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龙(上架求月票求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九十八章 文心雕龙(上架求月票求订阅!)

    儒士童轩冷笑一声,身后无数文字向前铺去,他迈步走在文字之上,一个个文字飞跃而起,化作金戈铁马,杀气腾腾,冲向苏云!     他的第一道神通已经先他一步,攻至苏云面前!     苏云起手式化作蛟龙吟的起手式,正面对抗童轩的神通!     这一次,他要做到一个神话,以武学抗衡神通的神话!     童轩第一道神通是剑,千剑观千剑而后识器,这一招神通最为关键的其实并非是剑,而是器。但童轩根本没有达到识器的水准,倘若达到识器的水准,无需千剑,一剑足矣。     苏云头顶,小黄钟突然发出当的一声钟鸣。     当——     悠扬的钟声回荡在寂静的街道上,除了钟声,便只有这一队负山兽在狂奔!     钟声响起的那一刹那,计时开始。     苏云头顶,小黄钟秒忽刻度有条不紊的转动,伴随着转动,他的感知变得奇妙起来,他感知中的时间,像是变成了一段又一段不断递进的刻度。     从他身后吹来的风变得像是一截一截的片段,负山兽腿脚的每一次抬起落下,其肌肉变化,像是不断在停顿中前进,两旁的街道,像是一点一点向后延伸。     他没有用眼睛去看四周,而是用时间为尺,丈量四周的变化。     ——对于一个瞎子来说,时间是有尺度的。     瞎子需要以时间为尺度,去计算四周一切变化,苏云的性灵神通大黄钟便是在这种情形下才修炼出来的。     而现在,苏云蒙上自己的眼睛,重归眼盲状态,便是将这种情形复现出来!     儒士童轩太强,神通变化多端,他需要自己以全盛的状态去与童轩对决!     在他的前方,儒士童轩的儒学神通在他的感应中开始变化。     他主修儒圣之学《文心雕龙》,《文心雕龙》开篇便是阐释圣人的境界,原道境界。     第二篇阐述亚圣境界,征圣境界!     至于其他如天象、骊渊、元动等境界,也多多少少都有阐述。     只是《文心雕龙》虽是圣人的经典,但是儒士童轩却不是圣人,他的神通映照在苏云的感应中,像是一个又一个被截取的画面,在空中断断续续形成一连串气血画面向苏云涌来。     任何神通,都需要气血才能催动,千变万化难离其宗,苏云只要感应气血,便可以分辨出他的神通。     童轩的文字所化的神通,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变化,在苏云的感应中都变得有迹可循,变得历历在“目”。     这才是苏云最为强大的状态!     时间,对他来说像是变成了可以触摸可以感知的尺度,他用这个尺度去衡量他人,衡量他人的神通。     而这个尺度最微小的单位是忽,三百六十分之一秒的时间!     以这个尺度为单位,去“观察”儒士童轩的一切神通变化,洞若观火,哪怕儒士童轩的神通玄妙复杂,每一个文字都可以化作不同的神通形态,每一句话都可以组成一连串打击方式!     苏云甚至可以推算出童轩的神通在未来三忽甚至更长时间的变化!     这是神通的趋势,趋势的变化不会那么快,无法超过忽这个时间刻度的感应。     倘若童轩的神通速度和变化速度能够超出忽这个时间刻度,那么苏云便“看”不到他的神通任何细节,只能乖乖等死。     可惜的是,童轩并未做到那一步。     在他“眼”中,前方飞来的千百口气血之剑的每一口剑的运行轨迹,变化方式,都清晰无比。     就在这些气血之剑即将刺中他的一瞬间,龙吟震荡,一条蛟龙从苏云身后迈开脚步,走到身前,自下而上围绕苏云盘起。     叮叮叮叮!     移动的龙鳞与飞来的剑光相碰撞,每一片龙鳞都恰到好处的挡住一口飞剑的剑尖,抵消剑势之后龙鳞便立刻伏下,将剑中传来的力量卸去。     千剑被龙鳞拨动,方向调转,反倒向后激射而去!     蛟龙吟这种武学的力量调度,被苏云运用到极致,竟然有一种神乎其技的感觉!     技巧运用到极致,未尝不是一种神通!     童轩脚踩文字而来,文字不断向前铺去,让他走在空中如履平地。与此同时一个个文字从他身后飞起,越过他化作千军万马,铁马金戈,神魔共舞,天象乱飞,各种神兽、圣人,一发涌来,呼啸向兽背上的苏云冲去!     这幅景象,宛如神魔混战的战场一般。     然而他这一波攻击,正迎上自己的千剑!     