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与争锋 开穴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所图不小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谁与争锋

开穴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所图不小

    然而方白羽闻言眼中冷光更浓了,藏剑玉轴已经紧紧在握,掉头之后看好位置直接射出一百零八道剑气!     “啊!”     惨叫声响起,两名修士被剑气射死,毕竟这可是上品灵器,而且还是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护体罡罩被瞬间刺破,死的不能再死,变成了窟窿人。     而方白羽转身就进入嗜血状态,无尽的杀伐之气把惊愕之中的薛紫嫣扫飞,方白羽面色冷漠的手持血枪冲向其余五名修士!     薛紫嫣惊在了那里连逃跑都忘了,她起初怎么也不能理解仅仅是周天大圆满的一个小子怎么可能拥有和她匹敌的实力,而现在又在惊骇这小子怎么敢冲过去?     要知道,那可是五名结丹期啊!     但是方白羽爆发出来的杀气是如此之浓,薛紫嫣竟然感觉自己在发颤,想想如果刚刚交战之时他使出这招,薛紫嫣身子一个哆嗦,充满了庆幸。     而方白羽也是用行动来表明他为什么敢就这样冲过去!     “血舞纵横!”     在那些结丹修士警惕看着他的时候,方白羽就如一枚炮弹带着血色残影冲向一人身前。     血枪连抽三下,第一下破坏其护体罡罩,第二下正中胸膛,第三下逼退反应过来的众人,最后还是击在那人胸膛之上。     一道残影闪现,血影出现在那人背后,血枪抽出,骨骼断裂之声响起,估计那人脊梁骨断得很严重。还没完,方白羽身形再次一闪躲过众修士的攻击,却出现在那人身前,血枪极其华丽的一挥,枪尖自那人喉咙划过,血液喷出,头颅掉落。     方白羽也受到重击被狠狠击飞,不过虽然吐了一口鲜血,但样子无碍,站起身子与那些人对峙。     全场的人都惊住了,这家伙到达是个什么东西?刚刚的攻击有是什么技法?或者说,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身上浓郁的杀气又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然而他们在惊骇,方白羽却并没有那样站着持续多久,眼中血芒一闪,便是继续做出攻击,这下倒是把还在惊愕之中的四人给打得手忙脚乱。     不过虽然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但他们毕竟是五名结丹期修士,等过了一会儿缓过劲来,他们便是可以应付得了方白羽了,而方白羽也是开始感觉有些吃力。     他不是战争机器,嗜血状态更不能给他带来能跨越很多阶位的力量,所以对上五名最低结丹小成的修士,也是非常吃力。不过相比起对方出言侮辱他母亲,方白羽才不管他们有多么厉害,直接抹杀他们!     出言不逊可以忍让,但竟然已经骂道了这个份上,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他方白羽要是不给对方点教训,那岂不是任由对方侮辱?     而且,他也不是怕了这些修士,他仅仅是不想惹上麻烦而已,对于这件事情他懒得管,但是现在不同了,树欲静而风不止,方白羽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血枪在方白羽的手中有人嗜血的凶兽,即便在有五名修士围攻之下竟未显败绩,虽然说被压入了下风,但是对于已经陷入嗜血状态的方白羽,那四名修士感觉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双方的激战越来越激烈,渐渐的自五人为中心竟然出现了巨大的元力气场,五颜六色的元力从方白羽和他们四人身体之中散发而出,让卷入其中的东西全部化为淀粉,五人打起来的动静也是比刚刚剧烈多了,天空上的云层都已经被搅得变了样子。     