疑我,怀疑是我释放出人魔,祸乱众生,夺取声望。事实上,裘太常和老瓢把子的确怀疑了我。”     苏云激动得站起身来,在车厢里走来走去,道:“那晚很乱,城中到处都是妖魔鬼怪,连我也遭到伏杀。倘若圣人出现,若是被有心人引诱,说不定便会与水镜先生他们发生冲突。”     薛青府微笑道:“所以我一整晚没有动手。被人誉为圣人,有责任在,必须要出手的,但是我不能出手。”     苏云深以为然。     “与你说话太舒服了。”     薛青府笑道:“小楼便没有你这么机灵,我有时候不得不要多解释几句。但是与你说话,我很放松。”     苏云深有同感,道:“大概,聪明人之间说话都是如此。”     薛青府道:“我此来还有第二个目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苏云目光闪动,道:“水镜先生把圣公子留在神仙居,肯定是指点他修行,他通过这个举动向圣人表明,他愿意与圣人联手。圣人登上我的车,为了表示不占他便宜,也会指点我的修行。”     薛青府怔怔出神,突然叹了口气:“若是你是我徒弟就好了。可惜,当年我捡来的小孩是小楼。他很多地方都不如你,唯一比你好的地方,大概就是他惹事的能力也不如你。这是最值得庆幸的事。”     苏云悻悻不语。     “不过你猜得并不完全对。”     薛青府笑道:“我还裘太常的人情是理所当然,并非是目的。我的目的是,我想弄清楚第二波调查你的势力,到底是谁。”     “第二股势力?”     苏云怔住了,他突然想起来他屁股受伤的那天晚上,他人趴在药材铺的病床上,外面发生了两场战斗,一场是闲云道人对阵武神通,另一场是董医师对阵老无人区的育天将!     育天将的大手被董医师斩断,占据了半个街道,给他的印象很深!     “难道调查我的第二股势力,是来自天市垣的老无人区?”他心中暗道。     薛青府道:“我曾经只身闯入老无人区,与那里的妖魔和神圣有过交手和交易,按理来说他们不会入侵朔方。而他们偏偏做了,而且还来调查你。所以我的第二个目的便是……”     他看着苏云,面带笑容,露出鼓励之色。     苏云只得顺着他的意思,道:“圣人的第二个目的,便是带着我一起去天市垣老无人区。不过,老瓢把子不会允许你带着我去老无人区。他对圣人并不放心。”     薛青府悠然道:“由不得他了。苏士子上车时与人魔相互调笑,大抵是没有去关注车夫有没有换人吧?”     苏云怔了怔,急忙向车厢尽头的小窗走去。     他打开车窗,看到了周伯。     那个初次见面便对狐不平下狠手的周伯!     苏云关上车窗,回到座位上,道:“圣人必然会保证我的安全。”     薛青府笑道:“我不敢保证。”     苏云心头一突。     薛青府笑道:“我们先去朔方城驿站,从朔方城驿站乘车前往天市垣。时间尚早,苏士子努力修行,说不定到了天市垣老无人区还有恶战。”     苏云闷哼一声,心道:“这是我来到城里的第七天,我已经办了三场大案,难道今天也不得休息,要去办第四场大案?”     文昌学宫,文昌殿。     “锈城单孤城,见过老瓢把子!”     苏云负山辇的车夫此时已经来到了文昌学宫,向左松岩躬身道:“我遇到圣人,说后面会有童庆罗那样的存在出手,让我提前回来。”     左松岩脸色微变:“那老家伙也打算出手了?不过他的脸面大,名声响,说不定不用出手,便可以摆平此事。”     他吐出一口浊气,笑道:“有朔方圣人在,我高枕无忧了,无需担心那小子再四处流窜作案……嗯,查案。”     车夫单孤城道:“圣人曾经提了一句,他要借上使几天去探访老无人区,还请老瓢把子无需担心。”     左松岩脸色大变,走来走去,忧心忡忡:“但愿不要再惹出什么事来,老瓢把子他兜不住了……”     负山辇中,苏云静静地坐在那里,对身边的圣人视而不见,仔细感悟洪炉嬗变蕴灵境界心法。     裘水镜所开创的洪炉嬗变的确博大精深,蕴藏着不可思议的奥妙,最为奇特的便是用火种在灵界种火,点燃灵界洪炉!     他从未想过,裘水镜居然可以用这种办法,把两个毫不相干的境界联系起来!     因为从这两个境界所要修炼的东西来看,的确找不到任何联系。     筑基境界修炼的是武学,是身体,提升元气。而蕴灵境界却是修炼神通,修炼性灵。     裘水镜伟大的地方在于,他找到了两个境界的联系,通过一种功法,将这两个境界连在一起,不再相互割裂!     过了良久,苏云方才缓缓催动洪炉嬗变,十二神圣天地元气顿时涌来,在他身后浮现出十二神圣的虚影。     与此同时,他的体内洪炉的炉壁上,应龙、开明、梼杌、饕餮等十二神圣的烙印浮现出来,在炉壁上奔走跳跃玩耍,形态不一。     渐渐地,烙印从炉壁上飞出,向炉中汇聚。     他的气血如同燃烧的炉火,不断向十二神圣涌去,与这十二种烙印融合!     那十二神圣烙印也越来越近,然而始终无法像裘水镜的传授给他的功法所说的那样,融合在一起化作火种。     裘水镜尽管是开创者,但他自己也未曾修炼过这种功法。     洪炉嬗变种火灵界的火种,按照这种方法是否真的能够炼成,他只是做出了这种推测,觉得这样炼最有可能炼成。     而现在苏云却发现,自己陷入骑虎难下的境地,他的气血几乎已经全部调动,但是依旧无法让十二神圣烙印融合化作火种!     相反,融合了这么多气血的烙印,反而有爆炸开来的趋势!     苏云面色凝重,徐徐放松下来,十二神圣的烙印慢慢分开,他不敢放松得太快,如果太快,体内洪炉恐怕都会被撑得爆开!     “裘太常教你的?”对面的圣人薛青府笑问道。     苏云把气血散开,这才点了点头。     薛青府微微一笑,道:“是比我高明了那么一点,但也有着很大的漏洞,没有比我高明多少。”     苏云听出他话中另一层意思,试探道:“圣人与水镜先生有过节?”     “不算过节。”     薛青府道:“大帝继位时,裘太常说我弄权,把持朝政,于是大帝便把我革职,撵回朔方。”     苏云迟疑一下,问道:“那么,圣人弄权了吗?”     “弄了。”     薛青府很爽快的笑道:“大帝年纪轻轻,便表现出一代昏君的特质,我不得不把持朝政。”     宅猪:这不科学啊,池小遥的粉丝比灵岳先生还多。每天可以比心十个角色哦,求雨露均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