顿时空中到处都是神通爆开,化作一股股气血消散,童轩的神通的确浩浩荡荡如同千军万马,看起来热闹非凡,但经过自己的千剑神通的碰撞,便立刻显现出外强中干的事实!     他的神通任何一种拉出来,都颇为惊艳,但是组合在一起,便是一盘散沙!     童轩急忙催动折扇,只见折扇在空中正反转动,将下方一道道神通收起,那些神通落入扇面中便径自化作一个个文字。     他手忙脚乱,神通被破,便会化作气血消散,这气血是他的修为,消散一分修为便少了一分,倘若神通都被打破,不啻于修为耗尽,下场自然可想而知!     就在他忙于收神通之时,苏云迈步冲来,落在童轩铺开的文字上,头顶黄钟震动,只见忽刻度上一个个烙印飞出,化作一尊尊高大的金猿冲入战场!     “童轩,你对圣人绝学领悟得似是而非,还是让我来指点你!”     苏云蒙着双眼,脚踩童轩的文字,前进后退,左支右挡,不断出击,同时三十六金猿四面八方攻去,将一个个神通打破!     “性灵熔匠,文章奥府!这句话不是说把性灵放在铁匠炉里熔解,而是以匠心以洪炉来培养性灵,壮大性灵!”     苏云侧身,避开一口旋转飞来的铁匠熔炉,抬手一击,嘭的一声将那熔炉打爆,沉声道:“鉴悬日月,辞富山海。鉴,不是明镜,而是见解!”     一面明镜被黄钟当的一声震碎,童轩闷哼一声,气血陡降。     “文能宗经,体有六艺。你六艺完全理解错误,你的六艺,不成神通!”     “你八音不通,文章难成!”     ……     嘭嘭嘭一声声爆响不绝于耳,苏云径自杀到童轩身前,以武学招法,与童轩近身搏杀,童轩身前身后各种文字翻飞,近距离施展神通,不断向他攻去!     在如此近的距离,神通威力爆发惊人,然而很多明明看起来可以攻击到苏云的神通,被他轻轻侧身便可以躲过,又或者被他击打在神通的薄弱处,直接爆开!     近身搏杀,苏云没有出现任何错误,没有任何负面思维干扰到他的心智,每一个判断都精确无比,让自己不陷入死局,让自己有足够退路。     他的每一招每一式,多一份力则过犹不及,少一分力则有所不逮,总是恰到好处的将童轩的神通破去。     童轩越战越惊,《文心雕龙》共有五十篇,他的才智有限,没能将五十篇参悟透彻,只炼成其中的二十篇。     这还是在有着诸多误解和臆测的基础上,才炼成二十篇。     炼成二十篇,其实在儒学灵士之中已经算是了不起了,因为儒学的旧圣经典,许多都需要咬文嚼字,联系上下文才能解释其意。     不仅如此,倘若文中出现“阵”“日”“月”“风”“神”等字眼,还需要亲自去观摩阵法,观想日月,去庙中观想神祇雕塑,去空中感悟风气流动。     因此,想要把旧圣经典参悟透彻或许需要一位名师指导,比如苏云花狐便领悟得极为透彻,是因为他们有野狐先生为他们打下了坚实基础。     而想要把旧圣经典变成神通,那就要付出不知多少努力了,不仅仅需要超强的悟性和资质,也需要一定的机缘。     ——比如说文章中有龙凤这等神兽,那就无处可以格物了。     童轩炼成这二十篇,在这短短片刻接触,便被苏云打成二十篇残篇,词义不通,文章不成!     他的修为更是因此而不断降低,气血不断被打爆化去。     突然,童轩脚下一滑,一脚踏空,他的文章所剩字数不多,短短片刻的战斗,便已经让他脚下没了文字。     就在此时,后面的负山兽奔来,童轩抓起折扇,用力一挥,借助一挥之力落在负山兽头顶。     同一时间苏云头顶小黄钟旋转,毕方飞出,落在苏云脚下,载着他落在负山兽头顶。     这头负山兽狂奔,跟着前方的头兽一路沿着街道横冲直撞,即将来到长街尽头。     头兽在前方急速转弯,巨大的蹄子踩在地面上,滑行了六七丈,地面上嗞滋啦啦一片火光。     后面的几头负山兽也跟着急速转弯,一路疾驰!     最后那头负山兽的头顶,苏云、童轩二人在负山兽的脑袋上这块方寸之地搏杀,真可谓是险象环生!     “错了!登高之旨你还是理解错了!”     “这句话也错了!天地定位,祀遍群神,神是祖宗,是炎黄尧舜,不是庙里的木雕泥像!”     ……     突然,童轩胸口中了一招,被日月叠壁攻入防御圈,苏云劲力一吐,童轩骨骼传来一声声振动,强大的气血将这一击的力量卸去。     他虽然卸去苏云这一击,但是心中却惊恐不已。     苏云攻破他的神通防御,意味着他已经不能在神通上压制苏云了,倘若苏云再破去他其他神通,那么苏云便有可能将他格杀!     童轩急忙纵身而起,脚步在空中连踩,一个个文字落在他脚下,让他追上前一头负山兽。     