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零九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花狐头一次对野狐先生产生陌生感,那位教导他八年,抓着教鞭认认真真教他们读书的野狐先生,变得有几分神秘。     “可惜,野狐先生已经死了……”花狐黯然。     经灵岳先生的提醒,他立刻便发现性灵熔匠文章奥府这句话的奥妙,这句话野狐先生曾经讲解过,文字含义精深,但是花狐从未往祭炼上想。     他立刻尝试以自己的性灵来催动气血,熔炼文字,顿时只觉他的气血与朱雀盘龙镜相连,心意相通。     而他的灵界中,立刻多出了一只翩翩飞舞的朱雀,一条细小的炎龙盘在朱雀的背上,与朱雀共生,很是奇异。     这是灵器朱雀盘龙镜在灵界中所化的形态!     花狐尝试以法力催动朱雀盘龙镜,只听唰的一声,他的身后两张燃烧的火翼呼的一声张开,振翅而起,飞行速度极快,让他措手不及。     嘭!     花狐撞在峭壁上,撞得头晕眼花,仰面向后倒下,坠入深渊。     深渊中火光一闪,他又振翅飞起,冲上深渊!     得到灵器,没有三五天休想祭炼纯熟,但是他得到灵岳先生的指点,很快便祭炼如意,催动朱雀盘龙镜得心应手!     花狐心中又惊又喜,但疑惑也越来越多:“野狐先生和灵岳先生既然是同门,那么野狐先生的本领一定极高,不会比灵岳先生差了,为何那天他还会死……”     胡丘村被屠村那天,苏云不在场,花狐在,侥幸带着狸小凡等人逃得性命。     对那天发生的事情,他记忆尤深,但是随着他对野狐先生的了解增多,他越是觉得那天发生的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向深渊岸边振翅飞去的同一时间,苏云和林清盛也被一众灵器打得连翻带滚,从朱门中飞出,即将被卷入灵器的漩涡之中!     两人依旧未死,借力对抗灵器狂潮,试图从这股洪流中逃脱。     “倘若被卷入灵器漩涡之中,只怕在劫难逃,肯定会死在那里!”     苏云与林清盛心中同时升起这个念头,苏云不假思索,袖筒中一道神仙索飞出,将他带出这片险地。     在龙巢中无法祭出神仙索,不过到了外面便可以将这件宝物祭出了。     就在苏云腾空而起的一瞬间,林清盛的袖筒中也有一道金绳飞出,林清盛抓住这根金绳,几乎是与苏云同时升空,避开了下方的灵器洪流!     两人攀在绳索上,同时发现对方,林清盛不由分说催动琴音,琴音如无形之刀,连连斩去!     苏云双脚连踢,一道道毕方火翼飞出,斩向林清盛的神仙索。     嗤嗤嗤!     一串响声传来,林清盛攀住的那根神仙索被斩断,绳索被毕方点燃,顿时向漩涡中坠去!     他抬头看去,苏云的神仙索却毫发无损,甚至连晃也未曾晃动一下。     “他的神仙索不是灵器?”     林清盛呆了呆,随即催动神通,琴音响起的同时,他大步踏出。     空气中,琴音形成无形的刀刃,林清盛的脚步恰到好处的落在刀刃上,将他身体托起。     他脚步移动,琴声响个不停,在空中如履平地,竟然没有跌落下去。     这等强大的神通控制能力,胜过童轩那样的儒士不知凡几!     轰!     又是一道雷霆击中大漩涡的中心,一口口灵器被激发,升腾而起,向雷云中飞去,与云中的大鼎相容。     雷云中的四足方鼎愈发真实,即便是深渊边的诸多士子,也可以借助雷光看到那雷云中大鼎的yīn影。     这幅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苏云握住神仙索轻轻一抖,神仙索一字摆开,他的身形落在神仙索上,眼睛余光瞥见雷云中的四足方鼎,心头微震。     “林家老祖炼制的这口灵兵,难道要借雷劫复活?”     