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一百零五章 招黑先生

    雷霆落下的地方不远处,已经聚集了许多士子,人头攒动,显然都是被雷击谷的异象吸引过来,打算寻宝的贫寒之家的士子。     这些士子之中,有一位苏云很熟悉的人,来自朔方林家的林清盛!     除了林清盛之外,还有一些灵士,应该是林家子弟。     朔方林家,也是一大世家!     按理来说,世家子弟是不会出现在其他世家的宝地中的,哪怕是无主之地。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进入别人家宝地,随时有可能成为别人家宝物的祭品,但是林清盛等人却出现在这里,所以不能不引起苏云的怀疑。     “学姐,有没有可能,雷击谷的宝物可能需要很多人的性命来献祭,才能完成这件灵兵。所以掌握雷击谷宝地的世家才会故意放出消息,说雷击谷一脉已经死绝,引诱更多的士子送命。”     苏云极目远望,看着聚集在雷击谷中的众多士子,轻声道:“而这个世家,其实就是朔方林家。”     池小遥连连摇头:“不对不对,掌管雷击谷这处宝地的世家已经灭绝,是很多年前就已经传出的消息了。倘若是假的,为何其他世家没有揭露……”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有些不敢肯定了。     林清盛乃是两年前大考第一的人,林家未来甚至都有可能落入他的掌握之中,他出现在这里绝对不简单!     难道,雷击谷真的是林家布的局?     “上前看一看便知道了。”     池小遥面sè凝重,道:“我去一趟那里,苏师弟,花师弟,你们留下看好三位师弟师妹。这次历练已经不是普通的历练了,有可能会有生死搏杀!”     她英姿飒爽,迈步向前走去,咬牙道:“不能让这些世家胡来!”     就在此时,天空中的雷云中一道闪电在向下劈的途中,突然偏离了雷击谷,向谷外劈去。     咔嚓!     雷霆落在山谷外,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苏云、花狐等人回头看去,只见谷外黑烟滚滚,众人仰头看去,但见天空中的雷云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不再劈向谷中的重宝,反而一道又一道的雷霆劈向谷外,不知道谷外发生了什么事!     谷外的黑烟越来越浓烈了。     池小遥连忙道:“几位师弟,有什么邪物过来了,比那雷击谷的重宝还要恐怖!快点过来!”     苏云和花狐连忙带着三个小娃娃冲过去,池小遥看着天空中的雷霆不断往外劈,不由惊疑不定,喃喃道:“这是什么邪祟跑出来了吗?”     谷外,黑烟滚滚而来,不断向前涌动,天空中雷云原本是雷击谷的异宝出世形成的劫云,此刻却被那黑烟中的“邪祟”吸引,一道接着一道雷霆劈入黑烟之中!     苏云、池小遥和花狐各自护着一只小狐妖,飞速退到雷击谷的大裂缝前。     雷击谷地势险峻,谷中有一道宽半里长四五里的裂缝,像是山谷裂开的嘴巴。     这道裂缝,便是炎龙金晶矿脉,传闻大地被震裂,有炎龙驾驭大火,从地底飞出,人们进入裂缝中,看到石壁上到处都是闪闪发光的金晶!     后来雷击谷被人封锁,布下各种封印禁制,用来炼宝,渐渐这里变得人迹罕至。     裂缝前,许许多多士子也被谷外的黑烟异象惊动,惊慌失措,纷纷进入这道裂缝之中躲避。     只见那黑烟越发近了,黑烟之中鬼哭狼嚎,惨烈异常,而天空中的雷霆更急,闪电一道一道劈进黑烟中,不知里面是什么魔怪。     苏云、花狐和池小遥向后退去,后面便是大裂缝,他们已经无处可退。     苏云向后看去,只见笔直向下的深渊中,隐约可以看到一道道石梁横七竖八的连接深渊两岸。不少士子各自施展武学或者神通向下纵跃而去,甚至有不少人已经走在那巨大的石梁上!     即便是林家的那十几位灵士,此刻也被黑烟逼得不得不进入这深渊中躲避。     这时,黑烟渐渐变淡,天空中的雷云也不再被黑烟吸引,像是对黑烟中的魔怪没有了兴趣,一道道雷霆从空中的雷云中劈落下来,从横七竖八的深渊石梁之间穿过。     雷声在地底炸开,极为沉闷,不知道这些雷霆轰击在什么东西上。     每一次雷击之后,都可以看到艳红sè的光芒从地底往上冲,嗡的一声如同大潮,冲上天空,照耀雷云!     雷霆落下时,照亮深渊中诸多士子的身影,石梁上的身影显得极为细小,影子却被飞速拉长。     苏云匆匆一瞥,进入深渊的士子恐怕有三五百位之多。     倘若是世家的宝地,肯定无法吸引来这么多士子,但雷击谷是无主之地,大家都想得到雷击谷的宝物,因此人数很多。     不顾先前,很多人都在观望,并不敢进入深渊寻宝,但是那从谷外袭来的黑烟着实吓人,让他们不得不进入深渊中。     苏云回过头来,却见把他们逼到这里的黑烟愈发淡了,但是越来越近,依旧极为恐怖。     “苏师弟,我们也下去!”池小遥紧张万分,唤了一声。     她当先一步,双足化作龙爪,抓住峭壁上的山石向深渊中而去,心道:“苏师弟屁股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不知道能否跟下来?”     她回头看去,只见苏云直接以气血化作蛟龙,站在蛟龙背上,蛟龙载着他向深渊而去。     花狐、狸小凡等人跟着他,同样也是踩着蛟龙,很是从容。     池小遥放下心来,过了不久,他们来到第一道石梁上,向下看去,还不见底。