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佛无双 了却君王天下事 第六十四章 险象环生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仙佛无双

了却君王天下事 第六十四章 险象环生

杜萌如临大敌,没有料到白老太太还有这一手,眼见暂时逃不出去,便用手一拍阿柴的脑袋,顿时八卦卦象浮现,黑色烟火燃起,似乎在和白老太太的法术所抗衡。紧接着黑光一闪,十重暗光浮现在杜萌脑后,阴风乌云从四面八方积聚而来,周遭立即暗淡了下来。     杜萌盘腿坐在阿柴宽厚的背上,神情淡然而不失紧张,一百单八名鬼兵鬼将在杜萌身边时隐时现,煞气和阴气如水幕般倾泻而下,杜萌犹如皇者,更似一尊九泉下的鬼神现世,黄二大爷和灰八爷看得直流口水,暗暗道:“这枚鬼戒果然是个好东西。”     柳四爷见杜萌如此也不知该笑该忧,白老太太攒动念珠,白光射地,点点滴滴就地一滚,就化为一只只的娇小可爱的白色刺猬,白光似剑一般,不断切割着鬼戒暗光的范围,阿柴看见遍地的小刺猬,哈哈大笑道:“这婆子在耍戏法吗?”     杜萌渐渐皱起眉头,原来他看见那些刺猬并不寻常,青瞳扫视出这些小动物的腋下和腹部,都生长着天然形成的符箓,小小眼睛均不怀好意地瞪着自己。杜萌当机立断,用戴着戒指的手往下一招,鬼众哗然躁动,夹带着无边怨气,如狼群出动杀向那群无辜的小动物。     白老太太不知何时停止了数动念珠,白光陡然停滞下来,刺猬们背上唰的一下竖起尖刺,纷纷离体射出,用来迎击,登登登登!杜萌大惊,不知那些刺究竟有何妙用,竟将来势汹汹的鬼兵鬼将全都定住在空中。     “呜喵!”     阿柴惨叫一声,杜萌不慎从它背上跌落下来,连忙一个翻身,用剑挡住飞刺,闪在一旁,并瞟了一眼被扎成刺猬一般的阿柴,杜萌不禁大吃一惊。顾不上处理阿柴,那漫天飞刺仍不断来袭,杜萌一手提剑,一手掐诀使出遁术避开密集的刺猬,直取白老太项上人头。     鬼戒上暗光运转,鬼众消除定身效果,忽地出现在白老太周围,同时出手!一道青光由上至下,剩余的四位出马仙也是一惊,局势剧变之快,也是始料未及的,未等杜萌击中白老太太,刺猬们突然集体跃向白老太,只听得一声巨响爆炸,杜萌立刻失去了六感。     白色光幕随声消失了,场地中躺着杜萌和阿柴,白老太太依旧数着念珠,柳四爷神情激动,就要上前探查杜萌伤势,却被一旁的胡三太爷拉住,柳四爷看见胡三太爷微微摇头,不由叹息一声,只好作罢。     白老太太从袖中拿出一张雪白的纸片,叠了几叠,然后放进嘴里咀嚼片刻,张口吐了出来,只见那纸片随风而长,竟化为一顶白色的轿子,造型怪异,长着一张人脸,下面生着四条粗壮的大腿,吐出一条怪舌将杜萌阿柴卷进轿子内,白老太盘腿坐在轿子顶上,咿咿呀呀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前方凌空漂浮着一个惨白的灯笼。     “诸位,我们走吧!”     四人一起点头,庆幸圆满完成了黑大仙的任务,围绕着轿子咒出了云彩腾空而起,五人隐了身形径直朝东北而去,人类从地面上看去,不过是看见天幕中悬挂着一道清晰的彩虹,不消两个时辰,吉州九顶铁刹山转眼即到,此处风景依旧,繁花似锦,游人如织。     白老太太的轿子飞进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直坠而下,山壁洞开,露出八宝云光洞来,出马五仙进得洞中,轻步前行,来到黑大仙的道场,干净无瑕的地板,无灯自亮的崖壁,让人觉得庄严肃穆。     “黑妈妈,我们已将鬼戒及杜萌带到。”     “嗯,辛苦你们了。”烟雾溢出,顿时显现出黑老太太的真身来。     黑老太太一敲地面,场地立即变换到一处石室之中,杜萌和阿柴被看不见的绳索悬吊在空中,黑老太太绕着他们走了一圈后,盘坐在地上美滋滋的抽着大烟枪,目光停留在杜萌的鬼戒上,黑老太太刚伸出手指,那鬼戒就发出一股反抗般的暴烈气息。     “原来如此,鬼戒选择了他,强行取下可能人财两空。”     黑老太太的烟枪冒出缕缕黑气,脸上似笑非笑,柳四爷脸色略有些苍白,扑通一声跪倒在黑老太太面前,悲戚道:“黑妈妈,孺子犯下如此大罪,还望看在他修行尚浅的份上,饶他一命,柳四甘愿受罚!”     “嘿嘿,你的大侄儿不光是毁弃了黑妈妈的万人怨,还敢公然跟我仙教作对,就这一点没得救!”黄二大爷低声嘲笑道。     “我侄儿南上入京,不得已才依附连生门下,况且他也有苦衷,那......”柳四爷本想道出天罡五雷符来,却不知为何在眼前浮现出杜萌父亲的形象,遂缄口不题。     “唔,老身我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几人争吵之间,黑妈妈突然浑身一颤,一股异常浓密的黑烟似一条飞蛇般,冲进杜萌额头,这一瞬间,突然显现出一道闪电状的疤痕来,黑烟通过疤痕进入杜萌泥丸宫内,凝聚成另一个黑老太太的形象。     “原来如此,连生居然用天罡五雷符在这小子的识海中烙下印迹,待我抹去它,好收为己用。”     在黑老太太眼前,有一块五彩的闪电状球体,一枚古朴的铜符罩在上方死死守住,黑老太太用手一招,一股黑烟径直而去,一鼓作气将其完全笼罩,铜符顿时发出钟磬般的声响来,从闪电中走出一道人,脸上相貌与连生无二。     “大胆妖孽!竟敢窥探贫道!五雷轰顶,疾!”     那道人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地打来,只见五道颜色各异的雷电相互缠绕击来,本来浓密的烟雾瞬息被击散,黑老太太微微一惊,手中烟枪突然变大挡住了五雷轰击,烟枪在空中被炸得盘旋飞去,接着更为粗大的一道五雷从上空砸下,黑老太太张嘴一吐,一只巨手生出,居然托住了炸雷,轰隆一声,黑老太太忙不迭地化成黑烟就要逃出杜萌泥丸宫。     “哼!妖孽还想跑?!”     那道人似乎像打了鸡血一般,整处地方都被他咒起一团团的雷云来,让黑老太太无所遁形,默诵咒语,“长长长长长!”     黑烟急速飞奔着,从中金光一现,冲出一杆巨大的烟枪,透露着金的锋锐和火的炙热,威力惊人,似乎会插破此地,不过失去万人怨烟袋的配合,这千人恩烟枪也难以发挥最大实力,就在黑老太太一心突围之际,天罡五雷再次从四面八方击来,雷向来就是诛杀世间妖邪的天之厉剑,无量量的生灵于飞升之际,几乎都被天雷所轰杀,妖魔鬼怪没有不畏惧的,更何况是天罡五雷呢!     黑老太太左奔右突,还是不小心被五雷击中,天罡五雷通过金属烟枪传导至黑老太太处,黑烟消失得一干而尽,黑老太太倒在下方,容貌开始模糊起来,那道人除恶务尽,瞬间来到黑老太太跟前,眼中全是无尽的雷火霹雳相击。     “不好!”     黑老太太惊叫,道人举起一把宝剑模样的雷电,用眼彻底定死黑老太太的元神,嗡!不明的白光泛起,一串念珠突然出现在二人之间,旋转起来,空间似乎都变得扭曲起来,随后竟放走了黑老太太。     石室内,出马仙们仍在无休止的争论,完全不知道黑老太太发生了什么事。     “我出马仙好不容易被当今朝廷认证,连生也是出了一份力,何不借红武宗的气运壮大我教门?因为这鬼戒,而跟朝廷结怨,是否不值?”柳四爷道。     “嘻嘻,你不要忘了,连生跟朝廷并不一致。”黄二大爷道。     “何以见得?”     “高丽战事如火如荼也有些日子了,为何不见朝廷的一兵一卒?”     “也许朝廷再下一盘很大的棋,当朝一向行事诡异,出手狠毒,也许暗中援助上师也未必。”灰八插嘴道,“俺上次嫁女,连生帮我除掉猫老太,才得以成功,不必把他得罪了,至于他真正的来历,我们并不知道。”     “你们不知道连生犯了大忌,那就是功高震主!不要以为连生作为武宗心腹就可高枕无忧,朝中派系众多,为了平衡权利,皇帝必定会限制连生一切,不信走着瞧!”黄二大爷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出马仙就做个顺水人情,将杜萌和鬼戒还给连生,让朝廷和连生互相猜忌,岂不更好?”胡三太爷道。     这时,黑妈妈的脸从烟雾中显现出来,猛地咳嗽了起来,众人哑然失色,垂首肃立,只听见老太太淡定说道:“你们不要吵了,我自有分寸。”     角落里的白老太依旧数着念珠,不过她的面色更加苍白了。     “万人怨烟袋和千人恩烟枪乃我证道的关键,不过有这枚九幽摄鬼戒,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但目前我不会要它,也不会对杜萌怎么样,念我出马仙人才青黄不接,少有如他此般资质的人才,我却有心提拔他一下。”     “想我当初未得人身时,不过是一只谁都能捏死的畜生,因缘际会被度厄真人收留于此,才所幸躲过封神之劫,待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神圣仙佛,四大部洲分崩离析,世界重组,老身我终于在这处洞天福地脱离畜生道,修得地仙正果”     “暂且放他们走!”     黑老太又咳嗽了几声,渐渐消失在烟雾之中。     “是!”     黄二大爷拂袖而去,柳四爷走到白老太面前,道:“还望道友做法。”     “道友不必多礼。”     白老太对着杜萌阿柴啐了口气,二人应声落在地面上,杜萌清醒过来摸摸脑袋,看见自己的叔父站在面前,疑惑道:“叔父,这是?”     “没事了,黑妈妈已经答应放你们走了。”柳四爷故作严肃道,“还不跪谢!?”     杜萌不明所以,只好对着道场黑妈妈的蒲团及众人行个礼,不知是走还是留。     “你还待在这干嘛?!”柳四爷吹胡子瞪眼道。     “是,诸位仙长,小辈先行一步,多有得罪,还望雅涵!”     杜萌一把抓起装睡的阿柴,生怕再起祸事,便急冲冲走了。
推荐阅读: 《子虚》 《战魂》 《武符》 《钻石甜婚:国民男神缠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