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零八章 朱雀盘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零八章 朱雀盘龙

    龙巢之中,苏云和林清盛死死贴在墙壁上,动也不敢动弹一下,免得被灵器狂潮伤到自身。     灵器的威力极为可怕,这些灵器更是吸收了雷击和炎龙金晶的能量,变化成各种异兽异物的形态暴走。     虽说他们二人都是灵士,但是面对数以百计暴走的灵器,恐怕坚持不到一息时间便会被撕碎!     苏云趁机打量四周。     他被打入龙巢中,还未来得及观察四周的地理,只见他们二人此刻正处在龙巢的入口处,较为平整。     而到前方便突然变得嶙峋起来,无数比人还要粗的炎龙金晶,仿佛一根根六棱的巨剑,横七竖八的插满了所有地方!     这个龙巢像是一个巨大的龙蛋,炎龙金晶便是其蛋壳,金晶所指的方向便是龙蛋的中心。     “难道这里不是龙巢,而是一颗龙蛋?”     苏云心道:“小遥学姐说,一百五十年前有人看到有炎龙从这里飞出,莫非那条飞走的炎龙其实是条刚刚从龙蛋里腐化的幼龙?”     龙巢的中心有一根粗壮无比的炎晶石柱,通体通透,只是此时炎晶石柱被人切断,上下两根石柱之间相隔了三丈多高。     一口巨大的四足鼎悬浮在被切断的炎晶石柱之间,雷云的雷击过后,便见无数光芒在一根根粗大的炎晶中流转跳跃,最终注入那四足方鼎之中,提升这四足方鼎的威能。     苏云观察的这短短片刻,便见方鼎中有牛儿马儿的异兽嘶鸣着跃出,踩着空气往外狂奔,正是跑出去的那些灵器所化。     “灵器居然可以化作这些东西,倒也古怪。”苏云惊讶万分。     不过灵器的确古怪,如天眼,是一颗可以看到灵界和性灵的眼珠子。     倘若苏云炼制自己的灵器,多半会炼成可以化作蛟龙的灵器,或者化作毕方的玉佩。     灵器的种类,很多都是与自己修行过的功法有关,与自己的神通关系反而没有那么大。     林清盛也在趁机打量四周,他也知道有十里余一的说法,因此看到第一波灵器狂潮时,一点也不惊讶,只是埋怨祖宗分给外人的有些多。     但是第二波灵器,如同潮水般从那口四足大鼎中涌出时,他便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我家老祖宗不可能这么大方……”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龙巢中地动山摇,一根根粗大的炎晶从洞顶纷纷坠落,砸落下来,摔得粉碎。     炎龙金晶也是极为珍贵的宝物,很是坚硬,可以用来炼制灵器,但是这龙巢中的炎晶,已经被吸收了大半的能量,一碰就碎。     林清盛看到这一幕,眼角剧烈跳动一下,心头猛地一凉:“完了,这灵器狂潮不是十里余一,而是老祖宗炼制的那口灵器在分解!”     第二波灵器狂潮到来时,他已经看到那口四足大鼎的鼎壁变得薄了很多!     不仅如此,他甚至看到鼎口处出现了豁口!     苏云也注意到四足方鼎的变化,只见有一头青铜夔龙借雷霆的威力复苏过来,正在蹑手蹑脚的从鼎上拔下来自己的腿脚,悄悄的跳入鼎中,准备借下一波雷霆的冲击力往外跑。     那青铜夔龙的鼻子上还有一根青铜环,是螭龙形态的鼻环,此刻这青铜螭龙环也偷偷的舒展身体,化作青龙螭龙滑了下来。     它的体态,要比夔龙小了许多。     鼎壁上,其他林林种种的青铜异兽也纷纷跑了下来。     “龙巢震动剧烈,这说明林家的先祖在此做了严密的布置,只要取走了四足方鼎,这里便会坍塌!”     