躲过对方一齐攻击,方白羽眼中血芒一闪便是左手扫动长枪把其中三人逼退,而对于刚刚攻击他的那人,方白羽右拳导出直接轰击在对方的护体罡罩上面。虽然仅仅让对方口吐鲜血,但对方的护体罡罩也是被方白羽击破,短时间无法凝聚而成。     而作为代价,方白羽也是受到了剩下三人的群攻,被反震之力震得口吐鲜血,但护体莲罩还没有坏。也就是因为护体莲罩和不破肉体的关系,方白羽才能支撑这么久,如果没有这样强悍的肉体,那方白羽此时恐怕已经被累死。     八口竹剑在身周随着方白羽的意愿而挡住攻击,对于这变异的八口竹剑方白羽本人也是非常惊讶,他不知道为何血晶能把这灵器变成这样,但是很明显,这八口竹剑已经被加强了!     这八口竹剑之中的阵法变得初具杀戮之意可以说是非常恐怖的提一件事,方白羽只需一个意念作为引导就能让八口竹剑自动组成阵法御敌,不过对于敌人叼专的攻击,方白羽还是需要分心控制八口竹剑。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方白羽也感觉自己有些不支了,现在已经不是在刑天之墓中,嗜血状态也不能让他一下就进入法身之境,因此方白羽现在已经没有那样变态了。     四人齐齐凝聚元力把方白羽轰飞,而方白羽则是转身就跑,他知道这些并不是那些黑衣人的全部力量,杀死三个那是他们没有防备,而现在一对四,方白羽虽然不至于落败,但若是等他们的援军到来,那就惨了。     见方白羽转身逃进丛林之中,薛紫嫣也是仅仅跟上,她知道这些黑衣人的目的是自己,因此她可不认为他们回去追那小子。她现在对上四名结丹境界讨不到丝毫好处,因此不想死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紧方白羽,让方白羽替她挡住四人的追击。     因为刚刚的惊骇之间忘记了逃跑,也是让她错过了最佳时期,眼下只能盼望着他们再次打起来,那样自己也好借机逃跑。     但是愿望是好的,就是不知道方白羽会不会配合他了。     那四名黑衣人见到方白羽逃脱,看见伙伴的尸体都是犹豫了一下,显然他们很清楚如果生死之战的话必定会引起损失,而他们的目标也不是这小子,所以有些犹豫了,但见那女子跟方白羽离开,那他们说什么也要追上去了。     不过包括薛紫嫣在内,他们并没有发现,方白羽发现他们之时嘴角勾出的那丝冷笑……     从小昭口中得知他们已经追上来了,当然,是方白羽刻意放慢的速度,而方白羽在听见后面呼呼的风声之后,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了。     手中红光一闪,爆魂弓出现在手中,对于这爆魂弓的威力方白羽可是清楚的知道了,拉弓之后三支火红色箭矢化作三道血影在方白羽突然转身之时射出,众人虽然有所防备但还是被这爆魂弓的威力弄得灰头土脸。     最重要的,还是爆魂箭的爆发力而炸起来的漫天尘土,让他们看不见前方,但是就是在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了无比强悍的元力波动。     “喝!”     “哈!”     “呀!”     即便是进入嗜血状态还是太吃力了,方白羽脸色涨红的连喊三声才彻底拉开爆魂弓并且把一只巨大箭矢在上面形成,没错,方白羽要发出的就是“巨炎箭”!     巨炎箭的威力虽然不怎么详细,但方白羽可以肯定一定能秒杀同阶之人,这点是他从一箭把那怪物射成重伤之中得出的结论,毫无疑问,这些仅仅是普通的修士,而不是那天赋异禀的怪物!     巨炎箭起初还是火红的能量体,说做是透明的红水晶也不过,但是仅仅是眨眼之间竟是燃起浓浓火焰,巨大的火焰在巨炎箭上燃烧着,而周边的树木全部自燃起来!     “巨炎箭!”     