而就在他落在那头负山兽的背上的同时,苏云也接踵而至,攻势如同狂风暴雨,打得他愈发慌乱。     “祈幽灵以取鉴,指九天以为正!九天,你也理解错了!”     “错了,错了!空戏滑稽,德音大坏,被你曲解!”     ……     童轩连中数招,身上的华服滋啦一声被苏云的武学招式夜煽杭都火连环切破,差点被划开肚皮。     他心中又惊又怒,这是毕方神行养气篇的招式,而毕方神行养气篇是他童家传给官学的基础功法!     他竟然险些被这种粗浅的武学伤到了!     但他心中更多的是惶恐,是不安,他的神通被破得太多,修为降得太快,已经无法在苏云的攻击下保全自己。     更为可怕的是,苏云至今为止依旧蒙着双眼,后脑勺衣襟所化的飘带迎风飘荡。     童轩疯狂逃遁,拼着受苏云两道武学攻击,从兽背上跳到街道旁的二楼楼檐上,然而下一刻,苏云的气血所化的蛟龙呼啸飞出,三十六条蛟龙落在楼檐上,在后面穷追猛赶!     童轩回头看去,只见苏云站在街中狂奔的负山兽背上,而自己身后,各种蛟龙腾挪,忽然化作一只只毕方上下翻飞,向他攻去!     童轩抵挡几招,突然只听苏云冷声道:“你词不达意,文不成篇,给我下来!”     轰!     他连中十多招,最后被一头头金猿纵身一跃连环踢在胸口,将他硬生生踢落楼下。     童轩翻身跃起,迎面便遇到苏云手掌,他骇然发现自己正是落在苏云所在的那头负山兽的背上。     “写物图貌,蔚似雕画。雕画,雕画,不是一词,而是雕刻作画!”     童轩在顷刻间连中数十招,口中连连吐血,他的气血修为再难卸去苏云的攻击,突然被打得呼的飞起,童轩急忙催动残存神通,强行落在前方的兽背上。     他双手抓住缰绳,正欲驾驭负山兽逃窜,然而苏云脚踏蛟龙追来,落在他身后。     童轩急忙放弃缰绳,咬紧牙关,转过身来拼命。     几招之下,童轩被打得倒飞而去,落在前方的兽背上。     短短时间的搏杀,四条街,两人一路杀到头兽的兽背上,童轩伤势越来越重。     “你的神不神,鬼不鬼,龙不龙,凤不凤,阵无阵型,文无文理!童轩,你告诉我,你如何用你的文心来雕龙?”     伴随着苏云一声爆喝,童轩又一次倒下,挣扎起身,却没能再站起来。     “我很纳闷。”     苏云迈步来到他的面前,缓缓解开蒙眼的衣襟,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面sè严肃道:“你的国学,是哪个学宫教的?”     童轩哇的一声吐血,勉强抹去嘴角的血迹,声音嘶哑:“朔方学宫……”     “幸亏我没有报考朔方学宫。”     苏云长长舒了口气,把那一截衣襟收入自己的衣兜里,道:“童轩儒士,我指点你这一篇《文心雕龙》,既费口舌也费力气,这堂课收你一块青虹币,不算多吧?”     童轩呆了呆,难以置信道:“你不杀我?”     苏云皱眉:“一块青虹币多不多?”     童轩心中难掩狂喜:“他一定是担心杀了我,会遭到我童家的报复!是了,我童家乃是朔方第一大世家,别说在朔方,就算是在东都也根深蒂固,他只不过是乡下的野小子,怎么敢杀我?”     他急忙在身上翻找,终于钱袋,笑道:“都给你!你放心,我也是明事理的人,今晚的事,我便不追究了,你拿着钱好吃好喝……”     苏云打开钱袋,只取了一块青虹币,将钱袋子抛在他的身上,摇头道:“我这人的原则是公平买卖,我这一堂课讲的并不比水镜先生更好。水镜先生一堂课收一块青虹币,因此我也只能收你一块青虹币。”     童轩捏着钱袋,摇摇晃晃起身,笑道:“你这个原则很好……”     嗤。     一口木剑刺入他的胸膛,刺穿他的心脏。     童轩呆了呆,顺着木剑看到了苏云的手,又抬头看到了苏云的脸。     “童轩儒士,教你收钱天经地义,杀你也是如此。”     苏云拔出木剑,木剑飞速化作一个小木块,飞入他的袖筒中。     童轩尸体晃了晃,从兽背上跌落下去。     “这是两码事。”苏云面sè平静道。     过了片刻,这个平静的乡下少年又激动起来,死死捏住那一块青虹币:“赚钱了!我终于赚钱了,而且是凭自己的学问赚来的钱!这块青虹币好香!比涂明大师勒索来的五块青虹币香多了!”     他激动得有些发抖:“而且我很快便可以赚到第二笔钱了……”     宅猪:第一更,近五千字大章,求月票!
推荐阅读: 《神变》 《战魂》 《境元》 《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