雷劫是天地元气,既是一场磨砺,也是一次莫大的机遇。苏云亲身经历过全村吃饭渡劫,对此深有体会。     “这场雷劫,相当于林家灵兵的天地元气,林家灵兵瓦解,但倘若在雷云中依照大鼎的元气虚影,把所有灵器聚集起来,借助雷云的劫威,这件宝物多半可以自我修复!不过……”     苏云目光落在神仙索外游走的林清盛身上,心道:“恐怕要死很多人吧?”     林清盛身遭琴声不绝,依旧在寻找出击的时机。     “林清盛,你不是说一个成熟的上等人,眼中是没有世仇的吗?你我之间并无私人恩怨在里面,我打死你弟弟也是公事公办,你何不做个成熟的上等人?”     苏云迈开脚步,在神仙索上向他走近,不紧不慢道:“所以死的不是你亲友,而且你还是行凶者的时候,你可以说这种话。但死的是你的亲友,你是受害者时,你虚伪的一面便暴露出来了。”     林清盛目光yīn冷,一言不发。     “你在城里摸爬滚打,学的是上等人的行为处事,处处掩盖你的真实想法,有些谎话说得多了连你自己都信了。”     苏云露出讥讽之sè:“但我是乡下人,乡下人讲究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你们城里人的规矩只是束缚你们的规矩,对我来说屁都不是。林清盛,我能做到知行合一,而你却做不到!这就是我比你强的地方!”     轰!     一道道雷霆伴随着他的话,倾泻而下,击中漩涡的中心!     一口口灵器从苏云和林清盛身旁升腾而起,向云层中的那口大鼎虚影飞去!     林清盛眼角乱跳,站在这里极为凶险,随时有可能被雷霆击中。     而且龙巢中一口口灵器还在飞出,现在已经是第七波灵器狂潮了,林家炼制的那口大鼎,应该快完全解体了。     这地底空间距离坍塌,恐怕已经不远!     他突然转身便走,冷冷道:“苏云,两个月后,朔方学宫门前,一决生死!”     “你怕了?”苏云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林清盛充耳不闻,加快脚步。     突然,苏云脚踩神仙索与他并驾齐驱,淡淡道:“我三天时间,修炼到这一步,法力上与你并驾齐驱。十天时间,我便可以活活打死你。不过我要等这两个月,因为我答应了我的老乡,要当着他们的面打死你。”     林清盛强忍着与他血战到底的冲动,飞速来到深渊的岸边,高声喝道:“所有林家子弟听令,随我一起离开此地!”     苏云也径自落地,高声喝道:“这里要坍塌了,你们还不走吗?想成为祭品吗?”     岸边的数百士子迟疑,就在此时,地下山体中传来嘣嘣的断裂声,又像是海底传来的海啸一般,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浑身战栗!     “真的要塌方了!”有人高声叫道。     突然,漩涡下方深渊之中传来哈哈大笑,只听灵岳先生的声音从深渊中传来:“素衣,我为你作诗一首,你且听来。《咏肚兜》:锦绣两朵花,肌肤白如霞。”     灵岳先生周身黑烟滚滚,从深渊中冉冉升起,手中抓着一条绣着鸳鸯的肚兜,鼻青脸肿,却得意洋洋,长声吟道:“不知春帐里,何人弄香芽?这首诗送你,素衣,你的肚兜,我便收了!”     深渊中传来林家二当家林素衣羞怒的叱咤,突然,一座高山自深渊底部拔地而起,瀑布飞雪,美妇人林素衣漂浮在瀑布前方,衣衫不整,双手兜胸,双脚连环踢去。     只见那大瀑布飞起,一道道雪亮的水线四面八方如同蛛网连接在峭壁之上,美妇人林素衣站在一根根水线上,脚下移动,震得地动山摇的琴音响起!     刚才,地底山体的崩裂声让人头皮发麻浑身战栗,而这水琴声更狠,让那些修为稍低一些的士子直接吐血!     美妇人林素衣的琴音并非是针对那些士子,灵岳先生首当其冲,无数道攻击几乎是同时轰击在灵岳先生身上,将他周围的滚滚黑烟打散!     