几乎是嘶吼着放开弓弦,而方白羽不管别的转身就走。只要被巨炎箭波及到必定会造成伤势,毕竟他们仅仅是同阶之人,从巨炎箭把方白羽全身元力抽走八成就可以猜想的出,这威力绝对比方白羽任何攻击有强,毕竟巨炎箭可是绝品灵器!     当然,体内元力不支也是他迅速退走的原因,因为消耗的情况已经不得不退出嗜血状态了。     疯逃了一段时间,不过方白羽还是按照脑子里官道的方向逃遁,虽然并不是走官道,但和官道却是一个方向,并没有绕远路。     不过当方白羽看见身后的紫色身影时眼中却泛出惊讶之色,他没有想到这女的竟然还能幸存下来,虽然他不想杀这薛紫嫣,但他更不会傻到放出巨炎箭之前出言提醒这女的快跑。     停下身形,等薛紫嫣也停下并且与他对视,方白羽出言道:“不要跟着我。”     薛紫嫣脸色一怒:“凭什么说是我跟着你?只不过顺路而已。”     傻子才信,方白羽板着个脸道:“那好,你请便,我去找条小河洗洗澡。”     “你!”     薛紫嫣脸色更加愤怒了,不过随即平静的道:“你只要保我回薛家,我保证给你让你很满意的报酬。”     对于这种上位者的语气方白羽虽然谈不上厌恶,但也绝对谈不上什么喜欢,只能说,反感吧。     摊摊手,脸色无奈的道:“我仅仅是一名小小是散修,想找个小地方过着快活逍遥的日子,做我的小地主,这种事情你自己想办法,我可不想招惹到麻烦。”     转身就走,现在多停留一秒就会让对方追上很多距离,因此方白羽直接动用到幽影万千的极致,身化幽影,在黑夜之中不仔细搜寻很难发现他,正好给他一个天然的保护屏障。     不过见方白羽转身直接就走,薛紫嫣眼中闪出熊熊的愤怒,自小以来她就被封为天之骄女,十岁就能帮家族管理商队,修炼天赋更是没的说,所以在薛家之中哪个不是对他言听计从,就连那些不是很熟的生意人都对她礼让有加,可是眼前的这人竟是连理都不理就走开,这怎能让她不愤怒?     不过因为刚刚这家伙的那一箭把自己的护身法宝给弄坏了,让她失去了一张保命底牌,眼下只能跟着他没有别的选择了。     轻咬贝齿,一双大眼中有着偏执的倔强,精致的脸蛋上面,流露出稍许委屈,不过还是向方白羽追去。     她是什么时候这样求过人?她什么时候这样狼狈过?为什么这次仅仅是想出来透透气就遇到袭击?     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的心中颇为不平静,仿佛卖下了定时炸弹,虽然一直没有事情,但难保憋坏了。     听到小昭说那女人追上来了,方白羽也只能泛出无奈之色,如果说那女的好好求他,他说不定心一软就帮她逃脱。毕竟见义勇为的事情他干多了,孤身寡人的他不怕招惹仇家,更不建议多了一个仇家……     不过那女人的口气真的让他很不爽,他就是这样随性而为的人,行为言语都随着心情的变化而变化。     小昭有些忐忑的道:“方大哥,要不,我,我们就救救那位姐姐吧。”     方白羽脸上阴沉脸色一转,温和道:“为何?”     小昭害怕方白羽生气,弱弱的道:“一个女孩子家这样求人人家都不理,会很伤心的,而且,那位姐姐仅仅是习惯了那样说话而已。”     白眼一翻,想不到小昭会替她求情,想想如果不答应那小昭一定会纠结一段时间,方白羽只能点点头道:“好吧,不过仅仅是帮她挡一会儿。”     听见小昭那仿佛吃力蜜的声音,方白羽心情也是大好,停下身形等那薛紫嫣过来。     薛紫嫣见方白羽怀抱那柄骨剑靠在树上,一副很是轻松的样子,心中一紧,以为方白羽要耍什么阴谋,因此在方白羽不远处站定。     方白羽眉头一挑,心中有些好笑,但表面上还是不耐烦的道:“趁我没改变注意之前,快点走。”     嗯?     薛紫嫣被方白羽这样的举动弄得一愣,不过看他越来越烦躁的脸色顿时明白了,不过却是一动也没动,显然是怕方白羽耍什么花招,毕竟方白羽刚刚那副决然的样子跟现在可是完全不同。     “这位姐姐你快走把,方,额,天羽大哥已经答应帮你挡住那些人了。”     