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那黑烟已经来到大裂缝的上方,滚滚黑烟将长达四五里宽达半里左右的大裂缝完全封锁!     咔嚓!     大裂缝被堵住,天空中的雷霆顿时变得极为暴烈,数十道雷霆劈在黑烟之中,只听黑烟中传来哎呀一声,一个儒士手舞足蹈的从黑烟中掉了下来。     啪嗒!     几只小狐狸心中一惊,急忙躲到苏云、花狐和池小遥身后,只见他们前方的石梁上,那儒士大字型趴在那里。     咔嚓!咔嚓!     一道道雷霆从上空劈落,轰在那儒士的后脑勺上,却见那儒士四肢抽搐不已。     过了片刻,雷霆仿佛发泄完怒火,绕过那儒士和石梁,劈向下方深渊。     “那黑烟中的妖魔,好像是人。”     苏云惊讶不已,狸小凡捡起一块石头,丢在那儒士的屁股上,那儒士突然抬起手挠了挠屁股。     众人骇然:“还活着!”     池小遥脸sè微变,低声道:“等一下,这个人好像是咱们学宫的……真的是他,灵岳先生!快走快走,再不走便来不及了!”     她话音未落,却见那儒士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池小遥看着那儒士,眼中露出恐惧之sè,不断向后退去,催促道:“师弟,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儒学院的灵岳先生,天生便是遭雷劈的,离他太近会被雷劈的……”     苏云、花狐带着小狐妖们连忙跟上她,池小遥不敢再走石梁,索性从崖壁上行走。     苏云远远看去,只见文昌学宫的灵岳先生已经站起身来,扶了扶被雷霆劈歪的帽子,随即又有一道雷霆劈下,正中脑门,把他帽子劈得歪了。     那灵岳先生突然回头,冲苏云他们咧嘴一笑:“原来是太医院的小遥。”     池小遥惊叫一声,险些从石壁上摔下去,带着哭腔道:“老师,你离我们远一些!我们这里还有孩子!”     她紧紧抱住青丘月,当成救命稻草。     苏云纳闷,不知道池小遥为何这么怕灵岳先生。     那灵岳先生迈出脚步,脚下顿时黑烟滚滚,无数文字在黑烟中飞来飞去,苏云和花狐这才吓了一跳。     别的儒士都是文章天成,儒家神通一出便传来郎朗的诵读之声,而他的文章一出,便鬼哭神嚎,惨淡无比。     灵岳先生行走在黑云之上,黑烟四面八方弥漫,一路走来,黑烟越来越浓,已经将这位儒士淹没了大半,只剩下脑袋露在外面。     此时,即便天空中的雷霆也不劈向深渊,而是对着他的脑袋一阵狂劈!     短短片刻,他便被劈了几十道天雷,却依旧毫发无损,只是儒士帽子里的头发有些冒烟,不知是他的儒家神通,还是被烧焦了。     “还有几位是新晋的士子。”     灵岳先生在距离他们十几丈处停下,面sè和善,笑道:“你是叫花斛对不对?你儒学神通已经小有成就,开学之后,你便是我门下的士子了。”     他目光流转,落在其他三只小狐妖的脸上,笑眯眯道:“还有不平、丘月和小凡,你们是否也要学儒?”     三只小狐妖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只见文章所化的黑烟已经淹没到他的嘴巴,来到鼻下。     三只小狐妖连连摇头。     “还有这次大考排名第一的苏士子。”     灵岳先生笑眯眯道:“苏士子有没有兴趣来我儒学院?”     苏云躬身见礼,道:“士子拜见灵岳先生。我还未曾考虑要进哪个学院,先生是否有建议……疼!”     池小遥伸出手在他屁股的伤口处扭了一下,打断他的话,大着胆子颤声道:“灵岳老师,我们这里还有三个孩子,你还是快点走吧……”     灵岳先生叹了口气,正sè道:“世人多辱我谤我误解我,不知我满身正气,即便连学宫的士子也不理解我。”     他摇摇晃晃,行走在黑云之中,向下方深渊中而去。     苏云、花狐等人向下看去,只见黑云越来越浓,渐渐将这道大裂缝塞满。     轰!     数十道雷霆一发落下,击中滚滚黑烟中灵岳先生的脑门。     “哎呀!”     黑烟散去,苏云张望,只见灵岳先生大字型趴在下方几十丈深的石梁上,一道道雷霆如长长的怒剑,不断刺在他的后脑勺上,宛如刚才那一幕。     而在更远的地方,其他士子纷纷落荒而逃,如避瘟神。     花狐喃喃道:“这人得造多大的孽,才能如此遭老天记恨?”     苏云也有些心惊胆战,悄声道:“小遥学姐,咱们还要下去吗?”     池小遥却长长松了口气,笑道:“自然下去!灵岳先生来了,不但咱们安全了,其他来这里历练的士子也都安全了!”     苏云大惑不解,这灵岳先生分明是作恶多端天理不容的人,为何他来了,反倒安全了?     池小遥当先一步向前走去,解释道:“灵岳先生虽然名声狼藉,文昌学宫的坏事,传闻大半都是他做出来的,但是他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招黑。”     “招黑?”     “招黑的意思是,所有的坏事都会莫名其妙的找上他,他就像一株行走的尸香魔芋花,坏事就像苍蝇。只要灵岳先生一出现,所有厄运便都向他飞去,其他人也就安全了。”     池小遥认认真真告诫他们,道:“但是与灵岳先生走得很近的话,那就会被他连累,甚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莫名其妙的就被他克死了。”     宅猪:周一到了,看书的朋友记得来起点投推荐票哦!临渊行离月票五千还差一千五百票,恳求大家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