琴音杀伐,铮铮作响,尽显杀气,灵岳先生被打得一路翻滚着往上飘,轰隆一声撞入灵器形成的大漩涡中。     又是轰隆一声巨响,龙巢崩塌,紧接着地底的山体开始坍塌。     苏云、花狐和池小遥各自负责一个小狐狸,向外狂奔。     只听背后传来灵岳先生的大笑声:“哈哈哈!圣人门户三千教,老子胸怀百万兵!阵阵阵!”     苏云回头望去,但见灵岳先生的文字文章突然化作无数尊黑甲神人,将那漩涡中的所有灵器纷纷抓在手中,阵列整齐,杀气滔天,竟然将上方的雷云硬生生冲散!     雷云中天地元气所形成的四足大鼎,顿时崩塌,不复存在!     林素衣睚眦欲裂,琴音激烈到极致,尽一切力量催动性灵神通!     花狐也回头看去,远远看到灵岳先生的儒学神通,突然道:“小云,我想拜入儒学院的灵岳先生门下求学。”     池小遥连忙道:“花师弟,你拜入灵岳先生门下,很有可能会被他连累,不知何时就会被雷劈死!”     苏云也疑惑的看了看花狐,花狐目光坚定。     地底乱石坠落,众人发力往外狂奔,苏云突然催动气血,黄钟浮现,三十六白猿从他的黄钟刻度内一跃而出,将一些受伤的士子背起,纵跃如飞,带着这些伤者往外赶去。     “灵岳先生的确是有大本事的人。”     苏云一心多用,控制气血白猿救人,道:“二哥既然打算拜入他门下,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我不会劝阻你。”     花狐露出笑容:“你现在可能不理解,但以后会理解我的。”     他也催动武学,化作一条条气血蛟龙去救人。池小遥也自施展神通,帮助那些受伤的士子逃离地底。     他们一路攀登,终于在地底大坍塌追上他们之前,冲出大裂缝。     众人向雷击谷外冲去,后面大地不断坠入深渊,成片成片的山石落入地底,极为吓人!     待到士子们冲出雷击谷,只听咔嚓一声巨响,众人回头看去,只见雷击谷群山突然间坍塌了大半!     “灵岳先生死了吗?”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欢呼:“那灾星想克我们,被我们克死了!”     就在这时,塌陷区轰隆一声炸开,山石乱飞,无数灵器喷泉一般往外涌,四面八方落去!     那些灵器落地化作一只只奇特的异兽、异物,牛马猪羊,龙凤麒麟,鸟兽虫鱼,花草树木应有尽有。     这些奇特的异兽异物有的遁地,有的摇摇晃晃飞上空中,有的躲入山林,让士子们看花了眼。     这时,有人醒悟过来,叫道:“灵器……无主的灵器!”     士子们纷纷向那些跑来跑去的灵器追去,池小遥也是从未见过这一幕,连忙带着青丘月等人兴奋的捕捉这些灵器。     塌陷区的大深坑里,灵岳先生灰头土脸的爬了出来,坐在一块石头上呼呼喘着粗气,遥遥看着那些试图降服灵器士子,露出了疲倦的笑容。     花狐抬头,看着苏云。     苏云点了点头,微笑道:“二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你的儒学,会变得黑烟滚滚吗?”     花狐走向灵岳先生,回头向他挥手,笑容灿烂:“绝对不会!”     苏云遥望,只见花狐来到灵岳先生身边。     过了片刻,花狐周围的文字浮现,渐渐地一股股黑烟从他的灵界中涌出。     宅猪:谢谢铁杆们昨天的月票红包,总算在最后关头达到五千月票的成就了,夜猫给我打电话说这个消息时候正在码字,听到后呆住了,谢谢。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灭神》 《重生蜜獾》 《雪落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