如柔柔弱弱很像小女孩的声音很是好听,但薛紫嫣就是找不到那人在哪,不过很显然方白羽的变化是与这女孩有关系,虽然心中纳闷这混蛋为什么要帮她挡住,但很明显是好事,因此一句话也没说就继续逃遁。     “真麻烦……”     方白羽低声抱怨的声音并没有逃过薛紫嫣的耳朵,身子一震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直接从向远方。     薛紫嫣已经离去,方白羽也就有事做了,身形闪身上树,蹲在枝杈上喃喃道:“看来有的忙了。”     小昭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方大哥,给你添麻烦了。”     摇头笑笑:“谁让我不忍拒绝你呢?”     虽然这段时间小昭变得话不多,但两人的关系未显生疏一丝,方白羽对这个灵魂伴侣也渐渐有些依赖了。     方白羽之所以在这里等那些人,是因为他在第一次被追上的时候断定薛紫嫣身上一定被人做了什么手脚,或者放上了什么东西,所以那些人才能紧追不舍。因此,如果他们想凭借那东西追赶薛紫嫣的话,就一定要按照她的路线来追,因此,也必定会路过这里。     虽然说他对自己的巨炎箭很有信心,但方白羽可不会认为仅仅这样就没有追兵了,从数目上看来,这场袭杀他们势在必得,不然也不会拍出如此赌的结丹期了,方白羽甚至在想,没有法身强者已经很不错很不错了。     果然,没过多久,丛林有异响,方白羽身子一转就看见了来人,虽然说从气息上判断,这六七个人之中,仅仅有一个人的气息有些熟悉,很显然,这人就是从巨炎箭之中安然逃脱的,不过从那不稳定的气息上判断,应该受了些伤势。     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方白羽是很乐意做的,因此那双隐隐有血丝浮现的双眼已经盯上了他。     而那人也是身子一抖,仿佛生出了什么不详的预感,声音嘶哑的道:“应该是一直逃下去了。”     为首的一人道:“嗯,想不到中途竟然有个小子来捣乱。”     上面的方白羽看着自己英勇的样子,喃喃道:“想不到英雄救美的样子是这么帅……”     不过眼光一扫,方白羽竟是看见不远处有两个人在对话,仔细一看,那是……     这二人在方白羽交战地点不远处,可能是因为惧怕方白羽的手段而并没有前行,但却是因为怕对付不了薛紫嫣所以并没有追上去。     这二人之中便有一人是薛辛图!     二人神情诡异,方白羽扩大神魂之力开始倾听……     薛辛图眼睛怨毒的看着方白羽,小声对身前黑衣人道:“想不到突然冒出这么个小子。”     那黑衣人声音并不嘶哑,相反,还很年轻,闻言回道:“必须杀死这女人,不然薛家的那东西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到手了,而且,薛家的地灵兽,必须要有她的血才能觉醒。”     地灵兽?     眉头一挑,方白羽虽然不知道地灵兽是什么东西,但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省油的灯,必然是天地奇兽的一种!     而,他们所说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薛辛图突然一咬牙,恨声道:“必须要弄死这女人,你去继续找人,那两样东西是你们的,而薛家是我的,我们是双赢,此时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     “好!帝君那边也准备就绪,拿下薛家之后必然要了帝君性命,最后整个大楚王朝……”     那黑衣人应了一声便离去,而方白羽心中却是狂跳,好家伙,所图不小啊……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狂妄武尊》 《不凡剑修》 《无当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