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蛋 第二百四十三章:酣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史上第一混蛋

第二百四十三章:酣战

    各位看官看清楚了,球没进,一片哄笑,就连李师师都笑了,倾国倾城我见流连。不过现在是关键时刻怎能掉链子。     “高大人人难免失误。”我这些话表面在管理高俅其实是在讽刺他。     高俅的脸色也渐渐变了,这个球是最好进的,我没有防守,他也就是带球然后踢,这都瞄不准他就真是白痴了,事实证明他真的是一个白痴。     “再来。”高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要让小瞧他的人全跌破眼。     不过高俅心里也有点蒙,难道自己真的老了,连这样的球都进不去了?     高俅从来没有没想过这是我从中作梗的后果。在他抢走球射门我怎么不可能不动手脚。如果我不下手那我就不是苏小开,当然我也只是对那个球做了轻轻的手脚,让它稍稍偏离球门。     “苏兄弟,我才刚刚热身,现在好戏才开始。”高俅很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这时候他也不顾及我神秘的身份了,他要报仇雪恨,自从他蹴鞠开始从未有败绩,现在这口气让他怎么忍的下,如果是别人比他强他也无话可说,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的失误让自己颜面扫地,而且还是在美人面前。高俅望了李师师一眼,又恶狠狠盯着我。     高俅的眼神让我太毛骨悚然了。我很怀疑他对我用情至深已经无法克制。     “高大人承让了,不过高大人你能不能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眼神让我想到了龟公。”我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兄弟玩笑开大了。”高俅最恨别人说他龟公,古代大部分龟公都是太监,就是为了防止他们监守自盗。高俅的那功能早已经开始衰弱。     如果我知道这一切一定会替他悲哀的,身为男人这一生最美好的事情已经离他而去了,太不幸了,原来她已经是太监了,那我再也把他太监下也就是无所谓了。     “这次我先开球。”说着我勾起球,飞快的奔跑着。     高俅紧跟在我后面希望截断我的球,我一笑,想跟上我的速度他没嫩着点,我一加速高俅就跟不上我的节奏了,那一刻我感觉我化身成了追风少年,用风一般的速度在球场上飞奔着。当然我只是将小小一丝力量加在脚底,不过在外人看了就很了不得了,他们眼睛里看见的就只是一个人影而已。     我将球向上一踢,整个人来了个后空翻,伸脚一踢,一个完美的倒挂金钩。     球进了,球场沸腾了,我感觉的到他们是欢呼掌声全是给我的,热泪盈眶了,我终于感受到了我作为足球大帝的魅力了。     “苏兄弟好球技啊。”高俅很违心的赞叹道,不过怎么听都酸溜溜的。     “那么好的运气,不知道还能不能保存到下一球。”高俅后面的话让我领略到了什么叫给个赤裸裸的嫉妒了。     我简单改变策略,如果我赢的那么快就没意思了,我好慢慢的好好的玩他。我一摸下巴,猥琐的笑起来。当然我不承认这是猥琐的笑,只是宋江这人比较猥琐,如果是用我自己的脸那叫一个帅气,我就从来没见过我那么英俊的人。     这一局是高俅发球,我假装拦截,可每次都没有得逞,很快就到了球门,高俅腾空一跃连球带人飞起来然后在半空中用头一顶。球进了,毫无疑问。高俅就是高俅,球在他那里就像玩具一样,想让它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     我很懊恼的一跺脚,将输球的表现演绎的淋漓尽致。     高俅赢球那些赌棍最开心,如果高俅赢了他们既有钱有看了好戏,刚刚前面两球失误被他们当作高俅对我这个后辈的承让。     石秀开始心痛了,好端端的钱就要没了。     又是一局,我抢到了球,又快速奔跑着,高俅一边暗骂我卑鄙一边努力跟上我的节奏。依照我的速度不知道比高俅快多少,可是那高俅凭借他对球的干扰居然让我的速度慢了许多,我也不着急,这一球我也没打算进,就和高俅玩了起来。     高俅见我的速度变慢就开始截断,可惜我是谁怎么可能让他那么轻而易举的拿走球,我假装很不小心的改变方向,让高俅的脚踢空。     然后又假装要把球踢出去,我用力一踹,这种力气和准度是我在夕鸟人的屁股上练出了的,我很不小心的让高俅踢到球我又射门。     球很惊心动魄的从球门上飞了出去,目测高度3米,直冲看台。     