苏云的目光落在那口大鼎上,心道:“雷击谷的两大深渊,都会被埋葬,而这里所有来不及逃出去的士子都会被砸死在此!好狠!”     现在这口鼎没有炼成,正在自我解体,待解体完毕,便是龙巢坍塌之时!     第二波灵器狂潮过去,苏云当机立断,趁此时机往外闯去,不料琴声响起,林清盛杀来,两人在朱门后短暂碰撞交锋,随即第三波灵器狂潮爆发!     两人只得再度死死贴在墙壁上,躲避灵器狂潮。     这一次,两人身处的位置调换,苏云贴在左边墙上,林清盛贴在右边墙上。     龙巢的震动愈发剧烈,更多的炎晶从上方砸下来,根根如剑,而且脱落的越来越多!     苏云额头冒出冷汗,林清盛也是汗流浃背,两人都看出了凶险。     他们隔着灵器狂潮相望,又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杀意。     就在这一波灵器狂潮还未平息,最后一口灵器化作龙马屁颠屁颠的跑过时,苏云和林清盛隔着这匹龙马形态的灵器几乎同时出手!     两人一边攻向对方,一边同时向那只有两尺高的龙马抓去。     那龙马极为袖珍,但是脾气却很是吓人,突然嘶鸣一声,一脚一个,苏云和林清盛闷哼一声倒飞而去,狠狠撞在墙壁上,几乎喘不过气来。     那龙马对着两人鄙夷的喷了个响鼻,甩甩尾巴,哒哒而去。     苏云和林清盛待那龙马走远,这才敢再度出手,就在此时第四股灵器狂潮呼啸袭来,二人同时紧靠墙壁,只是这一次他们躲避在同一侧的墙壁上,头颅各自侧向对方。     林清盛眉角上挑,突然琴音波动,琴声连叠,向苏云攻去。     同一时间,苏云手掌重重拍在墙壁上,气血爆发!     两人几乎是同时动手,苏云被林清盛破去护体黄钟,一连串琴音将他从墙壁边推出,跌入灵器狂潮中!     另一边墙壁中一条条蛟龙从墙中涌出,将林清盛轰入灵器狂潮!     两人刚刚落在灵器狂潮中,便被一件件灵器所化的异兽、异物践踏,撞击,二人口吐鲜血,在狂潮中连翻带滚,脚不着地的向门户外飞去。     苏云头顶,大黄钟尚自当当响个不停,林清盛头顶也是琴音不绝。     朱门外,雷云已经停止降雨,但雷云依旧未散,突然一道雷光击中千余口灵器旋转形成的漩涡中心!     深渊的岸边,诸多士子都在张望,只见漩涡中心迸发出一道艳红sè光芒。     那艳红sè光芒中有一口灵器,从朱雀形态被打回灵器形态,在红光中冉冉升起。     灵器上升速度不算特别快,深渊边的士子们纷纷出手,试图抓住那光芒中的灵器,其中不乏有灵士。     池小遥张望,只见灵器是一个金sè圆盘,背面有炎龙纹刻,环绕着展翅而飞的朱雀,中间是颗朱雀鸟首盘龙钮,应该是由炎龙金晶炼制而成。     圆盘转到正面,正面是明镜,明光可以鉴人。     这面朱雀盘龙镜在潋滟的红光中旋转,镜面不断吞噬红光。     那些士子的攻击还未来到跟前,便见那明镜中光芒大放,镜光所照之处,众人无论武学还是神通纷纷破灭!     那面镜子威力很是惊人,一路畅行,越升越高,很快来到雷云下方。     士子中有很多灵士再也按捺不住,纷纷出手,各种奇奇怪怪的神通飞出。     有一位年轻灵士在空中搭桥,顺着桥梁来到明镜旁边,抬手便向明镜抓去。眼看到手,突然有力士纵身跃起,落在那道长桥上,踩着桥一路狂奔,用力一跃,长桥被踩塌,年轻灵士顿时掉落下去。     而那力士却将明镜抓住,正在欢喜,突然几条藤蔓在空中穿梭,如同毒龙大蟒,将他五花大绑。     一个绿衣少女脚踩藤蔓,飞速赶来,从那力士手中夺走朱雀盘龙镜。     突然,所有潋滟红光唰的一声被吸入镜中,明镜的震动更加剧烈,那少女抓不稳朱雀盘龙镜,明镜脱手飞去。     