这时燕青出手了,他一顶球,球又急速飞过来,很准确的踢中高俅的面门。     燕青明显是赤裸裸的报复,依他的力度,高俅根本接不到球,不过幸好燕青也是把握了力度,只是将高俅的鼻子砸出血了。     面对高俅跟屁虫的指责燕青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我只是很随意的一脚而已,没想到高大人连这个球都接不住,莫非高大人只是虚有其名。”燕青一脸讽刺。     在蘅芜苑看球的李师师激动啊,燕青一出脚她的心思就全去了燕青那里,而燕青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回过头看着蘅芜苑,眼里悲喜交加。     太无耻了,泡妞打架样样不落,他怎么可以强了我的风头。我那么风骚的人才应该享受大众的崇拜,他一个偶像派凭什么和我实力派的比。     高俅被蔡京从地上扶起来。     “我没事,不过我要求停场,等半柱香后比拼。”高俅假装很大方的不在意燕青的一脚。其实他心里也无比痛恨燕青,依他有仇必报的性格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他想等比赛结束再算总账,不过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以偿。     “哥哥刚刚威猛,什么高俅都只是哥哥的脚下败将。”一下场史进就一个劲的夸奖我,说的我都快不好意思了。     石秀娇滴滴的看着我让我一阵胃泛呕,“哥哥,你要好好踢啊,那么多钱如果输了我们连回去的钱都没了,而且我们还欠客栈一点钱呢。”我不改让石秀说话,他的话十句里十句都不会是好话。     我恶狠狠的说道,“我要是输了,我就把你拉去卖了当龟公。”转头看见孙二娘眼冒金星目不专盯的看着燕青,我好失望啊,现在的人怎么都不关注我这个英雄,反而去看那个跑堂的。     “二娘,帮我去弄碗茶。”孙二娘也不敢反抗我的命令,依依不舍的看了眼燕青,三步一回头的去提我倒水了。     “哥哥,你真不会把我卖了吧。”石秀哭丧的样子仿佛我真的要输了。     “如果你再敢怀疑我,我就真把你卖了,然后告诉你的雄哥你不爱他了。”我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石秀最在意的就是他的雄哥,一听见我要破坏他和他的雄哥立马闭了嘴。不过一会他就忍不住了。     “哥哥你不会也喜欢上了雄哥吧,虽然我不会介意哥哥你和他在一起,可是不要让我离开,只要让我待在雄哥身边,我什么都愿意。”石秀一付糟糠之妻要被抛弃的样子。     我越听越不像话,他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你放心,打死我也不会喜欢上你的雄哥的。”我咬牙切齿道,我对石秀的强悍没有想法了。     “那我就放心了。”石秀像个大姑娘一样拍着自己的胸脯,小兰花指那个翘啊。     我突然很想发火,我这样辛苦替他们玩高俅,现在回来还是这个待遇,看看高俅有大把大把的MM给他按摩,一脸淫、荡的样子,再看看我这里,这个石秀除了气我还能干什么,燕青展现他的忧郁还来不及,孙二娘现在心里不知道怎么策划当小三弄,而史进我就没打算让他替我按摩。     我后悔了,早知道我应该去蘅芜苑租两个小妹妹回来伺候我的。     孙二娘终于拿茶回来了,看她的样子居然不是给我的,她居然跑到燕青那里去献殷勤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二娘,我的茶呢,我口渴了。二娘...”我的声音很大,而且怒气冲天。     孙二娘终于意识到那是我要的茶,又转头给我送来。     我咕嘟咕嘟几口就喝完了,不过气还没消呢。     “二娘,明明是我要的水,怎么跑燕青那里去了。”     孙二娘很理直气壮的说,“我去问问燕青要不要水。”     “你...你眼里难道就燕青没我这个大哥,我终于看穿你们了。”我痛心疾首的样子让孙二娘幡然悔悟。     “哥哥,我知道错了。”     “那你知道你错什么地方了吗?”那么快知道错了,真是好孩子啊。     “我错在不该把哥哥要的水递给燕青。”孙二娘完全没意识到她的错误。     我无言了,真的无语了。     休息够了,高俅的鼻伤也好了一点,我活动活动筋骨,我要化满腔怒气为力量,高俅我苏小开来了,准备好接受我的‘神赐’了没。     高俅似乎注意到我的目光也和我直视对望。     看热闹的人当然感受到了气氛不对,个个打了鸡血一样,拍手叫好。还没开战他们就热血沸腾,让你们见识下本世纪最大的奇迹。
推荐阅读: 《临渊行》 《狩猎在地球末日》 《帝道独尊》 《语啰雨落