那少女向下坠落,急忙催动神通,一道藤蔓飞出搭在深渊旁。     池小遥心道:“藤蔓类的神通,是神农氏一脉的显学吗?不过这是一种很古老的旧圣绝学,而今很少有人去学了。”     突然,她身边三个小狐妖纵身跃起,各自观想蛟龙,三个小娃娃一路脚踩蛟龙,再度一跃而起,在空中不断接力,向朱雀盘龙镜追去。     三个小娃娃即将追上明镜,但力气也耗尽,青丘月急忙叫了一声:“二哥!”     花狐把脑袋上的狗耳朵帽子向下用力扯了扯,纵身而起,从空中一条条气血蛟龙背上飞速跃过,来到青丘月的头顶。     青丘月抬手往上一托,将他高高托起。     花狐人在半空,连连观想蛟龙,脚踏一条条蛟龙,追赶朱雀盘龙镜。     狐不平等人力量已经耗尽,正在向下坠落,眼看便要坠入深渊中。     池小遥大急:“这几个小家伙,太不让人省心!”     她正欲出手相救,却见三个小狐妖在空中联手,各自施展毕方神行养气篇中的毕方变,两两联手,现出毕方神翼,向这边滑翔。     青丘月处在狐不平和狸小凡中间,时而与狐不平联手施展夜煽杭都火,时而与狸小凡联手施展翩翩戏轻舟。     毕方变本来便是合击之技,他们尽管是三人配合,依旧完美。     池小遥暗赞一声,放下心来。     天空中,花狐所化的少年连续施展蛟龙吟三十六散手,待三十六散手耗尽之时,前途无路,而他距离那明镜只有数尺!     突然,他身遭有华丽文章铺出,每一个文字光芒璀璨,神圣非凡。     花狐脚踩文字一跃而起,终于在最后关头将那明镜抱在怀里。     那面明镜大约一尺,又极为沉重,在他怀里跳跃不定,竟然带着他摇摇晃晃的冲向上方的雷云。     池小遥连忙高声道:“花师弟,烙印神通!把你的神通烙印在镜子里!”     花狐双手死死抓住明镜,不敢放手,被明镜带着在空中跳来跳去,还有些茫然:“烙印神通?我不会……”     这时,灵岳先生的声音竟然在他脑海中响起:“你脚下的文章,就是性灵的映照而形成的神通。控制你的气血流入那些文字,便可以发挥出神通威力。你只需要把神通烙印在镜子里,便能收服这件灵器。”     花狐醒悟,急忙让自己的气血与文字相容,涌入明镜里。     他距离盘踞在上空的雷云越来越近,只见雷云中雷霆交加,恐怖无比,隐约间可以看到一口大鼎,方方正正,稳稳的坐落在云层中,一股盖世神威扑面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     就在此时,他的气血神通终于烙印在明镜中。     那面明镜传来的升力终于消散,他抱着明镜从高空坠落,却见又有一件灵器从他身边飞过,飞入雷云。     那灵器撞在大鼎上,随即被云中大鼎吸收,化作鼎的一部分,雷云中的大鼎威力似乎越来越强。     灵岳先生的声音又再度传来:“性灵熔匠,文章奥府。师侄,这句话中暗藏旧圣绝学中的祭炼之法,你可以用它祭炼你得到的灵器。”     “师侄?”     花狐呆了呆:“灵岳先生叫我师侄,那么……他与野狐先生是同门师兄弟!”     他脑中轰鸣,像是被雷霆击中一般,各种思绪乱飞:“灵岳先生到底是什么人?不对,应该说野狐先生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与灵岳先生这样的大高手同门?”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战魂啸》 《天痕猎人》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